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迟到了(黎湛微h)

小说:难解(骨科×np) 作者:叁日蝶

    /十二/
    一月份,隆冬深寒。
    电台的工作刚结束,慕烟一脚踏出槐金大厦,还没走出两步,呼吸顿住,停在原地。
    几步之外的石凳上,坐着一个清瘦的男人,拇指的指腹百无聊赖地摩挲着食指的指背,很轻巧的一个动作。她却全身发紧,对上视线,他的眉眼之间尽是阴霾。
    圣诞节以后,她几乎没在见过黎湛,而现在……这种感觉非常不对劲。
    他眸色黑沉,深不见底。
    “黎湛。”她好久才开口,“好久不见。”和此刻的天气一样不适宜的寒暄。
    黎湛眉眼没有说话,静静地起身,一动没动。
    慕烟的心脏停了一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她面前。心跳失序,被慌乱占据,她猛然抖了一下,差点站不住脚。
    “慌什么,我又不吃人。”他哑着嗓子笑,脸上分明没有半分喜悦。
    慕烟:“黎湛,我……”
    离开的理由还没编完,他先她一步开口,“走吧,我车在外面。”他耐着性子拍拍她的脸,往前走开了车门。
    “我想回家。”她停在原地。
    他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气,“等下送你回去。”
    两人都没动,仿佛无形的对峙。
    他似乎终于失了耐心,不管不顾地抱起她塞进副驾。
    “黎湛你干什么!”她伸手要去拿包里的手机,被他抬手扔进后座。
    “慕烟,你别逼我。”空旷的停车场,唯一的车里喇叭骤然作响,他的手重重敲在方向盘上。
    慕烟看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空气沉寂半晌。
    “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黎湛努力装作云淡风轻,但蜷起来的指节还是出卖了他。
    慕烟瞬间僵住,嘴唇微微发白,“哪个他……”
    “你的弟弟,慕泽。”
    无形之中,好似有一只手扼住她的喉咙。
    慕烟不自觉想要打开车门逃离,却在下一秒被他一把扣住腰肢,缚紧安全带。
    她正了正呼吸,“你能来问我,说明你已经知道了,那我还有说的必要吗?”
    他抬起她的下巴,声线低沉骇人,“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慕烟抿唇不语。
    腰间的手缓缓收紧,“还不说吗?”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颊,从眼睛滑倒鼻子,最后停在唇畔。
    她分明地感受到他极致压抑的情绪。
    她终于败下阵来,“如你所想,我们做了。我不要脸,勾引自己的亲弟弟,满意了吗?”
    他抓住她下巴的手愈发收紧,扣得彼此都疼。
    “黎湛,你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有必要吃醋吗?做了几次爱而已,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能回到从前吧……”
    “别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眼眶染上了红,指节发白。
    “我……唔,唔,痛……”
    剧烈的疼痛从心底伸展,根系蔓延,以最疯狂的姿态锁住他每一寸神经。他埋头撬开她的唇,以报复的姿态寸寸吞噬,撕咬,“你爱他吗?”他埋在她的颈窝,语气近乎绝望。
    慕烟停住,“我不知道,但我不会离开他。”这一句,她没有骗他。
    “那你爱我吗?”隐痛而乞求。
    “不爱。”这一句回答得极为干脆,痛过一场,她是真怕了。她不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两次踏入同一条河的几率本就为零。
    可这样的干脆在黎湛看来,无疑是致命的。
    怎么能,她怎么能那么狠心。
    五年,即便意识不够清醒的那段时间,他的梦里也只有她。
    谁都不可以,只要她。
    时光经年,谁能预料,他找了那么久的人已非当时人。
    原来,命运早已悄无声息地改变了一切。被困住的回忆囚徒只有他一个。
    可是凭什么?
