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心动一刹

小说:(性转)倚天屠龙之圣火 作者:linsui

    “是我叫她来的。”
    平淡如古潭无波,温和如清风徐来,此刻悯然一声,刹那天地动色。
    无迹愣愣抬头,映入眼中正是他一身明黄僧袍、眉眼恬淡的站在门中的模样。
    刚刚盛气凌人面目凶悍的和尚立刻变了脸色,虔诚弯腰双手合十,脸上是一览无余的尊敬:“师叔!”
    “进来吧。”
    他没有看她,甚至连眼尾都没瞥一下,只说了这轻飘飘一句后便转身回了院中。
    无迹顿住,心里纳闷为何他一副并不惊讶的神色,一抬头就被那个和尚狠狠瞪了眼:“师叔让你进去,还不快去!”
    少女忍不住抽了下眉心:这位也不知是少林哪位大师,这等变脸速度,堪称江湖第一。
    她暗中腹诽,但还是立刻恭恭敬敬的起身跟了进去,顺便把门给关了。
    等察觉到门口那个凶和尚的脚步越来越远后,无迹才松了口气,刚转过身,就看见青年站在不远处的香樟树下看着自己。
    无迹身影僵了下,然后满心尴尬的一步步走近。
    “你怎么知道,是我?”她一边捏了捏衣角一边问道。
    空念借着亮堂月色看着庭中的少女,与之前无甚分别,眉眼清凌,皎皎如月,在这清辉照耀下,恍惚间与之前养伤时身影重迭了下。
    无迹见他半天没说话,刚抬眼看去,就见那双温和悲悯的眼底荡出一道涟漪,他缓缓收回了目光。
    “谢逊尚无大碍,现被禁于少室后山的暗室中,由三位长老看管。”他望着一旁的树枝,将少女心中所想的直接告知。
    无迹松了口气:“那,少林要如何对我义父?”
    “暂且不知。”
    虽然是差强人意的答复,但是也让少女暂时放下心来,义父暂时没有生命之忧就好,随即想到另一件事:“我听说,少林圆真回来了?”
    空念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何出此言?”
    无迹想起自己没对他说过圆真的事,于是立刻将成昆与圆真就是一人的事如实告知。
    “所以,之前少林弟子说圆真死在了光明顶上,我才以为此事结束了,没想到今天偶然回来发现他居然还在少林!”
    “你们千万别被他蒙蔽了!”
    看着少女认真又焦急的模样,空念缓缓垂下眼帘:“他是在元都之事后回来的,说是在光明顶上受了重伤才逃过一劫。回了寺中后又广纳弟子,方丈在前不久卧病,暂由空智师兄掌权,他便成了监寺。”
    “刚刚你遇见的,是圆定,是他的师弟,驻夜行僧,二人同出一门,关系匪浅。”
    “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些禅房。”空念微微舒了口气,“表面确实是腾出来以供新弟子入住,可我总觉得并非那么简单。”
    “方丈如何了?是什么病?”无迹疑惑。
    空念摇头:“只有他与空智二人能见到方丈。”
    “为何?你也看不到吗?”她震惊,看见空念摇头后更是惊诧,怎么会如此?
    “那他又为何要招那么多新弟子?”
    “借口乱世不易,未雨绸缪。”
    少女抿着唇,愈发觉得成昆一定没安好心,甚至暗中谋划着更大的阴谋。
    林中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唤,无迹突然从思绪中清醒,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件事,她抬眼看着月下神僧:“你你信我?”
    怀疑一个在寺中数十年的师侄,而相信她一个明教外人?甚至在她拿不出丝毫证据、仅凭红口白牙的情况下?
    空念也看了她一眼,似乎诧异她居然现在才问这个问题,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未解释。
    无迹有些讪讪的收回了目光:“我去明天去查查那个圆真到底在做什么!”还有义父
    她还没想完,就被空念打断:“别去后山。”
    无迹一愣,疑惑的目光还没投去就听见他轻声开口:“后山三位长老是渡字辈的大师,武功深不可测。”
    那双温慈的眼满含警惕的看着她:“别去!”
