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你舒服的(微hSP预警)

小说:黑大壮男同学居然是网络菩萨(1v1) 作者:取个响亮的名字

    两天后的方致云终于等到了江早发来的见面信息,上面说马上到他的酒店,让他等她。
    看到这个消息,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慌忙收拾房间。
    这两天他一直在酒店房间没有心情出门,连打扫都没放进来收拾过,房间里堆着吃剩的外卖盒,好不邋遢。
    想到这就不由得叹了口气,他这一来就捅了大篓子……
    而且他知道这两天江早都是去医院看崔靳的,也不知道对方会乘机说他什么坏话,要是江早回来要和他分手,那他……想到这他赶紧呸呸呸,加快速度整理好房间,打开窗户散味道,便捧着手机等消息了。
    “开门。”消息弹出,方致云马上冲到门口把门打开。
    江早没说话,沉默地进门,他也只好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只见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他赶紧跟过去在她面前跪下,开始道歉。
    “屁眼干净吗?”江早盯着他问。
    “没、没有……”他知道,主人这是要罚他了。
    “自己去灌肠弄干净。”说完便丢给他一个东西让他自己去处理。
    “是、是……主人……”方致云忙不迭地起身进浴室。
    等方致云处理干净之后出来,江早又让他脱掉衣服,把眼罩戴上。之后又牵他到床边让他坐着,让他躺在床边,双腿抬起,自己用手揽住,变成了一个宝宝换尿布的姿势。
    “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江早取来刚才在方致云行李箱里找到的马鞭,一边问一边在旁边虚空挥动了几下。
    “主人、要用马鞭打贱狗的屁股……”
    方致云听着鞭子虚空挥动的几下破空声瑟缩了一下,鞭子他尚能承受,只是这姿势太过羞耻,加上他被蒙眼,恐怕心理防线会很快崩溃。
    “为什么要打你?”江早摸着马鞭继续问。
    这次她不仅选了一个陌生且羞耻的姿势,还特意蒙上方致云的眼睛,让他身体和眼神都无法接触到她,目的就是为了让他长教训。
    “因为贱狗冲动打人了…呜!!!嗯、嗯呜呜……”
    听完回答的江早马上就抽了一鞭,猝不及防的疼痛让方致云整个身体弹动了一下,口中溢出痛呼。
    “还有呢?”啪的又是一鞭。
    “嗯!!!!!还有、贱狗、没、听主人的话、打人了、啊!!!!!”
    江早又利落地抽了两鞭,第二下他就已经没有办法控制音量了,被打的大喊出声。
    “那我应不应该罚?”刷刷又打了好几下。
    “呃啊!!!嗯呜呜呜……主人、该罚、呜呜……贱狗该打……”
    方致云再也无法忍住疼痛和哭声,他抽泣着回答着,揽着自己双腿的手也因为疼痛而颤抖。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的感受,第一次sp的时候,主人有爱抚动作缓解他的紧张,首次玩也拿的拍子循序渐进,不容易打出伤痕。这一次连爱抚都没有就直接拿马鞭上手打,这落差让方致云内心有点难过。
    “是不是觉得委屈?”
    仿佛一下子洞穿了他内心的想法一样,江早直接问出声。
    “第一次惩罚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还记得吗?”
    抚摸着这凸起的细长鞭痕,感受到方致云发抖的下身便松开手,用鞭头挑起他的囊袋,慢慢地说。
    方致云沉默着流泪,这是他该得的惩罚,他不应该对惩罚不够“温和”而产生不满。他明知道主人不喜欢被人议论,他还是冲动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揍人了;他明明听见主人喊停的声音,却还是没停下来。其实有没有私心他心里最清楚,他就是想打崔靳,他就是无视了主人的警告,越线了。
    “对不起主人,我调整好了……”
    很会自我检讨的小狗说完后,他揽住自己的腿弯把屁股翘得更高,方便让主人打,看样子是从落差里走出来了。
    江早很满意他态度的转变,至少说明温顺的小狗还没养歪,只是她忘记了一点:即使是对人类忠诚度和顺从度都很高的伴侣犬,面对威胁自己地位的同类,也是会下死口去撕咬的。
    想到这,她便不再言语,挥动起鞭子认真完成这一次惩罚。
    “啊!!哈啊……噫呜呜呜……嗯啊!!”
    “呃啊啊!好、好疼呀、主人……主人饶了贱狗、呜呜……嗯!!”
    “哈啊、哈……啊啊啊!!呜、呜、请主人、呃嗯、原谅我……嗯啊……”
    “呜呜……哈啊!!又痛、又热……嗯!!!!!!主人、主人……呜呜呜……”
    方致云带着明显的哭声求饶,此时他的屁股已经通红一片,鞭痕交错在他的臀部,屁眼也被打得一缩一缩的,后穴里分泌的淫荡液体从屁眼流出来。晶亮的液体流满了整个屁股,湿淋淋的一片,似乎在告诉江早他的求饶并非真情实意。
    “嗯呣、呣……啊啊!!!停、停一下呜呜呜呜呜……嗯啊啊啊……”
    “咕嗯、嗯、啊……!呜呜呜……呃、呜唔……嗯!!!”
    “嘶、呼……嗯!呜、呜呜呜……啊啊……!嗯、嗯……呃嗯嗯嗯……呜……”
    “呜呃!别、别、呃嗯嗯嗯!!呜呜呜……嘶呼、呼……啊……!”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江早见证了方致云从求饶到呻吟的全过程。现在的方致云戴着的眼罩早已被泪水浸湿,全身冒着热气,阴茎挺立,一副被打得又痛又爽的姿态。
    “哈啊、哈啊、还想要主人……惩罚贱狗……啊……嗯呜呜呜……嗯、呜呜……”
    江早不满地用力抽了几下,郁闷地说到:“谁让你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