厮磨 第110节

小说:厮磨 作者:弱水千流

    韩锦书这才放下心,腻腻歪歪贴过去重新抱住他,脑袋蹭来蹭去,嘀咕:“幸好不耽误。不然弗朗肯定在心里骂死我。”
    “他不会。”言渡轻轻描了下她的颊,“毕竟,全言氏的人都知道,在我的观念里,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好吧。”韩锦书心里甜丝丝的,仰起脖子,嘟嘴亲了亲他的下巴,又有点好奇:“最近忙,是不是因为有什么新项目在推进?”
    言渡低头,顺势亲了亲那张送上门的粉嫩唇瓣:“不是。”
    韩锦书:“那是为什么?”
    言渡:“下个月我要带你回一趟兰江,有些工作只能提前完成。”
    “回兰江?”韩锦书一双大眼眨了眨。
    本来有点疑惑,但思索几秒后,恍然了。
    言渡:“不问我带你回去干什么?”
    韩锦书抱紧他,低声认真道:“我已经猜到了。”
    言渡微挑眉。
    韩锦书看着他深邃漆黑的眼睛,说:“你应该,是想带我回去祭拜你妈妈。对吗?”
    言渡闻言,嘴角浮起一丝愉悦的浅笑,鼻梁蹭蹭她的,“情书,你已经越来越了解我。很好。”
    “当然了,我可是你最亲爱的老婆,当然了解你。”韩锦书说着,顿了下,又换上兴冲冲的语气,道:“你今天专程休了一天假,那我们今天做什么?”
    言渡道:“你说做什么就做什么。”
    韩锦书眼睛一亮,建议道:“那我们今天上午看电视,下午打游戏。”
    言渡轻吻她的耳朵,“好。”
    计划安排得倒是很纯情,可一天结束之后,韩锦书却陷入了深深的无语。她发现,言渡这两个字,的确和“纯情”半点沾不上边。
    她躺他怀里看电视,看着看着,他就不老实了。最后,沙发一片狼藉。
    她坐他腿上打游戏,打着打着,他又不老实了。最后,书房一片狼藉。
    总之,只要她和他腻在一起,他就会乱来。
    韩锦书不禁羞愤又悲催地做出决定:从今往后,再也不拖着着言渡休假陪她了。
    那只色狗子,还是继续忙他的工作比较好。
    *
    第二天,韩锦书乏得厉害,一觉睡到大中午。醒来后却离奇地发现,言渡居然在家。
    “嗯?”看着书房内的男人,韩锦书纳闷儿地挑挑眉,“你怎么没去公司?”
    言渡正垂着眸,处理着带回来的各类文件。他淡淡地回答:“今天有点事,我下午看情况再过去。”
    闻言,韩锦书脑子里警钟长鸣,下意识抓紧自己睡袍的领口,戒备道:“有什么事?你又想干嘛?”
    言渡把所有资料分类整齐,规整入手边的文件袋,然后起身,走到韩锦书面前。他没有说话,只是牵起她,径直走进了衣帽间。
    他从衣帽间里找出她的贴身衣物,脱了她的睡袍,自顾自便动手给她穿上。
    韩锦书脸红红的,不太好意思,但也没拒绝。
    这段日子,言渡经常给她穿衣服,喂她吃饭,有时甚至会让她产生一种离奇的错觉,仿佛自己是他最喜欢的一只洋娃娃。
    她乖乖任由他摆弄。
    穿完内衣裤,言渡又取出一件白色毛衣,套在她的脑袋上。
    韩锦书狐疑地问:“你要带我出门?”
    “嗯。”言渡捏住她一只细细的胳膊,从毛衣袖子里钻出,然后便低头吻了吻她的左腮,“带你去见一个老朋友。”
    韩锦书好奇:“老朋友?是谁?”
    言渡说:“吴曼佳。”
    “……”
    *
    一个小时后,在林荫道内一间很清静的咖啡厅里,韩锦书见到了吴曼佳。
    距离韩锦书上次去凌城找吴曼佳,已经过了两个月,再次看见吴曼佳时,韩锦书颇有几分惊讶。
    面前的女孩儿,身着浅色衣物,虽然仍旧蓄着长长的厚刘海、有轻微口吃,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明显要比之前好许多。
    她朝韩锦书弯着唇,笑得温婉而腼腆。
    两个女孩儿闲聊了两句。之后,吴曼佳便紧张地,无比忐忑地,询问起了她脸伤的修复问题。
    韩锦书大为震惊。惊完,便是止不住地狂喜。
    她着实没有想到,仅仅只两月不到的时间,吴曼佳对未来、对生活、对人生的态度,会发生如此之大的转变。
    韩锦书没有片刻的耽搁,马上便要致电给姚荟荟,给吴曼佳预约一系列术前检查,制定修复方案。
    “不……不用急的,锦书。”吴曼佳眸光柔和,轻轻笑着说:“我、我现在……在准备成人大学的,自考。等我考……考完试,我再来找你做修复手术。好不好呀?”
    听完吴曼佳的话,韩锦书更加欢喜,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不住地说:“好……太好了,曼佳。太好了!”
