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灵臻你几岁

小说:见玉 作者:西莉娅

    谢辰遇把她带到他常住的一栋别墅里,让管家给她安排了这间房间休息。
    浴室里备好了新的睡衣,付灵臻把那衣服拿起来看了下,是一件女款的。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懒散的靠在阳台抽烟,吞云吐雾一般。
    谢辰遇打量了下她,大概是洗过澡,她眉目中有些放松后的慵懒,雾蒙蒙的一双眸子显得无辜又有几分不自觉的妩媚。
    他走过来的时候付灵臻是有点紧张的,脚趾不自然的蜷缩,心中又期待,又有些退却。
    所以谢辰遇拍了拍她脑袋,让她早点睡的时候,她心脏像是漏了一拍。
    “谢辰遇。”
    她喊了他名字,面上有明显的困惑和失落。
    他笑着,把她抱在怀里,像哄小孩一样拍她背,说太晚了,再熬下去就不好了。
    付灵臻一下子听懂了,他的意思是已经很晚了,她该睡觉了。
    “你呢?”付灵臻抱住了他的腰,声音软糯。
    “付灵臻你几岁,还要我哄着睡?”他哭笑不得。
    付灵臻哑口无言,虽然他没点破,用的玩笑的方法拒绝她,但她还是觉得好丢人,好像她很急色一样,脑袋埋在他怀里蹭了几下,不愿意抬起来。
    谢辰遇把她脑袋从怀里挖出来,抬着她的下巴让她和他对视,认真端详了一会:“喝多少了?”
    付灵臻顿时有些心虚。
    “我发现以后不能让你碰酒啊,粘人。”
    “那你,不喜欢粘人的吗?”她问他,好像只要他说不喜欢,就会改。
    “喜欢啊。”他这么说,也不知道是说喜欢粘人这款,还是喜欢她粘人,然后把她抱起来,真的像是要带她去睡觉一样。
    鬼使神差的,付灵臻仰头,吻住了他的唇。
    身体陷入柔软的床,付灵臻有种失重感,看着倾身过来的男人,努力让自己表情不变。
    谢辰遇躺在她身侧,目不转睛的看她,另一手从睡衣里伸进去,摸到她没有一丝赘肉的腰。
    付灵臻顿时像过电了一样,僵硬而又紧张的僵在原地。
    谢辰遇看她红透的脸,觉得有趣,低头吻了她一下,像是安抚她的情绪。
    “别怕。”
    感受到他的手一寸寸往上,付灵臻觉得自己都在不自觉颤抖。
    身上突然一松,像如释重负一般呼出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触碰感让她又重新恢复紧张。
    那只手就这么握住了她的乳,把两层布料撑起一个很明显的形状,他像是诧异一般,然后附在她耳边:“原来付灵臻也不是哪哪都小。”
    付灵臻羞的把头埋在他身上,不愿抬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妙,乳肉被大力搓弄,明明他是一副正直的不能再正直的表情,可付灵臻无端觉得口干舌燥的。
    顶端被手指刮蹭而过,她小声啊了一声。
    谢辰遇笑了下,另一手往下,从睡裤里钻了进去,隔着那层布料,碰到了她最隐秘的部位。
    付灵臻抑制不住的喘着,耳边是他低沙的声音:“夹我干嘛?”
    在那之后,电话响了。
    两个人俱是一僵,然后谢辰遇慢慢的把手抽出来。
    他撩开她的发,在脖颈上细碎的吻着:“你先睡。”
    付灵臻小声的应了一声,任他给她整理好衣服,然后看他捞起手机,关了房间的灯出去。
    门关上的时候,付灵臻把被子拉上来,在黑暗中等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有了困意。
    大概是在陌生的地方睡觉,认床,即使熬夜了挺晚,付灵臻还是很早就起了。
    清晨的阳光洒满整个房间,她抱着被子,双眼失焦的看着窗户发呆。
    其实也不是发呆,她只是在思考而已,昨天发生的一切像走马观花一样在她脑海里过了一轮。
    跟谢辰遇走的时候她是做好了发生什么的准备,这一切都很合情合理,他对她有兴趣,她也喜欢他,发生什么,她也是愿意的。
    如果不是那通电话,接下来应该是会发生什么吧。
    手机里有一条谢辰遇四点发的消息,让她醒来说一声。
    给他发消息的时候本以为他应该还在睡,没想到他回的挺快。
    【醒了?】
    【那下来吃早餐吧。】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就很平常的日常对话一样,但是付灵臻就觉得,挺好的。
    付灵臻到餐厅的时候,正有穿着制服的服务员推着餐车出来,与她颔首示意。
    付灵臻看到他制服上的logo,是一家酒店的标志。
    谢辰遇正站在窗前打电话,他今天穿的很正式,笔直挺括的衬衫被掖在黑色西裤里,勾勒出宽肩窄腰。
    背影清冷疏离,无端像佛寺见到的那天一般,让人觉得距离感十足。
    从他发消息的时间和他现在这样来看,他是熬了一夜。
    但是他却看不出一点熬夜过后的颓靡。
    付灵臻自觉的坐到餐桌前,没有先吃,而是等他。
    谢辰遇打完电话后过来,揉了下她的脑袋:“怎么不吃?”
    “等你啊。”她笑。
    谢辰遇挑眉,没说什么,拉开对面的位置坐下。
    “你点的外卖吗?”
    谢辰遇的回答则是:“这家酒店的早餐做的不错。”
    说罢,推来一碟法式可颂,金黄的黄油酥皮,鼻间都是烘焙过后的诱人奶香。
    难得听到他夸一样东西不错,付灵臻觉得稀奇。
    尝过之后,她觉得也确实不错。
    “你有事要出去吗?”她随意问了一句。
    “要出差几天。”谢辰遇也随意这么一答。
    付灵臻点了点头,哦了一声,算作知道了,看来昨天那通电话,就是公事上的。
    那天,她是被司机送回的学校,谢辰遇和她说了句等我回来之后,就也走了。
    连续好几天,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他的那句让她下楼吃早餐,谁也没联系谁。
    如果不是那天的感觉太真实,她会觉得,这几天就像是她的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