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ABO世界五十三(兔子剧情)我就试试

小说:(综漫)别这么变态 作者:荼靡猫

    因为今天柔姬哭了的原因,所有Alpha都在下班时间放下工作赶了回来,然后就看到白绒绒的兔子趴在沙发上,一脸气鼓鼓的,而工藤则单膝蹲在一边哄她。
    面前的桌子上摆了满满当当的食物,都是适宜在omega发情期吃的,每一种都经过科学院鉴定,敲章认定现在的柔姬能吃才会出现在这个家里。
    黑发男人一脸宠溺,满眼无奈却又甘之如饴地劝说着兔兔,真是把所有耐心都拿出来了。
    “小公主这是怎么了?”alpha们坐下后,幸村精市捏了捏柔姬的后颈,然后顺势抚着她的脊背摸下来,只把兔子的脊骨都摸软了,长耳扑簌簌地垂下来。
    柔姬看了眼工藤,仗着自己现在说什么他们也听不懂,一蹦跳到幸村怀里开始“叽叽叽吱吱吱”,还用短粗的爪子指着工藤,激动地指手画脚。
    如果不听她具体的内容和工藤溺爱的笑容,简直就是大型告状现场。
    幸村精市一边笑着听她“控诉”,一边单臂将半人高的兔子抱起来,然后亲昵地蹭着她的毛毛。
    “好好好,让我们柔姬受委屈了,罚明天不让工藤陪你了好不好?”
    柔姬的爪子宕在半空,蓝色的眼眸不可置信地看着幸村精市。
    这他妈是哪门子惩罚?明天本来就不是他陪她啊!
    “叽叽!!”
    可爱的萌兔愤愤地一甩耳朵,后腿一蹬,趁着幸村不敢用力抱她,一跳就跳出了他怀里,然后打眼一扫,跑到角落里自闭了。
    蓝紫发的男人挑了挑眉,与他相视的工藤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
    “你这是怎么惹她了?”幸村精市问。
    工藤新一起身坐回沙发,无奈地道:“我哪儿敢惹她生气啊,她一哭我就什么想法都没了……可能,可能是没控制住说了什么吧。”
    迹部景吾换了身衣服回来,闻言嗤笑一声,他大跨步走到角落里,信手一捞就将柔姬从地上揽回怀里,不顾她挣扎抱起来就往餐厅去。
    “啊嗯,还没问你呢,今天为什么哭?”
    作风强势的亲王箍着柔姬的动作,两只爪子被他抓在手里捏得死死的,兔子气得想咬他,结果叁瓣嘴刚一挪动,一股玫瑰香就兜头罩了下来。
    发情期的omega在这股霸道的信息素里猛得打了个哆嗦,立马就像燎原的火焰一样,浑身烧了起来,四肢瘫软无力。
    迹部景吾将它竖着抱在怀里,坐在餐椅上似有若无地搔着她尾椎处,惹得柔姬两眼泪汪汪的,趴在他肩头,娇软的叫声像发了情一样粘腻缠绵。
    “不听话……”他收回手,捻着指尖湿润的淫液笑道,“知不知道今天你惹了多大的事儿,嗯?”
    柔姬本身体质就特殊,又跟他们的匹配度那么高,偏偏无法永久标记这一点就像根刺一样扎在他们心上,让alpha们对她占有欲和控制欲无比强烈。
    处在发情期的omega会本能地影响她的alpha,让对方来照顾她、哄她,这也是一种控制的行为。
    所以当柔姬的情绪起伏趋向于不良的时候,不管相隔多远,身为她的alpha,他们都能感知到莫名的焦虑。
    迹部景吾想到他跟赤司开会时那一瞬间心脏骤缩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要不是种在她身上的警报没提示,他们都要以为柔姬是否遇到了危险。
    想到这儿,迹部景吾的信息素就控制不住得往柔姬身上侵入,连带着一屋子的alpha也被刺激得眼红起来。
    “景吾。”最后还是赤司征十郎摁着头低声警告他,“清醒一点,先把药给柔姬打了。”
    安室透适时得将一直提在手上的药箱打开。
    柔姬被发情热烧得头脑昏沉,她趴在自己的前爪上动弹不得,感觉自己仿佛在岩浆里一样,而从体内散发出的燥热又不止是热度难耐,还有些说不清的渴望在促使她去做什么。
    “乖乖,我们打完药就好了。”安室心疼地摸了摸她高热的耳朵,抬起她后爪递给赤井秀一。
    药?什么药?柔姬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了什么,但却无法做出回应,冰凉的酒精滴在她后爪上,顿时吓得她一抽搐。
    “不怕,”赤司征十郎抱着她前身,绯红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她的所有反应,然后沉声示意长发男人,“快一点。”
    赤井秀一微微颔首,手上的动作却很稳,粗粝宽厚的大掌温暖地包着兔子的小爪,另一手却持着针剂快速扎了进去。
    “叽……”
    热到发昏的omega连叫声都轻不可闻,承受着冰冷的药液推进而茫然不知所措,她下意识地看向皇储。
    红发男人抚着她细嫩的耳朵,蔷薇香的气息温和而强大,将寻求保护的柔姬一丝不漏地包裹进去,浓稠的信息素按耐着攻击的本性,将所有温柔都覆盖在她身上,深入她的呼吸里。
    他磁性低沉的嗓音因为情欲而发紧,却还是强忍着抚慰柔姬:“乖,马上就满足你……”
    赤井秀一拔出针头,细碎的血珠还不待流下就被他舔净,属于alpha的气息含着丝血腥味盖在伤口上,没一会儿针眼就闭合了。
    血液中的信息素清冽甘美,又充满着浓浓的渴求,长发男人只是在舌尖上品尝了一下,就忍不住额角直跳,喉结微滚,眼神中不自觉流露出一丝餍足和迷恋。
    “叽叽……呜……”
    娇软的低吟唤回了他的神思,被打了药剂的柔姬很快起了反应,她难受地到处钻,试图把自己埋起来保护自己,却被皇储牢牢控制在臂弯里。
    “呜呜……咕……”白兔翻着肚皮在赤司腿上打滚,呜咽着流泪,四肢蜷缩着近似抽搐,看起来非常难过。
    “怎么会这样?”工藤神色一变,看向同样脸色不好的迹部景吾,“亲王,这药……”
    “科学院说会暂时性恢复柔姬的人身,便于度过发情期,”紫灰发的alpha盯着柔姬眼神幽暗,突然咬着后槽牙说,“他们说没有副作用,我和表哥就同意用了……”
    可没说过程会这么痛苦!
    安室透摸着柔姬的骨骼和关节,虽然皱着眉但是还算冷静,他对皇储说:“现在看还是在正常情况内,再等等看吧。”
    “要不还是先拿治疗仪来?”幸村精市敛着眉问。
    “若是此时中断,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变化发生,而且omega发情期必须喂食精液,不然会被情热烧死的。”赤井秀一安慰道,伸手揉着她后爪,帮她缓解肌肉酸痛。
    赤司征十郎一直没说话,只是谨慎地控制信息素安慰他的omega,柔姬在铺天盖地的热浪和痛楚中捕捉到这一安慰,下意识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痴缠上去。
    然后就在这交缠中,半人高的巨兔就在一阵柔和的白光下,重新变回了赤裸的身体,柔姬也在同一时间彻底晕在赤司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