《我真没想重生啊》春风得意马蹄疾,芙蓉账下现修罗。 692、边诗诗,我爱你!!!

小说: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中午这顿饭其实是边诗诗主厨,她是湘南人,做菜的方式习惯性的带着辣椒。
    滚烫的热锅洒上辣椒油,翻滚爆炒以后,刺鼻的味道混杂着太阳的高温,厨房宛如一个蒸笼,边诗诗白衬衫立刻湿了一片。
    陆玉珍看的很心疼,同时也感觉到这个外表甜美小姑娘,骨子里的独立和坚持。
    王梓博束手无策的站在旁边,他好几次想去劝阻和帮忙,只是边诗诗冷着脸不说话。
    直到炒完一盘虾,边诗诗甩了甩额头汗水,这才对王梓博说道“空调很重要吗?你脑袋才应该被冷风吹一吹吧!”
    陆玉珍心里自责,早知道就不和儿子吵架了,早知道自己就准时安装空调了,早知道自己就应该多赚点钱,搬到楼房里去了······
    如果这件事导致边诗诗误会了王梓博,自己真是要懊悔很久。
    吃饭的时候,除了陈汉升和萧容鱼两个吃货,没心没肺的塞满了肚子,其他人胃口好像都不太好。
    王梓博更是如同失魂落魄一般,夹菜时候的手腕都在微微颤抖。
    小鱼儿发现异常,脚底下踢了踢陈汉升,陈汉升早看出来了,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在这顿奇怪的气氛中解决了午饭,陆玉珍坚持不让边诗诗刷碗,边诗诗看了一眼王梓博,拉起萧容鱼客气的告辞。
    王梓博送到门口,他想挽留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边诗诗离开。
    在路虎车上,萧容鱼自然询问闺蜜原因,边诗诗先是摇着头不说话,最后居然“吧嗒吧嗒”的掉金豆子了。
    “诗诗,你怎么了嘛。”
    小鱼儿吓坏了,赶紧安慰起来。
    陈汉升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心想这倒是有点意思,王梓博居然能让边诗诗为他流眼泪。
    “女孩子”这种生物很有意思,她可能会喜欢让自己笑的男生,不过更爱或者更难忘记的,其实是让她哭的男生。
    回到萧容鱼家里后,边诗诗洗了把脸,情绪冷静下来,终于把中午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小鱼儿,我心里有些失望。”
    边诗诗落寞的说道“我觉得梓博不了解我,我本身就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生,别说没有空调了,就算吊扇都没有,我既然愿意和王梓博谈恋爱,心里也是乐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萧容鱼搂着闺蜜,轻拍着后背安慰道。
    “还有啊。”
    边诗诗继续说道“我觉得梓博过于不自信,我不知道那个黄慧给他留下了什么阴影,以至于他现在谈恋爱都要这样的卑微。”
    陈汉升摇摇头,小慧姐害人不浅啊。
    他掏出手机准备发个信息给王梓博,把这些原委告诉发小,顺便附上一份解决的方案。
    “陈汉升!”
    边诗诗立刻坐直身体,红通通的眼睛瞪着陈汉升“你是不是又想去通风报信?”
    “啊?”
    陈汉升眨眨眼“没有啊,绝对没有,我就是上网看看新闻,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嘛。”
    “我不信!”
    边诗诗情绪有些激动“哪有这样谈恋爱的,你们把我和王梓博推动和捏合在一起,我心里很感激,可是现在我们已经确定关系了啊,陈汉升你还什么都教吗,能不能给他一点成长的空间啊?”
    “hhh······”
    陈汉升尴尬的打个哈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呢。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
    本来萧容鱼还是希望边诗诗和王梓博尽快消除矛盾,可是听到闺蜜这样一说,她也觉得不妥当。
    陈汉升帮助王梓博,这不就相当于给老实人安装一个没脸没皮的“流氓挂”?
    “小陈,你把手机给我。”
    萧容鱼伸手走过来“这件事得让他们两人自己解决,梓博也需要成长,你不许去通风报信。”
    “我操!!!”
    陈汉升心里一慌。
    他妈的,我就是看个热闹,吃个瓜而已,怎么还陷进去了?
    手机上自己和沈幼楚“ua,ua,ua”的亲热短信还没删除呢,这要是让小鱼儿看到了······
    萧容鱼洁白的手掌越来越近,现在再说什么“我坚决不会告诉王梓博”这些保证,那就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了。
    “你们不相信我的人品,是不是?”
    突然,陈汉升猛地暴怒起来,他居然“吧嗒”一声把诺基亚电池扣下来。
    在萧容鱼和边诗诗惊讶的目光中,陈汉升大力扔到楼下草坪上,嘴里还在大声的咆哮。
    “我最恨别人怀疑我的人品了!”
    “现在电池都扔了,你们看我还怎么通风报信!”
    “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王梓博是我从小长大到的兄弟,难道我不想他成长吗!!!”
