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心甘情愿地臣服

小说:我的S同学(sm) 作者:林祎

    避雷:口交  扇脸  项圈  调教
    一整天浑浑噩噩地度过,金隐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颠鸾倒凤的画面,把头埋在课桌上害羞地偷笑。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由班主任的发言来结尾。
    最后一节课总是很嘈杂,试卷翻动的声音此起彼伏,班主任严肃地审视着座位上的学生,神色凛然道:“下周就是我们高中第一次月考,大家也上了一个月的课了,是时候该看看自己究竟学了多少知识。最近很多同学心思不在读书上,我先不说是谁,你们自己回去以后好好反省,下周这副模样就不要来读书了。”
    李甜思快速抄着周末作业的答案,神秘兮兮地把抄完的卷子递给金隐。
    金隐好奇地接过,是一张字迹娟秀的数学卷子,第一页端正地写着名字:朱正宇。
    心跳漏了半拍,金隐跟拿着一个定时炸弹般惊慌失措,神色凝重地瞥了眼后方的周晟成,放低音量问李甜思:“甜思,这个卷子给我干嘛?”
    “给你抄啊,还能干嘛,我反正抄完了,班长答应我让我带回去,你拿去抄吧,记得带回来就好。”
    刚想拒绝,金隐想到周晟成的恶趣味,周末一定会检查自己的作业,以他的水平一定不会写,到时候又免不了被周晟成一顿收拾。
    想到这,金隐鬼迷心窍地将试卷混进了自己的作业堆里,又觉得不放心,拿了些曾经分析完的试卷压在上面。
    早早地吃过晚饭,金隐正卖力地吞吐着享用自己的加餐。
    不着一缕的身子背对着墙跪在周晟成的面前,两只手背在身后,乳头在空气中挺立。
    “快点。”
    没有手的支撑,金隐的动作显得愈发艰难,周晟成不满地控制着力道拍了拍金隐的脸。
    金隐的脸歪到一边,生怕下一秒又会挨上一巴掌,立马转回头将肉棒再一次吞进自己的嘴里。
    周晟成用跨将金隐压在墙上,手掌拖着金隐的后脑勺令她无法动弹,只得硬生生地任由熟悉地窒息感把自己填满。
    肉棒打开金隐的喉管,金隐没忍住干呕,一时间难受地伸出手抵在周晟成的小腹上想要把他推开。
    “手。”
    周晟成用力地打了一下金隐的手臂,金隐只好继续将手重新背到自己的身后。
    放开金隐的头发,周晟成压着金隐用力抽插起来。
    被一次次侵入喉管的肉棒呛到,金隐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牙齿不禁意间磕到了肉棒。
    周晟成吃痛地吸了口气,拽起金隐的头发迫使她扬起头,随即便是用力的一个耳光,金隐的右脸立马充血胀得通红。
    金隐吃痛得流出了眼泪,硬生生忍住了疼,周晟成紧接着又在相同的地方扇去,这一次来得突然,金隐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错了吗?”
    周晟成充满着情欲的声音响起,金隐感觉自己下面湿了一片。
    “错了。”
    金隐被迫仰着头,却努力将视线撇开。
    “错哪了?”
    周晟成看着金隐,气氛冷到了极致。
    “我不应该用牙齿磕到主人的肉棒。”
    金隐感到有些害怕,弱弱地回答。
    “下次你再磕到一次,就赏你两个耳光,听到了吗?”
    没有等到回复,金隐急促呼吸着,一时间失了声。
    “回答。”
    “听到了。”
    金隐努力平复着,却不想右脸又硬生生地挨了一巴掌。
    “听到了以后要说什么?”
    周晟成生气地抬高了音量。
    金隐没有站稳险些跌倒,紧赶慢赶地扶着周晟成的腿跪起,想擦眼泪的手悬在半空又心有余悸地背到身后,哭哭啼啼地道:
    “听到了主人。”
    周晟成才心满意足地放过了泣不成声的金隐,静静地看着金隐平和了呼吸,才出声道:
    “继续。”
    金隐抽泣着伸手握住肉棒,努力地张大嘴将他含下,这次说什么也不敢再把牙齿磕到肉棒,金隐恨不得把自己的牙齿藏起来才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晟成的释放,金隐在周晟成的命令下将肉棒上的浑浊全都清理干净,直到周晟成满意地走去书房,金隐才敢瘫软下来,趴倒在地上哼哼唧唧。
    不一会,周晟成就回来了,金隐在听见走来的脚步声时条件反射地跪起身,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见到这一幕,周晟成不由得露出一丝欣慰。
    真可爱啊。
    周晟成走过去摸了摸金隐的头,金隐才发现周晟成手中拿着一个粉色的项圈。
    周晟成温柔地将项圈套到金隐的脖子上,用铁链连接好后拿着另一端的环,另一只手拿着黑色的手拍鞭,朝金隐的屁股打了一下。
    “爬去书房。”
    金隐听话地手脚并用,用极不熟练地姿势往前爬着。
    周晟成牵着铁链跟在身后,看着金隐并不好看的姿势撇了撇嘴,在半路时突然停住脚步,并不知情的金隐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扯到,险些跌倒。
    “你看你自己好看吗?”
    周晟成用鞋尖踢了踢金隐脆弱的阴蒂,金隐敏感地拱起了背,毫无悬念地又挨了一鞭。
    “腰。”
    周晟成简单的一个字,就让金隐明白意思地将腰往下沉。
    “爬。”
    下一个指令下达,金隐小心翼翼地朝前挪了一步,生怕丑陋的姿态引起周晟成的不满。
    周晟成不耐烦地拽了拽铁链,在金隐的腿上打了一下道:“快点。”
    短短的几步路走了足足十分钟,金隐的屁股被打得通红。
    来到书桌边上,周晟成坐在椅子上端详着跪在面前的金隐。
    “抬头。”
    沙哑的声音钻入金隐的耳膜,金隐鬼使神差地抬起头,碎发杂乱无章地遮挡住红肿的右脸。
    周晟成伸手将金隐的头发往后撩,拇指的指腹揉捏在通红的脸上,似是心疼一般地问道:
    “疼吗?”
    金隐委屈地点了点头,周晟成将拇指用力地按了下去道:“嗯?”
    “疼。”
    金隐腾出了眼泪,隐忍着哭声,手乖乖地背在身后任由周晟成肆意触摸。
    周晟成将手挪到金隐嘴边,金隐配合地张开嘴,周晟成用手指将金隐的嘴掰到最大,冷笑了一声:
    “嘴这么小,怎么伺候主人的肉棒?”
    金隐眼泪汪汪地看着周晟成,此刻的他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勾起的嘴角更多的是一种不可侵犯,周五的夜晚还未来得及将校服短袖换下,但他清冷威严的脸却与他高中生的形象严重不符。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让金隐心甘情愿地臣服在他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