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十六岁的花滑大魔王 第58节

小说:重回十六岁的花滑大魔王 作者:油炸糕

    这人虽说看着年纪小,就只是个大学生,但一身的奢侈品名牌,看着就不是什么背景简单的普通人。
    身后那男的虽然不甘心就这么吃瘪,却也不想因为这种事,给自己惹上什么不值当的麻烦。
    “没事没事,给你留了位置,快来快来。”
    最后才到的这位成员,一边回应着身边同学的热情,一边皱着眉头的落座。
    “对了,有一件事我还没有和你们说,刚刚就在赛场北边不太远的那个路口,我好像看见姚箐了。”
    “只不过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他,现在又是冬天,他捂得严实只露出了不到半张脸,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也有可能是看错了吧。”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11-12 20:30:36-2022-11-16 17:5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瑶.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6章
    “姚箐?不会吧, 他那种人来这儿能干什么?一定是你看错了。”
    自从平昌奥运会姚箐霸凌的事情被曝光以后,被禁赛,被解约, 被索赔,变卖房产, 前前后后闹了差不多有两个多月。
    自那两个月后, 他也就如同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消声灭迹了整整四年。直到现在, 有不少刚入坑的好多新粉丝甚至都已经不知道还有他这么一号人了。
    就如今这种情况, 要真是姚箐只怕他最不想来的地方, 也就是这儿了。
    那人如此想着, 也跟着摇了摇头。
    “估计是我看错了吧。”
    ——
    第一天的短节目很快就有了一个最终的结果, 林琅有一个跳跃发挥的不算太好, 暂时位居第三。
    网络上不好的声音又起,这也让第二天来看比赛的粉丝们捏紧了一颗心。
    “没问题,没问题,我林哥肯定没问题。”
    应援团们还坐在原本的位置上,几个人三三两两的缩在一团, 闭着眼双手合十, 嘴里不住的嘟嘟囔囔,不知道的人看了,只怕还以为是某种宗教的特殊仪式。
    只有那名家里开公司的少爷, 看起来还算是正常, 只是望眼欲穿的盯着冰面上,等待着林琅上场。
    林琅这一次抽到的名次较为靠前, 这一组结束以后, 就要到他上场进行六分钟练习了。
    想到那个光是想想就足够令人胆寒的4a, 已经在第一组完成了比赛的郁桐,光是站在赛场旁边看着,都不由得感到一阵紧张。
    真的要在这个时间段上4a吗……几年前林琅在刚刚萌生出要挑战4a这个想法时,预估的就已经相当的准确。
    四年的时间过去,他现在的确跳出过4a,不过成功率也不过是才刚刚接近百分之五十而已。
    这一场奥运会,是他们第一次在本国参赛,这样的环境下,的确令人兴奋,却也无时无刻不让人感到压力。
    更何况这几年,网络上对于林琅的骂声与不满逐年升高,这一跳要是成了,那自然所有的一切迎刃而解,但要是没成,只怕就要被钉在耻辱柱上,循环播放嘲讽个几年。
    如果不是因为郁桐自己也是运动员,能够完全明白林琅这一举动的理由和心情,刚刚在看到人上场的时候,恐怕他就真的要忍不住的问出声了。
    林琅所抽到的这一组中,大多都是成绩常年位于中游左右不上不下的选手,所以不论是媒体还是现场观众,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林琅一个人的身上。
    这样的气氛,让赛场上的林琅忍不住想起上一世,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他就那样倒在同样的众目睽睽之下。
    来自冰场的寒气吹在脖子上,稍微有些发凉,虽然已经努力的让自己沉浸在赛场的氛围内,但上一世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使得林琅即便是在投入,也始终都会忍不住的分散一部分精力在自己的胃部。
    在林琅的记忆里上一世,似乎疼痛就是最先由胃部而起。
    赛前练习的时间很短暂,只有宝贵的六分钟,没有足够的时间在意这些问题了。
    林琅尽力平复着自己的思绪,站在在冰场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滑行,而后加速,起跳,在所有观众惊讶的吸气声中,摔倒在地。
    一共六分钟的练习时间,对于4a整整三次的尝试,没有一次是成功落冰的。
    这么狼狈的情况,可以说自从林琅站在赛场上那天起就没有出现过。
    以至于让看台上那些原本就已经紧张到不行的粉丝们,更是攥紧了拳头,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哇哦,这4a练的,看起来和没练过好像也没什么差距嘛。”
    身后的那个刀疤男一边说着,一边颇为得意的吹了个流氓哨。这副明摆着侮辱人的态度,惹得前面好几排的人,都纷纷转过头来瞪圆了眼睛怒视着他。
    然而很显然这样文雅的反击,治不了不在乎脸面的人。
    那刀疤男感觉到来自周围人的怒视,非但丝毫不觉得不自在,甚至还更加平添出了几分得意来。
    那些来自大学应援团的同学,虽然坐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但也几乎都是敢怒不敢言。
    “不会吧,真让咱们几个说中了,林哥真要在这一次冬奥上4a啊。不过看现在这情况,真的能行吗?”
