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偏执丞相和离后 第95节

小说:与偏执丞相和离后 作者:第一只喵

    姜知意眼睛看着沈浮,摇着头。她等了他那么久,相逢却只有匆匆一瞥,短短几句话。她不会再离开他,她会一直守着他,等他醒来。
    握紧他的手,看见他手腕上深刻的刀痕,他前心也有伤在渗血,可那柄匕首分明没有刺穿心脏,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伤?
    想哭,眼睛干涩到了极点,姜知意跟着车子,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姜云沧又跟着她。苍凉的情绪满布胸臆。她的眼中只有沈浮,他再一次失去了她。
    在得知身世的那一刹那他就决定,离开她。他是坨坨孽种,永远清洗不掉的污点,他不能连累她。他只要远远望着她,看她平安喜乐就好。眼下,她的全部喜乐,都是沈浮。
    姜云沧顺着她的目光,看过沈浮的伤:“你生念儿的时候难?婲产血崩,沈浮放干了心头血给你喝,那些,不是鹿血。”
    “你是因为中毒,白苏在落子汤里下的毒,沈浮吃了巫药做了药人,用心头血医好了你。”
    “月子里他没来,因为他快死了,那些人给他输血,才慢慢活过来。”
    姜云沧慢慢说着,扶着姜知意的手感觉到了她的颤抖,她在哭,眼睛红着,鼻子红着,在大街上,在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面前,她哭了。
    哭得那么伤心,哭得他都想落泪。他从来不舍得让她哭。可她总为了那个该死的沈浮,一次次哭泣。
    他可真是蠢,做什么滥好人。为什么要帮沈浮说出真相。他不是从来都最厌憎沈浮么。姜云沧心里苍凉到了极点。那些炽热的情意他永远不会再说。他会离开,回西州。他会在最远的地方遥望着她,想念着她,他永远不会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他可真是可笑,一个坨坨种,做了雍朝人,又为雍朝杀了那么多坨坨人。他那样爱着一个姑娘,却永远不能对她说哪怕一个字。
    车子慢慢走着,姜云沧沉默地跟着,再抬头时看见清平侯府高高的门楼,他们到家了。
    “哥,”姜知意喑哑的声音,低低唤着他,“让他在家里养伤吧,他那边没人照料。”
    姜云沧看着她,慢慢点了点头。
    沈浮的病榻设在姜知意房中,夜来念儿睡在床里,姜知意睡在外侧扶着沈浮,让他保持侧卧,不压到伤口,一家三口,第一次一起过夜。
    姜知意彻夜未眠,每次听见沈浮的呼吸有细微变化时都立刻起来查看,可沈浮始终没有醒。
    一天,两天,时间一天天过去,有时候沈浮会发烧,有时候会无意识地说几句话,更多的时候只是躺着,睡着。
    姜知意想,他太累了,身体太疲惫了,他殚精竭虑,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副重担,他该歇歇了。
    可她那么盼着他醒,盼着他漆黑的眼睛看着她,盼着他微微翘起嘴唇,温暖干净的笑容。
    第三天夜里,沈浮还没有醒。姜知意守着孤灯扶着他,迷迷糊糊睡着了。
    梦见了沈浮,他坐在石桌前,转过头看她,他在笑,轻轻唤她意意。
    姜知意紧紧握住他的手,他还在唤意意,一声一声,越来越清楚。
    姜知意猛然睁开了眼。
    对上沈浮幽深的双眼,他醒了。烛焰摇动,为他苍白的脸镀上一层温暖的光晕,他握着她的手:“意意。”
    有热热的泪从眼角落下,姜知意俯低身子贴近他:“浮光。”
    边上呼吸浅浅,念儿轻轻打着鼾,沈浮还在唤她:“意意。”
    “我在。”姜知意哽咽着,抚他的脸,抚他的发,抚他清癯坚执的轮廓,将他的模样刻在心上。
    夜,安静得很,他的语声轻柔,清晰:“意意,回来吧,我们重新来过。”
    姜知意含着泪,垂着眼睫,默默看他。
    熟悉的恐惧又再袭来,沈浮紧紧握住她:“意意。”
    她慢慢贴近,香甜的气息盈满怀抱,她柔软的唇凑在他耳边,甚至蹭到了他的耳廓,激起他无尽的颤栗。沈浮紧张地等待着。
    烛心爆出灯花,念儿在梦里笑了,沈浮感觉到姜知意的唇微微张开,有暖热的气息钻进他耳朵里。
    他听见,她嗯了一声。
    “回来吧。”
    “嗯。”
    “我们重新来过。”
    “嗯。”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说:
    正文完结,撒花花~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开始更新番外,纯甜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