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思缠如斯枫叶绯红

小说:吉原枫下(GL) 作者:红酒兔子的36D奶

    韶华如驶,岁月不居。转眼已是叁年,距离那位被人称为堑天魔龙的大名病危辞世也有半月余。任由外界时局动荡,吉原之内依然繁盛如初。
    枫下楼依然是吉原里最受人追捧的游馆,只是当红的花魁已经换了别人。自从盛传前任花魁莲实招惹到了不得了的大人物,以往蜂拥而至的男人们再也不敢去触碰这娇艳的花朵。
    年轻貌美的莲实,竟然成了吉原之内,最后一位令人们渴望而不可及的太夫。
    当初在扬屋内,为了莲实与他人争风吃醋的羽仁,依然是吉原的常客。当年的左卫门督大人,英俊高贵的尊容,在时光的雕琢下,风度不减,反而增添了刚毅成熟的魅力。
    令人羡慕的是,羽仁的妹妹绫子,前不久刚被新继任平家家督的北条俊雄看中,即将成为其偏室。利用这一层关系,羽仁轻易拿到了负责与「南蛮」贸易往来的外务官一职。
    扬屋内的宴会结束后,  莲实亲自将羽仁送至吉原门口,秋夜冰凉的月光下,吉原四周丈深壕沟里的水渠被映照得犹如流动的星空。
    「下个月,我可能要随船出使荷兰,不能再来见你了。」
    羽仁有些不舍得对莲实说道。
    莲实羡慕的说:「多好啊。像我这种生来便在吉原里的人,大概永远不可能了解外面的世界。」
    羽仁有些无奈:「你还要在这里等那个人吗?」
    微笑着摇头,莲实淡然地回答道:「翔太大人在吉原这么多年,应该明白的,游女的爱情是比泡沫还虚无缥缈的东西。」
    「所以,我不懂莲实你还在这里坚持什么?」
    面临即将到来的离别,羽仁叁年来的不甘,首次如此直面的宣泄而出。
    「叁年来相敬如宾的守护,真的比不上你与那个人之间的一夜风情吗?」
    「每每看到你偶尔暴露在衣袖下的手臂上新旧不一的划痕,我都痛心疾首,想问又不敢问。你究竟何苦如此……」
    说着,男子就忍不住泪如泉涌。
    「对不起。」对于不能回应羽仁的深情眷顾,莲实一直深感愧疚。
    「在我出使之前,莲实随时可以托人去江户城中传话给我。」羽仁最终叹了口气,「只要你愿意,无论如何,我都会带你离开。」
    最后依然无法劝说莲实跟自己离开的羽仁,只有满怀遗憾地坐上了在吉原之外等候多时的马车。
    直到马车消失不见,莲实才无声的调头往回走去。
    从大门到枫下楼,必须穿过长长的中央街。街道两边置屋内的灯火通明,不时传出叁弦琴优婉的音色,以及男人畅快的笑意与女人兴奋的娇嗔。
    神色落寞的莲实太夫,似乎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抬头凝望着夜空,记忆中,那个人眼中闪烁着的光亮,是天上星空也不能比拟的清明炫目。
    转眼十天之后,莲实从浅薄的睡梦中醒来,才发现透过窗,依稀还可以看到月光。披上单衣,拉开门,门外是睡在地铺上守夜的小咲。
    没有搅扰尚在香甜睡梦中的女孩,莲实穿过长长的走廊,枯坐在临近院中枫树的屋檐下,独自沉寂。直到朝阳冉冉升起,枫叶被照映着如同朱砂般鲜艳绯红。
    「真是可怜……」路过去梳洗的年轻女孩们,时不时窃窃私语。
    衣冠不整,连梳妆打扮都没有,一直望着枫树发呆的莲实,黑漆漆的长发散在肩膀上,一张洗尽铅华的素颜,肌肤细腻如羊脂。
    「不过是过气的花魁。」嫉妒莲实美貌的女孩子如此定论。
    「可不要这么说,人家可是整个吉原里唯一的太夫。」
    「当太夫有什么好,还要为人守身。」
    「听说她母亲就是为人守身,结果抑郁而终的。」
    「说来也真是奇怪,她母亲当初是太夫,那她的父亲一定是达官显贵。就算她是私生女,怎么还会被留在吉原。」
    女孩们热议正酣的时候,枫下楼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负责开门的伙计,是叁年前负责莲实行走道中时持灯的伙计。当他睡眼朦胧的打开门,等到看清眼前人的模样,不由长大了嘴巴,差点惊呼出声。
    当初拥有漂亮脸蛋的散发小姓,已褪去了叁年前的懵懂无知,修长的四肢,俊美的五官,无不散发迷人的高贵和雍容。
    已经从小孩蜕变成大人了,姑娘们要是见了这家伙,估计非要被迷得晕倒不可。伙计凝视着对方璀璨的双眼,脑袋里不由冒出这样的感叹。
    绕过发呆的伙计,不顾身后的侍从,身着裁剪得体的华贵衣衫的人,凭借着渐渐在脑海内被唤醒的模糊印象,朝枫下楼后面的庭院走去。
    「你做什么……来人呐,快去通报高坂女将和松田楼主!」顾不得那么多的伙计,只能慌慌张张的拍醒其他人。
    弥生越是向前走,内心就越是焦灼不安,连呼吸都开始渐渐发烫,急切地想要见到朝思暮想之人。被这样迫切的情绪操控着,双手不自觉得握紧了拳头。
    尽管,做事已经足够的老成持重。可是,一想到即将面对之人,还是激动得紧张难耐。
