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篇》11.「睡美人」屋醬:屋醬的左手

小说:「花園」--跳蛋寶貝 作者:uQwQn

    明明就不喜欢逛街。为什么还是要逛街?
    因为知道自己即将被击坠,心里比什么都难受。
    也许出去走一走,就能接受自己确定被击坠的命运。
    父亲和母亲都不在了。为什么还是要回家?
    因为父亲母亲虽然不在了,至少还留给她一个家可回。
    想家的时候她可以回家,而且家里有父亲母亲曾经存在过的证明。想念父亲母亲的时候她可以回去睡在父亲和母亲睡过的床上。
    屋酱会回家。会在家里哭。她可以放纵自己大哭一场。
    哭过了,至少真的在台上被击坠之后不会哭得那么惨。
    但是舒芙蕾服侍她,把她当主人。
    「欢迎回来,主人!」
    舒芙蕾第一次进到这个家,已经开始尽到女僕的本份。而可丽露已经烧得很严重,巧克力正在照顾她,否则可丽露也一定会为她做同样的事。
    屋酱想起自己不能哭。她现在是三名女僕的主人了。成为主人让她变得坚强。不会轻易的在自己的女僕面前展现脆弱的一面。
    父母过世后,屋酱已经快一年没回家。家里都是灰尘。
    已经很晚了,先把睡觉的地方整理好就行。但是舒芙蕾和巧克力很快的做了简单的打扫,让家回復以前乾净整洁的样子。
    屋酱看到家里变乾净了,她一下子想起以前父亲母亲在的日子,又想哭了。虽然屋酱最后没有哭,但是她渴望父亲母亲的陪伴。
    她让巧克力和可丽露睡她的房间,而她搬进主卧室,那曾经是父亲和母亲的房间。屋酱命令舒芙蕾跟她一起睡。
    今晚发生太多事。屋酱被剔了毛,还在盛怒之下自己跑去逛了街。
    大街上,屋酱看见一名发传单的小女僕。看见那名女僕在跳蛋的作弄下被弄得羞赧不止。
    她的名字叫作可丽露。屋酱救了她,然后在教训店长之馀一口气买下可丽露、巧克力、舒芙蕾这三名她看得上眼的女僕。
    二十八亿。
    屋酱一共花掉二十八亿。
    趁她还有力气的时候先花掉。
    趁她还没有被男人弄到神智崩溃的时候先花掉。
    等她被男人搞翻了,连花钱救人这种小事都做不到。现在救到一个是一个。
    屋酱必需承认是女僕布丁小姐那篇报导啟发她。她看到男人买下女僕当老婆,她才会想到自己也可以花钱买女僕。让女僕成为她的家人。
    而且屋酱不得不承认她是自私的。她透过花钱买下的手段来增加家人。而且还是女僕之身,不允许背叛她的家人。
    今晚真的发生太多事。连日的恶梦也让她没有好好休息到。屋酱累了。回到最熟悉的家,屋酱心里一阵放松,她躺在父亲母亲的床上很快的就睡着了。
    也许是睡在父亲母亲曾经睡过的床上的关係,也许是有人陪在身边的关係,这天晚上,屋酱罕见的没有做恶梦。
    那个从她知道「睡美人」之后就开始做的恶梦。那个她每听见小鳩被击坠一次就加剧的恶梦。
    舒芙蕾看屋酱睡了。她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躺在屋酱身边也跟着睡了。
    隔天早上,屋酱检查可丽露的状况,确认可丽露已经退烧了。
    可丽露还没醒。屋酱让可丽露继续睡。而她指派舒芙蕾带着巧克力出去办事。自己则留在家里练琴。
    难得一夜好眠,屋酱确信她今天至少还可以试着再挣扎一番。至少在真的被击坠之前,她还有机会可以再做努力。
    家里有她最熟悉、从小陪伴她长大的直立式钢琴。她想透过这架钢琴,来让她找到突破困境的办法。
    钢琴已经旧了。甚至音高和强度都失准了。
    但只要音准相差半音,屋酱就可以用别的琴键去取代它。莫札特就干过这种事。临场演出的整首曲子移调半音,而且弹得不慌不忙。
    强度失准的部分就用力道去补足。屋酱试弹了几次,终于弹出稍稍令自己满意的「鐘」。
    她开始给自己蒙上眼。
    可丽露睡得昏昏沉沉,直到给「鐘」敲醒。
    她连忙跑出来看。看见屋酱坐在直立式钢琴面前弹奏。
    对了。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昨晚她被这名长直发的少女给买下了。
    现在这名长直发少女是她的主人。而主人的名字叫屋酱。
    主人在弹奏钢琴的时候身边围绕着光彩,就像吹奏长号的克丽丝一样。
    可丽露又看见过去那段快乐的时光。那段时光用别种方式化作现实出现在她面前,可丽露感动得热泪盈眶。
    突然间,屋酱弹错了。
    她从弹错的地方重新开始。可是她接下来又错在别的地方。
    屋酱试了好几次,每次都会错在不同的地方,她根本没有办法找出问题在哪里。屋酱的额角开始出汗。
    「主人,请让我为您调音好吗?」身为主人的女僕,可丽露只想为屋酱分忧。
    「你会调音?」
    「是的,主人。」可丽露为屋酱的钢琴调音。在调音的时候,她为主人讲起自己和克丽丝相处的那段时光。
    克丽丝的演奏也像主人一样发着光,可是克丽丝并不擅长保养她的长号。
    我为她保养长号。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确定自己会成为……跳蛋女僕。
    后来在Diner  amp;  dessert工作时,克丽丝介绍更多女孩带着她们的乐器过来……虽然我还没有机会为钢琴调音,但我利用工作的空档学会了钢琴的调音技术……
    屋酱伸出左手试音。可丽露调音过后,钢琴的音准与她的绝对音感契合了。有那么一瞬间,屋酱觉得钢琴的轮廓好像变得清晰起来,就算她蒙着眼也「看得见」。
    「对了。」就在屋酱打算抓紧时机练习时。她对可丽露说:「桌上有舒芙蕾准备的早餐,我们都吃过了。你先去吃吧!我还要练习好一阵子。中午的时候舒芙蕾就会回来。你不用担心午餐的事。你的病才刚好。你先好好休息。」
    说完,屋酱就投入练习了。钢琴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调音过后,屋酱可以按照原本的方法弹了。这让她觉得轻松许多。一时之间,屋酱不再失误。
    有那么一瞬间,屋酱真以为自己抓住了蒙眼弹琴的诀窍。
    但没想到她还是弹错了。屋酱的额角又渗出汗来。
    屋酱试了几次。虽然失误的次数比以前少。但她就是会弹错。她还是抓不住蒙眼弹琴的窍门。
    只要一次失误,就足以让她被送进男人房里。
    比绝望还令人绝望的事,就是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抓住希望,最后却发现自己还是什么也办不到。
    「主人,先休息一下吧?」可丽露搬了一张椅子来到屋酱的身边坐下。屋酱接着听见右边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
    可丽露在给她自己蒙上眼?
