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蹭你的信息素[女A男O] 第83节

小说:我只想蹭你的信息素[女A男O] 作者:风辞雾隐

    好像……他是有点太紧张了。
    走出电影院,叶真在门口买了两杯热乎乎的奶茶,递给一杯给简错。
    他抱着奶茶喝了口,黏腻腻的味道在口腔里窜,胸腔里开阔不少。
    由于是新年的缘故,路边有不少摆摊的,夜间灯红酒绿,摊贩叫卖着。
    两人十指相扣,在街上胡乱逛着,在路过一个贩卖发箍的路边摊时,简错停了下来,望见个喜庆的红色鹿角,福至心灵给叶真戴上,削减了些她身上的清冷感,不禁由衷评价道:“嗯!好看!”
    叶真从里头挑了个白色猫耳给他戴上,笑道:“你也很好看。”
    “又是这个?”简错摘下发箍塞回小摊儿,“不要这个。”
    他从摊子上挑了个有恶魔角的戴上,兴高采烈道:“这个不错!”
    叶真给他戴上:“嗯,挺可爱的。”
    简错挪了挪发箍调整,就见叶真拿下红色鹿角的发箍,又拿了个恶魔角的发箍戴上,顺手把钱给付了,牵着他的手朝前走。
    简错偷偷瞟她,心底有点点甜蜜。
    买一样的?
    这样看上去还蛮情侣的。
    还有十几分钟开场,简错在抓娃娃机前停下抓娃娃。
    不得不说,这玩意儿以前他超爱玩儿,一枚硬币抓一次,抓到就是赚到,特别靠运气,可他抓来抓去没抓到,实在没有玩游戏的天赋,抓了二十多次有些沮丧。
    叶真看他噘着嘴可怜巴巴,从后面抱住他,握住他抓拉杆的手,投了一枚硬币望着娃娃机内里:“这样。”
    简错被抓着手,望着娃娃机里的抓手降落抓起了个小熊,不禁心脏微微一紧。
    抓手把小熊给抓了起来,摇摇欲坠,好像下一秒要掉下去似的。
    别掉下去!
    稳住稳住!
    小熊稳稳掉入出库口。
    简错瞪着眼,扭头狠狠亲了口叶真的脸颊:“你太厉害了!”
    “嗯,”叶真看他心花怒放,“还抓么?”
    简错点头如捣蒜,也没想到叶真这么厉害:“还要还要!我还想要那个小松鼠!”
    叶真一连抓了八个,简错站在旁边都要没手抱娃娃了。
    眼看电影开场,他们回到电影院又买了爆米花和可乐,简错和叶真挨着坐,两个小时过得飞快,简错看到后面甚至听到前排后排有观众擦眼泪擤鼻涕的声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看了那么多遍,他眼泪还是止不住流。
    看完电影后,简错和叶真从电影院出来。
    “什么感觉?”叶真牵着他的手问。
    简错眼眶红红的:“要是女主没死就好了,她应该跟男主在一起。”
    叶真揉揉他的头道:“当初,到底是谁跟我说,残缺的美才是美,到底是谁告诉我,好的电影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摧毁给观众看。”
    简错噘着嘴道:“那是当编剧的简错说的话,现在的我是观众简错。”
    合着,这还能分裂呢?
    叶真无奈。
    “你说谁分裂啊!”简错狠狠锤了下她的肩膀,哼哼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对于读心术在简错这里升级这事儿,简错坦坦荡荡告诉过她,包括她那些乱糟糟的想法。
    叶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现在的简错跟以前她一样,有听到心声的烦恼,也有听到心声的窃喜。
    “那你知道我现在心里想什么么?”叶真注视着他问。
    简错狐疑看她,听到从她胸腔里传来充满磁性的嗓音。
    [宝贝,今晚能让我抱么?]
    简错脸颊腾的就红了,跺跺脚骂了声“你流氓”,头也不回朝停车场走,愤愤不平。
    什么抱,她明明是想……欺负人!
    叶真耸肩。
    调戏的时候,更有意思了。
    情人节到来,叶琮提叶真准备的世纪婚礼如期举行。
    在礼堂里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热烈,简错握着捧花挽着简航的臂弯一步步走向站在十字架下的叶真,一时间好像所有的过往都浮现,从少年时相识,到分别多年后的再遇,有美好的记忆,也有糟糕透顶的记忆,可现在剩下却唯独甜蜜。
    简航将简错的手递给叶真。
    两人十指相扣站在十字架下,面对着神父。
    神父问:“亲爱的叶真女士,请问您愿意……”
    “我愿意。”叶真打断了他的话,亲自念着誓词:“我愿意娶简错为我一生的伴侣,从此爱他尊重他,对他不离不弃,无论富贵贫贱,无论健康疾病,无论成功失败,都会不离不弃,永远支持他,爱护他,与他同甘共苦,携手共创美满家庭。”
    简错微怔,握着捧花的手紧了紧。
    全场静默,笑弯了眼。
    神父笑着又问简错:“亲爱的简错先生,那么您愿意成为叶真女士的伴侣么?也如她爱你那般爱你么?”
