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小说:萍漂渡(NP) 作者:寒酥

    “上来。”熠王对她说。她有些惊魂未定,她以为熠王要带自己回去了,立即小碎步跑了上来。
    兔星君看到自己的主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内心惶然,又不得不照主人指示守在门外。
    皑皑天地,车马寥落,红阁暖帐,残灯摇曳。
    莫凌心倚在揽月阁顶怅望繁华金陵,酒帘阁楼,咫尺相望,风雪载途,犹不见归人。
    沐之萍随熠王入了厢房,垂下的帘子后隐现出一张古朴典雅的卧榻。
    “白兄最宝贝的私榻黎某还是不碰了。”
    “无妨,就一次。”帘后人盯着款款走来的沐之萍。
    “姐夫哥儿,我们不回去吗?”沐之萍小声问他。
    “不回了,你先躺着。”
    “唉?”沐之萍刚才被那一身腱子肉的韩琮压着浑身酸麻,她以为熠王要替自己揉揉,以前她刚学骑马,哥哥把她扔在马上系上绳子,就让马儿如脱缰一般狂奔。
    在她快失去平衡的时候,才拉住马。一次她从马背上摔下来差点儿被踩死。最后只是伤了骨头,卧床大半月,她有揉腿的习惯,熠王一直记得。
    她轻轻坐下,两腿间的木质木质翠鸟在榻上摩梭,她才发现刚才太过紧张,这物什还在体内。
    “我替姑娘找些新的衣服。”姓白的公子从箱子中拿出一条绛红色的缚绳,上面挂着细铃。
    “不要这个。”熠王撇过嘴。
    “噢,那这个呢?”白公子又拿出一个银灰的兔毛领子。
    “就这个吧。”熠王点点头,两人对此达成一致。
    沐之萍狐疑的看着他,熠王俯身脱去她的面具,细密的发丝散落半掩住额角的伤,原来她方才穿过人群的时候被桌子磕到了脑门,从小和哥哥在草堆里翻滚惯了,这点伤倒不令她在意。
    “小脸怎么破了,真可怜。”白公子戴着一副八仙的面具,她识得这是妙道天尊吕洞宾。
    “今夜不回去么?”沐之萍问。
    熠王将手探向她的腿间,摸到了那个木质的小玩意,两腿顿感酥麻无力,眼前人双目潜藏在辰龙面具下,平静如常。
    “嗯……”她极力克制住声音,只因有旁人在。
    男人将她胸口的衣绳轻轻一解,松散的纱衣纷纷滑落。
    身后的男人拿出银灰毛领环过她的小臂、腿根、脖子、脚踝。
    一只被剥掉毛皮的兔子。
    双腿间的翠鸟泛出白色的银丝,坠在稀疏的毛发上。
    “剃了吧,看起来像处子。”白公子的语气没有波澜。
    白公子从雕饰着葡萄藤的小匣中拿出工具,娴熟的为她划去下身柔软的毛发。
    白公子冰凉的指尖滑过她的阴户,小腹一阵清凉,身下的旖月风光暴露在陌生男人面前。
    沐之萍想,这白公子面具背后会不会是个盲人?熠王唯有这么和她解释她才会原谅他。
    显然不是,她在白公子晦暗的眸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异色瞳孔。姑娘乃天生异相。”
    沐之萍好奇怪为什么此人只给了她几条兔毛绑臂,她现在几乎是光着身子的。
    “小妹。”熠王盯着她。
    “嗯?”她回过神。
    “不准看别的男人。”说罢男人俯身吻过她双腿间的的细致,而后是腿根,沿着丰满光滑的大腿一路吻下去,将她两只裸露的玉足抬起握在手中把玩。
    沐之萍心口悸动,知道熠王爱盘珠子,从来不知道他还会盘女人的脚。
    沐之萍的脚柔软纤细,熠王的下身的布料已然隆起。六寸巨物好像比昨夜看到的更大了,昂扬的深红色,中间青筋凸起的地方有一节银色的小环。
    沐之萍涨成了西瓜红,白中透粉,粉变成了潮红。