    「主人……请让可丽露为您弹奏一曲。」
    「你也会弹琴?」
    「不……但是有一首曲子连六、七岁的小女生都可以弹,所以我一定也能弹。」
    「我一定会弹出来!」可丽露补充。
    屋酱没有说话。有一件旧事在她的心里被触动了。
    可丽露一弹,正是拉威尔为两位年仅六、七岁的小女孩谱写的「睡美人的孔雀之舞」。
    可丽露的女僕力觉醒了。她弹得分毫不差。
    可丽露在「花园」里接受培训时,一开始学的是单簧管。
    虽然她没有成为跳蛋宝贝,但这段刻苦练习的经歷以这种型式开花结果。她为屋酱演奏「睡美人的孔雀之舞」。
    但这是拉威尔写给两个小女孩一起坐在钢琴面前弹奏的四手联弹乐曲。所以就算可丽露弹得分毫不差,这首曲子仍是不完整。
    因为屋酱没有弹奏她应弹的部份。
    「再弹一次。」屋酱说:「我们……一起来弹。」
    于是拉威尔所描绘的睡美人在她们的「面前」跳起舞来。
    「铃铃。」屋酱说。
    可丽露吓了一跳。
    屋酱说:「跟你一起弹琴,我好像能看见铃铃似的。好像铃铃在弹琴,为我们描述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
    可丽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屋酱说:「好美的画面。就像看见充满勇气和希望的铃铃一样。『看见铃铃在弹琴』让我充满勇气和希望。」
    「说真的。」屋酱如释重负的说道:「你是我所知道,在『睡美人』音乐会举办之后第一个蒙上眼成功演奏的人。」
    「你看过家里的童话故事书了吗?」
    「是的,主人。我在打扫时擅自翻阅了童话故事书和乐谱。」
    屋酱说:「那我们来弹第二首。」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闭上眼。」
    屋酱拿掉了自己的蒙眼布。也解开可丽露的蒙眼布。她看见可丽露紧张得一动也不敢动。
    屋酱撩起可丽露的头发,看见她的耳根涨得红红的。屋酱先是把可丽露的头发束到右边,这样可丽露涨红的耳根就看得更明显了。接着屋酱用自己的蒙眼布把可丽露的发型绑成一个侧马尾,再用可丽露的蒙眼布重新给可丽露蒙上眼。
    换了造型的可丽露很可爱。这种可爱就连同为女性的屋酱也觉得可爱。
    只是经过屋酱一番摆弄之后,这下可丽露不只是双耳涨红,连双颊都有些潮红了。
    被男人蒙上眼、被男人玩弄……还要被男人命令演奏钢琴,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屋酱现在正在藉由把可丽露打扮成「睡美人」,透过命令可丽露演奏来「看清」一些事实。
    知道这些事实之后,将会让屋酱成为「睡美人」的时候具有某种程度的抵抗力。
    搞不好还会一口气成为突破「睡美人」困境的关键。
    这大概就是「花园」禁止跳蛋宝贝们观看「睡美人」表演的原因了吧?
    准备就绪,屋酱和可丽露一起弹奏了拉威尔写给女孩们的第二首曲子:「大姆指汤姆」。
    蒙着眼的可丽露又弹出来了。
    「好多铃铃。」屋酱说:「这就是我会喜欢这首曲子的原因。」
    屋酱说:「当年父亲母亲带我去找爱知老师学钢琴的时候,爱知老师就是让我试弹这两首曲子。」
    「你知道吗?虽然拉威尔原本的用意是要让两名年仅六、七岁的小女孩能够带着他所谱写的这五首『童话故事』登台演出。但这毕竟不是小女孩所能够驾驭的演奏。」
    「所以后来在音乐会上正式演出时,是由琼奴?露露和鳩奴薇芙?都罗妮这两名年轻的钢琴家所演出的。」
    「这是在我弹完这两首曲子之后,爱知老师告诉我的。」
    「那天,是我第一次学钢琴。」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爱知老师决定教我弹钢琴。」
    「妈妈跟我说:『你最喜欢那首大姆指什么的曲子对不对?我上次在书店里有看到那本童话故事书!我们去买吧!』」
    「我们在学完琴回家的路上顺道去了一趟书店,结果妈妈买给我的是『姆指姑娘』的童话故事书,并不是拉威尔本来想描述的『大姆指汤姆』。」
    「我妈就是这样。总是弄错这些小地方。」
    「虽然不是『大姆指汤姆』。可是那是我收到的第一本童话故事书。我很珍惜,也很开心的打开来看。」
    「看完之后,我发现姆指姑娘和大姆指汤姆的故事都充满勇气与冒险。他们都是很勇敢的人。」
    「结果姆指姑娘成为我最喜欢的童话故事。我甚至希望拉威尔当时在创作乐谱的时候不要翻阅大姆指汤姆,而是翻开姆指姑娘。」
    这样拉威尔就能为为姆指姑娘谱曲,而我也能够得到最喜欢的姆指姑娘乐谱来弹奏了!」
    「后来我在弹奏『大姆指汤姆』的时候总是想着『姆指姑娘』。最近在我听过铃铃的故事之后,姆指姑娘又变成铃铃了。」
    「拉威尔要是地下有知,一定会像指责保罗.维根斯坦一样,说我乱弹他的曲子。」
    「我们再来弹吧?感觉再继续弹下去,我就能找到突破困境的办法了!」
    这时,舒芙蕾带着巧克力回来了。
    舒芙蕾看两人坐在一起弹琴,而可丽露竟然被蒙着眼。舒芙蕾忍不住笑说:「唉呀!没想到两位的感情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好了!」
    这让可丽露连忙把蒙眼布拆下来反驳,却又发现屋酱早就没有蒙眼,只剩她一人被蒙在鼓里。这让她羞红的脸颊被看得更清楚。
    而巧克力看见可丽露被主人用黑布绑好的侧马尾造型相当可爱,脸上一直都没有笑容的她似乎表现出一种很开心的样子。
    巧克力去煮午餐了。白饭、椒盐鱼排,还有胡麻酱青菜。
    而舒芙蕾煮了马铃薯燉肉。
    因为屋酱叫她们不必煮太麻烦的东西,所以材料都是在超市买的。只有新鲜鱼排是巧克力在旁边的鱼市场买来的。
    屋酱吃着这顿简单、但是用心煮出来的午餐,心中的想法慢慢成型。
    简单的曲子她蒙上眼也可以弹,但是她不可能在「花园」里搬出这种简单的曲子上台。
    就像五星级料理店一样,他们一定只会用最好的技巧去料理最顶极的食材。
    不够好就不能拿出来,屋酱也是一样。
    她要能拿得出手的曲子一定要看起来够复杂,但是对她而言又要「够简单」。
    否则她无法说服任何人、包括她自己有能力突破「睡美人」困境。