    赛前练习时林琅在冰上屡战屡败的景象,使得即便是身处应援团的他们,也不由的开始怀疑起了林琅这一次的成功率。
    只有那个亲眼见过林琅在训练时跳出4a的小少爷,还依旧将目光死死的盯在冰场上,坚定的相信着林琅一定会成功。
    ——
    “我林哥他还好吧,没出什么事吧。”
    林琅赛前练习刚结束,郁桐就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找人聊天,结果还不等靠近,就先一步的被沈潋秋拦了下来。
    早在前几天,他就已经发现了林琅状态上的不对劲,也曾经多次试探着了解情况,替人开解。
    可事实是不论沈潋秋用何方法最后都还是收效甚微,这件事的症结,只怕在林琅的心里已经藏了许多年。
    其他人再怎么干预,最终也都还得是他自己走出来。
    “给他留点时间吧,现在这个状态,我想他应该也不太希望身边有其他人过多的干预。”
    沈潋秋还是了解林琅的,作为一个运动员赛场上的事情,他更喜欢一个人消化。
    也有这个自信,可以在正式上场前将自己的情绪完全调节好。
    其他的事情就全部交给老天,即便真的今天就要死,那也得是在他跳出4a之后。
    林琅站在冰场前,闭上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随即睁开眼睛,坚定的踏上了面前的那一片冰场。
    与上一世同样的时间地点,同样的冰场同样的灯光,不同的是,这一世的他远比上一世时更强。
    也许是想要从中突破些什么,林琅这一次刻意的选择了与上一世同样的曲目,只不过换了一个节目编排。
    上一世林琅以最擅长的勾手四周跳作为整个自由滑的第一跳。
    而这一世他的第一跳则是直到现在都一直没人挑战成功过的4a。
    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林琅站在冰场上不断的做着动作,随着音乐的不断起落,林琅在场上滑行的速度也在不断增加着。
    直到曲子的第一个高潮,原本正在高速滑行着的林琅也终于随之起跳,旋转,然后落冰,继续滑行。
    过于令人惊讶的场景使得现场的观众们,几乎是集体都愣在了原地,直等到林琅的4a都已经完成了几秒。
    全场才又刚刚反应过来一样,激动到整个沸腾。
    而那个之前碰巧看过林琅训练的大学生,更是直接激动到直接站起身来,目光直直的盯在冰场上,甚至就连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哭出来的都不知道。
    一直到比赛结束,林琅再一次的登上领奖台,他都好像魂游一般,就只呆呆的坐在那儿,目光就只粘在林琅一个人的身上。
    甚至到了离场的时候,都还是要同伴们叫他,他才有反应。
    “周哥,走了啊。”
    “啊,好,我先去趟洗手间。”
    方才那样的景象实在是太过于让人震撼,那人独自走到洗手间内,用凉水洗了几把脸稍微缓过了点神来,才又走门出去,打算与他那些朋友们回合。
    却不想他才刚刚出门洗手间的门,就看见之前坐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刀疤男,正靠在洗手间旁边的角落里,不知道与谁正通着微信。
    “啊,那个4a果然还是让他跳出来了,一个花滑选手做到他这样,估计他也能算是死而无憾了吧。”
    对话的内容很奇怪,他本想站在那儿再听一会儿,不想朋友却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叫他,他没有办法,即便是心里觉得不对劲,却也就只能跟着一块儿走了。
    ——
    “我靠,太绝了吧,奥运三连冠,除了我林哥牛逼以外,真说不出别的了!”
    “走走走,这必须找个地方,给我林哥好好办场庆功宴!”
    郁桐带着几个人和纪沧殊一脸兴奋的走在前面,反倒是做出了成绩的林琅,一个人若有所思的走在最后。
    自从比赛结束以后,在林琅的心里就一直隐隐的有着一个猜想。
    如果上一世他的死亡,并不是因为身体状况呢?上一世他死在了冰场上,而如今比赛已经结束,他却还依旧活着。
    结合两世的情况对比来看,几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唯一的变动就只有……
    想到这里,林琅略微皱了皱眉头,脑海中不自觉地就浮现出了,上一世自己倒下前所看见的,那最后一个挑衅中又带着些许得意的表情。
    “姚箐……”
    林琅低着头,才刚从过去的回忆中梳理出些许线索,就听见身后有人突然大喊了一声。
    “林琅!”
    林琅闻声还不等回头,就已经先一步的被沈潋秋搂在怀里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辆汽车就在两人的脚前发了疯一样的飞驰而过。
    周围的行人都被这惊险的一幕吓得连声尖叫,走在最前头的郁桐和纪沧殊他们更是大喊着林琅和沈潋秋的名字,转身就要回头往这边冲。
    却不想姚箐那边眼看一次没能撞到人,便几乎是想也没想的立刻挂挡倒车,向后撞了第二次。
    要不是纪沧殊眼疾手快,只怕就连冲在前面的郁桐,都会被他带过去。
    “林哥!”
    郁桐被纪沧殊拉着,眼看着那辆车距离沈潋秋和林琅越来越近,忍不住大喊着闭上了眼睛。
    却又在下一秒就听见了两辆汽车剧烈碰撞的声音。
    林琅被沈潋秋过于猛烈的动作压得眼前一黑,再睁眼时所瞧见的就已经是沈潋秋平时最常用来接送他的那辆迈巴赫,在自己眼前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场面。
    平日里跟随在沈潋秋身边的保镖,已经在两车相撞之前,熟练利落的跳下了车,此时此刻正站在两人的旁边,确认着沈潋秋的伤情,顺便联系警方报了警。
    没能及时从车里逃出来的姚箐,此时已经满头是血的倒在了驾驶位上,沈潋秋也因为倒地时强行护住林琅后脑的姿势,而摔伤了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