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黄橘绿时 第123节

小说:橙黄橘绿时 作者:勖力

    温柔的人,里子里无比坚韧。她伸手在他后背上抚了抚,与他一起接受现实,“是的。孙施惠,你只得再歇一刻钟,还有好几天的迎来送往等着你忙。”
    “我说我累得不行,你会不会笑话我?”
    怀里的人摇摇头。他不禁更拥紧她一些。
    “我以为我永远不会朝他低头,可是,汪盐,他握着我的手时,我头皮在发麻。”
    “就像你说的,我不那么做,会后悔的。”
    他在说,那个不存在的孩子。
    “嗯,世上最不需要推敲的就是不后悔。”
    孙施惠松开拥抱,来勾她的下巴,借着月色看清她,他心里才安静些。
    他们在这宅子里认识二十年。
    从爷爷起,到今晚,爷爷去了。
    “汪盐、”
    “嗯。”
    “我不想你离开我。”
    “好。”汪盐满口应答他。
    随即,月下交错相拥的人影,耳鬓厮磨里,分不清谁的眼泪染到谁。
    孙施惠再扶住怀里人的脸,补充道:
    “从很久以前开始。”
    从她来这里,说她路痴,认不得路开始。
    汪盐那会儿怪这座宅子太大,她不分南北了都。
    爷爷打趣地教猫猫,早上来,有太阳的是东边;下午来,有太阳的是西边。
    猫猫顶真:那阴天、下雨和晚上呢?
    孙施惠那会儿嘴硬且讥讽:你可以不来!
    不来最省事,这样太阳在哪,管它是阴天、下雨还是晚上,都不比为路痴发愁了。
    汪盐那一次气得好长时间没有来。
    孙施惠也跟着生气了好久,怪江南的天气真乌糟。
    他希望天天天晴。这样,就可以除去阴天、下雨和晚上。
    “真的?”
    “嗯?”
    汪盐抬头问他,“你说的除去阴天、下雨和晚上。”
    “当然。以我的名字起誓。”
    暂时逃离人生大事,离群索居的两个人,坐在月明里,数着表盘上的时间倒计时。
    施惠问,“还有多长时间要回去?”
    猫猫答,“允许你再抽一支烟的工夫。”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其实一个小言故事,正文定在这里收梢,算是作者头铁吧。
    但是,人生里,有相聚就会有别离,有爱情就会有惆怅,有得意就会有失意。
    同样,有生机也有停笔的死亡。
    而人生大事里,从来只有生老病死,却没有爱情的。
    私心觉得,爱情修炼到最后,要么夭折,要么一起发展到进入人生大事阶段。
    所以,这个故事连贯的正文线停在这里。
    后续番外,算是休整好的补充也算是特别集。(番外歇几天再更新啊,请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