    心头的痛意被阴骘取代,慢慢溢出眼睛。
    他的手慢慢滑她的白皙纤细的脖子,如此脆弱,仿佛一折就断,“那为什么和我做爱,为什么不拒绝我。”
    她笑,笑得诚恳,“性爱分离不是你们男人最擅长的事情吗?的确,我的身体拒绝不了你。”
    “慕烟,我真想掐死你。”黎湛怒极,但手上的力度却把握得刚好,以至于她感受不到半分疼痛。
    只是心底的窒息越来越重,“黎湛,你敢说,这么多年,你就没和别人做过吗?你的未婚妻,或者其他人。你是个正常男人,难不成我还指望你为我守身如玉到现在吗?”
    他骤然脱力,在她锁骨处狠狠咬了一口,引得她痛呼出声。
    “是。”
    慕烟一怔。
    他颓然道,“除了你,我对别人没兴趣,哪怕对方脱光了站到我面前。只有你,烟烟,我最蓬勃的欲望。”
    你永远不知你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光是想起你,我就硬得发痛,如同此时此刻。
    慕烟今天穿的是一条紧身牛仔裤,勾勒出她姣好的臀线。他一把扯下,连带她绿色的蕾丝内裤,力道很大,并不温柔。
    “这么湿,慕烟,即便你说你不爱我,可你的身体爱我,慕泽,他满足得了你吗?他有我大吗?他能比我更爱你?”
    “慕烟,你就这么骚,在他身下也湿成这样吗?嗯?”
    身上所有的衣裳被他悉数剥光,手指绞弄几下,他便扶着性器迫不及待地挺了进去。
    “嗯哈……”身体骤然被填满,她难耐地弓身,丰满的乳肉因为碰撞被车窗的玻璃挤压得不成样子。
    “我和他,谁能让你更爽。”黎湛掰开她的臀肉,抽送的力道一下比一下更重,“说!”他咬住她的后脖颈,像野兽交配时防止伴侣逃跑的姿态。
    “说不说。”在她即将高潮的时候却突然抽身,“烟烟,你还没回答我。”
    慕烟震惊地看着他,太无耻了。
    黎湛翘起的龟头还吐着黏液,她难受,他更难受,可是,他要一个答案。
    慕烟难耐地凑近他轻蹭,勾住他的脖子,“是你,是你,一直都是你。”
    她从来不是肯让自己受委屈的住,知道什么时机该说什么话。偏偏慕泽、黎湛,一个两个偏听偏信,像是自我安慰般纵容她。
    “阿湛,给我嘛,好难受……”被勾得不上不下的她凑近他,主动将他的性器一点点吞坐下去。
    小妖精。
    他闷哼一声,挤开翕张的穴口,碾过层层媚肉,大力地顶撞,一下又一下,送到更深处。
    车里的气味变得糜烂,皮制座椅上淌满了二人交合的淫水。
    剧烈摇晃的车身在此间夜幕里昭显车内的疯狂。
    *
    慕烟醒来的时候,是在酒店的房间里。
    眉眼精致到近乎完美,下颌线锋凌流畅,俨然一副禁欲的精英模样。谁能想到呢,就是这样一个人。
    从车上到床上,把慕烟按在身下,肏了一遍又一遍,像不知餍足的兽。
    她手指轻轻抚过,想起他昨晚乞求般的语气让她和慕泽断了。
    可她始终不发一言,她越不说话,他就肏得越狠。
    快感冲顶,但她知道他并不好受。
    其实刚开始知道他没结婚,她心里是开心的,但也只剩下开心了。破镜从来难圆,他们早就回不去了。
    “阿湛,忘了我吧。”她在他丰润的唇落下一个吻。
    “不可能。”眼前的人在刹那间睁开眼,将她的脑袋按了回去,狠狠地攻城略地。
    气息交缠,直到缺氧,他才堪堪放开她。
    身下又有抬头的趋势,但昨晚要得太狠,不能再做了。他抱着她慢慢平息,怀里的人却轻轻开口,似有伤感。
    “黎湛,五年前,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你迟到了你知道吗……”
    黎湛的心猛然收缩,又痛又麻。
    “想听吗?这五年的我。”他在她头顶轻吻。
    她点点头。
    “那听完要不要考虑,再给我们彼此重来一次的机会。”
    她顿住,而后点点头。
    可是,黎湛,我想要的,你真的能接受吗?选择权真的在我手上吗?慕烟心头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