    她想起可丽露在为她调音的时候,她是怎么去「看见」一整架钢琴的。
    屋酱也想起拉威尔除了这几首简单的童话故事以外,还有另一首曲子也符合她对「简单」的定义。
    「这下除非把我的双手都绑起来,或是把我的五感全封住,否则他们无法击坠我。」
    「就让他们以为自己能够绑住我好了。」
    「我不怕他们绑住我,因为这是我『演出』的一部份。」
    于是屋酱决定临时更改演出曲目。放弃练习已久的「鐘」,改弹拉威尔的曲子。
    「也许拉威尔会指责我,但这次真的会被拉威尔所救也说不定。」
    「一切就赌在这里了。」
    今天是星期二,明天就要上台了。
    事关重大,关係到她会不会拖着一整个乐团的跳蛋宝贝们跟她一起培莽。因为那是一首协奏曲。
    必需给整个乐团有足够的练习时间才行。屋酱可不希望她一个人的决定会害惨整个乐团的女孩们。屋酱立刻知会事务所和「花园」。
    「花园」答应了她的提案。并且公开发佈重大消息。
    「『睡美人』屋酱的演出将以协奏曲的行式进行,由爱芝小姐担任乐团指挥。」
    「基于跳蛋宝贝不得观看『睡美人』表演的规定,乐团将会被安置在舞台下方。否则乐团成员蒙上眼,将无法接受爱芝小姐的指挥。」
    「为了在舞台和观眾席之间开闢足以容纳乐团的空间,『花园』演奏厅势必改变原有的格局才行。」
    「『睡美人』屋酱的演出延至下週三举行。本週仅有两名『睡美人』登台,将不另行增额。」
    「而爱芝小姐因为不得观看「睡美人」的表演,因此爱芝小姐在演出时会蒙眼进行指挥。」
    以往屋酱演出的曲目都是独奏。她向来又是我行我素,常常演出当下才决定演出曲目,所以「花园」和事务所对屋酱的要求一向只是屋酱愿意上台演奏就好。
    没想到这次反而让「花园」容易行事。
    只要屋酱没有事先公佈演出曲目,「花园」在做宣佈时的争议就能降低。
    虽然还是有一大票人认定屋酱本来要演奏她最拿手的「鐘」,临时改变曲子只是为了多争取一週的练习时间。
    但绝大多数的男人都相信「花园」一向是公正的。「花园」不会偏袒跳蛋宝贝,自然也不会偏袒屋酱。
    屋酱将会在台上被自己的演出给击坠已经是肯定的事实。临时更换曲目也救不了她。让她多活一週的时间只会让她被击坠时更痛苦。
    重点是:演出的曲目确定了,屋酱会被怎么样的曲子给击坠,男人们心里也有底了。
    于是针对屋酱的竞标开始了。
    这首曲子不是普通的难,更何况还要蒙眼。再加上「睡美人」,击坠率肯定是百分之百。这让针对屋酱的竞标金额一下飆破四十五亿。
    ○○总裁得意洋洋。这次竞标他势在必得。只要他一出手,屋酱就是他的囊中物。
    「四十六亿。」
    没想到有人一口气加了一亿,把战场一口气拉抬到四十六亿大关。
    「四十六亿两千万!」○○总裁立刻回击。
    「四十六亿五千万。」对方再度出价。
    「四十六亿六千万!」不能再高了!
    「四十六亿八千万!」
    没想到对方一口气又加了两千万。○○总裁的手指微微发抖。他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按下四十七亿的按钮。
    「四十六亿八千万一次。」
    ○○总裁没有按下按钮。
    「四十六亿八千万两次。」
    ○○总裁咬紧牙关,手指放到了四十七亿的按钮上。
    「四十六亿八千万三次!」
    「恭喜得标,主人!」
    「做得很好,塔尔罗斯。」
    「『花园』开发的新型跳蛋也准备好了。」
    听见塔尔罗斯的报告,○○伯爵点点头。跟他竞标的男人不晓得是谁,但是塔尔罗斯的竞标策略击败了他。现在屋酱是他的了,只要屋酱塞上「花园」为她的弱点量身订作的最新型跳蛋上台演奏。
    一切都准备好了。
    「花园」所发的声明还有这么一段:「我们借助○○伯爵的智慧而举办『睡美人』音乐会。『睡美人』音乐会举办至今,『花园』致力于呈现更好的音乐会。」
    男人们想起「花园」感谢祭。○○伯爵举办跳蛋宝贝蒙眼脱光光派对之后,玛琳达演出「布兰诗歌」一口气将一百五十位处女跳蛋宝贝送进男人房里的景像歷歷在目。
    如今「睡美人」音乐会没有一次不让男人疯狂,没有一次不让男人满意。
    这段声明安抚了反对屋酱延期上台的听眾,也让○○伯爵不得不被「花园」拉着参加竞标。
    虽然屋酱不是要演奏她最拿手的「鐘」;○○伯爵曾经打定主意要在屋酱演奏「鐘」的时候击坠她。但是新型跳蛋到手了,借助他的智慧而设的「睡美人」圈套也设好了。时候击坠屋酱了。
    屋酱走上台,她蒙着眼,由她的女僕可丽露牵着她的右手,引导她来到钢琴面前坐下。
    星期三的「睡美人」演出结束后,「花园」立即动工,让屋酱和整个乐团可以实地进行彩排和练习。
    这一週,男人们又击坠了两名被选作「睡美人」的跳蛋宝贝。屋酱本来会是第三个,但她暂时逃过一劫。
    这一週,男人们又选出另外两名「睡美人」,要让她们在下週三和屋酱一起被击坠。
    爱芝小姐看屋酱给自己蒙上眼。而整个乐团还被蒙在鼓里。她相信屋酱已经准备好了。
    她也给自己蒙上眼。准备做最后彩排。
    小枝因为正在照顾小鳩和小A;小A虽然天真,但她并不傻。她忧鬱的情况随着小鳩每一次被击坠而加剧。所以小枝和小A都没能进到长笛部门演奏。长笛的部分交给小A的两名后辈。
    小恩和纸鳶。这是她们继「布兰诗歌」出道以来,第一次参加这么盛大的彩排和练习。
    在「花园」待久了,她们也知道「屋酱」这个名字在她们心中代表着什么。
    而一向亲切的爱芝小姐和屋酱合作时,似乎变得相当严厉。为了配合屋酱的演出,她不容许自己的乐团犯下任何一丁点的错误。
    亲眼见识屋酱的演奏,让小恩和纸鳶更想要投身于音乐之中,一举登上音乐的殿堂一窥堂奥。
    演奏之路上有屋酱在前面引领眾人,而女孩们的身后则有有爱芝小姐的全力督导。小恩和纸鳶跟上了乐团进度,这让她们的演奏功力大幅提升。
    当屋酱以外的另外两名「睡美人」也被选出来时,小恩和纸鳶要应付更多的曲子也没问题了。
    第二名「睡美人」说她的表演曲目是独奏。乐团成员可以趁这个机会喘一口气。
    而第三名「睡美人」说她的表演曲目也是协奏曲。希望大家一起演奏这一首有趣的曲子。
    第二名「睡美人」大家都认识。但是第三名「睡美人」就不是了。似乎就连一些有经验的前辈们也不知道「花园」里到底还有谁能用这么厉害的技巧演奏单簧管。
