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逃荒: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搬砖 第173节

小说:开局逃荒: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搬砖 作者:小雀凰

    甚至都出现,姐妹几个共同嫁给一个夫君的情况。
    他们陶府,那都是富贵的人户。
    怎么能学着这些贫穷家的人,干出姐妹几个共侍一夫的事情来呢?
    “娘,你且听我的吧,这几日,咱就不要跟谭青青来往了。就算要来往,那也要等到我和姐姐嫁出去以后……不然我们原本就难嫁,再跟谭青青走的近,我们就更难嫁……”
    陶若灵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沈梅兰的怒斥。
    “你怎么满脑子只想着你自己?罢了罢了,我知道你们两个最近烦的很。我也懒得与你们多说什么。你们的婚事,我也早就有所准备。城南的方家和李家,是难得的书香世家。他们祖上,也都是做了官的。至于他们的子孙,我也差人打听过,都是板正的人。我估摸个时间,让你们姐妹两个,与他们见一见。若是你们互相看对了眼,那我就替你们做主,帮你们准备些丰厚的嫁妆,让你们风风光光的嫁过去。”
    “这总行吧?”
    “行。”陶若灵开心地扯着自家亲娘的胳膊,总算是转忧为喜。
    而说起嫁人的具体事宜,一直以来没有开口说话的陶曼凝就突然插了嘴,“娘,我们若是嫁给了那两家,那陶姗儿和陶婉儿呢?她们总不能嫁的比我们还好吧?”
    一提起陶姗儿和陶婉儿,沈梅兰的笑容便凝固到了脸上。
    “姐姐,你好端端的干嘛要提起她们呀?你不知道咱们的亲娘,最讨厌她俩吗?”
    “可这讨厌归讨厌,事情总还是要操办呀。”陶曼凝跟沈梅兰一样,比起担心谭青青会不会给他们的婚事拖后腿,她更厌恶陶姗儿和陶婉儿过得比自己更好。
    “娘,陶姗儿和陶婉儿的婚事,咱们就不能动动手脚,让她们嫁的远些吗?我不想再在渝州城看见她们!而且娘,你可是陶家的主母,这点事儿,你还是能操办的吧?”
    沈梅兰当然想操办。
    但问题是,她那个便宜夫君,被柳姨娘糊弄了眼,可宝贝那两了呢。
    更不要说像嫁人这样的大事情。
    若没有她夫君的首肯,陶姗儿和陶婉儿的婚事想要操办,怕是还没那么容易。
    而陶曼凝看着沈梅兰不答,甚至还摇起了沈梅兰的手,撒娇道,“娘!”
    第231章 跟着乔嬷嬷学着管理账目
    “行了,你们也甭摇晃我了。”沈梅兰让陶若灵和陶曼凝先停一停,别再折腾她了。
    “你们两个是我的心头肉。做娘的哪里会亏待自己的孩子?放心,陶姗儿和陶婉儿那两个小贱人,只要有我在,她们就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好的,那就谢谢娘了!”陶曼凝和陶若灵都十分开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几日后。
    乔嬷嬷帮谭青青把家里的账单都给她拿了出来。
    因为是流水账,所以谭青青很明显地看到,流水账的名目下面,是红色赤字。
    谭青青从小在外头野惯了。
    对于后宅管家管账目一事,一窍不通。
    所以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什么账目,来查看家里面的财政。
    账目有流入金,和流出金。
    总之谭青青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得懂。所以她只能要求乔嬷嬷别把账给她看,直接说事情就好了。
    “乔嬷嬷,你这突然把账本拿出来给我看,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姑娘你平时花钱大手大脚,完全对钱没有一点数。再这样下去,全家都要喝西北风!”
