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敏重生了[红楼] 第62节

小说:贾敏重生了[红楼] 作者:秋凌

    那时候,荣国公便想着程宜真的话,荣国府盛极一时就凋零了。荣国公自是不希望荣国府那么快凋零,今日不要那些打赏,便也是为了日后做铺垫。
    特别是在荣国公知道后面有要衔玉而生的贾宝玉,那就更不能把荣国府放在太过两眼的地方。张家那边强了,荣国府再强,王家再强……荣国公自己都要怕了,再说贾赦这个人吧,哪怕现在好了许多,荣国公就怕贾赦突然犯傻。
    毕竟神仙渡劫,凡人哪里干得过神仙,倒不如循序渐进来得好。
    荣国公去世之时,便叮嘱贾赦,切勿被富贵权势迷了眼,为人臣子为君分忧,切勿成天想着讨赏。至于贾政那边,荣国公只交代贾赦,若是贾政哪日过不下去了,便给些银钱养活就是了。
    谁知道神仙渡劫,会让一个好端端地家变成如何呢?
    或许是因为这个家本身就有很多问题,本身就要败亡,神仙才过来。
    可即便如此,凡人心里到底意难平,才不愿意伸出小脚脚试探呢。
    贾赦自是听荣国公的话,贾政难免觉得荣国公对二房不公。贾政认为荣国公明明可以给他谋官的,却不给他谋官,贾政先前想自己考,考不上就想谋官,他曾经跟荣国公说过,荣国公没有帮衬他,让他暂且这样过着。
    荣国公去世之后,贾赦和贾政来往就更少了,贾政觉得自己过得更加不好,而贾赦则忙着其他事情。
    王氏也曾经找过王子腾,王子腾没出手。王子腾认为荣国公都没有去做,自己又何必去做呢。荣国公活了那么多年,必定有其他考量在里面。
    因此,王子腾也曾经被王氏说不顾兄妹之情,就顾着王熙凤这个侄女了。
    后来,薛家出了事情,薛蟠倒是没打死人,但也把人打得半死了。没有冯公子,还有秦公子,江公子,像薛蟠这般好美色之人,难免就容易出事。
    薛夫人自知王氏帮衬不上她,找王熙凤,王熙凤自是不大可能帮衬,便是王子腾了。
    薛家进京住的也不是荣国府,而是薛家自家的宅子。背后没有那么大的靠山,薛蟠都低调了许多,薛宝钗则是嫁给了王子腾的一个下属部将。
    人啊,有时候便是如此,靠山强了,就喜欢招摇;靠山弱些,反而低调些,也不敢闯祸。
    王氏曾经想让薛宝钗嫁给贾宝玉,薛夫人拒绝了。贾宝玉是个白身,不爱读书,又时常和那些丫鬟混在一起,薛夫人怎么可能同意。
    因着薛夫人不同意,王氏难免不喜薛夫人,面上不显罢了。
    贾宝玉出家之后,薛夫人还过来安慰王氏。
    “如今,倒也好,好歹留下了儿子,可传承下去。”薛夫人道,“你倒也不用那么操心。”
    “只能如此想了。”王氏心酸,贾宝玉干的都是什么事情啊。
    而薛夫人则想幸好当初没有让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否则这日子该怎么过啊。贾宝玉的原配都和他和离了的,这样的男子不适合居家过日子的。
    薛夫人自是不跟王氏说这些,就是宽慰对方一些。
    “早前,就该娶个能管住他的。”王氏有时候就想要是贾宝玉娶了薛宝钗会不会就不可能变成现在这样。
    薛夫人就是笑笑,估摸是管不住的,王氏疼爱贾宝玉,当婆婆的难免觉得儿媳妇做得不好,觉得儿媳妇管得太多。所以贾宝玉多半还是会变成这样,薛夫人就知道贾宝玉的原配再嫁之后,日子过得挺顺的,又有了儿女,家庭和睦。
    说白了,那就是贾宝玉这样的人没人能管得住。
    当父母的都管不住,不去管,又怎么能指望儿媳妇去管呢。
    “好在他大哥还在。”王氏只能这么想,好在二房的家财不用落在贾环这样的庶子手里。
    “是。”薛夫人点头,这贾珠也够倒霉,还得教养贾宝玉的孩子。要知道贾宝玉本身就跟贾珠的孩子没差几岁。