    ······
    陈汉升入戏很深,实际上心脏也是“嘭嘭嘭”跳的厉害。
    没办法,自己是个成熟的渣男,已经学会用愤怒来掩饰心虚了。
    “小陈,你干嘛呀。”
    这套即兴表演还是有作用的,小鱼儿果然被唬住了,噘着嘴说道“我们不是怀疑你,就是觉得这件事一定要让梓博和诗诗单独解决比较好,你不要再插手了。”
    “哼!”
    陈汉升“傲娇”的转过头,好像自己真是被诬陷似的。
    边诗诗也有些不好意思,陈汉升和王梓博认识十七年了,他肯定也是想梓博更好啊。
    “哎~”
    边诗诗幽幽的叹一口气,梓博你快点成熟啊,大家都等着你呢。
    其实陈汉升哪里考虑那么多,他正在暗自念叨呢。
    “鸡脖啊,别怪哥不帮你,今天你已经炸了,我不能再炸了,一个炸好过两个人炸。”
    “幸好诺基亚能拆电池,这要是换成苹果的话,刚才估计就得摔手机了,不过那样表演痕迹太重。”
    “诺基亚这样的良心企业,最后怎么就倒闭了呢。”
    ······
    陈汉升扔掉电池,现在也不好离开,无聊之下只能躺在地板上睡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偶尔能听到防盗门响的声音,还有脚步声“咚咚咚”的从耳边走过。
    “小陈,小陈。”
    迷迷糊糊之间,陈汉升感觉小鱼儿在叫唤自己。
    陈汉升睁开眼吗,发现外面是一片暗红的晚霞,嘟哝着问道“几点了?”
    “已经7点啦。”
    小鱼儿调皮的捏了捏陈汉升鼻子“你真是猪啊,从下午2点睡到现在。”
    “才五个小时?”
    陈汉升撇撇嘴,他也懒得起来,一使劲把萧容鱼拽进怀里“你再陪我睡会。”
    “不要,你快起来,现在不合适······”
    萧容鱼趴在陈汉升身上挣扎,不过她力气小,反而被陈汉升越搂越紧,直到一声严肃的“咳!”
    我靠!
    陈汉升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小鱼儿家里啊,刚才那声咳嗽就是吕玉清发出来的。
    不仅是吕玉清,还有萧宏伟也在,他双手叉在腰上,那是离配枪最近的位置,脸上是一种复杂的情感。
    愤怒、惋惜、不舍、惆怅······
    “准备吃饭了。”
    吕玉清好像没看见陈汉升和小鱼儿之间的嬉闹,提醒一句又走进厨房。
    老萧踟蹰了半天,最后才转身离开。
    还是没有拦住这头猪啊,真舍不得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白菜。
    父母走了以后,小鱼儿使劲打了几下陈汉升,这才说起正事“梓博来了。”
    陈汉升抬头看了看“人呢?”
    “在楼下呢。”
    萧容鱼摇了摇“都不知道他站了多久,我和诗诗都没察觉,还是我爸下班回家才看见,喊他上来又不愿意。”
    “很正常。”
    陈汉升不以为奇“我手机没电,王梓博不知道这边的情况,他那胆子又不敢打给边诗诗,估摸着等了很久。”
    “那怎么办呀?”
    小鱼儿指着阳台说道“诗诗就在阳台呢,一直看着梓博不说话。”
    “不能这样干耗着,我去劝劝吧。”
    陈汉升拍拍屁股站起来,从身上落下一条带着卡通图案的薄毯,应该是自己睡着时,萧容鱼拿过来盖上的。
    “小鱼儿,你也长大了啊。”
    陈汉升意有所指的说道。
    小鱼儿本来以为是夸自己懂事的,后来又觉得这句话含义很深,精致的瓜子脸上逐渐染上一层红晕。
    自己也大四了呀,两人感情深厚,彼此父母也熟悉,甚至讨论大学毕业后买婚房的打算了。
    “这个时候小陈再提那种要求,我应该拒绝吗,好像没理由了呀。”
    ······
    陈汉升来到阳台,边诗诗扭头看了一眼,又把目光放在王梓博身上了。
    “哎,老衲一把年纪了,真是看不得你们这些红尘俗世的痴男怨女。”
    陈汉升悠哉的点根烟抽着。
    “呸!”
    边诗诗啐了一口“你和小鱼儿的感情波折可比我们丰富多了。”
    “hiahiahia~”
    陈汉升咧嘴笑了笑,心想这才到第几层,描述我的感情经历,请把“波折”换成“惊涛骇浪”,不然怎么对得起随时爆发的修罗场。
    “你既然知道我和小鱼儿的故事,那也应该知道,情侣之间沟通很重要的。”
    陈汉升仿佛聊天一样劝道“我能够理解那种抹不下面子的感觉,不过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的。”
    “那凭什么我先开口?”
    边诗诗不服气的问道。
    “因为梓博已经尽力了啊。”
    陈汉升弯腰趴在阳台的扶栏上,经过一天的曝晒,还有些温热的触感。
    “以我对王梓博的了解,还有他对你的感情,应该在这里站了好几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