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王终于等到了他的金手指 第145节

小说:卷王终于等到了他的金手指 作者:有趣的名字

    沈青飞终于露出了今日第一个笑容,虽然那笑容并没有多少笑意。
    “谁告诉你,我想要飞升的?”
    傅白愣住,这难道还需要谁告诉?谁不想飞升?哪个修仙者不想飞升?更何况是沈青飞这种为了修仙寒暑不知拼尽全力,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修仙者,他怎么可能不想飞升?
    沈青飞:“我从来都没想过要飞升,我要的,不过是一个第一,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第一,至于飞升不飞升,对我并无差别。”
    第146章
    说罢,沈青飞不等傅白缓过神来,而是趁着傅白心神动荡的时候出了剑。
    先是他的两把剑,傅白所知的那两把,呼啸着夹击而去。
    傅白立刻收拢心神,他身前身后同时抽调了两道虚影,挡住了那两剑。
    然后是两把刀,是属于萧寒云和他的朋友的刀。
    傅白眼神一凝,又两道虚影挡住了自己左右两旁。
    然后是狐狸师父的剑。
    狐狸师父的剑不像长生一般温和,更不似隐剑一般隐秘,它一经出鞘便像是一道活物,携着最锐利最不可抵挡的气势要将傅白诛于剑下,那是数百年来经历无数战斗从未尝过败绩的剑才会有的气势。
    又一道虚影冒出,强行挡住了它。
    傅白额上冒汗,沈青飞每召唤出一把武器,他的压力就大上三分。
    他是从压着傅遥的那座高山中在抽取力量,只是抽走一两道力量便还好,但现在有些多了……他不是那种拉不下脸寻求帮助的人,于是立刻在心中向各位老祖传达了目前的情况。
    他可以听见脑海中的窸窣的私语,不过那声音平静下来后,他知道自己即将得到帮助——来自天下第一宗的帮助。
    不错,这捅天的计划其实是天下第一宗的那批老怪物想出来的,就连阵法也是他们琢磨出来的,傅家不过是合作者和代行者罢了。
    很快,他就开始庆幸自己当机立断地下了决心,向各位老祖求助,因为那沈青飞挥了挥手后,他面前出现的不是一把或两把新的灵器,而是一整排的天阶灵器。
    傅白几乎维持不住他一贯温柔的神色了——就连傅家都没有如此之多的天阶灵器!
    而后,在沈青飞冷漠的指挥下,那些灵器全都朝着他疾驰而来!
    傅白再也顾不上傅遥那头了,直接将半数力量全都抽取了过来抵挡沈青飞的进攻——他只希望天下第一宗的援助快些到来。
    傅遥突然觉得身上一松,他头顶那座巨山好像……瞬间轻了许多。
    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原本看看被高山压住的藤蔓开始疯长,要将枝叶伸进,挤进那山壁里去……
    “师父,你要去哪?”
    司马卓手一抖,刻到一半的传送阵差点毁了,他转头看向他的爱徒——萧寒云正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师父要刻传送阵吗?这种苦力,由徒儿代劳就是了。”
    司马卓轻咳了一声:“好孩子,那便由你来吧。”
    萧寒云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接过他师父手中的材料,在石板上细心刻画了起来。
    沈青飞在离开前问了他一句话——
    “你能接受你师父消失吗?”
    萧寒云当时愣住了……他当然希望能解决所有事的同时但还能让他师父活着,但他也知道,这是个很不切实际的要求。
    更何况,从他向沈青飞告发他师父开始,他就已经背叛了,他在自己的原则与师父对他的恩情之间选择了前者,如果说他没想过如果要救下那两百万凡人他师父不会成为那个代价,那是假的,所以他又何必惺惺作态?
    更何况,他了解过沈青飞的行事风格,沈青飞这个人,为人谨慎到了极致,他绝不会忍受在后方留有漏洞的情况下去战斗。
    所以,他师父必须失去任何可以干扰战局的机会。
    而要他绝不能干扰战局,他萧寒云的实力是绝不够的,所以只能借助巧劲。
    沈青飞问他记不记得他们宗门曾经有个无人能完成的秘境探索任务。
    ……他当然记得。
    他从那些杂术师身上学到的,也不仅仅只是炼器技巧而已。
    要将他师父这份传送阵的目的地改成沈青飞向他提供的位置,还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对他来说是件很简单的事,他做的手脚甚至可以骗过仔细检查的人,更何况是最信任他不过的师父。
    他师父消失在传送阵中时,萧寒云心中突然像是空了一块。
    他是个亲手送恩师去死的禽兽。
    萧寒云想到:等一切结束,他便消去修为,去做一个凡人侠士吧。
    修为还给师父,还给天地,他不想再当这个修仙者了,他只想将当初所见不平之事,一一纠正。
    傅白压力骤增,驰援却迟迟未来!