    练习的时候视同正式上台,跳蛋宝贝们不可以回头看。这让爱芝小姐对私下讨论又违规的女孩们提出严重警告。
    爱芝小姐一向表现得很亲切,大家都知道爱芝小姐是为了她们好,也就静下心来道歉了。
    短短几天的练习时间一下就过了。很快就来到正式演出当晚。
    屋酱穿上她的黑色演奏服,来到「花园」指定的准备室。
    在那里,「花园」将为她换上指定的「上台服装」。
    屋酱看到房间里面只有女僕,但她没有因此放心下来。
    女僕拿给她一条黑色蒙眼布。屋酱虽然知道蒙上眼之后她不想遇到的事情才会紧接着发生,但她还是给自己蒙上眼。
    一名男子出现在她的身后,屋酱一阵警觉。
    神祕男子脱了她的演奏服,而屋酱依照规定,没有穿内衣就过来。
    她现在一丝不掛。而且还被剔了毛。只剩黑色丝带型智慧项圈还系在脖子上。
    屋酱很冷静,直到女僕将今晚的跳蛋交给她。
    形状和大小是还好,就是有点沉。
    屋酱从来就没有夹过这么沉重的跳蛋。
    最糟糕的是上面奇特的纹路。
    蒙眼让屋酱变得敏感,蒙眼让屋酱知道绝对不要把这个东西放进自己的阴道里。
    可是神祕男子说道:「请吧,屋酱。这是你今晚的跳蛋。」
    「跳蛋『毒药』。」
    屋酱紧握着跳蛋的右手在迟疑。她的股间一阵紧缩,她已经开始喘息。
    男人轻轻挪动她的手,让她去接触女僕为她准备的润滑油。
    屋酱一接触到冰冷的润滑油,她的思绪就乱成一团了。
    她拿着蘸满润滑油的跳蛋想要放进私处,可是她的身体瑟缩起来。她的身体在拒绝这颗跳蛋。
    屋酱试了几次之后仍是放不进去,只听见男子说:「没关係,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神祕男子似乎对女僕下了某一个指令,女僕取走了屋酱手中的跳蛋。
    而神祕男子轻抚屋酱的右肩,她突然有一种胸罩被人脱掉的羞耻感。明明她没有穿胸罩啊!
    神祕男子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丝带来束縳她的乳房和乳头,屋酱的身子一阵发热。很快的另一边也被系上了。屋酱羞得股间瑟瑟发抖。
    两组丝带一对系上了她的裸背,而另一对被系到她的黑色丝带型智慧项圈上作连结,并且在她的颈后做固定。
    神祕男子又拿出另一条丝带,这次直接系在屋酱的黑色丝带型智慧项圈上。丝带的另一头长长的延伸出去,不知道被握在谁的手里。
    屋酱不喜欢被人牵着走的感觉,她想要伸出右手去抓,她的右手立刻给上了束縳。这条丝带的另一头又被握在别人手里。
    紧接着是左手。左手也被男子上了束缚,而丝带的另一头长长的延伸出去,又被不知名的人士握在手里。
    屋酱很快的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主导权。当屋酱一想要把自己的双手移近身旁寻求慰藉,立刻就有人拉紧系住她双手的丝带,让她碰不着自己满是羞耻的身体。
    屋酱因为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主导权而颤抖。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在反抗。
    上身的束缚完成了。但是下身还没。
    神祕男子在她的身边蹲了下来,系住她的脚踝。
    很快的,两脚都被系好了。
    而且丝带被人牵了起来,像要掌握屋酱的行踪一样。
    「请吧,屋酱。」神祕男子再次把那颗名为「毒药」的跳蛋交到她手中。
    屋酱这次只碰到一个又溼又热的东西。
    这颗跳蛋已经被妥善的加热过,正准备进入她的身体。
    「鸣……」屋酱发出一阵呜咽声。被丝带束缚之后,她的身体在发热。她的身体正在接受它。这次跳蛋慢慢滑入她的身体。
    不……不可以!不可以去夹它!
    塞进去的时候,上面凌乱的纹路令她一阵失神,跳蛋的重量配合润滑油的作用又让它快要自己滑出来。
    屋酱连忙一夹,这让她直接让她忍不住叫出来。
    「啊?~!啊嗯?!啊呃?……」
    「呜……呜呜……」
    她因为临近高潮边缘而想要拉近双手来抚慰自己。没想到她的双手才一有反应,双手就被两个男人透过丝带紧紧拉住。
    神祕男子轻触她的骨盆,这让她暂时安稳下来。
    而女僕用轻柔的动作帮她擦去流到外面的润滑液,却再也止不住从她体内源源不绝涌出的蜜汁。
    这个出水量……不太妙……就像中了什么剧毒一样……
    跳蛋「毒药」。一颗将会在今晚透过其质量与凌乱的纹路把屋酱榨乾的跳蛋。只怕她还没上台,就要在走上台的途中被榨乾了。
    而且它还没被啟动。
    神祕男子接触屋酱骨盆的左手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系住屋酱股间的丝带和装饰。
    被系牢之后,屋酱察觉这是一件「内裤」。
    屋酱羞愤到直达高潮。
    穿上这件「内裤」之后,屋酱股间的跳蛋「再也不会掉出来」。
    对屋酱的束缚终于完成。
    除了神祕男子以外,在场另有五名绳缚师,他们人手一条丝带,牢牢将屋酱的行动限制在合理的范围内。
    而「内裤」上被系上了五条红丝带,女僕们人手一条,像是帮屋酱挽起「长裙」一样的簇拥她。
    「好了,就让我们今晚的『睡美人』上台吧!」
    「看看你今晚的样子。」
    「真美。」
    屋酱一听,她在精神上崩溃了。
    然后,以系在她颈子上的那条丝带为首,五名绳缚师和五名女僕拖着一边夹紧跳蛋、一边忍耐着不让跳蛋滑出来的屋酱上台了。
    「屋酱!」「屋酱!」
    男人们暴乱般的狂吼声自四面八方涌来。
    男人炽热的目光烧灼她的乳房和乳头,贪婪的目光舔舐她流水不止的下体,把屋酱弄到体无完肤。而屋酱却像失了魂一样的毫无知觉。她被五名绳缚师给拉进鸟笼里。
    脖子上的红丝带被高高悬起,系在鸟笼的正上方。
    她右手的红丝带被就近系在钢琴上,而左手、左脚、右脚上的红丝带各自被系到四面八方的笼柱上。而女僕们手握的「裙摆」四散在后方。
    被红丝带五花大绑的屋酱犹如一朵盛开的彼岸花。虽然正值盛开,但是她的心神似乎已经去到那个世界,变得毫无知觉。只剩股间还在跳蛋的作用下汨汨出水。
    而且那颗跳蛋还没被啟动。
    她还能弹琴吗?
