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成了反派夫人 第42节

小说:和离后成了反派夫人 作者:无极爱墨皇

    那人一见着他,赶忙从马上跳下来连滚带爬的扑倒他跟前:“世子!快回府啊!府中出事了!”
    江允恒刚放松下来的眉头狠狠一皱:“出什么事了?”
    那报信人也是慌乱,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世子!夫人……死了,夫人!”
    江允恒心中一凛,一把上前抓住了报信人的衣领:“哪个夫人?”
    “少……少夫人!”
    永城?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刘贵妃?
    江允恒心中一团疑惑,可报信人磕磕绊绊就是说不清楚。他一把甩开报信人,翻身上马,朝着国公府疾驰而去。
    国公府内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江允恒和大夫一起进的国公府,东院里,国公夫人和丫鬟奴才一应俱全,禾凝跪在地上,满身的血污,看着就渗人,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母亲!发生了何事?”他在慌乱中找到国公夫人。
    国公夫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看到他才找到了主心骨,之后江允恒在国公夫人那听到一个十分离奇的“故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禾凝知道刘贵妃失势,刘家垮了,所以对永城大打出手,两人在争执中禾凝突然用刀捅死了永城?”唐云舒一脸难以置信:“这么离奇的事你听谁说的?”
    思羽脸上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她少:“小姐,还用听谁说吗?那大街上到处都传开了,国公府的人想瞒哪里瞒得住!”
    “可是……怎么会,禾凝是傻得吗?刘贵妃虽然死了,可永城还是公主啊,怎可轻易杀了,而且普通女子争执,哪里会有刀?刀是他们谁的?”
    “说到这个,小姐你绝对想不到,是禾凝身边那个丫鬟,就是叫清屏的!她给递的刀,也是她告诉禾凝刘贵妃死了的!”
    “她?”云舒记忆中对这个女子的印象颇深,她记得好几次禾凝想方设法从她房中请江允恒去看她都是这个清屏来闹的,包括最后发现江允恒和禾凝……这个清屏都在场。
    “她不是禾凝家乡的姐妹吗?怎么会这么害她?”
    说到这个,思羽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姐,咱们都被骗了,那个清屏根本就不是禾凝家乡的姐妹,衙门的人抓了禾凝,还没用刑她就什么都说了,那个清屏原名都不叫清屏,是个夏人,当初本来是去追杀世子的,结果世子被顾大人给救了,这个夏人就同禾凝做了个交易,她帮助禾凝成为国公府的主子,禾凝要替她掩盖身份!”
    “夏人?!”唐云舒以为听错了,夏人是他们最大的仇人,边关打仗就是防止夏人侵入,禾凝她是疯了吗?竟然勾结夏人!
    “谁说不是呢?听说这件事影响太大了,陛下派了大理寺的人去要彻查!”
    “那那个夏人抓住了吗?”云舒担心的问。
    思羽摇摇头:“听说早就跑了,如今还不知道在哪呢?真是让人害怕。”
    谁说不是呢?云舒也担心,京都中一个夏人在乱跑,谁听了都害怕。
    她这边刚感慨了两句,那边清苡突然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小姐!不好了!”
    唐云舒现在听不得这三个字,每次只要一说这三个字,后面发生的事情都不是她能控制的。
    “怎么了?又出了何事!”
    清苡刚刚才换了衣服,刚刚一直在照顾康儿,此刻她神色慌张,看到云舒便扑了上去:“小姐!快去看看小少爷!小少爷突然昏迷不醒了,大夫说……说”
    “说什么?!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你说清楚啊!”听到康儿有事,唐云舒一刻也不敢耽误,整个心提到了嗓子眼。
    “大夫说,小少爷是中了毒!”
    “中毒?!怎么会中毒!”唐云舒有些站立不住,往后跌了两步,还好被思羽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小姐!你快去看看吧!”清苡哭的不能自已,唐云舒已经飞奔的跑了出去。
    康儿的房间里,三个大夫围着他正在焦急的商谈,康儿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额头上全是汗珠,小小的人儿看着好不可怜。
    “康儿!”唐云舒飞奔扑过去,将康儿抱在了怀里。
    “大夫,他怎么了?康儿怎么了,真的是中毒吗?怎么会中毒呢!”
    唐云舒不是个爱哭的人,可此刻怀中的是她的命!
    为首的大夫胡子花白,是京都有名的圣手,康儿从小有个大小病都是他在照管,不止康儿,云舒也是他看着长大的,所以他知道面前这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却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忍不住有些怜惜的摇了摇头。
    “小姐,小少爷确实是中了一种隐性毒药,这毒平常藏在身体里极难发觉,原本要等到一定时候才会显现出病症,但是小少爷今日淋了雨,加速了毒性,所以此刻一下爆发出来,小少爷才会昏迷不醒!”
    “中毒?怎么会中毒呢!那怎么办,你们能解毒吗?快给他解毒啊!”唐云舒崩溃了,孩子天天她带在身边,竟然连中毒了都没发现,她这个母亲究竟是怎么做的!
    三位大夫为难的对了对眼神,还是那为首的大夫回复了:“小姐,不是草民等不想解毒,而是……而是草民几个根本不知道小少爷中了何毒,如果贸然解毒,有可能解不了毒不说,还会激发毒性,到时候小少爷——”
    “那……那怎么办啊!”唐云舒崩溃大哭,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康儿,只觉得这么小小的一团,怎么受得过去啊!