    “……陈氏三兄妹不是已经走了吗?家里的口粮应该能省出一大批的吧?还有董毓的丫头,也走了。现在在家里吃饭的,就只有我、你,贺娘元子,和摘星。这每天的米面钱,应该能节省不少下来。”
    “可别说了。”乔嬷嬷一提起这些人,就头大。“陈氏三兄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董毓的丫头,霍兰。四个人每日就要吃2斤大米。一个月下来就是60斤米。你瞅瞅,光是米粮,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虽然陈氏三兄妹的饭钱,由陈家的老大靠抄录书本慢慢的在还。可是您投到他身上的,可远远比不上他赚来给您的。再加上,陈安又与姑娘您分道扬镳……且不说这钱债,就说这情债,他是无论如何都还不起的。所以,奴是这样建议姑娘的。您呢,干脆去陈安那里闹上一闹。”
    “这样呢,一来可以把他欠姑娘的钱,给要回来。二来呢,也能给薛瑞明表露出一副,您已然与陈安彻底决裂的姿态来。”
    “奴不管姑娘您心里头是怎么衡量的。总之呀,账目上的钱,可不能再赤字了。不然您就算是有夫人的补贴……就冲着您这样花钱下去,您是断断撑不过明年的二月。”
    “有这么夸张吗?”
    还撑不过明年的二月……
    这咋可能呢。
    乔嬷嬷看着谭青青满脸的不信,她也不跟谭青青多说废话了。而是直接把去年的账本翻阅来给谭青青看。
    “姑娘你自个儿瞧。赚入的减去支出,是不是负了约莫一百多两?不是我说,您这花费实在是太大了。您要是再不想想办法赚点钱回来,这家里面的钱,定然是能被姑娘您给掰扯空的。”
    谭青青不太想看这个账本。
    但是乔嬷嬷非要逼着她看。
    谭青青只能求饶,“好好好,我算是服了您了,好吧。我看,我仔细看……可是,这钱花了,再赚不就是了。正好,这开年了,我呢,还要跟董毓联起手来做点生意。这做生意总还是要盘铺子的吧?我呢,等会儿就要去董毓那儿,跟董毓说说。看看她夫家有没有像样的铺子,让我能跟她合伙搭嘎起来做生意的。比如,她要开布庄,我呢,就借用她布庄铺子里的一小块地方,做点胭脂水粉之类的普通货。反正乔嬷嬷你想想看,去做衣裳的,是不是都是女人?既然是女人,那她除了买布料做衣裳以外,是不是还要看下其他女人用的小件?”
    “这样一来呢,我的东西也能卖的更为顺畅,不是吗?”
    谭青青怎么想的,跟乔嬷嬷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跟着沈梅兰身边这么久了,早就非常清楚管家查账的流程。
    所以她对谭青青别的要求没有,就是谭青青一定要会学着看账本。
    不然以后等她嫁了出去,嫁给夫家,夫家把后宅全部交给谭青青来管,谭青青两眼一抓瞎,是会被后宅的人给笑话的。
    为了稳固谭青青嫁人之后,在夫家的地位,乔嬷嬷也是没少替沈梅兰操心。
    “姑娘,您都是快要出嫁的人了。封家的小公子,早就已经把聘礼重新送到了镖局。这次镖局没有办法再推拒,便只能暂时把聘礼放在了堂厅里。就等着姑娘您什么时候去镖局,答应出嫁呢。”
    “封家公子也是等了你好几天回应了。”
    “虽然呢,封家小公子并不是老大。但说不准他爹娘去世以后,他就要跟他哥哥分家。所以啊,这封家小公子与您成家后的这个管家权,最后还不是要落到姑娘你一人的肩膀上?”
    “您就算是不想嫁给封家公子,那总还是会有王家、李家、孙家……是姑娘哪有不嫁人的?”
    “故而,为了您的以后着想。我这是必须要帮您把账目的事情给弄清楚。”
    眼看谭青青眸色里还有推拒的神色在。
    乔嬷嬷面色严肃了起来。
    “奴这也是为了姑娘你好。您要是再不听话,那我也只能回陶府,请夫人过来,亲自管教姑娘你了。”
    “往大了说,您不会管账,便管理不好后宅。可往小了说,您不会管账,自也是处理不好铺子的成本、支出、利润、税赋之类的事儿。就您这顽劣心重的样子,还想买卖铺子做生意呢?怕是没做上今年就会亏本。”
    “好好好,我学。我学还不成吗?”