    这时,吴曼佳的手机响起来。
    韩锦书垂眸看了眼,注意到吴曼佳用的这款手机,是某国产品牌的当季最新款。看起来像是才买不久,使用感很弱,非常的新。
    吴曼佳接起电话,笑着简单应答两句,便挂断。
    韩锦书问:“谁呀?”
    “我妈妈朋友,的女儿。知道我……我来银河市,要请、请我,吃饭。”吴曼佳歪了歪脑袋,想了想,又很认真地说,“这个女孩子,好厉害的,很有出息,和、和你一样厉害。是大明星,很漂亮,还演过……好多电视剧。”
    听见这话,韩锦书不由惊讶地瞪大眼:“明星?叫什么名字?”
    吴曼佳回答:“陈晴莎。”
    韩锦书:“……”
    韩锦书愣在了原地。片刻后,她反应过来什么,目光越过咖啡厅的无数顾客,看向最里侧的那张桌子。
    言渡只身一人安静地坐在桌边,漆黑漂亮的眸,也正定定注视着她。
    韩锦书鼻子一酸,眼中瞬间又涌上湿意。
    原来,当初言渡和陈晴莎见面,只是为了要从陈晴莎口中,打听吴曼佳的下落。
    就如同今天,为了不让吴曼佳接触到太多异样眼光,他刻意将见面地点,选得很僻静。就如同此刻,为了不打扰她和吴曼佳的重逢,他会独自一人,待在远处沉默地看着她,陪伴她。
    这就是她最喜欢的言渡。
    多年来,他总是这样周到,细致,无声无息给予她所有温柔。
    简单吃过便餐,吴曼佳要走了。
    韩锦书连忙站起身,提出要送她。
    谁知,吴曼佳白皙的脸颊却泛起一抹红云,小声支吾道:“不、不了,锦书,有人来……接我的。”
    “啊?”韩锦书一呆。
    没等韩锦书继续追问,一道高大人影已经从咖啡厅外进来,径直走到了她们面前。
    韩锦书看了眼男人的脸,周正俊朗,是一种很阳刚的美,浑身上下流露出一种军警人员特有的板正与沉稳。
    “吃饱没?”男人朝吴曼佳弯下腰,听得出,声线故意压低,变得柔和,“别看我来了就不认真吃饭。”
    “我……我吃饱了。”吴曼佳脸红红的,然后想起什么,连忙介绍道:“哦,这就是,我……我的好、好朋友,韩锦书。”
    男人的目光便淡淡朝韩锦书看来,说:“你好。向怀远。”
    韩锦书还有些回不过神,讷讷应了句:“你好。”
    之后,两人跟韩锦书道了个别,随之离去。
    韩锦书坐在咖啡厅里,透过落地玻璃窗,看见男人牵起女孩儿垂在身侧的小手,一时出神。
    忽的,一丝微凉扫过她的颊,与此同时,耳畔响起言渡清冷的嗓音:“在看什么?”
    韩锦书回过神,下意识抓住他轻抚她脸蛋的大手,怔怔道:“老公,曼佳这是……谈恋爱了?”
    言渡盯着她亮晶晶的眼,这副呆呆傻傻的样子,让他又想亲吻她。
    于是言渡微勾唇角,便在她眉心处,落下一吻:“我不是告诉过你么。每个人活在世上,都在等待一束属于自己的光。”
    韩锦书明白过来,忽然内心涌上满满暖意。
    当年,言渡等到了他的光,他的救赎。
    如今,曼佳也等到了。
    *
    十二月初,韩锦书跟随言渡再次回到了兰江,回到了一切故事开始的地方。
    黎月瑶的墓,最初只是一个山野间的土坟包,后来,言渡把母亲的骨灰坛,迁进了兰江老城区的一个佛寺,供奉成了长生灵位。
    清晨,小城霜浓雾重,韩锦书与言渡携手走进佛寺,来到黎月瑶的灵位前。
    耳畔梵音阵阵,间或夹杂几声钟鼎的空灵音鸣。
    韩锦书给黎月瑶敬了三炷香,又掏出事先买好的水果茶点,供奉在灵位前。她柔声说:“妈妈,我是言渡的妻子,我叫韩锦书。对不起,这么久了才第一次来看您,您千万别生气呀。”
    言渡闻言,握住她的手,漫不经心道:“妈不会生你的气。”
    韩锦书看他一眼,压低嗓子:“你又知道了?”
    言渡弯起唇:“毕竟,你是她儿子的命.根。”
    韩锦书:“。”
    韩锦书脸一下红透,轻声啐他:“花言巧语。”话这么说,可心里却像漾了蜜般甜。
    离开佛寺,两人手牵手,沿着兰江某条不知名的老街,漫无目的地前行。一直走,好像会一直这样,走到天荒地老。
    突的,言渡脚下步子停住。
    韩锦书茫然地转过头,看他:“……怎么了?”
    言渡面朝她,垂眸笔直凝视着她的眼睛。他说:“韩锦书,我还没有跟你正式求过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