    老大夫可怜唐云舒,过了好会忍不住说了个提议:“草民几个不擅毒之一道,若是能找到毒医金妙人说不定能解!”
    毒医?那又是谁?“他在何处!你能不能找到他?”唐云舒根本从未听闻过这些人,又能去哪找。
    老大夫摇了摇头:“毒医之所以这么神秘,就是行踪飘忽不定,草民确实不知道他在何处。”
    “那怎么办啊!”唐云舒只觉得天都塌了,根本想不到办法。
    “我有办法”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屋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朝门外望去。
    顾晏之正从外面进来,脸上的神情同样的严肃,他的身后跟着何春煜。
    唐云舒此刻顾不得问他的身份,还有他瞒她那些事,她快步冲过去只想知道顾晏之是不是真的知道那位毒医的行踪。
    “你能找到那位毒医?”
    “我可以。”顾晏之点头。
    “那你赶快带我去找他!”唐云舒焦急不已。
    “慢着”顾晏之一把抱住唐云舒:“你等一下,云舒,那位毒医性格古怪,他不喜欢见生人,你如果信的过我,就把康儿交给我,我的人能够找到他,我向你保证一定把康儿完完整整的给你带回来!”
    唐云舒已经脱力跪到了地上,她不明白为何她的康儿要经历这些:“康儿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他如果找不到我,会害怕的。”
    “我知道”顾晏之扶着她坐了下来:“我知道,云舒,但是你銥嬅信我,康儿这次中毒是夏人所为,那位毒医曾经在大夏待过五年,专门研究他们的毒药,他肯定有办法的!”
    夏人?康儿怎么会中夏人的毒,难道:“是那个清屏?”
    顾晏之点头:“刚刚禾凝交代的,她说她也是刚知道,不过我不信,我估计她早就知道了,故意没说。”
    唐云舒眼角的泪水已经打湿了整个脸庞,此刻她不知道究竟该怨谁,禾凝?江允恒?还是她自己。
    她只想把康儿救回来!
    “真的……能把康儿完整的还给我吗?”半响,她哽咽着声音盯着抱着她的顾晏之问。
    顾晏之点头:“我保证!”
    他伸出手,过了许久,唐云舒才不舍的在康儿的额头亲了亲,然后才慢慢的交给了他。
    顾晏之接到康儿后安抚的拍了拍,然后立马转头递给了何春煜。
    “记得,他活着你就活着!”
    何春煜神情一凛:“属下明白!”
    然后转身疾步离去,片刻便没了身影。
    唐云舒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孩子离开的方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顾晏之抱着她,也不说话,默默地陪着她。
    半年后,消失许久的顾晏之满脸欢喜的跑到丞相府,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在亭子里发呆的云舒:“云舒,康儿有消息了!”
    唐云舒原本眼中一点光亮都没有,听到康儿的名字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抓住了顾晏之:“你说什么?康儿有消息了?”
    “嗯!毒医已经替他解了毒,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回来了!”
    “真的吗?真的吗?”在康儿离开的这几个月里,唐云舒每日都在盼着康儿回来,总算,总算是有消息了!
    她眼角的泪水不自觉的又流了出来,顾晏之小心的帮她擦去泪水:“别伤心,康儿马上就能回来了!”
    唐云舒点头,过了会她突然又摇头站了起来:“不行,我要去接他,我一刻也等不了了,我要去接康儿!”
    “你”顾晏之想说等不了多久康儿就要回来了,没必要多跑一趟,可看见女子眼中的希望,他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好吧,我陪着你去。”既然她想去,那他陪着就好了,反正有他在,没人能伤害她。
    唐云舒点头,转身便回去收拾东西。
    国公夫人有些担心她,唐云舒从小到大就没怎么出过京都,她怕她一个人应付不来。
    不过她劝说的话被唐相给拦住了,唐相只说随她吧!
    然后转身对着顾晏之说到:“你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事吗?”
    顾晏之愣了一下,郑重的点头,这是只有他和唐相才知道的事情,一年前他决心和唐云舒在一起,唐相却不知如何知道了他的身份,那天在书房里,一个父亲对女儿的追求者的谈话,唐相只问了他一句,是不是认真的,他也只回了一句:“只要我在,必护她一世周全!”
    他轻易不许诺,若许诺必是一诺千金!
    两日后,他们一行人踏上了去接康儿回家的路程,这一次顾晏之同唐云舒共乘,唐云舒没再说什么。
    再半个月后,大夏再次来犯,边关危矣,陛下下旨封靖国公世子为镇国将军,率领三十万大军出征大夏,誓要护住边关。
    江允恒时隔两年,再次离开京都前往边关,这次替他送行的人中再也没有让他牵肠挂肚思念的人了。
    国公夫人让婢女扶着颤颤巍巍的出来,自永城死,禾凝被处死后,她便病了,她知道她的儿子也恨她,若有后悔药的话,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买一颗。
    江允恒跪在地上给她磕了个头,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作者有话说:
    完结啦完结啦!这个是一开始就预设的结局,就这样吧,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去处。
    新年要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