    谭青青很是叹气。
    她是真没想到,进入游戏里玩游戏,还要学习。
    何苦来哉。
    但是没办法。
    乔嬷嬷刚才的话,算是抓到了谭青青的痛处。
    也的确,要是她不会管账,或者说看不懂账目的话,岂不是要任由别人坑自己的钱?
    谁会跟自己的钱过不起啊,是不是?
    谭青青跟着乔嬷嬷抱着账本整整看了十天半个月,才损失把账本的一些科目给看明白了。
    至于算账……
    谭青青并不会用珠算。
    所以一直用的是手算。
    乔嬷嬷虽然不知道谭青青这草稿到底是怎么打的,但看着她拿着草稿,写了一圈她根本就看不懂的阿拉伯数字后,竟然能跟最后的账目对上……便也没再苛求谭青青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计算账目了。
    反正管账这事儿,过程不重要,结果对,就行了。
    第232章 拜访封家二老
    “行了,这账本一时半会儿也是学不明白的。”乔嬷嬷瞧着谭青青学的还算是勤勤恳恳,她面儿上也算是和缓了不少,不似一开始那般满脸都是愠色了。
    “奴也晓得,你这光是看字就头晕的脾性,没个十年八年的磨炼你,也是改不来的。”
    乔嬷嬷突然转换了脾性,变得温柔。这倒是谭青青没预料到的。她还以为乔嬷嬷这架势,不让她在家里念个十几天的账目,誓不罢休呢。
    “嬷嬷怎么突然之间这么好的脾性了?莫不是有什么大坑在后头等着我?”
    “呸!”乔嬷嬷向谭青青横了一眼,“你这姑娘,真真是个不懂感恩的。奴让你学习账目,那是为了你将来在夫家能有个依身的本事。不叫你公公婆婆把你看轻了去。你倒好,自己不上心也就罢了,还在这儿插科打诨,好生让人恼!”
    “哎呀。”谭青青抱着乔嬷嬷的胳膊,开始撒娇起来。“我这不也有在认真学嘛。好啦,乔嬷嬷,别生气。你想要什么,待会儿我上街给你买!”
    见谭青青还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乔嬷嬷也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为她担忧,又或者是又气又笑,又担忧。
    总之,谭青青这丫头,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我年纪已经大了,而且我又不是你亲生母亲的人。没法跟着你陪嫁给封家。你与封家的亲事,奴劝姑娘你真的要上点心。要是万一封家打着只是留个后的主意,那姑娘你岂不是就白白把自己的后半生给葬送了吗?总之啊,姑娘虽然现在年纪还小,还尚可在闺房里留着。可姑娘家,留来留去留成仇,总归还是要嫁人的。你往后到了夫家,那就是后宅之主,要肩负起管理后宅的职责的。可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每日吊儿郎当,不知体统,天天大字不识一个,只知道每日爬树上房揭瓦了……”
    “行了行了行了!打住!”
    谭青青简直要被乔嬷嬷给吓到。
    她要是不拦着乔嬷嬷,乔嬷嬷甚至能给她唠叨上几天几夜。
    要是再不阻止乔嬷嬷说话,谭青青的耳朵怕是能起茧。
    “我又不是没有在认真学。你让我看的,我不都看了吗?”谭青青一副乔嬷嬷可以暂时把自己嘴巴闭上的模样。或者要不就再喝点水,总之不要再开口讲话了。
    听着累。
    瞧着谭青青不愿意听自己说教,乔嬷嬷还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姑娘你要是愿意听,我至于每日这么苦口婆心的天天盯着你吗?算了,你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往心里去啊,那我也没办法。人啊,总是要吃了亏,才知道别人的话说的是对的。”
    ……
    谭青青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对了,嬷嬷。你突然不让我看账目,总不会是突然之间就良心发现吧?说吧,是不是我姨母那边,又有什么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