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h

小说:得她 作者:酥肉鲨手

    无心的勾引最为致命。
    至今为止,颜枝的那些为数不多与性相关的经验都是在和邬霁的实践中累积的。她没看过片,也并不清楚师生关系在另一系列不公开向大众发放的影片中被广泛应用过多少次。她只是突发奇想地给自己和邬霁安上了这个眼下看来最合适二人的身份。
    直到被推倒在床上之前,颜枝甚至都还有点儿得意,以为自己这次终于在邬霁面前夺回一局。
    她错误地把邬霁的急躁解释成被挑衅倒的手忙脚乱,直到亲吻愈发缠绵,而邬霁依旧没有放开她的打算,颜枝这才有些慌张起来。
    她软软的手使不上力气,本想推邬霁一把,却在半途变成了不轻不重的挠摸。
    恰好在他小腹部位。
    邬霁只觉得被她按到的那一小块立即异样起来,全身的血液发出兴奋的信号。他手上带了劲,拍了那弹性极佳的小屁股一巴掌,如愿看见颜枝睁开被亲得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委屈屈地咬唇,用眼神控诉他。
    “走神的学生不给点惩罚怎么行呢?看来颜同学认错态度良好,要主动帮忙把老师的教棒拿出来了。”
    他跪坐在颜枝上方,已经支起帐篷的下体在颜枝腿间有意无意地磨蹭着,双足又特意勾在颜枝双腿内侧,不许她并起腿来。
    “颜同学觉得老师的教棒打在这里好不好?能不能给颜同学长一点记性?”
    听到那些下流话,颜枝的小穴处不自觉吐出一股液体。
    她不确定自己就是听到这种话会兴奋的类型,还是只是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邬霁,无论他对自己做什么都能叫这具身体轻而易举地发情。
    她当然知道邬霁是什么意思,他想和自己做爱了。
    可以的吗?可以的,她不排斥,甚至有点期待。
    她乖乖地抬手圈住邬霁的脖子,向宣布要占有她的坏人提出一点请求
    “那你要……轻一点。”
    听说这种事情都很疼的。
    邬霁没想到自己随口说出的话真的会得到颜枝的同意,他本身没指望颜枝会答应,只是想以此激起颜枝的羞耻心做情趣,当下只恨自己没提前买套,但除了套子之外今天也依旧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他准备得还不齐全,却不想在颜枝面前露怯。
    于是他冷笑一声,将一个恶趣味的下流老师扮演得出神入化
    “你要什么就有什么,还能算惩罚吗?今天偏偏不操你的小逼。”
    修长的手指从衣服下摆熟练地钻进去,顺着侧腰一路够到内衣下缘,然后毫不犹豫地握住。手感太好,只是布料仍厚,邬霁捏了几下,从侧边探入,终于毫无阻隔地和这团软肉相贴。
    从未被异性触碰过的地方此刻被肆意揉捏,颜枝看着自己的右胸处鼓起明显涌动的小丘,感受那只手如何握住自己的乳肉,又捻起顶端的那颗小小红豆,轻轻掐了一下。
    “啊……”
    未曾试过的刺激感觉让颜枝不禁轻吟出声,不自觉用小穴迎合起身上男生的蹭动来,想缓解那股难受,但不过是隔靴搔痒罢了。
    颜枝做事很看心情,愿意做爱是真的愿意,因为她自己从邬霁那边得到的体验感都是很好很舒服的,即使听说女孩子第一次会痛,但是对于邬霁的信任让她相信疼痛之后必然是更大的欢愉。
    看着女孩自顾自快活起来,邬霁既高兴她的主动,又不满于自己的话被冷落,于是他从下至上解开颜枝的衣服。
    颜枝今日穿的是件浅绿色的衬衫,鲜嫩的颜色和她很搭,邬霁一点点解开浅绿,露出其下藏起来的雪白,他在靠近内衣的那一颗停下,又从上往下解开扣子。
    最后,衬衫只剩下一颗可怜的扣子支撑两半的连接,此时的衬衫只能勉强遮住内衣,但平坦白嫩的腹部和沟壑深邃的乳沟则是一览无余。
    温热的肌肤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但很快就被邬霁的手掌抚慰下来,邬霁慢条斯理地玩弄过她的小腹和腰侧,确保没有遗漏之后,开始享用正餐。
    颜枝有一对很大的奶,这一点邬霁之前就有所体会。
    那还是在上学期的时候,晨跑之后,颜枝的体力不太好,走路歪歪绊绊,邬霁那时已经在注意她,见女孩有摔倒的倾向,上前一步抱住了她。
    他承认自己那时候就已经想搞一些刻意的肢体接触,但是没想到计划和想法是有偏差的,当那两团丰盈的软肉隔着秋冬的毛衣和校服外套依旧分量不减地撞上来,邬霁当时就硬了。
