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得她 作者:酥肉鲨手

    邬霁的时间安排的其实不算晚,颜枝到家时,刘芳还没开始做晚饭。
    “回来了?”
    刘芳坐在桌子旁择菜,颜启明和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颜父还没到下班时间。
    “和朋友去哪里玩了,中午吃的什么?”
    刘芳的问题寻常,但耐不住颜枝自己心虚,于是只回答了后一个问题
    “一起吃了火锅。”
    她的声音比平常低很多,耳朵也染上红色,但是刘芳忙着做饭没注意到这些,奶奶忙着给大孙子剥橘子皮,是以无人察觉她的异样。
    晚饭后,颜枝反锁上门,拿出手机。
    新买的手机拿到手后只看了一小会儿,之后两人就去了电影院,在那里面发生的事……也没办法让人有精力看新手机。
    新手机反应很快,屏幕也足够清晰,终于不用眯着眼辨认被裂缝挡住的字,颜枝真的开心得不得了。今天那个营业员帮她开了一些业务,加上手机自带的浏览器等等,一下拉就是满屏的广告。
    在这广告之中,她发现有人给她发来一条微信消息。
    颜枝之前没有手机卡,今天有了号码之后就顺便注册了微信,但她不记得自己加过谁,不过如果有谁用她的手机自己添加就说不准了。
    这个人除了邬霁当然不做他想。
    【休息了吗?】
    备注早就被邬霁自己改好,是很直接的男朋友三个字,颜枝看了添加成功后自动发送消息的时间,正是他们在电影院里,她靠在他怀里睡着的时候。
    邬霁的头像是一只对着镜头咧嘴傻笑的金毛,颜枝没想到邬霁会用这么可爱的图片做头像,总觉得自己又对他有新的了解。
    【刚上床,才躺下来。】
    颜枝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来,不知道是不是每一对情侣在聊天的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反正她是。
    这真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和学习大不相同,但都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她一向怕麻烦,但是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有点儿乐在其中。
    只是很可惜,她这边想象的是温馨恋爱,那边邬霁才一看见她发的消息就忍不住硬了,画风完全跑偏。
    他知道自己很没出息,他现在就像一只才尝到肉末的狼崽子,只要看见颜枝就有无端绮思,更不要说对方发的消息正常,偏偏他想象力好又思想下流,看见床和她联系在一起就兴奋。
    他又想起之前两人在公交车上那次,那时他就觉得两人的姿势换个视角来看是最符合他心意的,又想到今天有这样大的突破性进展,离他想要的那天应该是又近了一步。
    好想和她睡觉啊,想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操她,在房子里每一处地点都要留下她的呻吟和喘息,从今天看来,颜枝并不是扭捏的人,但还是要考虑她的接受能力。
    那么,最先就在这张床上吧,在他睡了几年的床上,第一次姿势就用传教士体位,前戏要学习,听说如果前戏做得很好的话,女孩子第一次是不会痛的。
    扩张,润滑,手指或者口交,都是可以采用的办法。
    他是无所谓,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第一次做爱就被舔小穴……
    思维擅自发散,鸡巴精神奕奕,邬霁忍着不去碰那已经粗硬的一根,假装安详继续和颜枝聊天。
    【今天玩的开心吗?】
    【开心的!】
    那边很快回复,终是没忍住那些恶劣心思,邬霁继续发道
    【那你觉得……今天的电影好不好看?座位舒服吗?】
    颜枝的脸一下就红了,她当然知道邬霁是什么意思,于是仔细想了一下,很诚实地回复。
    【舒服的。】
    紧接着,她礼尚往来,也不忘顾及他的感受。
    【你舒服吗?】
    舒服,而且舒服得快要炸了。
    邬霁侧过身欲盖弥彰地换了个姿势,发出去的消息一片纯良,好像两个初尝禁果后羞涩但是坚持交流感想的纯情男女生。
    女生倒是真的纯情,男生未必。
    他扯开话题,两人又聊了些别的事情,邬霁简直觉得越聊越精神,要不是颜枝那边最后基本是五六分钟才回一次消息让他察觉到对方应该是很困了,估计他就能聊到天亮。
    【明天见。】最后他这么说。
    【明天见。】颜枝回复。
    邬霁皱皱眉,想了想,等了十来分钟后,给她发了个晚安的表情包。
    那边没有再回复,应该是睡着了。
    邬霁翻过身,带着自己已经冷静下来的鸡巴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邬霁和颜枝在学校里的相处并不像其他情侣那般那么明显地在校规边缘挑衅,但是邬霁也从不掩饰自己对颜枝的不同寻常,而颜枝在邬霁面前也并不像在大多数人面前那般拘谨。
    他们没有在学校做出过什么亲密举动,而大部分的同学们又因为邬霁平时的为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只是好心的学霸在发扬同学爱而已——邬霁和颜枝在一起时并不是如胶似漆的模样,多半是在讨论学习上的问题。邬霁沉稳,颜枝安静,就连班主任看到两人坐在一起都不会多想什么,反而号召全班人向两人学习,互帮互助,共同进步。
    谁也不会知道,所有人眼里不过是普通同学关系的两人,私下里是怎样的相处光景。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风偶尔带着稀疏的蝉鸣送入未合的窗户,但房中的少年少女无暇顾及这点微弱的初夏预景。
    啧啧水声和不时的轻哼声,从床上交迭两人的唇舌中放肆溢出。
    颜枝一边被亲得七荤八素,一边迷迷糊糊地想,自己是怎么又和邬霁亲起来的呢?