    更糟糕的是,傅遥那头……明显有了松动。
    沈青飞没给他任何机会犹豫究竟选择哪边,他几乎是压着傅白在打,全部的刀剑化成了疾风骤雨,就连他那柄剑骨,也不再当成是个秘密,化作好几把利剑加入了战局,一直让傅白只能节节败退。
    终于,那漆黑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沈青飞再熟悉不过的灵气。
    傅遥的藤蔓张牙舞爪地将那漆黑扯碎,然后从黑暗中爬了出来。
    傅白感到自己脑海中一片混乱,混乱的不是他的思绪,而是傅家先辈的吵闹声。
    “出去!我们出去!”
    “破阵!破阵!”
    “不过是誓言而已!不过是是誓言而已!”
    “心魔誓!那是心魔誓!”
    “飞升后,心魔誓自消!自消!”
    一阵阵混乱的声音在他脑中回荡,搅成一片,他只能大致判断出傅家老祖们这是打算自己亲自出阵了。
    但他要再一次失望了。
    在距离此处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一个小女孩突然眼中流下两道血来,那画面看起来可怖又极疼,但她看起来毫不在意。
    “当初你们说不出来,现在想出来就出来,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知不知道什么叫天道见证的誓言啊……”
    随着她话音落下,她浑身都渗出了血迹,像是一个血人,浑身都是红色,只剩一双眼依旧是黑白分明。
    而傅白脑中,只剩下了他老祖们气急败坏的怒吼。
    沈青飞与傅遥一向配合默契,此时面对一个被自家老祖还加了debuff的傅白,两人又从来不是会手下留情的性格,一直将傅白彻底击败,杀死才停手。
    随着傅白死亡,他身后那如跗骨之蛆一般的虚影也随之散去。
    沈青飞收回了众多灵器,松了口气。
    这一下,事情应该算是彻底结束了。
    他看向傅遥,却傅遥神色犹豫。
    沈青飞:“怎么了?”
    傅遥咬了咬唇:“对不起。”
    沈青飞迷惑:“你对不起我什么?”
    傅遥:“傅白说那阵法如果完成……仙界通道便会打通,我想活,却毁了你成仙的机会,所以对不起。”
    他还有半句没说,我想将你留在我身边,所以对不起。
    沈青飞一怔,他倒是忘了,傅遥没有他那么多信息,信了傅白的话倒也不足为奇,想到此处,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后怕,幸好这家伙没有突然冒出来什么自我牺牲情节,不然他来得多快都没用了。
    他看向傅遥,认真说道:“傅白那阵法不会有效的,而且我也不想飞升,所以没必要说对不起。”
    他停顿了一下:“嗯……还有一件事,我当时想着寻你踪迹,就去了你住的那间客栈,我发现有灵纸碎屑,便将它们拼回了原样。”
    傅遥瞬间一脸如遭雷击的表情,他肉眼可见地慌乱了起来:“那个……那个……我……你!你!我……”
    “呼——呼——”
    傅遥狠狠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勉强将他的大脑再次运转起来,组织出了一句完整的句子。
    “沈青飞,那封信上,我所言句句属实,我真心喜欢你。”
    “我一生所求唯有自由,只求不受拘束,但为了你,怎么受拘束也无妨。”
    “我害你没法飞升,只能从别的地方补偿,我知道你喜欢当第一,现在你已经是天下第一了,若是你还不满足,我们可以去建个新宗门,然后将它发展成新的天下第一宗,等你的宗门也成了第一,我们再去找别的第一拿……好不好。”
    沈青飞:“不必了。”
    傅遥的神色骤然黯淡下来,沈青飞才惊觉自己这句话太短了点,短到生出了歧义。
    “我是说,不必陪我去争更多第一。”
    “傅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傅遥看见沈青飞脸上生出了几分怀念之色,他很少看见沈青飞露出这样神色,他总是在不停向前,从不回头看,自然不会有怀旧心情和神色。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和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职业,经商的,从政的,写书的,画画的,每个人都有无数选择,但他们最终会被并在一起比较成不成功,那是个拿第一很难的地方。”
    “我其实很讨厌那个世界,我很讨厌与人相处,我只想自己找个安静地方独自相处,用你更熟悉一点的话就是,我想归隐山林。”
    “但我受不了被认为争不过别人才选择了退缩,就算我要归隐山林,也要风风光光地归隐,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能拿到第一,归隐只是我的一个选择。”
    “但我要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第一呢?”
    “我说过了,那是个很复杂的世界,谁都不知道天下第一到底该是谁。”
    “你知道我最喜欢修仙界什么吗?所有人都站在一条跑道上,所有人都用同样的姿势奔跑,只要超过所有人,我就是顺理成章的天下第一。”
    “所以,第一我现在已经拿到了,我的计划还剩下后半部分,就是找个好风景的地方归隐山林。”
    “傅遥,你愿意陪我一起吗?”
    傅遥的双眼逐渐亮了起来:“沈青飞,你,你这是接受我了的意思吗……”
    沈青飞终于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