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姜抽穴毛竹大板

小说:明宫旧事(sp训诫) 作者:云藏了

    青鹤已哭得听不清上首在说些什么,此时皮拍打完臀腿相接处又打上了臀峰,臀峰方才挨了不少板子,这时又挨皮拍,疼得青鹤又哭出声。行刑官按下她有些弓起的腰背,手起板落在臀峰处连打了二三十下,打得青鹤上半身挣扎不止。
    灵今被打屁股的经验也是十足丰富,此时看受刑觉得自己身上都开始疼。
    又是啪啪十几下,行刑官停了手,将青鹤裤子退到脚踝,此时青鹤的臀上已经鲜红一片,却丝毫没有破皮的迹象,可见这几个行刑官也是各中好手。
    接下来要受什么?青鹤心中怕着,就听监刑官道:“请姑娘自己分开臀瓣。”
    青鹤此时也顾不上丢不丢人,哆嗦着手伸向后,分开臀瓣露出后穴,穴内的姜条还若隐若现。
    手持藤条的刑官让人调整好她的姿势,遂挥舞藤条打落,这一藤条精准打在青鹤菊穴处,青鹤后穴猛得收缩!又被里面的姜条刺激住,不得不松开,等她一放松,藤条又挥了下来,五六下之后青鹤痛苦得脱了手,松开了臀瓣。
    袁孟安此时倒是好心,让嬷嬷上前帮她,于是嬷嬷上去分开青鹤臀瓣,比之先前,这次受刑部位露出更多,行刑官也是不再留手,快速抽打!青鹤受不了这种屈辱的痛楚,边哭边晃动头,仿佛变换姿势能缓解她的痛苦!
    啪!又是一藤条抽下!青鹤仰头痛呼,口中又喊着她知错,打过三十之后,行刑官待她缓了缓,继续抽打。
    灵今忍不住抓了抓周誉的手,她没有挨过那里,但也知是十分痛苦的,周誉反手握住她,让她更靠着自己。
    五十藤条打完,青鹤的后穴已经肿胀不堪,这时嬷嬷上前将她后穴的姜条取出,取出时抽得极慢,磨着青鹤的穴口,后又拿了一根更粗的老姜,这根老姜留有一头在体外,这也意味着红肿的后穴还要受老姜的刺激。
    方才打过的后穴比之前更紧,只是进了一分,青鹤就疼痛难忍,她哭喊着想躲避,却被行刑官死死按住,嬷嬷不留情面得一点一点把老姜插入穴中,插好后又反复抽插将老姜磨出汁液,也让姜液溢出浸到红肿处。
    此时青鹤已经无力挣扎,而按住她的行刑官又拖着她调整好了姿势,身后毛竹大板压到臀上,灵今见了这东西心想,最疼的要来了…
    正式刑与明宫一样,先迅速在后臀打上三板,青鹤刚挨上就仰头呼痛,左右立刻有人按着她!三板之后青鹤倒在刑凳上,毛竹大板挥起时会有个韧性的弧度,落下有一股借力,不用行刑官多用力就能打得受刑人求生不得,更何况青鹤刚挨了上百下的热臀刑!
    青鹤咬牙强撑,身后的板子有序得责打,每打五板会停一停,让青鹤的屁股回味疼痛,而有了这个停顿,接下来的板子则会更痛!这样痛感一层一层加剧,打了十板之后,监刑官又往青鹤臀上泼水,臀上有水打的就是水板!声音清脆响亮,听得十分害怕毛竹大板的灵今心中也直发颤。
    青鹤头脑发胀,毛竹板子打过二十五又停了停,不着片刻又重打下来,青鹤完全承受不住,训诫和刑罚当真是两回事!她仰头哭到:“侯爷!王爷!饶恕奴婢一命!”
    袁孟安此时也看够了,道:“行了,别打水板了,入三颗玉珠,将她臀再抬高一寸速速打完。”
    监刑官得令,让按住青鹤的人把青鹤抬起,又取来一块软垫垫高在原木上,行刑官将青鹤压回刑凳,加了软垫青鹤的屁股翘得更高,监刑官将她的双腿分开了些,臀缝此时也大张,露出前后穴来。
    方才的嬷嬷又上前,取了连在一起的三颗鸡蛋形状的玉珠,塞进青鹤花穴内,而挨了打的青鹤穴内黏腻,倒也不需她多受苦就吞了下去,玉珠入体后只露出一段流苏,挂在腿间,此时青鹤前后穴塞满,屁股紫红一片高高翘起,等着接下来的板子。
    行刑官上前将她按死,因是新换打法又加罚,属于新刑,行刑官照例先打三下杀威板!而后两人伦起板子左右速打,打得又快又狠!青鹤上半身被按死无法挣扎,只有屁股自由受刑,随着板子的落下微微翘起又塌下。
    行刑官打得虽快但非常有序,从臀峰慢慢打到大腿根,确保受刑人整个臀部都挨到板子,
    四十八!  四十九!五十!
    规矩板子在青鹤的屁股隐隐渗出血斑时,终于打完,行刑官松开青鹤,青鹤脱力得趴在刑凳上,嬷嬷上前扶了她跪下,玉珠和老姜却未取下。
    青鹤虚弱谢恩,跪伏在地,裸露的臀部没有一片好皮,袁孟安似是有些回味,道:“打过就算了,扶她下去,以后回本侯身边伺候。”
    周誉故意道,“不如孟安把这套刑罚带去镐京,教给我明宫的行刑官。”
    “兄长不是不舍得打?”
    “那是之前。”他拉起灵今,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道:“看清楚了没有?再胡闹本王罚得比这更重!”
    二人皆笑起来,灵梓也跟着假笑,只有灵今把头埋到他衣服里,完全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