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侮辱,上药(微h)

小说:只为你硬(h) 作者:粉色蘑菇头

    斑驳的日光温暖地洒在屋内的大床上,床上的女孩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露在被子外面的皮肤细嫩白皙,但这细嫩的皮肤上却是藏不住的斑驳痕迹。
    纯白的被单上一片泥泞,女孩感觉下体一片灼痛……
    “唔……傅深……”女孩嘴里呢喃着,一只布满红痕的玉手探上眉间,在阳光照耀上渐渐转醒。
    彻底清醒后月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一下子羞红了脸。
    傅深怎么可以这么坏。
    不过,原来和心爱的人做这件事是这样的感觉呀。
    好像除了一开始有点疼外,还是挺舒服的。
    月汀双手捧脸,有点懊恼,她在想些什么,怎么也跟傅深一样变得色色的了。
    这时她才发现身旁的人不见了,月汀突然有点慌:“傅深,傅深……”
    连喊了几声后无人回应,月汀心里渐渐低落,难道……傅深他是那种得到了就跑了的人吗?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门铃,一下子把月汀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来,知道这个房子地址的只有她和傅深,应该是傅深忘记带钥匙了。
    想到自己误会了爱人,月汀一阵心虚,顾不得整理仪容,伸手随意勾起床边的一件衬衣穿上,长度刚好包住了月汀的小翘臀。
    一边开门,月汀一边嗔怪:“怎么这么粗心,出门都忘带……”
    看到来人,月汀一句话被堵在了喉咙口。
    来人穿着华贵,中长卷发,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耳边也坠着珍珠耳环,保养得当的脸上没有多少痕迹,一双和傅深酷似的眸子上下来回打量着月汀。
    此时的月汀身上都是傅深留下的痕迹,脖颈处,手臂处……甚至小腿上都有着青青紫紫的痕迹,一看就是被狠狠地疼爱过,而且昨晚在月汀睡着后傅深不知又压着她做了几次,将她的子宫射得满满的,还一直拿鸡巴堵着不让自己的精液流出来。
    随着月汀的走动,小穴内的精液顺着大腿根处流了出来……
    闻到空气中浓浓的情欲味道,再看到月汀流到脚踝处的白色液体,傅夫人对月汀的印象差到了极点,她没有先开口,皱了皱眉,看着月汀的眼神像是看见了什么脏东西。
    月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看着眼前的夫人和傅深相似的眉眼,月汀还是强忍下逃离的冲动。
    这会子丢下眼前的夫人回去穿合适的衣服已经来不及,月汀忍着尴尬开口:“您好,请问您……”
    傅夫人见眼前的女孩先开口了,才“屈尊降贵”道:“我是傅深的母亲。”
    “伯母,您好,我……我叫月汀,您先坐,我去给您倒杯水。”月汀只想找机会先把衣服穿好。
    但显然傅夫人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傅夫人进门,优雅地越过月汀走到沙发上坐下,说出的话却如刀子般直直的插入月汀的胸膛。
    “不必,今天我不是来认识你的,我就直说了,你跟傅深,我不同意。
    本来你一个贫民窟的人和他相处,我就很不满意了,门不当户不对。
    何况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随随便便就和男人发生关系,太不自爱了,我为你的父母感到悲哀,果然是有爹生没娘养的……”
    傅夫人没继续说下去,月汀却脸色惨败,甚至有些站不住了。
    她想反驳,但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反驳。
    傅夫人看着月汀慌乱的脸,以为她是心虚了,又一副教育的姿态再次给月汀扎了一刀。
    “你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靠着几分姿色不劳而获?陪我儿子睡觉他给了你多少?”
    月汀完全听不下去了,气得浑身发抖发抖,她也是有尊严的。
    “伯母,我跟傅深是正常恋爱,在此之前我一直有做兼职,也没有出卖身体来获得利益,请您不要侮辱我,也不要侮辱我们的感情。”
    傅夫人冷嗤一声,正要继续开口,门却被打开了。
    傅深提着早餐还有一袋子药店买来的东西进来。
    看到屋内的傅夫人,傅深愣了一下,“妈,您怎么来了?”