    只是看到心上人的阳物就令下体一阵春水涌动,小翠鸟沾着淫液滑落腿间。
    “嘶……”白公子这才露出一丝愉悦的表情。
    熠王抓过两只玉足在自己的阳物上上下套弄了起来。
    白公子褪去上身的衣物,露出紧致光洁的肉体,那和女人一样细腻的皮肤,在男子身上是少有的。
    沐之萍呆了,白公子伸出舌头含住她她的小嘴,他的舌在齿间剐蹭,那种发狠的劲儿一下把她舌头舔得酸麻,吻技高超的男人并不满足于唇舌间的欢愉。
    用手中的铃铛逗弄她的身体,铃铛上的扣子在她乳尖轻轻一夹,水一样的酥胸一颤抖铃铛便微微作响。
    沐之萍平脑中一片空白。
    “小妹……小妹……嗯啊……”用自己双足抚慰阳具的男人在沉吟自己的小名。
    她被迫拒婚时,本是对他死了心的,这辈子她不奢求能与他有堂堂正正的婚礼,多少夫妻貌合神离,成为了礼教下的悲剧。
    只要两人情意相通,有没有婚礼又有何妨呢?
    只是莫名会有些心疼。
    “原来你叫小妹?”白公子的舌侵入了她的耳廓。
    她紧闭双眼,她方才在厅内挣扎累了,面对自己的男人她既无法挣扎也无法躲避。面对陌生的男人,她更不愿回应,自己的情郎会为此不安么?他究竟在想什么?
    现在的他,不是姐夫不是熠王也不是什么员外,他只是躲在面具背后放浪形骸的风月客。
    在烟花之地对一个妓女诉衷肠。
    可她就在她眼前啊,他为什么不脱下面具,若是戴上面具,身后的人是谁都可以。
    一片片白色的精液沾满了她粉嫩的双足。硕大的器物昂养着跃跃欲试。
    白公子耸耸肩。
    沐之萍无奈起身,将熠王推倒在软垫上。
    “赏你的,今天你是我的面首。”
    她不太熟练的解开熠王上身的衣服,胯坐在他结实的腰腹,男人的形体比她大太多了,她好像伏在马背上。
    她摆动腰部在他的巨物上摩擦起来,按照她喜欢的方式,刚剃去毛发的阴户有些刺挠,熠王的男根被蚌贝包裹住,方才倾吐出的液体与少女的玉液交融。
    黏腻的撞击声音在暖阁中此起彼伏。
    熠王躺在她的身下欲仙欲死,两片软肉不断摩挲他的宝贝。
    门外的兔星君听到响动,小心透过窗缝看到两人的影子交迭在一起。
    少女忽然一巴掌扇在熠王的脸上,她本想忍到两人回去的路上再责备。
    她现在忍不住了,方才害怕到要崩溃,想起了在暗室中被束缚动弹不得,此番又是在众目睽睽中被数不清的手扣住。
    这个男人明明只距离自己寸步之遥,却居高临下冷眼旁观。
    对啊他是高贵的熠王,天上之人,这种事又何须劳烦他动手。
    只不过……只不过,若是二哥,见妹妹受辱定然会马上出手的吧。
    熠王摸着脸颊滚烫愣住了,她的表情忽然很认真。
    又是一巴掌,熠王脸上的辰龙面具应声而落。白公子眼神寒冷。
    “做你面首该做的事。”她训斥他。
    “哈……遵命。”男人的大手搭住她的软腰,红肿的龟头和肿胀的阴囊不断揉蹭她湿滑的软肉。
    “主人,我想进去了,让我这卑贱的身体进去吧。”“我的任务是弄脏主人的身体。”男人发出闷哼。
    沐之萍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形容自己,气消了一些。
    “主人我呐,用一根棒子可不够。”沐之萍掰开已经湿淋淋的下体,露出了淫靡的表情,本是想刺激熠王一下。
    没想到他英气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意,身后站着的人已然褪下面具。轻轻吹灭她面前的灯。
    将自己的真容隐藏在阴影中。
    “加上我这根呢?”
