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的我嫁入豪门 第147节

小说:拖延症的我嫁入豪门 作者:一问之

    是算计, 是虚伪,是屈意逢迎,是追名逐利。
    这便是他这么多年来所见到的喜欢。
    这些人喜欢他的家世,喜欢他的金钱,喜欢他的权力,喜欢系统给予她们的奖赏。好似只要他爱上了她们,她们也就能同样获得这一切的名利。
    他讨厌这些人。
    追名逐利并不可耻。
    他讨厌的, 不过是她们将他物化成了一个名利的符号, 并将其冠名为爱情。
    他不懂爱情,可他知道, 爱情不该是这样。
    不过, 也无所谓。
    他不需要懂爱情, 更不需要知道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爱情于他, 也没有那么重要。
    爱情是必须品吗?
    并不是。
    只不过千百年来,文人墨客们将它美化成了必须品。而手握权力的男人们,又将女人的献媚看成彰显荣耀的勋章。
    有人出生便没有了父母,天然缺失了亲情;有人离群索居,没有任何朋友。既然人可以不需要亲情和友情,那人不需要爱情,也是一件正常的事。
    依赖某个人的陪伴是弱者的行为,强者即使受伤,也可以独自舔舐伤口。
    他站在窗边,向下俯瞰,半座海城尽收眼底。
    车水马龙,灯火通明,一派人间繁华。
    猎猎寒风吹过他的衣角,吹不散他满身冷寂。
    ……
    陆归远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多年。
    直至老年,他也仍保持着工作的习惯,终生没有伴侣。
    青年时期经历的系统似乎就此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他臆测出来的一场幻梦。
    当年绑定过系统的女人们都已经忘怀过去,到了这个年纪,也已经子孙绕膝。唯有他依然形单影只,孑然一身。
    有人背后说他可怜,他只淡淡一笑。
    他这一生,事业壮大、家人安宁、有一两个可交心的朋友,此生他过得很好。
    繁衍只不过是人类诸多本能中的一种,他对抗了这种动物性的本能,是他生而为人的胜利。
    老年后,他给两个弟弟和他们的后代留下了一笔不菲的家产,余下的钱都捐献了出去。
    以他们的能力,守不住这偌大的家财,反倒徒生祸端。
    他安排好一切,平静地走向了死亡。
    临终前,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陆归远……陆归远?”
    她在喊他的名字。
    这个声音似乎很耳熟,他又想不起来这是谁。
    他竭力想要听清,想要睁开双眼,看清她的面容,却一下坠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
    陆归远睁开了眼睛,从一个无边的长梦中醒来。
    床边,苏迟正坐在他的身侧:“你醒了?”
    她戳了戳他的脸:“你不是说今天有重要的会议,我怎么喊都喊不醒你。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他哑声道,“只是做了一个梦。”
    “哦,”她放下心来,随口问,“什么梦啊?”
    他深深看着她,忽然笑了。
    他道:“一个无聊的梦。”
    陆归远坐起身,手臂环过她的腰,将她揽在怀里,埋在她的发间,深嗅她的气息。
    他轻声呢喃:“苏迟。”
    “嗯?”
    “我爱你。”
    苏迟的耳根骤然通红。
    他笑着吻上去,心中充盈而温暖。
    爱情于他而言是件无聊的东西,他并不渴望它,也不需要它。
    他只是需要苏迟。
    若没有苏迟,此生的他也会寂寂终老。
    然而他遇见了她——
    世间无聊,唯她可爱。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这个算是另一条世界线的陆归远,被这个世界线的陆归远梦到了。
    那个世界没有苏迟,他也就没有了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