    男人们疯狂的喊着屋酱的名字,他们想像不出屋酱穿上这件「衣服」之后还能成功演奏的情景。
    他们想像不出屋酱塞了那颗跳蛋之后还能成功演奏的情景。
    穿西装的服务人员来到蒙眼的爱芝小姐身边,告诉她演奏可以开始了。
    爱芝小姐点点头。她举起双手让所有的乐团成员注意她的动作。所有的跳蛋宝贝拿起她们的乐器准备演奏,这让「花园」里的男人全部静了下来。
    演奏要开始了。男人们要亲眼见证屋酱被击坠。
    拉威尔的「左手钢琴协奏曲」。低音管和低音大提琴奏出极为缓慢的前奏。
    但藏在屋酱股间的跳蛋可不会如此悠间。
    不容忽视的质量和上头凌乱的纹路颤动着。
    失神的屋酱立刻被震醒,然后立刻被推向高潮的边缘,慾火焚身。
    男人们看见屋酱在红丝带的束缚下争扎,他们勃起了。
    当男人们看见屋酱移动右手靠近身体想要给自己带来慰藉,可是她的右手却又被红丝带就近系在钢琴上,男人们在精神上暴动了。
    当乐团来到第一波高潮。屋酱的命运来到决定性的一瞬间。
    因为乐团的第一波高潮之后,紧接着就是屋酱必需出手弹奏的部份。
    如果屋酱挺不过这一波高潮,她脖子上的黑色型智慧型项圈立刻就会由黑转红,宣判她被击坠了。
    屋酱高潮了。
    屋酱肯定会高潮的。
    跳蛋「毒药」。从一开始放进去就让她出水。光是低频的振动就让她爽到升天。更不用说乐团奏出的第一波高潮对她带来的衝击了。
    ○○伯爵给屋酱的跳蛋设了三个啟动条件。光是前面两项已经足以击坠她。
    一、来自乐团的演奏。
    二、来自屋酱阴道的收缩。
    别忘了屋酱曾经自作聪明用自己阴道收缩的讯号来当啟动条件。虽然因此击坠了和她斗琴的玛琳达,但这次轮到屋酱自己被击坠了。
    只要屋酱的阴道还会持续收缩,跳蛋「毒药」就会持续啟动。就算屋酱失去意识也一样。
    而且这颗跳蛋的质量并不小。屋酱夹着它,就像和一颗陷在肉里、正在挺进的砲弹做爱一样。
    屋酱双手被缚,双脚也被缚,颈子上的红丝带被系在鸟笼顶端,屋酱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被迫高潮了,她娇喊出声、她在狂乱的高潮中失去意识了。
    但紧接着,她必需弹奏才行。
    否则她就会被击坠。
    「主人!」可丽露、巧克力、舒芙蕾三名女僕也来到会场。
    她们在屋酱离开休息室之后也必需蒙上眼。在「睡美人」圆舞曲播放完毕之前。
    她们和其他的跳蛋宝贝一样不得观赏「睡美人」的演出。
    可丽露说:「跳蛋女僕之所以穿上跳蛋内衣,就是为了对主人的辛苦感同身受,就像KG先生健身中心里的女僕们一样!」
    可是舒芙蕾说:「主人第一天晚上就命令我们把跳蛋内衣扔了。你的也一样。你现在穿的是我们隔天早上去买回来的普通内衣。」
    「那就带我到后台去!我想要在最近的地方陪着主人!如果主人被击坠,我也愿意一同进到男人的房里!」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这是你的。」舒芙蕾拿出一颗跳蛋。「主人的命令绝对要遵守。但很不巧的是主人忘了对我们下令不得使用跳蛋。我和巧克力已经试过了。用主人演奏的『鐘』。」
    「你应该看看巧克力那时候的表情。」舒芙蕾兴奋的抬起半握拳的左手,用她左手第一指节抹脸。「然后你应该问问巧克力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必需要有主人在射飞镖的项目上赢过她,她才会高潮?」
    巧克力一听,竟然别过头去。这个别过头去的动作像极了屋酱。
    听说女僕和主人相处久了,会慢慢变得像主人。没想到只是相处了几天,巧克力就学会主人用来表示心情的方法。
    主人常常会不小心做出这个动作。就算是可丽露也知道,这个动作代表傲娇。
    舒芙蕾接着说:「你不必到后台去。待在这里,你可以使用这颗跳蛋。」
    「它已经被设定成会对今晚的演出做反应。」
    「男人设定在主人跳蛋上的条件肯定也包含这些。」
    可丽露说:「我知道。我会用的。」
    「可是我还是想去到主人身边!」
    「真没办法。那我和巧克力会带你去的。」
    于是三名蒙着眼的女僕「摸黑」前往后台了。
    「喂,你们做什么呢?」两名保镖看见三名蒙着眼的可爱女僕出现在面前,心中起了歹念。
    虽然依照规定他们没有办法对跳蛋宝贝们出手,但是不在他们护卫范围内的跳蛋女僕就不是了。
    这时演出前奏的低音号已经响起,可丽露的股间一阵痉挛。她捂住嘴巴,可是还是不小心发出一阵闷哼声。
    遇上保镖的时候,她本来想忍住的。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她责怪自己没有用。她会害巧克力和舒芙蕾一起被这两个男人刁难的。
    两名保镖互相使了个眼色。他们都知道这三名女僕之中,站在中间的特别可爱,而且她的身体明显的「有状况」。
    「主人……现在很难受……」
    可丽露现在全身发抖,跳蛋弄得她全身发烫,她想要向站在她身边的巧克力求助。
    巧克力一手扶住她的腰,接着抓住可丽露向她求助的左手,用右手和她十指紧扣。
    两个可爱的女僕脸贴脸、十指紧扣,画面突然变得刺激起来。两名保镖正要兴奋,就被巧克力全力扔出的飞刀给钉在墙上。
    飞刀贯穿他们戴墨镜的双眼,直达脑门。正确来说,是两名保镖看见飞刀贯穿他们眼瞳直至身死的景像。
    那是冷冰冰的杀气,而不是真的飞刀。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吓到自己撞上墙了。
    「唉呀唉呀……」舒芙蕾感到有些可惜的说道:「我本来还想请两位好心的保镖先生带路的,可是这下看来不用了……」
    「看到碍事的保镖就直接排除了。」舒芙蕾兴奋的用左手抹脸。
    「这样也比较省事。」
    两名保镖这下跌坐到地上了。因为他们看见舒芙蕾兴奋到用来抹脸的左手上握了一把柴刀。
    伸手抹脸的动作是她砍了人之后用来擦血的「坏习惯」。
    原来业界的传说是真的。
    如果在行动的时候遇上麻烦,你该小心的不是同行里被称之为「死神」的傢伙,而是「花园」自己所培育出来的战斗女僕。
    有些女僕在女僕力觉醒的时候会蜕变成战斗女僕。
    好死不死,现在就遇上了两个。
    巧克力和舒芙蕾直接不演了。蒙上眼之后她们还是「看得见」。她们直接带着全身发抖的可丽露走向后台。
    「主人……主人!」
    没想到还是来不及了。乐团奏出第一波高潮,可丽露当场瘫倒在巧克力身上。
    「主人!保罗.维根斯坦先生站在您的左前方,他用仅存的左手指引您。而拉威尔先生站在您的右前方,他用写作乐曲的右手指引您……」
    「钢琴就清清楚楚的呈现在您的面前!」
    「请您伸出手……伸出您的左手!为所有的跳蛋宝贝抓住命运!」
    舞台上爆出一阵剧烈的钢琴声,是谁在演奏?