    但颜枝只是很不好意思地对他说了声谢谢,就真的只是庆幸自己没有摔倒而已。
    他自认不错的精壮身躯在她那里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
    反而是他,当晚做了春梦。那是他关于她的第一次性幻想,却不是最后一次。
    在梦里,他也是这样肆意把玩这一对白兔般的奶儿,而现在成了现实。
    这个认知让他的鸡巴又粗涨了几分,在裤子里跃跃欲试。
    “帮老师把教棒拿出来,老师要操你的奶子。”
    邬霁诱哄着,颜枝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到那一块鼓起的大包。
    上一次这样还是在电影院中,那时灯光幽暗,颜枝也没有怎么看见,之后两人的相处最多就是亲亲抱抱。
    所以算下来,这还是颜枝第一次直面男生的性器。
    她循着电影院那夜的记忆,伸手解开拉链,还不等最上面的扣子也解开,一根气势汹汹的大家伙就隔着内裤探出头来。颜枝惊了一下,总觉得这东西或许也有自己的思想,下意识挡了一下,隔着布料握住了它。
    “嘶……”
    命根子就这么直接被人握在手里,邬霁的鸡巴仿佛自己有意识,没出息地往最柔软的地方挺动而去,讨好着能让自己舒服的温软小手,完全不顾主人威严何在。
    于是主人只有为这没用的小东西自行找补。
    “教棒……教棒当然是要硬了才能用来教训人的,还请颜枝同学受累了。”
    说着,邬霁直接上手握住女孩的小手前后蹭动起来,只感觉依旧是一样的舒服,但他很快就不满足于此。
    “宝贝,帮我把它拿出来。”
    颜枝拉下内裤,没有了这最后的束缚,这根东西终于在天光之下与颜枝初见。
    怎么说呢,颜枝对这根性器本身没什么想法,不是太惊讶,也没有多好奇,她眼中只是诚实地看到了一根鸡巴的全貌,然后再反应到大脑里,所以脸上也就没有很多表情。
    但这不代表她没有感觉,或许只是出自本能的生理反应,但当这根属于男朋友的鸡巴就这么耀武扬威地和自己打招呼时,她还是感觉有些异样的。
    比如现在,她真的很想并一下腿,但是邬霁显然感觉到了她的动作,不仅用动作困住她的腿,还很坏心思地继续挑逗着她身上的敏感点。
    邬霁很快就硬到光凭颜枝的一只手握不住的地步,他有些遗憾地抽出来,旋即埋下身子,头卡入那两团朝思暮想的软嫩白肉。
    细腻温滑的触感,带着少女身上的体香,邬霁伸出舌尖,色情地从内衣未包裹处开始舔舐,软弹的奶儿如凝结的牛乳一般,被舌尖抵下去后又很快恢复原状,只留下湿漉漉的水痕。
    “邬霁……唔……哈……”
    颜枝难耐地喘息起来,手插入男生的头发里,看起来就像是主动将男生的头往自己双乳间按一般。颜枝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被舔奶和之前所有的亲吻又是不一样的体会,那条经常伸进自己嘴巴里的舌头现在灵活地在另一处私密地点游走。邬霁还会辅以唇齿,在好几处轻轻啮咬过,无与伦比的痒意和快感发疯一般在四肢百骸中冲窜,又是一股不陌生的热流从阴道内部流出,黏糊糊缀在花唇外。
    “宝贝想要我怎么样?”
    邬霁能从对方的肢体语言中感觉到颜枝此刻的快乐,但是他更想引导颜枝自己说出来,不仅颜枝愿意听到他的反馈,邬霁有预感,如果能在床上听到颜枝要求自己做些什么,那他一定会达到更高的快感点。
    所以即便猜到对方内心所想,邬霁依旧不紧不慢地一圈圈舔舐过仅仅在外半露出的奶儿,剩下那一半本就委委屈屈缩在胸罩里,又被双标对待,颜枝两颗乳头都已经挺立起来,但总不得释放法门。
    终于,颜枝忍不住轻喘出声
    “要你……重一点……”
    “那么,”邬霁慢条斯理地解开最后一颗纽扣,浅绿终于完全褪下,露出里层肉粉色的内衣,男生的双手分别勾住两边,修长的手指探进去,往下一拉。
    白腻饱满的奶儿终于完完全全暴露在视线之下。
    颜枝满脸通红地捂住眼睛,却被邬霁缓慢又坚定地把双手拉开一直举到头顶。
    男生一只手攥住颜枝的手腕,另一只手的食指则勾住乳沟之间那一小块布料,向上一拽。
    那根依旧热烫的鸡巴就从内衣与双乳间的小小缝隙中钻了进去。
    “如你所愿,颜枝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