    好像最开始也是正常的,她像往常一样,在周末时比其他人提前,上午就到邬霁家里开小灶,本来自己看书看得好好的,邬霁也坐在旁边教自己题目。
    突然,她就看着邬霁的脸走神了。
    以前不是不知道邬霁长得好看,但是那时候不会细看,现在两人已经是情侣关系,可能是因为亲密的事情做得多了的原因,颜枝在他面前已经越来越放得开。
    现在甚至开始走神了。
    这对颜枝来说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她一向将学习看成很重要的一部分,之前不论和邬霁在一起时多少次,被他有意无意勾引多少回,最终总是能将心思绕回书本上来,像这样已经盯着他发呆超过一分钟的事情真是很少见。
    颜枝也知道自己在发呆,可是,邬霁长得可真是好看呐。
    男生眉眼深邃,皮肤不像这个年龄段的大多数男孩那样长着青春痘或者是邋遢而留下的油光,干净又清爽,两片薄薄的嘴唇张张合合,说的话总是那么动听,语调又总是很温柔的,虽然有时候他也喜欢用这样温温柔柔的语气给颜枝挖坑,但大多数时候这张嘴吐出的都是颜枝很喜欢的话。
    邬霁自然早就发现颜枝在看自己,他假装没有发现,心里却在窃喜。
    网上说这个年纪的女孩都是视觉动物,看来自己早上的澡确实没有白洗,或者下次再喷点香水也行。
    他早就有不满,之前提出补习是希望能和颜枝有更多两人相处的机会,但是谁知道时间多了起来,两人亲密的次数并没有和此成让他满意的正比例。颜枝真的很看重学习,他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拉着一个积极向上的学生荒废时间,于是先前的宏伟目标都只能暂且搁置,只能退而求其次亲亲小嘴抱抱小腰就完事了。
    今天终于被他逮到了机会。
    在颜枝走神足足两分钟后,邬霁才一副终于发现的样子,无奈地放下笔。
    “想亲亲的话,等讲完这道题好不好?”
    他问得认真,好像是真的在商量的样子,颜枝不防自己就这么被戳破,慌忙摆手,一时都不知如何为自己辩解,于是更方便了邬霁扭曲真相的那张嘴。
    男生听起来是十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勉为其难的样子
    “没办法,心里总是有事,学习也用不上心。既然这样,就先满足宝贝的想法吧。”
    说着,邬霁直接半蹲在颜枝身前,将她的手环住自己的肩膀,两手分别托住她的大腿,一用力就将女孩抱了起来。
    这个姿势是以前都没有试过的,邬霁庆幸自己是一次成功,没在女朋友面前丢人,颜枝则有点儿不好意思。
    这个姿势实在有点羞耻,她为了不掉下去,双腿下意识环住他的腰,腿心难免碰到对方小腹,颜枝小幅度动了几下想调整调整,但是她现在整个人都挂在邬霁身上,一点儿小动作对方都能察觉。
    “啾”的一声,是邬霁趁她不注意偷袭的声音。
    “宝贝不要着急,一定满足你好不好?不过亲亲完之后,就要把这道题解决掉好不好?”
    他这时候像个循循善诱的宽厚长辈,在教导调皮又任性的小朋友。颜枝知道这是他偶尔会出现的戏瘾,自己越脸红喏喏,就越合他的心意。
    许是被这样欺负过好几遍得来的叛逆心理,从来没有过的大胆念头勾着颜枝反击一回,她不客气地往上挂了挂,让自己的视线和邬霁齐平,然后靠近他的耳边,用自认最矫揉造作的声音说道
    “那就要看邬老师本事够不够,能不能满足学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