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

小说:吃糖 作者:随便果是真的吗

    犯规啊。
    祁棠棠被江挺牵到酒店,脑子还晕乎乎的。
    “发什么呆。”
    江挺捧住她的脸,顺着脸颊吻下去。
    祁棠棠仰起头回吻,江挺将她整个人抱起来,脚踢了下门,两个人倒在沙发。祁棠棠环着他的脖子,坐在他大腿上,全身都热了起来,江挺却没有再继续,他的手掌按着她的后脑,拇指缓慢地摩挲,“棠棠。”
    她轻嗯一声。
    他的鼻尖轻蹭着她的,漆黑的眸有着深沉的情绪:“都跟你爸妈说好,可不能再反悔了。”
    “什么反悔——”
    她还以为江挺要说什么呢。
    “江挺,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了……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跟你分开,一直都是你在说……一直都不相信我。”
    “好,是我的错,不气不气。”江挺啄她的唇。
    “那你下次不能再说这种话了。”
    “嗯,再也不说。”江挺手伸到下面,熟练地扒开她的裤子,手指拨开内裤,勾了勾,里面滑腻一片,“棠棠湿的好快。”
    祁棠棠低喘着,下面泛起酥酥麻麻的痒,往下面坐了坐,想让他的手指更进来些。
    “想要了?”
    “嗯。”
    “自己把鸡巴拿出来。”
    祁棠棠拉他的裤链,内裤往下扯,肿胀的性器握在手心,轻微弹动着。江挺的声音粗重起来,他在她耳边表扬似的说:“嗯,接下来把它插进去。”
    祁棠棠握着肉棒,往那个方向过去。江挺扯开她的内裤,手指随意地轻点指示:“这里。”
    龟头卡在穴口,江挺拍了拍她的臀瓣,嘶哑着说:“坐下去。”
    温软的肉壁刮蹭着肉棒,缓慢的摩擦带起难以言喻的快感,江挺在她耳边催:“快点。”
    “江挺,你那个太大了,好涨……”
    祁棠棠每次自己来都有点害怕。
    江挺实在受不了她这么磨蹭,握着她的腰,往下摁。
    完全进去了。
    “啊……”祁棠棠说,“江挺,你慢点啊。”
    “怎么慢?”江挺一边说一边往里重重地插,啪啪啪,撞得汁水四溅,祁棠棠呜咽低泣着,只知道说,“慢点,慢点。”
    “很慢了。”
    江挺声音低哑,灼热的呼吸往她耳朵里钻。
    听这个声音,祁棠棠特别有感觉,“江挺,你再跟我说说话。”
    “说什么。”
    江挺的声线偏低沉,他缓缓吐气,气流摩擦声带,发出低而微弱的颗粒状声音,震颤出别样的温柔。
    “就是这个声音……”祁棠棠不由想,每次他压沉声音在她耳边说话,身体就变得特别敏感,“我有点嫉妒。”
    他低笑:“嫉妒什么?”
    “你声音好听,我的不好,你听我说话是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江挺一停:“怎么没有,每次看你张开嘴,我就硬得受不了。”
    跟江挺在一起久了,祁棠棠一下就听出他的言外之意,锤他:“每天就知道乱想这些东西!”
    江挺将她放倒,卡在沙发角落,往里顶弄,手罩住她前后耸动的乳,大力地捏:“嗯,那什么时候再帮我吃一下?”
    “那要看你表现。”
    “怎么表现?”
    江挺拔出来,性器仍高高翘起,湿滑滑的,沾满了爱液。他低头欣赏祁棠棠嫩红的那一处,拇指摁着掰开,那里刚被插过,圆洞还没完全合拢,里面的艳肉翕张着,江挺看得眼热,低头,灵活的舌尖一下子钻进去,模仿性交抽插。
    “啊……江挺你快出来……”
    “不……”
    他含糊地说了声,大力地吮吸她那处。
    本来就快到高潮了,被江挺一吸,祁棠棠浑身止不住地颤,抓住他的头发,两腿夹着他的头,身体痉挛起来。
    “别,别……啊……”
    祁棠棠喷了他一脸,失神间,江挺抱着她到床上,两人赤身相拥着。
    “棠棠,等回学校以后,你搬到我那里住吧?”
    “啊……”
    “你不愿意?”
    “不是……”祁棠棠手搭在他腰间,认真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舍友她们说,男女朋友之间,关系再好,也要保持距离,维持新鲜感,不然就很容易吵架,有了隔阂之后,时间一长,就自然而然地腻了……我们上次不就是这样么,你还跟我说,走了就不要再回来……”
    祁棠棠的声音越来越低。
    江挺叹气,将她紧紧圈到怀里:“还说已经原谅我了,原来都还记着,小心眼儿。”
    “我也想忘的……”祁棠棠说,“江挺,我不是那种喜欢翻旧账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记得好清楚,还有你高中的时候给别的女生买饮料,我也一直记得。”
    “够了啊,买饮料那事儿你还要提多少次?”江挺恨恨地咬她的耳垂,“家里给你住,饭卡给你用,每天晚上还给你补课,对你的好都不记得是吧,就记得我给别人买饮料了?”
    祁棠棠嘴硬着说:“那又不一样……”
    “约法三章。”江挺拍拍她的屁股,“以后谁也不许翻旧账,违反的人就要——”
    “就要什么?”
    江挺捏了捏她粉润的唇:“给我吃鸡巴。”
    “那你呢!”祁棠棠嘟着唇,“怎么只有我受惩罚。”
    江挺:“我的你来定。”
    “随便罚什么都行?”
    “嗯。”
    “那到时候再想好了。”祁棠棠说,“你什么都会答应我的吧?”
    “当然。”
    两人拉勾按拇指,祁棠棠突然发现自己被江挺糊弄了。江挺哪里有什么旧账可翻,只有自己动不动拿“买饮料”说事,所以到头来,只是针对她一个人的赌局。
    “江挺!我又被你骗了!”
    江挺弯着眼,笑出声:“怎么,哪里被骗了?”
    祁棠棠使劲推他:“就知道欺负我!”
    江挺勾着她腰,眼里满是笑意。
    祁棠棠气道:“那我不要跟你住一起了!”
    江挺立马补救:“那我们换一个约定如何?”
    “什么?”
    “棠棠不许翻旧账,我呢,一辈子都不会再凶棠棠,怎么样?”
    “是么,以后再也不会凶我?”
    江挺点头:“说话算话。”
    “好吧。”祁棠棠说,“那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输。”
    江挺嗯了一声,把她揽到怀里,摸她的脑袋:“嗯,永远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