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不是滋味1

小说:为人师表(高干) 作者:坑不死你

    张窈窈看着手机短信,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慢慢地,心里那点尴尬消了去,就连嘴角露出些许笑意自己都未曾发现。她双手捂了脸,察觉到手心的烫意,小腹胀胀的、坠坠的,可现在好像不怎么放在心上了,只坐在马桶上久了,腿有点麻。
    她现儿也不能动,就这么坐着,身上到是把脏污的浴袍给换掉,又换上了干净的内裤,虽有热流一股一股涌出来,她到不像先前那般跟没头苍蝇一样了。
    到是楼下,秦艳丽看着老卫刚出去又回来,到觉得有点奇怪,又见着手头似提着东西,不免多嘴问上一句,“是拿东西去了?怎么着,老卫,就是拿个东西也得您亲自去了?谁这么大的面子?”
    卫雷淡淡地扫她一眼,并未接她的话,直接往楼上走。
    秦艳丽当着他的面不敢冷哼,等他上楼去了,便憋不住这冷哼声,问起跟着老卫的大秘来,“老卫这是给谁天大的面子了?”
    大秘恭敬地回道,“先生的事,我也不知道。”
    秦艳丽冷睇他一眼,厌烦透了这些个跟在老卫身边,个个看似对她特别恭敬,可那眼神,她看得出来,个个的瞧不起她呢,“得了。”
    大秘连忙退出去,心里松口气,他是亲眼见着先生买了什么东西的,也晓得这自然不是为着秦夫人买的,自然不敢应声的。有些事嘛,看见了,也权当不知道才是,这才能明哲保身呢。
    秦艳丽拿出手机看了看,又看到一张图片,正是她刚做过精致嫩肤的粉红私处的大阴唇被男孩儿用修长的手指掰开,他用机灵的舌尖模仿着抽插的动作在讨好着她——这一看,又叫秦艳丽那性儿就起来了,反正在老卫这里得不着满足,她自然还得另寻外处的,也懒得上楼去寻老卫自讨个没趣,还不如自个寻人满足一下。
    卫雷上了楼,还仔细地关了门,往内锁的,叫人在外头也开不了这门。他提着那袋子东西,面上到有些尴尬,通过衣帽间到了儿子卫枢的房间,卫浴间里头,她还叉着腿儿坐在马桶上,一见他来,就绽开了笑脸,那笑脸灿烂得让他立时像是年轻了一样。
    他提着东西进去,交到她手里,“买了你用的东西,你看看?”
    东西一到张窈窈手里,他就放了手,跟个君子一样的退出了卫浴间,还贴心地将门关上。
    张窈窈这脸红扑扑的,也不敢看他了,只顾低着头看袋子里的东西,有她要的日用跟夜用的卫生巾,还有全新的女式内裤,让她眼睛张得大大的,颇有些惊讶,到也觉得他特别的贴心。她清洗了一下,用上了卫生巾,又换了新内裤,到底是觉得干燥许多,整个人也跟着舒服许多。
    便是再有热流涌来,她也是能面不改色了,低着头从卫浴间出来,就见着他背对着自己站在卫浴间外面,让她微有些无措,张了张嘴,到底也叫不出那个“爸”字了,“您、您……”真是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听到动静,卫雷回头,见着她眼睛晶晶亮的,像是藏着许多话,又说不出来的样子,就更亲切了许多,“还难受吗?”
    她低头,差点垂到胸前,“好、好了。”
    卫雷指指床,“那你歇一歇。”
    张窈窈连忙点头如捣蒜般。
    瞧着她乖巧听话的样子,卫雷也舒心,“我就在隔壁,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唤我。”
    她又点点头。
    他并没有立即就离开,而是看着她上了床,还替她掖了掖被角这才离开。
    待房间里没有察觉到外人的气息后,张窈窈才张开眼睛来,美眸里漾着一丝疑惑,甚至有一点儿感怀。只小腹胀胀坠坠之感越来越重,竟是累得她几乎呼疼出声,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痛经之感,没想到疼得她竟是冷汗淋漓,脸色微白。
    虽有老卫开口在前,她又哪里会去开口唤他,毕竟是这种私密之事,方才已经在人面前够丢人了,如今再来一回,她可丢不起这人,只能忍着疼——手机就在她枕边,她到还是给卫枢发了消息,“阿枢哥,回来路上给我买点止疼药吧。”
    “是更疼了吗?我叫钟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卫枢一收到她的消息便立即叫身边的人先别说话,待他回了消息后才叫人接着讲。
    张窈窈晓得他问的是什么个意思,不免又是脸上一烧,真是太荒唐的事,她都不敢想了,“是例假来了,我有点疼,想吃点止疼药。”
    “那也不能乱吃止疼药,”卫枢又示意别人噤声,柔了声音回道,“也不用钟医生了,我寻陈医生给你把把脉,也给你调理调理。”
    张窈窈不免吐槽,“我可不吃中药,可苦了。”
    “乖,听话,我现儿就去寻陈医生,好好在家等我回来。”
    卫枢哪里舍得叫她一个人待在家里疼,恨不能以身代之的,连忙将手头的事交待了一下,就立即抽身走人  了。谁让他是大老板呢,谁也没敢去挡他的路。
    卫雷听说过一些女人家的毛病,痛经就在此列,还是上网查了查资料,也没找得到什么可用的资料来,现在叫家庭医生过来,他这个公公也不好出面——他说过的,不能叫别人晓得两人之间的事,他这真叫医生过来,还是这种事,岂不是给她添麻烦。
    到底是急的,还是看了个偏方,据说喝点红糖水会好些。
    他别的到做不到,这个泡一杯红糖水还是能行的,他身居高位,早就有自己的行事作风,那是从来说一不二,也是想得到便做得到的人,就下了楼去厨房。
    他这来厨房,还把人吓了一跳。
    “有红糖吗?”他问道,面上平静。
    “有的,”厨房里的工人连忙寻出来一罐红糖,小心翼翼地递到他面前,“您要……”
    卫雷将罐红糖就拿了过来,还寻了杯子出来,泡了杯红糖水,就要往楼上走。
    “来,陈医生,快来,给窈窈看看。”
    他顿时怔在那里,看着长子卫枢拽着老中医陈医生往楼上跑,他看着手中泡好的红糖水,一时之间,心里头五味陈杂,将红糖水凑到嘴边喝了下去。嗯,很甜,太甜了,甜得还有点酸。
    ——————PS:追-更:pο1⑧u。com(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