    可丽露说:「您的演奏就算是保罗.维根斯坦先生也无法再现。」
    「您为跳蛋宝贝们的付出,就算是拉威尔先生也不应指责……」
    虽然屋酱在看似失去意识的瞬间本能的伸出左手弹奏了,但是○○伯爵设定在跳蛋「毒药」的第三个啟动条件发动了:屋酱自己的演奏。
    演出的同时,屋酱会用自己的演奏击坠自己。
    「不要把跳蛋宝贝所承受的羞耻和真正的高潮混为一谈了!」屋酱在她的灵魂中怒吼,她的灵魂现在寄宿在她的左手上。
    绳缚让她的精神高潮,跳蛋让她的身体高潮,最后她的演奏让她失控的灵魂挣脱一切。
    她没有像小鳩一样失控,而是将所有的一切贯注在左手上。
    保罗.维根斯坦站在她的左侧指引,而拉威尔站在她的右侧守望。最重要的是铃铃化作屋酱右手上的红丝带,成为屋酱和钢琴之间扯不断的羈绊。
    就算高潮到失神,只要右手一拉,屋酱就知道钢琴在什么位置。
    身体被击坠了,那就捨弃身体。要弹奏的音符在左边,屋酱就拖着破碎的身体爬向钢琴的左边。
    要弹奏的音符在右边,屋酱就拖着破碎的身体爬向钢琴的右边。
    琶音出现了,屋酱拖着破碎的身体一路辗压过去。
    宛如战争一般惨烈,宛如保罗.维根斯坦在战争中失去右手后仍奋力演奏一样。
    屋酱从来就不是什么救人的仙女。她不会成为睡美人童话故事里救人的紫丁香仙子,也不该在「花园」里演奏「鐘」,试图让那些被选为「睡美人」之后身心受创的跳蛋宝贝们像仙度瑞拉一样,一听见午夜十二点的鐘声就变回原本的模样。
    屋酱始终是「花园」的魔女。
    如果演奏台上有炮火,她就用炮火吞噬一切。
    如果演奏台上有冰山,那她就用绝对零度一般的寒气冻结这一切。
    如果演奏台上有毒药,那她就用满溢出来的毒药淹没整个会场。
    今晚,男人在她的股间塞进一颗名为「毒药」的跳蛋,这是他们自找的。
    屋酱化作一朵受伤的罌粟花,从伤口里汨汨的流出毒药。
    战争中,重病伤残的人士用这种毒药里提取出来的成份作麻醉。
    屋酱本来可以用这份毒药让所有人上癮,先让所有人嚐尽失去肢体的幻痛,再让所有人从伤口里摄入鸦片和吗啡,让所有人陷入无法自拔的极虐深渊中。但是拉威尔见证保罗.维根斯坦的努力,为他写作了就算只剩左手也能演奏的曲子,让保罗.维根斯坦在战后能为和平以及战后人性的復甦做出努力。
    战争中,甚至有欢笑。甚至有不可磨灭的友情和温柔。
    屋酱詮释拉威尔所描述的温柔。她最后还是收手了。
    屋酱施展花田魔法,让被毒药和战火吞没的地方盛开出一朵朵的国殤罌粟花。
    虽然以罌粟为名,但国殤罌粟实际上是没有毒性的虞美人花,用来纪念在战争中过世的士兵们。
    「Bravo!」听完演奏的○○伯爵率先站起身来鼓掌。他命令塔尔罗斯也跟着他一起鼓掌。
    「不会吧?屋酱弹完了?」男人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屋酱脖子上的项圈始终是黑色。排除被红丝带缠绕的部份,从来就没有一丝转红的跡像。
    男人们看见角落包厢里的○○伯爵站起来鼓掌,这才跟着爆出一阵不敢相信的掌声。
    「主人,您想要邀请屋酱进房答谢吗?」
    就在○○伯爵打算回覆的时候,一名穿着西装的服务人员已经主动走到屋酱身边进行询问。
    「回去了。」○○○社长说。
    他一站起身来,门外的保镖谁也不敢拦他。而另一名穿着西装的服务人员本来打算挽留○○○社长,因为接下来还有玛姬小姐的演出,但是他眼看气氛不对,就此把来到口中的话语全部吞回去。
    屋酱起不了身。她虽然完成演奏,可是她的身体一阵虚脱,差点就倒在钢琴上。
    演奏的时候她的右手死命拉住丝带,偶尔奋力抓住钢琴的一角,现在她的右手完全麻木。
    更糟的是她的左脚。演奏的时候她为了用右脚去踩住踏板,她捨弃了左脚。现在她的左脚完全失去知觉。
    然后是她的身体,好像断成两截一样,中间的地方不见了,完全无法再把自己拼回去。
    「您愿意乘上花篮吗?帷幕已经落下,不会让观眾看见的。我们会让您回到原本的休息室。」
    屋酱一个咬牙点头答应。
    「让我变回去。」
    这是屋酱第一次乘上花篮。可是她能怎么办呢?因为她走不动了啊!屋酱羞愤难当,再也顾不得羞耻。她动用仅剩的左手一抓,就把股间那颗「毒药」抓出来捏在手里。
    开演前她有多害怕这颗「毒药」,她现在要把她紧紧捏在手里,告诉自己:它再也无法伤害她!
