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

小说:恶人狱 作者:牛奶骑士

    一捆捆的现金被堆在谢渊面前。
    姜红心里十分难受。
    她原想着开一张A已顶了天了,所以早早的撂牌跑路。
    万万没想到,桌上最后两张公牌,能连开出来两张A。
    她手中的两张A加上桌上的两张A就是四条,比谢渊的葫芦还要大。
    还多余输了两万底注。
    姜红心中抓心挠肝的痛。
    啤酒肚财资雄厚,输了四十二万跟没事人似的,将牌往谢渊那边一推:“到你发牌了。”
    谢渊随意地将牌切了两下,两指夹着牌,唰地飞了出去,精准地将纸牌扔在每人面前的桌面上。
    叁张公牌,黑桃10,黑桃J,方块2。
    姜红看了眼手中的底牌。
    黑桃K,黑桃Q——只差一张黑桃就是同花,即使是不同花色的A、9也是顺子,若是黑桃A就是最大的皇家同花顺!
    姜红一颗心激动地跳了起来。
    谢渊将手中牌一盖:“弃。”
    “小小的加个四万吧。”啤酒肚看了眼公牌。
    格子西装也加注:“八万。”
    “跟注。”老实人的表情实在是看不出太多,眼神特别真挚。
    我排在第叁……与第四位只差几万。
    姜红看了眼身边的长发女人。
    谢渊排在第五……就不用想了,他一定不会让自己今天被淘汰的。
    一种危机感压迫在姜红心间,她清了清嗓子:“十六万。”
    “弃牌。”坐在姜红身侧、排名第四的长发女人说道。她玩的很稳,似乎只为了凑够四场赌局而来。
    谢渊两根手指夹起张纸牌甩在桌面上。
    第四张公牌,红桃6。
    姜红面色一僵。
    “叁十五万。”啤酒肚将手一举。
    “弃。”
    “跟。”
    跟不跟?最后一张牌,最差也能是个同花吧?
    上一轮的两张A明晃晃地提醒着她,她捏紧手中的牌,说道:“跟。”
    最后一张公牌掀开,方块5。
    不是同花,不是顺子,甚至连一对都不是,只是一把散牌而已。
    姜红一颗心顿时坠入谷底。
    原来与第四名几万块的差距,如今也被自己亲手输掉……
    老实人亮出手中的纸牌:“顺子,23456。”
    啤酒肚爽快地将磁卡递进侍者手中:“那你大,我叁条而已。”
    侍者接过姜红手中的磁卡,从手提箱中取出几十捆钞票,整齐地码在老实人面前。
    他这轮赢了七十四万。
    姜红脑子飞速转着。
    第六名我记得是一百多万的本金,加上七十四万,离我目前手中的六百一十九万还有不小的差距……干脆就每局喊弃牌,凑够局数就好了。
    她这么打算着,觉得心中轻松不少。
    老实人动作娴熟地切牌发牌。
    公牌,梅花6,方块3,梅花3。
    “四十万。”他看了眼手中的牌喊道。
    上来便喊这么大吗?
    姜红看了眼手中的牌,干脆利落地将牌扣起:“弃。”
    长发女人果不其然也喊了弃。
    谢渊眼睛微眯着,目光一瞬不瞬地紧盯着老实人,也将手中的纸牌一扣:“弃。”
    “跟!”啤酒肚将牌啪地拍在桌面上。
    格子西装加了注:“八十万。”
    老实人掀开第四张公牌,瞥了一眼,红桃K。
    “一百六十万。”他喊出个令人震惊的数目。
    谢渊突然开口道:“你手在干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老实人握牌的手指上。
    他动作一僵,讷讷道:“什么也没有啊……”
    “再动一下我就宰了你。”谢渊面上挂着冷笑,隐隐透着丝危险的气息,起身走至他身后,猛地擒住他的手掌,按在桌面上。
    他握着纸牌的那只手,中指与无名指间夹着几张单独的牌,是出老千惯用的换牌伎俩。
    “你有没有素质啊,怎么出老千!”啤酒肚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
    格子西装也面色不善:“差点让你糊弄过去了。”
    老实人激动地大喊:“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想活命啊!”
    谢渊目光在桌面上睃了一圈,伸手拿过个香槟杯,砰地在桌侧一敲,狠狠地扎进老实人出千的那只手背上。
    锋利的玻璃刺进皮肤中,几乎要将手钉在桌面上,鲜血瞬间便涌了出来。
    老实人发出声惨叫,另一手挣扎着,试图去拔下那只香槟杯。
    谢渊猛地一脚踹在他肋间,老实人连带着椅子向地面飞去。
    哐——
    一声闷哼响起。皮质座椅重重砸倒在地、向前滑行着,发出声刺耳的巨响。
    老实人单手扶着椅子、捂着肋间站了起来,突然抡起手中的椅子向谢渊而去,发出声怒吼:“你以为你算老几!”
    谢渊只微微错了一步,椅子腿擦着他肩侧飞了出去,扬起脸侧的几率发丝。
    一击未中,椅子巨大的惯性让老实人刹不住脚步,又向前冲了段距离。
    谢渊立在他背后,冷笑着,一脚踹在他腰间。
    椅子脱手而出,旋转着飞出去好远。老实人踉跄着扑倒在地面上,仍想挣扎着从地面爬起。
    谢渊一脚踩在他后腰上,随手捞过距离最近的、格子西装的座椅,重重地、向着老实人的头部狠狠砸下。
    “我以为我是谁?”
    嘎巴。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
    “你觉得我是谁?”
    谢渊挥舞着手中的座椅,一下下向着地面,狠狠地砸去。
    砰!
    砰!!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他身体完整地躺在地上,头部如破碎的西瓜般、涌出股股红白的液体,将光洁的大理石地砖染得一片狼藉。
    谢渊随手将椅子一扔,发出声刺耳的巨响。
    他胸膛起伏着,俯下身,从老实人衣袋中翻出张磁卡拿在手中,自顾自地走回座位上坐下。
    穿着西装制服的侍者们鱼贯而入,抬走地面上那面目模糊的尸首,跪伏着、用毛巾擦拭着红红白白的液体。
    整个过程都毫无动静,大厅中只回荡着下几人压抑的、小心翼翼的呼吸声。
    谢渊抬头环视着仍呆呆立在原地、面色惨白的众人:
    “愣着做什么?”
    几人脊背上皆攀上丝丝冷意。
    他将扑克哗地甩在桌面上,手指交迭,抵在下巴处,漆黑的瞳仁暗潮涌动:
    “继续。”
    姜红白着张脸,温驯地、率先坐回扑克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