    等上头的父母去世,贾珠还得养着贾宝玉的孩子,以后娶妻生子……这些都是问题,不好弄。而贾宝玉呢,出家就完事,根本就不用考虑这么多。
    贾宝玉就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别说这家本来就有贾宝玉的份,贾宝玉在家里的那些年可没少花。
    薛夫人不多管,她也不好插手别人家的家务事,说说就好。
    再后来,薛宝钗回娘家,便听到薛夫人说到贾宝玉的事情。
    “就是苦了他的孩子。”薛宝钗感慨,不是亲生的到底不一样,总不能让贾珠偏疼着贾宝玉的孩子吧。
    “也幸好,当年没答应。”薛夫人道,“宝玉不适合你。”
    薛夫人认为贾宝玉是个白身又没能耐,这样的人拿来无用。薛宝钗适合更好的人,薛宝钗现在的夫君就很好啊,薛夫人就挺满意的,女婿是个武将,好歹也有官身在。
    薛家是做生意的,能有官家亲戚最好不过了。
    “他小。”薛宝钗道,贾宝玉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到了以后,薛宝钗就更少说到贾宝玉,她和贾宝玉接触的少,有关于贾宝玉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再有人在薛宝钗的面前说起贾宝玉,她都要想一会儿才想到,原来是那个跑去出家的表弟啊,真是可惜。
    那时候,薛宝钗叹息几句,便也没其他话了。
    第102章 【番外九】绛珠[vip] 努力修炼吧   *最新更新
    当静瑶上神下凡,当那些穿越女重生女都在一界的时候,警幻仙子就知道自己要完蛋。
    要说警幻仙子不知道那贾敏跟静瑶上神有关系,那都是假的。当初,静瑶上神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没有隐瞒,他们这些小仙子多数都清楚。
    绛珠仙子得了静瑶上神的眼,静瑶上神便赐了一朵生在在静瑶上神院子里的荷花,作为绛珠仙子在下界的母亲。别说那荷花还有静瑶上神的一丝神力在,便是没有那一丝神力,旁人也不敢不敬这朵荷花。
    警幻仙子没少盯着下界,她这一处管的都是这等小仙子的转世历劫。这历劫自是多灾多难的,若是没有灾难,没有困苦,又怎么可能有体会呢。
    只是这多灾多难也能在里头下暗手的,比如先富贵给几十年,再来一击,让人觉悟。如此这般,受的苦也就少了。有的便是那等出生就苦的,一路苦到死的。
    别看来这边记名投胎历劫的都是小仙子,身份不高,但是这里面也有讲究。比如神瑛侍者是女娲补天留下来的补天石,也能算得上斗战胜佛的兄弟,神瑛侍者还是在上位神仙的宫里做事的。
    而绛珠仙子呢,说是仙界的仙草,说白了,其实那就是仙界的一株野草化形了。
    纵然绛珠仙子偶然得了静瑶上神的眼缘,那又如何。想要攀上上神的人何其多,也许没过几天,上神便忘了这个小仙子。
    警幻仙子便是如此想的,于是当那些穿越女、重生女等出现的时候,警幻仙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那些人折腾贾敏。反正那就只是一朵荷花,不像是自己这种都已经位列仙班的。
    上神的院子里有那么多荷花,必定不甚在意的。再有,上神赐予绛珠仙子荷花为母,赐了就了事,接下来就是看绛珠仙子自己的。
    那些都是变数,有变数就有。
    警幻仙子没去动,她们这边仙子都是如此,便是警幻仙子的姐妹们便也是陪着那些小神仙渡劫的。要说警幻仙子心里没气都是假的,凭什么她们就得去陪着这些人渡劫,都是陪衬,修为又没有提升多少。
    那些上神渡劫倒是不过这边的,警幻仙子有时候就想若是陪着上神渡劫,那还不错。至少上神历劫归来,还可能多给些好处,可是都是些小仙子,有的甚至是才化形的,又能得到多少好处呢。
