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王的垃圾表白

小说:女扮男装的我在线拍GV 作者:野狗

    羞愧、害怕、无助,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席卷全身,她觉得此刻的自己恬不知耻、毫无尊严可言,一颗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被这淫靡景象刺激的头皮发麻的贾斯汀并不知她想,几次抽插之后再也忍不住,抖了抖,迅速抽出肉棒将精液射在了鹿邑泥泞不堪的骚穴上。
    “啊——好爽!”他发出餍足的感叹,整个人都静止下来,进入贤者阶段。
    鹿邑也没有动,高潮后应有的红潮被苍白所替代,体温一点点流失,她居然在仲夏的夜晚感到了寒冷。
    搂着她的贾斯汀感觉到了异常,困惑的低头望向她布满泪痕的脸,忍不住调笑,“爽到傻掉了吗?小呆子。”
    鹿邑没有反应。
    他掐了掐她肉肉的小脸,“喂,回神了。”
    她依旧没有反应。
    贾斯汀慌了,急忙抱着她躺回炕上,用薄被包裹住她,轻抚她的脑袋,“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鹿邑像是听不见他说话,双眼空洞的盯着一处,眨也不咋一下。
    “说话啊!你别吓我好不好?你生气了?我……我……”不知所措的的贾斯汀四处看了看,抓起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打,“那你打我好了。”
    每一下都如同他在她体内撞击那般用力,没一会儿鹿邑就感觉到掌心发麻,他的脸也红肿起来。心底某处突然就崩塌了,她“哇”的一声哭出来,嚎嚎大哭,连门外打盹的工作人员都惊动了。
    叩叩——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边拍着鹿邑的后背帮她顺气,贾斯汀一边提防着别人破门而入,“没事,在给鹿邑上药,这小子怕疼,你们别笑话她。”
    一个摄像大哥把事情告诉了正在与胤禄谈话的总导演,由于理亏,他们也不敢声张,只让他们再去确认一下情况严不严重,需不需要去医院,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大家自觉的远离了屋子,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胤禄听得不真切,但猜想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导演,是发生什么了吗?”
    “没……没事,我们继续说,就薛墨这个情况啊……”
    总导演避而不谈的态度让他不安,他又不好继续说什么,只能压下心里的忐忑继续跟总导演讨论节目接下来的录制问题,暗自祈祷与鹿邑无关。
    不知道哭了多久,鹿邑已经哭不出来,抽抽噎噎的打着嗝。贾斯汀就一直紧紧抱住她,哄着她,羞耻之后更多的是羞涩,她不太意思的看了看他肿起来的侧脸,小心翼翼的问道:“疼吗?对不起……”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都可以,但是你别吓我啊!你看我人高马大的,但是一点都不禁吓,胆子很小的。”亲了亲她肿得跟核桃似的眼睛,贾斯汀暗自松了口气。
    “对不起,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缓过来的鹿邑开始自我检讨,她觉得作为成年人,刚才的种种似乎矫情了点,要拒绝在开始就应该拒绝,明明自己也爽到了,因为爽过了就翻脸不认人,怎么看都不对。
    “你别这样……”
    默默摇摇头,鹿邑深吸一口气,“不是的,你听我说,真的是我的问题,都已经这样了,我应该学会接受,过好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想其他有的没的那么多。”
    她其实想的是自己穿书的事情,但听到贾斯汀耳里就变味儿了。
    贾斯汀跪在炕上,把鹿邑搂在怀里,焦急的开口,“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碰你?我知道我很脏,很爱玩,可是我真的想跟你试一试在一起,你是一个没有目的性关心我的人。”他有点害羞,耳根子隐隐发烫,“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就是……就是……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说完,他垂下脑袋再也不敢看鹿邑。
    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搞懵掉的鹿邑整个人呆住了,沉默许久后才不确定的反问,“你这是在跟我表白吗?”
    “嗯。”
    一只微凉的小手覆上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拽下鹿邑的手掌与她十指相扣,贾斯汀气节败坏的低吼,“你才发烧了!我第一次表白,你不许笑话我!”
    “……”
    沉默中的两人四目相对,不知是谁开了头,两张干渴的唇瓣莫名紧贴在一起,不带有任何情欲,却有着浓浓的爱意。
    身经百战的贾斯汀只要进攻,鹿邑肯定不是对手,不过一个回合,她就败下阵来,在沉迷于他创造的淫靡中时,鹿邑不禁感叹,真是色欲熏心啊!
    “你弄哭她了?”
    胤禄的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还没从柔情似水中回过神的鹿邑迷茫的望着他,下意识向他招手。
    他走到她身边,从贾斯汀怀里接过浑身滚烫又绵软的女人,“到底怎么回事了?是不是伤哪儿了?到底有没有事?真的不用去医院?”
    胤禄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见节目组的人在聊鹿邑伤得挺严重,上药的时候嚎嚎大哭,他急得要命。
    贾斯汀在他耳边小声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当然跳过了他青涩的表白,胤禄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手臂的动作微微收紧。
    “脑袋不大,想的倒挺复杂。”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胤禄清冷的眉眼带着无法忽视的宠溺,“饿不饿?要不要再吃点?”
    大脑一片空白的鹿邑愣了几秒,听见吃,想起他没回来吃饭,迟钝的问了他一句,“你吃饭了吗?饿不饿?”
    “饿的话能怎么办呢?宝贝给我吃吗?”
    “吃?”她反应不过来。
    胤禄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嗯,我会吃的,先欠着,迟点吃。”
    鹿邑以为他是要迟点吃饭,点点头,还不忘叮嘱他,“记得吃,别忘了。”
    “好。”
    贾斯汀猛地翻了个白眼,好个屁,趁人之危,胜之不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