    屋酱给送回休息室里。神祕男子叫所有人离开。
    「解开」这个动作还是得由他亲自来。
    「解铃还需系铃人。」有句话是这么说的。
    但在绳缚的世界里,一但绑上之后,就解不开了。
    屋酱全身瘫软的躺在花篮上,左手紧握的跳蛋被女僕拿走之后,她现在就连左手也不听使唤了。
    房里只剩神祕男子和她一个人,屋酱自知无力反抗,股间又是一阵紧缩。
    而不巧的是,神祕男子正是从她的股间开始把她解开。
    屋酱的股间一阵高潮,弄得她几乎晕厥。
    然后是她的足、她的手、她的颈,最后才是她被红丝带系上的乳房和乳头。解开的顺序正好和束缚她的顺序相反,屋酱跟本就不知道神祕男子究竟是在解放她还是在挑逗她,只知道自己在羞愤中又高潮了。
    而且这次的热流喷发的规模不一样,屋酱全身烫得厉害,再也控制不住。
    神祕男子叫女僕进来帮她穿衣。唯一没有动的只有她的蒙眼布。
    最后女僕们也走了,只剩屋酱一个人被留在花篮上。
    她被解开了,但她没有被解开的感觉,反而像是被怎么样了一样全身发烫。
    就像一隻曾经被系上铃鐺的小猫一样。
    一旦铃鐺被解开了,牠会想起以前铃鐺被系在牠身上的满足感。
    屋酱正是一隻这样的猫。她陷在高潮之中无法自拔。
    如果还有下一次……
    一定还有下一次,而且她会踪身投入神祕男子为她佈下的绳网之中。
    「只要再一次……」○○○子爵喃喃自语,却没想到苏菲小姐出现在他的身后。
    「你不要做多馀的事情。」圆框眼镜底下的苏菲小姐满是责备的眼神。
    她的黑色长发和她的心情一样气呼呼。
    「怎么会呢,苏菲?今晚不是你负责陪我吗?」
    「帐目就等明天再核对吧?女僕们会帮你完成今天的工作的。」
    「你就是爱操心,明明都有那么多女僕帮你分忧了,你还是一定要把每一笔帐目都看过才安心。」
    说着说着,○○○子爵摘下了苏菲小姐的圆框眼镜,让苏菲小姐露出她最毫无防备的模样。
    数字女神苏菲小姐。刻苦的学习让她得了近视眼。
    但是没关係,○○○子爵来到就算是近视眼的苏菲小姐也能看得清的距离,然后把她蒙上眼。
    并且,蒙眼会为她开啟新的感官。她不用再依赖这双近视眼了。
    苏菲小姐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不见踪影。并且坠入○○○子爵为她准备的绳网之中。
    苏菲到底是什么时候觉醒的呢?也许是在他发表以■■■小姐为名的白葡萄酒那天,■■■小姐以盲饮为由缚上了所有人的眼。包括那天同时在场的慕蕾雅、苏菲、还有珮姬。
    苏菲就是在那个时候觉醒的。但○○○子爵不知道早在他用一局撞球解救被客人刁难的珮姬小姐的时候,苏菲就已经对他倾心,而慕蕾雅也因他而走上撞球之路。
    束缚已经完成,苏菲小姐身上爆出一阵难以言喻的光和热,她倒在○○○子爵怀里,向○○○子爵寻求慰藉。
    苏菲为他管帐。从以前开始就是。现在「花园」里的全部金流,全由苏菲小姐一个人控管。
    也因为苏菲站在资金流向的第一线,所以一有问题她就会发现。而且她总是立刻提出实用的解决办法。
    这让世人以为「花园」里有不止一位老闆,因为苏菲一直在他身后帮他出主意。
    苏菲大概算是「花园」实际上的经营者吧?而他只是一个创始人。
    ○○○子爵把她抱在怀里,小心抚慰她工作上的辛劳,并且安抚她在绳缚下试图挣扎的脆弱灵魂。子爵和她共享体温,小心的呵护在他面前展现最脆弱一面的苏菲。
    「主人!」可丽露衝进休息室里,顾不得「睡美人」的表演还没完全结束,就把自己的蒙眼布脱下来。
    看到屋酱的状况有异,可丽露更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屋酱依然被蒙着眼,可丽露叫她,她也没有反应。
    她似乎打算用左手护胸、用右手保护私处,但是她的右手软软垂坠在一旁。
    可丽露碰触屋酱的右手,发现屋酱的右手早已麻木多时,可是屋酱的身体却又不自然的发着热气。
    「主人……」
    可丽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舒芙蕾却带着巧克力出去了。
    舒芙蕾说:「可丽露会有办法的。这里交给可丽露,我们去外面守着。」
    两个蒙着眼的女僕站在门外久久不说话。
    然后,舒芙蕾一开口便说道:「如果我產生了想要烧尽『花园』的衝动,你可要阻止我喔!」
    巧克力点点头。
    舒芙蕾接着又说:「那好。要是你產生了想要把『花园』移为平地的衝动,我也会拚死阻止你的。」
    巧克力再度点头。
    「我们就等一个晚上的时间。」
    第二位「睡美人」登台了。
    长笛女神玛姬小姐被「花园」造型团队脱了衣服,被宝石吊坠和银饰妆点着、并且挑逗着她的乳头和私处。
    玛姬亲身感觉宝石吊坠的重量和温度。她拿着长笛羞羞裸裸的上台了。「花园」造型团队把她丰满的身材用薄纱缠了起来,若隐若现之间,更能展现出玛姬小姐过人的热力。
    玛姬小姐全身发烫。在场所有男人们都感受到了。
    击坠小A,就是为了击坠玛姬在做预演。
    因为玛姬就像小A一样天真。一旦男人们发现「睡美人」对于像小A一样天真的跳蛋宝贝有效,他们便知道了:「睡美人」对于玛姬小姐也会一样有效。
    虽然玛姬的身体不像小A那样乾净,因为无数的男人上过她。
    在她进过○○○社长的房间之前,她是人人能上的母狗玛姬。
    得让她想起以前在男人房里当母狗的日子才行。为什么她一进到○○○社长的房里之后,就像变了个样子似的敢拒绝男人了?