    警幻仙子有时候觉得一些小仙子就是熊孩子,瞎报什么恩,报恩又不是非得一起下凡渡劫的,就不能好好的报恩呢。恨其不幸,怒其不争,警幻仙子也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若是那些变数能让林黛玉不去报恩未尝不可,可警幻仙子也明白,若是林黛玉不去报恩,那这一世便是白白下凡了。
    静瑶上神下凡了,墨辰上神追了过去,警幻仙子被罚了。
    警幻仙子倒也没有后悔不后悔之说,她又不是那些上位神仙。运簿便是那么写的,也不是她一个小仙子能决定的。
    出了事,受罚就是,还有就是被扔到下界受苦,一世又一世。
    她们这些仙子有少受苦吗?比如秦可卿,原是扒灰的,几次转世也基本都是这样,男人不断。
    是,是有仙子走的这一条修炼的道路,可是一次又一次,未免太过凄惨。
    警幻仙子挨罚了,这不仅仅是上神的脸面不能丢的问题,更多的是因为那些变数人物原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不是功德在身的人。按理说,警幻仙子在发现这样的人之后,就该多瞧瞧,而不是任由她们肆意欺辱别人。
    若只是单纯的变数,若是那些人没有那么欺辱贾敏,没有那么欺辱林如海身边的其他女子,没有去伤害别人……
    静瑶上神便也不会那么愤怒,就算换成其他神仙也是那样。
    绛珠仙子回到仙界之后,知道了下界的那些事情之后,她对于自己在某个世界认贼为母的行为特别愤怒,却也无法。绛珠仙子原本和静瑶上神的关系就没有多深,此后,却也没有多到静瑶上神的面前。
    此事,不该算绛珠仙子的错,敌人太过狡猾。
    可这事情又是发生在绛珠仙子的身上,所以绛珠仙子也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自己不伤伯仁,伯仁因自己而受虐身死,这也算是一种原罪。
    绛珠仙子本身就是草木化形的,自是看重那些草木。那朵荷花也是草木,那朵荷花也化形了,成了一名仙子。
    只不过那朵荷花在静瑶上神的神殿做事,和绛珠仙子不是一个地方做事。
    有一次,绛珠仙子偶然遇见荷花仙子,两个小仙子也就是点头打招呼,便也没有其他的了。
    她们都知道,下界是下界,神界是神界,不可混为一谈。
    绛珠仙子有时便想,自己渡自己的劫,为何那些人总要插手呢。插手便也罢了,何必肆意伤害别人呢。
    绛珠仙子没有去问荷花仙子是否怨她,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而荷花仙子想的是受苦受难多世,好在她也看明白了,便也不去多想,也不算无所获。
    荷花仙子对绛珠仙子倒是没有什么母女情,不去恨,那已经很不错。
    “走了。”绛珠仙子的小伙伴见她远远地看着静瑶上神的神殿,便道,“那不是我等能去的。”
    “走吧。”绛珠仙子点头,静瑶上神的神殿很是热闹,听说静瑶上神和墨辰上神成婚了。那也是极好的,墨辰上神极为爱慕静瑶上神,追了数十万年的。
    报完恩了,那她和神瑛侍者之间便也没有什么了,至于神瑛侍者是否需要自己的泪水,这也不重要。这一件事情已经牵扯进太多太多的东西,原本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后面却变得如此复杂。
    三千世界,本就瞬息万变。
    绛珠仙子只想着自己以后还是努力修炼吧,切莫去想别的,真要遇上事情,真要再报恩,大可想其他的法子。
    忽然,一只球掉了绛珠仙子面前。
    “谢谢。”荷花仙子过来捡球,正好绛珠仙子捡了起来,她便道谢。随后,荷花仙子便走了,她得把球捡给小神君。
    绛珠仙子看着荷花仙子的背影,轻笑,如此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