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我单恋暗恋她十年

小说:瑰丽灵药(男暗恋女) 作者:诗梳风

    大正从厕所里出来,原本闹哄哄的场子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走廊外收银台的白炽灯照进来一点光束,有缥缈的烟在明里描绘光的形状。
    他将水往裤子上擦,走到光的尽头,看到邵应廷一个人站在店门外抽烟。
    “薛灵呢?刚才没看到厕所有人啊。”大正看了一圈,仍没有看到薛灵的身影,对着邵应廷耍无赖,“晚饭我是真没着落,对不起兄弟都要做一次电灯泡了。”
    邵应廷眯了眯眼睛吐出最后一口烟,两指捏熄烟头:“没有电灯泡给你当,顾玥有事找她,先走了。”
    三楼有逃生梯直达地下,他没有带薛灵走原路出门,大正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哎,今日冇食神。”大正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截古铜色小腹,“去你小卖部拿两个杯面回去加班算了,早点改装好早点拿提成过个肥年。”
    邵应廷也是这个意思,才傻站在风里等大正出来。
    *
    修车行里长期放着两箱虹湾啤酒,两个人拿了四桶不同口味的方便面,两根火腿肠,围在电热烧水壶旁等水开。
    “靠。”正在刷手机的大正拍了拍大腿,“顾玥那厮竟然去岚山吃饭了!你干嘛不跟着薛灵去,泡面没吃够啊?”
    邵应廷头也不抬,原话返还:“你干嘛不跟着顾玥去,我泡面进货不要钱?”
    “我跟你怎么一样!”吼完,大正猛地打住,表情僵硬得用凿子都砸不开,困惑道,“不是,你跟薛灵到底啥关系啊?”
    水还没有完全沸腾,邵应廷就迫不及待掀开纸盖开始泡面。
    “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只是一起打过篮球的同学。”冒着白烟的水没过面饼,冲散的脱水蔬菜在暗涌中旋转。
    “今天还多加了一场桌球,仅此而已。”
    邵应廷说这些话的时候,仍然平静如一潭死水。
    没有悲伤,也不带半分嘲讽,只有习以为常。
    大正忽然发现,面前这位跟他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人似乎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应该是上高中以后吧。
    他一直以为邵应廷是因为父母离婚而消沉,但认真细想,以邵应廷的性格,如果他真的介意,不会每年都给不见面的父母汇钱送礼。
    大正猜到了原因,但是又不敢相信。
    沉默安静的喜爱放在任何人身上,大正都不稀奇。
    唯独放在邵应廷身上,他无法想象。
    邵应廷在他印象中永远是少年时的模样。
    冷酷桀骜,习惯目空一切,看着吊儿郎当,双手插袋走在街上,绝对没人敢招惹。
    其实他是个很有目标的人,且行动力超强,想到什么就立刻去做,不完成绝不停手。
    这样的邵应廷面对喜欢的人,怎么能忍受十年静水流深?
    不够爱吗?
    如果不够爱,为什么能延续十年?
    爱能庞大到延续十年,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宣之于口?
    肯定是他猜错了。
    “你不会是想骗她的钱吧?”
    沉默了这么久憋出个脑残理由来,邵应廷鄙夷地横了大正一眼。
    “你用屎忽谂嘢?”