    “我不会让谢逊有生命之危,所以你别去。”他眼底有凝结的云与雾,更有轻颤的风与水,华光澹澹,情思隐隐。
    少女愣愣点头,但他并不松口,反而皱了眉,额心一点朱砂也生动万分的摇曳起来。
    “答应我!”
    无迹连忙开口:“我答应你。”
    他这才收回目光,又回到刚刚无欲无求的模样,仿佛圣佛高坐明堂,刚刚那不过是万分罕见的神僧在尘世中投下目光的惊鸿一瞥罢了。
    无迹觉得月色实在暧昧,动了动脚尖:“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
    “回哪?”
    看着他的眼,无迹嗫声:“禅禅房。”
    他轻敛了下眉:“你回去,不怕被发现身份?”
    无迹其实才不想回去呢,好不容易混进来,怎么可能继续呆着被人戳穿,但如今她也不知能去什么地方,少林又门规甚严,万一不小心又被什么人抓到了岂不知徒增事端?
    她有些为难的看着地面。
    “就在此处吧。”空念轻声落下一句。
    顿时无迹脑海中闪过之前二人在此处同居同寝的日子,呼吸一窒,脸上也涌出些不自在。
    空念垂眸看着她耳尖蔓延的浅红,眸光凝动,不由自主的出声问了句:“你的婚礼”
    无迹抬头。
    他顿了下,还是开口继续问了下去:“何时?”
    少女躲开他的眼,犹豫了:“暂时,还没定呢。”
    青年抿唇:“是么。”
    气氛越来越僵,无迹踌躇着,想开口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通通埋进心里,化作一声浅浅叹息:“那我先进屋了,你,你也早点休息。”
    少女慢慢朝着屋内走去,心里的郁闷几乎要溢出来。
    她想问问他最近怎么样,为何那群小和尚说他深居简出?方丈卧病他是不是也受了牵连?不然何以见不到人?还有义父之前说的少林有人斡旋,是不是他?又为何要费尽心机如此?
    但开不了口。
    她如何去问呢?无关正事,她如何开口呢?明明诀别时那么寡情
    不问了不问了,就作罢吧,权当不知道,没听过。
    已经够乱了。
    她缓缓吐了口气,推开门背着数缕银辉朝着屋中走去,正如那日她迎着万丈朝阳向寺外走去一样,狠心又懦弱,半点头也不回。
    就在半只脚踏进漆黑房中的刹那,身后疾风一闪。
    她一愣,原本察觉到疾风时就应该躲开,但不知为何脚步一顿,再反应过来时就被按在了门上,眼前是他泛着薄红的眼眸。
    少女吓得呼吸一窒,这模样的空念太陌生了,不像平日的他,眼底挣扎的阴沉欲望,与平时灵台澄澈的高洁截然相反。
    少林一代神僧面对求而不得的爱时,也会堕落吗?
    她想出声,却被打断。
    “你从不肯回头,哪怕我一直向你而去。”皱起眉心下是苦涩的悲叹,眸中是晶莹交织的凄光。
    浅浅的,仿佛叹息。
    她想出声,又被打断。
    是他的吻。
    他从不会强迫她,但此刻不仅攥着她的手腕按在门上,另一只手更握着她的肩,俯身辗转吻着她的唇。
    无迹愣住,彻彻底底的愣在原地,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
    就在唇齿厮磨间渡出热意时,他狼狈至极的松开,踉跄后退了一步,递了一郏懵浠亩右话愠攀榉咳ァ�
    少女依旧愣在原地,唇齿间热意渐渐散去,她回忆着他刚刚的那一眼。
    眼中水色清光,又悲又痛,更多是因为无法自持的恐慌,他在后悔,不该不顾她的意愿吻上来,但又克制不住内心挣扎的欲念。
    那一瞬间,名声远播的青年神僧,被他的爱与他的悔劈成了两半,他痛苦,并非破戒,而是因为少女的拒绝。
    她说她有婚约,她拒绝了他。
    无迹呆住良久,然后缓缓抬起手抚上心头。
    那是一阵无比陌生、令人恐慌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