    今晚男人要击坠屋酱,所以顺便把玛姬也选作「睡美人」。正好一口气让○○○社长的脸上无光。
    一票曾经上过玛姬的男人发起投票,立刻让玛姬被选为「睡美人」。
    不过玛姬进到○○○社长的房里改变形像之后,看上玛姬的客人多半更有钱,品味也好多了。因此今晚玛姬的身子在恩客的指示下被用珠宝和薄纱装饰起来。
    但是这时屋酱已经突破「睡美人」困境,那一票将玛姬选为「睡美人」的男人不禁怀疑到:「会不会玛姬也会跟着突破『睡美人』困境?一旦扯上○○○社长,事情往往会出人意料。」
    没想到玛姬说出更令人惊讶的话。她说既然屋酱已经成功了,那么她就不用担心自己会成为第一个突破「睡美人」困境的人。
    她的这首「月光」,德布西的「月光」,献给屋酱。
    如果她先上台演出成功了,男人一定不会相信她,以为她只是运气好。
    还是得让屋酱先上台才行。
    这本来是她珍藏在心底的曲子,用来歌颂屋酱。但现在她在眾人的面前被人看光了,这首曲子也就不是什么祕密了。
    台上一下子出现三轮明月。
    一轮是在玛姬的演奏之下所呈现出来的明月。
    另外两轮明月则是玛姬小姐洁白而丰满的乳房。
    男人们在月光的照耀下,看见了花田。
    为什么在玛姬的演奏之下,屋酱在前一首曲子所展现的花田魔法仍然存在呢?
    因为这正是玛姬用来歌颂屋酱的曲子啊!
    玛姬完成演奏,穿西装的服务人员来到她身边询问答谢事宜。
    玛姬一个抿嘴表示不愿意。但她最后还是开口询问了:「○○○社长还在这里吗?我……我愿意进到○○○社长的房里答谢。」
    但是很遗憾的,服务人员告诉她:社长听完屋酱的演奏之后已经回去了。
    「那就让我『变回去』。」
    之后玛姬闭上嘴,不再说话。
    虽然她一口气突破「睡美人」困境,但这个造型实在羞耻得紧。她也没把握自己有这个脸敢蒙着眼进到○○○社长的房间。
    给○○○社长的答谢就留待下次吧!
    社长肯定早就料到她会突破「睡美人」困境,也知道她会想要进房答谢,所以早先一步离开了。
    因为社长曾经在她进房的时候对她做过类似的事,所以玛姬被打扮成「睡美人」的时候挺得住。
    但这件事就不方便说出口了。
    玛姬现在只想赶快变回去,因为她还有事要办。
    小枝抱着小A和小鳩。她给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蒙上眼。
    她播放「睡美人」的演出实况给小A和小鳩听。她完全豁出去了。反正只要蒙上眼,跳蛋宝贝就可以在男人房里听演出。就算「花园」打算拿别的理由来惩罚她,她也不管了。
    「你们听见了吗?是屋酱的演奏!屋酱率先突破了『睡美人』困境!」
    小枝让小A和小鳩听屋酱的演奏实况,是希望屋酱能够救她们,就像她们出道那天遇上失败、被玛琳达送进男人房里,却在听见屋酱演奏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时重新找回了希望。
    但是很遗憾的,这次屋酱并没能救她们。
    屋酱为了突破「睡美人」困境,她所呈现出来的曲子是惨烈的,这不会是能够拯救小A和小鳩的曲子。最后屋酱也弄得自己一身是伤。
    轮到玛姬前辈上场了,小枝又呼唤道:「小A!小鳩!你们听,是玛姬前辈的长笛!是玛姬前辈的『月光』!」
    这一曲虽然简短,但小枝听了之后深受感动。就像出道那晚失败之后,听见屋酱演奏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小枝又重新找回希望。
    虽然小鳩仍是毫无反应,但是小A的掌心回復温暖了。虽然小A仍然咬着她自己的手指,但是在小A听完玛姬前辈的演奏之后,小A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就会好。」
    「我一定会让你们全都好起来的……」小枝抱紧小A和小鳩。
    然后是第三位「睡美人」。
    「睡美人」克丽丝。
    拥有银发异色瞳的她不知怎么的被珠宝商相中,成为今晚第三位「睡美人」。
    对了,当然是因为她的银发,还有她那双扣人心弦的异色瞳。
    左眼酒红色,右眼水蓝色。像极了一颗红宝石和一颗水蓝宝石。
    但既然珠宝商相中她,为什么又要把她的双眼蒙起来呢?
    她现在穿着一袭鏤空珠宝装,完美的水滴型乳房和曼妙的身材在珠宝的装饰下更显得华贵。
    就只是她的双眼被蒙起来。
    而她的蒙眼布也跟别人不一样。目前为止,所有的「睡美人」都是佩带黑色的蒙眼布,就连刚才身着白色薄纱上台的玛姬女神也是一样。
    就只有克丽丝的蒙眼布是一块绣着金线的白布。
    但最让人惊讶的还是克丽丝手上拿的单簧管。克丽丝所拿的竟然不是她最擅长的长号。
    「这首曲子献给我最好的朋友可丽露。」
    「虽然她没能和我一起成为跳蛋宝贝,但我借用了她的单簧管,就好像她在这里和我一起吹奏一样。」
    「这首曲子有很多版本,我也曾经想过要用长号詮释它。但不管我怎么吹,就是吹不出那种blues的感觉。」
    「要詮释这首曲子,还是用单簧管最好。」
    「没想到单簧管能够演奏出这么blues的感觉。」
    「盖希文的『蓝色狂想曲』献给我最好的朋友可丽露,也献给每一位来听我演奏的大家!」
    小恩和纸鳶互相拥抱,因为她们今晚一口气见证三名跳蛋宝贝在「睡美人」音乐会里演出成功。
    虽然她们其中一位不小心在屋酱演出的时候失误了,但小恩说:「是我不小心,没有挺过乐团所奏出的第一波高潮。但我不会再失败了。」
    「屋酱真的很厉害。」
    小恩在克丽丝演出时,果真没有再犯下失误。她和纸鳶互相拥抱,今晚她会心甘情愿进到男人房里。而纸鳶祝福她。以后她们会再一起挺过各种难关。
    而屋酱房里的可丽露说:「主人,您听见了吗?那是克丽丝的演奏。」
    「您听见台上那架钢琴的声音了吗?」
    屋酱什么也没听见,因为她什么也没有弹。
    屋酱受伤的右手微微在抽动。
    可丽露说:「盖希文的『蓝色狂想曲』有很多版本。其中就有单簧管、交响乐团和钢琴一同配合的版本……」
    屋酱听了之便说:「我也想和克丽丝一起演奏这首曲子。当然还有爱芝小姐。」
    屋酱拿下蒙眼布,发现可丽露和她一起躺在花篮上。她连忙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欢迎回来!主人!」可丽露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她紧紧抱住屋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