    白公子胯坐在她身后,龙涎香的气息连同他的胸膛贴了上来,她逐渐被这种气息环绕。身上的软兔毛摩挲两人躯体,他的手不带一丝抚慰,凉如锥冰。
    昏暗中不知道是谁的手抬起她的臀瓣,两个昂扬的巨物沿着花壁一寸寸捣入她的深处。
    刚开始有点疼,两人的动作极其温热和轻慢,仿佛在给一只奶猫喂食,汁水一点点滑入她的穴。
    一前一后拓展她的内壁。
    “妙极。”身后的男人指尖逗弄她乳尖的银铃。
    沐之萍仰起头,颈依在他的肩上。
    熠王看着她在他人身上索取,下体猛然没入。
    “嗯啊……不要……”突然被填满的快感将她占据,昨日还未适应他的尺寸,只能勉强将他包裹住一半,阴户被撑到最大。
    她绷紧身体,等待她的是他的疯狂抽动。
    “啊、哈啊、哈啊……不要太重……”
    男人起身将她扣在怀中肏弄,她绵软的靠在他怀中,感受两人要飞出来的心跳。
    阳具的纹路不断刺激她的内壁,顶不住这样的穿刺,她的花径完全软烂,宫口被他强行突入,发出咕咕咕的水声。
    “昨天给你的还留着么?”
    “我、我怎么知道……”
    “今夜给你热乎的。”
    尖端顶开她的宫口,阴囊的精华灌入她的小腹。
    银铃轻晃,她蜷着身子倒在他怀里,像一只小兔。在他的小腹上泄了一滩淫液。
    熠王把她的额发撩到耳后,等待她的是情人细密的吻。
    “我想多看看小妹失控的样子。”男人的手指滑过她的唇瓣,口脂早被白公子含化了,露出少女原本的裸色。
    身后的男人在她肩后烙下散乱的吻痕。
    熠王上身倚在雕花床架上,让她俯身含住自己的阳物。
    白公子微凉的手指环住她的腰,属于陌生男人的阳物,一寸寸没入她刚被熠王填满的穴中。
    男人的幅度令她感到很舒服,微微翘起的尖端来回剐蹭她的内壁。
    刚攀上高峰的身子又颤抖了起来,两腿舒服到合不拢,晃抖着腰部迎合对方的分身。
    “真淫贱。黎兄莫不是找了个妓子来愚弄我吧?”
    “她就是我的女人。”
    “什么时候开的苞?”男人凝视不断被她吞吐的下体。
    “对啊……什么时候呢?”熠王忽然使坏,钳住沐之萍的下巴问。
    似乎是回想起了不愿回想的事,她的眼中泛起狠厉的光。
    熠王很想知道她第一个接纳的男人是谁。
    女未某婚论嫁,与男子有染在宣朝是极为失德的。当然只有官宦贵族会比较看中这些。
    沐之萍的二哥毕竟是个莽夫,打起来和疯狗一样,她二哥入青云峰后,去乡野间沾了不少江湖习气,沐之萍能学好才怪了。
    越是她隐瞒的事,他越想知道。
    白公子捣入的频率放缓,九浅一深,这种欲情故纵的快感令她疯狂,他一推入她就发出一声软糯的猫叫。
    女人的手开始用手指勾勒出乳尖、花核的形状。
    “想要更舒服吗?”男人用阳物在她的甬道内滑动。
    她已然沉浸其中。
    熠王冷笑一声,将被她舔干净的阳物拍打在她脸上。
    “好好看清楚肏你的器物。滥交的母兔子。”
    “啊……兔兔一年四季都在发情,兔兔也没办法呀。”
    “哼……那就别停。”
    熠王的巨物顶入她的喉部,上颌。
    她如痴似醉,眼神逐渐晦暗。
    此夜难眠,三人的性事在一片淫靡声中隐蔽的进行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特殊的日子ghs  也会emo
    (暴雪绿茶)(葬爱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