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出真知(h)(意外加更)

小说:(快穿)我的前男友们 作者:酱太太

    很快强烈的痛感就席卷了舒枝枝整个人。
    “嗯啊...好疼...疼...你出去...”
    在被贯穿的一瞬间。舒枝枝整个身子不自觉的思想上拱起,脚趾都死死的向内蜷缩,身下的被子有一大块被她死死的攥在手里,身子一阵哆哆嗦嗦。
    很快就疼的哭出声来,舒枝枝毕竟也还是个刚刚成年不久的小女孩,从未经历过这种的事情,这种难受的感觉让她即使有些神志迷离,也因为疼痛本能想要逃离。
    难受的不仅仅是舒枝枝一个人,池孑程也被磨的难受极了。
    一下挺进里面那种久违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可是处女的小穴实在太过紧致,里面的每一寸细肉都死死的咬着他的分身不放,这种强烈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射精,交代在里面。
    可是男人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快就丢了面子。只能硬生生的忍着,掐住腰肢的双手手臂上青筋显现,每一寸的肌肉线条都紧绷着,显示着他们的主人忍耐的有多么的难受。
    可是看着身下的人一直喊疼池孑程有不敢轻易有太大的动作,只能先缓缓自己忍耐着。
    粗大狰狞的肉棒埋在小穴内一动不动,仿佛要与小穴融为一体。
    池孑程粗粝的手掌顺着光滑细腻的腰肢一路上滑到面前的双峰,一手抓住一个,娇嫩丰腴的雪团在他的手掌下变化成各式各样的形状。
    舒枝枝外表看起来清纯可人,可实际上她的身材是十分的傲人,接近C被罩的胸围,圆滑娇翘的后臀,光滑细嫩的腰肢加上姣好的身姿和清纯的脸蛋,每一样都是勾引男人的利器。
    慢慢的小穴也可开始分泌更多的蜜水,小穴也没有那么紧缩,开始放松下来。
    时间一久舒枝枝就接的下面有种空虚的难受感,十分渴望有什么粗壮的东西能够狠狠的贯穿它,在里面奋力的冲刺。
    舒枝枝尝试扭动自己的腰和臀,来缓解那种空虚感。
    池孑程看到舒枝枝的动作,知道这是她缓解过来了,低头亲了亲她的唇,起身之后猛的一下将埋在里面的硕大拔出。
    随着肉棒出来的除了里面的蜜水就是处女血,看到了之后的池孑程明显更加兴奋了。
    之前听到一些圈内好友提,在和女人上床时,不管对方之前是怎样,在你看到顺着自己分身流出来的血丝时,是个男人都会莫名的兴奋。
    果不其然,池孑程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分身更加昂扬了,十分期待再一次进入紧致的小穴里面。
    之后池孑程就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干舒枝枝的小穴。肉棒每一下都捅到小穴的最里面,直击敏感点,弄得舒枝枝失声大叫。
    “嗯嗯嗯嗯...啊啊啊...慢点...”
    “太快...了...慢些...”
    “呜呜呜...”舒枝枝见不论自己怎交换都没用,忍不住哭起来,不是那种嚎啕大哭,是小声的低泣,让人听了忍不住想要更加用力的肉她。
    舒枝枝一哭,小穴仿佛也有感应一般迎合着,喷洒出一大股的淫水,浇灌在池孑程的肉棒上,惊的马眼一下没有把持的住,射了。
    一大股浓稠鲜白的精液直直的射入小穴内,滚烫无比,小穴又是一阵猛烈的收缩,弄得池孑程只好暂且先退出来。伴随着的还有舒枝枝的高声尖叫。
    “啊啊啊啊...要到了....嗯啊啊...”
    他的肉棒一离开小穴,里面随机就有分撒处一大股的蜜水同时伴随着舒枝枝浑身的痉挛,她高潮了,和他的射精一起。
    两个的下体的分泌物混合在一起顺着小穴里狭窄的甬道留了出来,尽数低落在白色的床单上,还有两人下体处。舒枝枝小穴周边的阴毛上都沾上了不少,看上去奢靡又香艳。
    “宝贝好棒,好多蜜水。”
    池孑程下体的肉棒此刻依旧高昂,准备好再次进入紧致的甬道。
    一个顶胯,三分之二的肉棒已经进入了小穴内,开始猛烈的冲刺。甬道周边的媚肉好像也在和他的肉棒较劲,紧紧的包裹着它并且用力的吸吮,肉棒进出时和媚肉会带来强烈摩擦感。
    胀痛而又舒畅的快感侵袭着舒枝枝的全身。
    舒枝枝轻声的呜咽和池孑程压抑沉重的粗喘混合在一起,还有根本停不下来的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两个人都已然沉浸在了这场性事中。
    不知道池孑程撞击了多久,下面的小穴口出不断有里面的媚肉外翻出来,和他青紫的肉棒形成鲜明的对比。
    腿心处早已经泥泞不堪,上面不仅仅是她自己的蜜水更多的是池孑程的精液,在嫩白的大腿上并不是十分的明显。花核早已经变的红肿不已,时刻彰显着她的主人遭受了怎样的疼爱。
    甬道的紧致并没有妨碍池孑程的横冲直撞,每一下不是朝着宫口就是对准敏感点,紧紧十几分钟就将舒枝枝小穴内的敏感点摸得一清二楚。
    果然还是实践出真知。
    之后的世界里,舒枝枝大概每隔十五分钟就会高潮一次,浑身都是汗涔涔的样子,像极了溺水被救的人。一头柔软的长发凌乱的铺散在床上,随着池孑程每一下的撞击上下移动。
    大约连续撞击了四十多分钟之后,池孑程突然开始加速撞击,每一下都是整根肉棒全部进入,高频率强力度的撞击持续了接近三分钟,池孑程弯下腰擒住舒枝枝那张浪叫的小嘴,猛的一下撞进小穴里,一大股白灼射入小穴内。
    “嗯哼。”精液射出来的一瞬间池孑程没忍住闷哼了一声,撑着身子在舒枝枝面前喘息出声。
    随着射精下面的肉棒稍微疲软了一点,没有之前那般硕大,但池孑程没有丝毫要拔出来的意思。
    双手再次抓住那对雪峰,低头像品尝珍品一样,将乳头含在嘴里挑逗玩弄,粉色的小乳头被舔弄的水光润滑。
    此时的舒枝枝酒以及醒了大半。伸手软软的在池孑程的肩上扒拉了一下,双眼迷离的看了他几眼,目光向下移动,来到池孑程的小腹处,标准的六块腹肌,舒枝枝直勾勾的盯着那里,什么意思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