    薛灵不在,他终于可以用最难听的脏话骂大正。
    “我真想不到有什么理由啊!”大正委屈喊冤。
    邵应廷喜欢吃硬的面条,泡够三分钟开盖即食。
    “没什么难想的。”他用塑料叉舀起那颗小得可怜的鱼板,这种东西放大一百倍,也没有资格放在薛灵平常的餐桌上。
    “我单恋暗恋她十年,就这么简单。”
    他本来不想说,因为这样的话说出口都是对薛灵的侮辱。
    谢观澜说话难听,但是他无法反驳是错的,地底泥有什么资格仰望天上月。
    那是亵渎。
    薛灵不属于虹湾,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他不应该制造更多羁绊将她留住。
    只是这几年他总会想起仲夏烈日下的篮球场。
    他忘不了那一天。
    那是他作为高中生的最后一天,他最后一个回校拿毕业证,准备离开时听见篮球场有孤单的拍球声传出。
    沿着树影婆娑的校道一路走,他看见薛灵独自在篮球场投篮,姿势别扭,极易受伤。
    所以原本打算默默观看的他继续往前走向她。
    “不介意的话,我来示范一次吧。”
    薛灵显然被他这位不速之客吓到了,投出去的篮球击中篮框被反弹,莽撞地追向茫然转身的她。
    眼前篮球就要砸中她的后脑,他立刻冲上去将薛灵拉到自己怀中,用后背帮她挡掉这无情一击。
    以前只会在他鼻尖飘过的香气,此刻被他抱了个满怀。
    篮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最终滚进枝叶凌乱的灌木丛中。
    薛灵抬头回望近在咫尺的他,怕被知晓过快的心跳声,他狼狈往退后,别过脸说了句“对不起”。
    他以为薛灵会把他当成占便宜的流氓,扭头就走。但她没有,还紧张地绕到他背后看他有没有受伤。
    “刚才我都听到声音了,你后背痛不痛?我扶你去医院看看吧!”
    这是薛灵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就算已经过去六年他还能记得她当时的语气语调。
    她紧张得声音都是抖的。
    怪他,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学校里的人都传他是个暴躁的混混。
    他摇摇头,扩了扩胸证明自己真的没问题,然后走到灌木丛前弯腰捡起篮球。
    “你刚才投篮的姿势很容易导致手腕受伤。”
    他站在罚球线上,踮起脚尖投了一次,给她作为示范。
    篮球穿针而过,薛灵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他松了口气。
    没丢脸。
    薛灵常年位居精英榜首位,学习能力自然不会差,不管什么操作,只要看两遍就做得有模有样。
    他惊叹的同时又不满意。
    快乐的时光本就过得快,如果再短暂,日后回忆走马灯漂流而过时,他来得及抓住这一点糖吗?
    所以在薛灵投射第二个三分球时,他一跃而起,举手将即将入网的篮球盖下,反手扔回给她。
    “我们比一场吧。”
    薛灵怔怔,很快摆出全力应战的姿势。
    “来吧邵队长,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吃鸭蛋的!”
    原来她知道他。
    他知道薛灵有个不服输的性子,打球时也不敢放水放得太过,为了展示公平性,他还充当裁判的职务,时不时揪她错处犯规,气得粉扑扑的她咬牙切齿。
    她好像一个沾满露珠的水蜜桃。
    一走神,薛灵立刻闪现到他面前,伸手拍掉他的球,在三分线外扬手将球投进篮框,然后回头抬了抬下巴,向他挑衅。
    不能再放水了,不然比分控制不了。
    剩下的十分钟,他再没有给薛灵任何一个进攻机会,最后吹哨的时候,他单手对着天空一推,篮球呈抛物线利落进篮,比分定格在5:20。
    他不知道薛灵有没有算分,但看她愈发大方的表现,他知道不会有。
    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看见今天只是一个开始,他和薛灵还有无限可能,何必在意短暂的一次暗里表白。
    可当他们背对背坐下,薛灵却告诉他,她已经拿到了加州理工的Offer,今晚就坐飞机前往洛杉矶。
    他所有妄想在一句话的时间里被打回原形。
    那一刻,口中含住的水变得苦涩,眼前万丈霞光黯然失色,耳际只有呼啸而过的风。
    根本抓不住。
    世界跟他开了个恶毒玩笑,在他以为触碰到月亮的时候,突然跌落浩渺的大海。
    原来一切都是倒影,天真的他信以为真,从此深陷无边苦海,无处寻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