    简错屏住呼吸,定定道:“我愿意,我愿意像她爱我一样爱我,直到永远。”
    这或许是,叶真和简错听过的,对方最浪漫的誓言。
    随后是交换戒指。
    伴郎伴娘送上戒指,简错从丝绒盒子里取出戒指时,才发现戒指竟是《哥哥们》节目组的道具,是他和叶真曾戴过的,他当时说很喜欢来着,没想到叶真是记得的,竟然将戒指从节目组手里购买来了。
    简错有点感动,给叶真戴上了戒指。
    叶真也给他戴上了戒指。
    “那么接下来,请新娘新郎亲吻,缔结誓约。”神父倒没想到这对新人这般积极。
    叶真和简错浅浅亲吻了下。
    婚礼流程繁杂,更何况是像叶家这种豪门,且叶家请来的俱是每个行业的龙头老大,往日里见不到的大腕在这儿都能见到,影帝影后更是扎堆,没点身份根本进不来这宴会。
    这一折腾,就折腾到晚上。
    简错跟叶真婚后是旅行蜜月。
    为此叶真早早将三个月的工作给解决了,并且安排好后续突发状况应急方案,至于简错写了三个剧本,目前正处于审核阶段,等度蜜月结束再重新修改讨论。
    深夜时分,简错和叶真登上包下的游轮。
    简错一进房间就被叶真横抱了起来,他一惊,心脏砰砰直跳,揪着她衣襟明知故问道:“你干嘛?”
    “洗澡。”叶真唇角微微翘了翘,脚步朝浴室走去。
    “那个,分开洗就好了。”简错呼吸紧蹙了起来,慌了下道。
    除却叶真易感期那次,他们几乎都在忙着工作,加上简航和颜希希看得紧,都不敢有一点点放肆,再是情到浓时,两人都尽量克制。虽说结婚后没那么多禁忌,可他莫名紧张起来。
    叶真垂眼眼神有点灼热道:“一起。”
    一起洗。
    就洗澡对吧,应该没别的事情了吧。
    简错勉强稳住,眼神飘忽“哦”了一声,心说先适应适应,问题不大。
    “哗啦啦”的淋浴声响着。
    衣服一件件掉在地上,凌乱扔着,温热的水不断浇灌着微凉的皮肤。
    浴室的水滚烫得吓人,简错像丢进热水的青蛙似的,像挣脱,可头顶又被盖上了锅盖。
    任凭汩汩汩的温度升腾将他煮熟也毫无反抗的办法,好像要坠落到深渊里去般,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好在叶真及时解救。
    而叶真呢?
    她不像青蛙,她像能将食材熟练的处理的厨师,菜该怎么切,该怎么处理,该如何炒。
    什么时候放油,什么时候放调味料,游刃有余,唯一失控的恐怕是炒菜的力度了。
    不过简错敢肯定,这菜要糊掉!
    简错双手撑在玻璃上,额头冒着细细密密的汗,也不知道是不是浴室里的温度太高,他神经像撕扯着般痛苦闷哼着,眼眶红红的,只听得到自己愈发粗重的呼吸。
    “我……可以标记你了么?”叶真将头蹭进他颈窝,动作并不轻柔问。
    简错手指在玻璃上难以稳固,掌心控制不住乱滑,迷迷蒙蒙的热气熏得他昏昏沉沉:“可……可以。”
    叶真搂住他的腰,咬破他后颈柔嫩的肌肤,鲜血点点渗入口腔。
    铁锈味弥漫着,她牙齿里释放着信息素,注入他的腺体。
    陌生的感觉顷刻间窜入四肢百骸,简错每一根神经都随着醉人信息素的注入而战栗。
    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瞳孔瞪着玻璃扬着哭腔崩溃哭出了声,“疼……好……好疼。”
    叶真专心注入信息素。
    持续了三分钟后,她才抱着哭得梨花带雨又无助的omega哄着:“不疼了,乖。”
    简错哭得眼睛愈发红了,闻言张嘴朝她肩膀恶狠狠咬去。
    咬完后嘟着嘴控诉:“你们alpha很讨厌!为什么不是我们标记你们?是你们标记我们omega?”
    叶真疼得“嘶”了一声,将简错横抱起来朝床榻走,一点也不生气:“嗯,我们alpha讨厌。”
    “今晚,你想标记哪里,都可以。”她将omega放在床上,抚了抚他的脸深深道。
    简错又被哄好了。
    这一晚室内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烈,直到清晨浓度才堪堪降低些。
    “宝贝,能喊我一声老公么?”叶真亲亲怀里困倦的omega,抚了抚他腺体上的痕迹,心里满满的。
    简错哼哼了声,闭着眼缩在她怀里,乖巧喊道:“老公……”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