    还没等到傅夫人的回应,傅深一眼看到月汀脸上青白交加的,心里瞬间如针扎般地痛了。
    月汀看到傅深进来,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傅深将东西放到茶几上,连忙走过去扶着月汀,转头看向傅夫人皱起眉头说:“妈,您不要为难月汀。”
    傅夫人被气笑了:“呵!你妹妹还没找到,你倒是快活啊!”
    傅深忍了忍,“您的意思是找不到妹妹我就不能娶老婆了?”
    傅深也不是不爱自己的妹妹,但他总感觉母亲现在是魔怔了……
    见傅深没有站在自己这边,傅夫人狠狠地瞪了一眼抱着的两人,踩着高跟鞋踢踢踏踏的走了。
    傅深看着怀里的女孩,伸出手慢慢的擦拭她的眼泪,“宝宝,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回来的。”
    看到傅深,月汀刚才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捏起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
    “都怪你,大早上就离开,刚才门铃我…嗝…以为是你就开了,结果……嗝……”
    傅深连忙给她拍背顺气,“宝贝,是我不好,我以后做什么都会先跟你说,我妈说的你别放在心上,她是因为我妹失踪后思想有些偏激,我以后不会让她打扰到你了,我给你买了粥,你先吃一点东西。”
    月汀哪能不听他的,被傅深那么贴心的哄着,哭过了她也好了,坐下来后看到了药袋子,又转头问傅深。
    “这是什么?”
    傅深看着穿着自己衬衣的女孩,眼神暗了暗,凑到月汀耳边,热热的气息喷洒在月汀耳际,“你那儿擦伤了,给你买的伤药,今早给你清理了一下,但没清理干净。”
    月汀脸一下子红了,瞪了傅深一眼,“都怪你!”
    傅深确实有些愧疚,不只是因为让月汀遭遇自己母亲这一遭,更是因为昨晚没有准备避孕套,他知道月汀爱学习,肯定是不愿意在大学的时候怀孕的,所以只能给她买了避孕药。
    傅深薄唇张了张,“宝贝,我……对不起,我昨晚没忍住,没做措施,只能辛苦你先吃药了,我已经买好合适的套子了,以后不会再让你吃了。”
    月汀被傅深滚烫的气息笼罩着,热气从脸上一直蔓延到了耳尖,明明已经跟傅深各种坦诚相见了,但她还是会脸红,会害羞。
    傅深每次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
    傅深确实还没有完全满足,但考虑到月汀昨晚被他弄狠了,一直在忍。
    从他进门看到月汀穿着自己的衬衣时,下面的鸡巴就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
    可此时月汀在他怀里,明亮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又羞红着脸,一双明眸中只有他。
    这样的月汀,傅深怎么可能忍得住!
    低下头,用力地吻着月汀的脖颈,一双手绕到月汀的前胸,双手抓住她的两只娇乳,揉捏起来。
    “嗯,不要……”
    月汀想要挣扎,却因为在他怀里,根本动弹不得,再加上他有技巧的揉捏,月汀整个身子都软了。
    傅深两只手各握一只奶子,抬起中指,隔着衬衣轻轻的刮着月汀的乳头。
    没两下,两颗乳头就被他刮得立了起来。
    “嗯,哦……骗子,刚才……还一脸心疼……的说……弄伤了我,要上药,啊……现在……又……想操我了。”
    月汀娇喘着,说话断断续续,在傅深的亲吻和揉捏抚摸下,完全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
    “宝贝,我就是准备给你上药啊,你等着哈!”傅深眼里一片幽深,身下的鸡巴将他的西装裤顶起一个帐篷。
    他顺势抱起月汀,顺手勾起将药袋子。
    一进屋,傅深就将月汀放在了床上。
    ——————
    【作者有话说:傅夫人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