    很快,在少女们被拥有俊美容颜的散发少年所吸引,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呼中,弥生看到形单影只望着枫树发呆的单薄背影,清亮的眸子里渐渐布上了一层痛苦的迷惘。
    即使看不到她的正面,她也知道是她。那个令她思恋成狂,不惜毁掉一切也要得到的恶劣女人。
    弥生渐渐收敛了有些急促的呼吸,放缓了脚步走近。
    随着弥生一步步的走近,莲实听到了背后靠近的足音,缓缓回过了头。
    艰难的站起身来,突如其来的眩晕让莲实一阵恍惚,甚至怀疑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那是她日日夜夜极力想要忘却,不惜用刀子划破手臂才能缓解内心苦闷的女孩子。
    「恶女。」
    弥生努力抑制住声音的颤抖,哑着声音唤道。
    回过神的莲实,脸色苍白得就像棉花一样,下意识就要夺步而逃时,被弥生狠狠拽进了怀里抱住。
    「这次,别想再推开我。」
    被莲实想要逃跑这种动作惹怒的弥生,抬起对方的下巴,不顾四周少女们惊奇的目光,低头吻了上去。
    -
    衣衫单薄的莲实太夫,和早晨突然而至的俊美客人,此时就坐在两人曾经缠绵悱恻属于莲实的房间里。
    犹豫再叁,弥生还是说了出来。
    「他死了。」
    两人独处,自一开始便焦虑不安的莲实,垂着长长的眼睫毛,不敢抬头。听到弥生的话,身体微微颤抖。
    「我知道……」
    莲实明白弥生口中的他,是指自己未曾蒙面的父亲。
    「他到死也没有原谅你的母亲。」弥生紧紧盯着莲实颤抖的双肩,努力克制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
    「可我不想像父亲一样,到死也不知道原因。」
    少女的话,让莲实更加无措,不由得身体向后一缩,像是极其害怕对方扑过来。
    「所以父亲死后,我开始派人去暗中调查叁年前的事。」
    弥生脸上挂上冷酷的笑。
    「北条成为了家督之后,就越发肆无忌惮。甚至想要将平家的家纹也改掉。可是他忘了,能让他拥有这一切的关键,是因为他的妻子。」
    「平家的家臣与旧部,永远只听命于流着父亲血脉的人。这是父亲送给我的新婚礼物。」
    当听到妻子和新婚这两个词眼时,莲实故作平静的伪装终于露出了破绽。而弥生没有打算放过她。
    「在你推开我的第二天,我被北条占有了身体。」
    莲实抬起头,不可置信地望着少女璀璨眸中的哀伤。
    「如果因为我是平优介的女儿,你憎恨我抢走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那你现在有没有感受到快意和满足,我一早就已经被你推落进地狱的深渊了。」
    伴随着胸腔快要窒息的痛苦,心虚得连弥生的影子都不敢再去看的莲实,快速站起来,想要快点逃出这个压抑的房间。
    四肢修长的弥生,在莲实迈出步子之前,一跃而起,将她扑倒在了地席间。
    被扑倒在地的莲实,被已是别人妻子的年轻女人身上悠然的体香突然萦绕鼻息,不安的内心更加慌乱起来,双手死命推脱着对方即将压下来的肩膀。
    「对不起,请放开我。」底气不足的说着,莲实将脸别过一边。
    看着被桎梏在自己身下也不愿服输的莲实,弥生的呼呼越发炙热粗重起来。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
    咬牙切齿的弥生,再也忍不住,低头含住了莲实散乱长发下露出的柔嫩耳朵,舌尖不放过任何一条轮廓地舔吮起来。
    湿热酥麻的颤栗瞬间袭向大脑,叁年来都未层再经历情事的莲实,在对方恶意报复的挑逗下,变得毫无抵抗。似喜悦又似痛苦的呻吟,压抑不住从口中溢出,像是在鼓励弥生继续一般。
    修长细腻的双手从莲实的衣领探入,一寸寸向下撑开剥落莲实身上的衣物。
    「真好闻。」迫不及待地埋首在莲实胸前,嗅着与记忆中一般无二,令自己头晕目眩的馥郁幽香,弥生感叹般低语着。
    当弥生掬起莲实的温软的双乳,含住其中一只樱红软肉,像婴儿一般用力地吮吸时,漾出阵阵涟漪的泉水般的酥麻快感,让莲实羞红了脸,身体上的肌肤也开始泛起粉嫩之色,推脱着对方的肩膀,却挣扎不开。
    细密而粗暴的吻落在莲实衣衫渐渐散落而赤裸的肌肤上,而弥生的神色却格外阴沉。
    当毫无怜惜的吻落在莲实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时,莲实认命般闭上了眼睛。
    「请轻一些。」
    意识自己对身上的人完全生不出任何有效的抵抗,已经了解到自己将遭受侵犯,被焚烧殆尽的莲实,低泣般小声哀求道。
    听到莲实细若蚊音的哀求,弥生不由得停止了接下来的动作,抬头看见了从对方眼角滑落的泪痕。
    此刻闭着眼睛,浑身上下瑟瑟发抖的莲实,无助得模样,让弥生从心底涌出极大的悔意。
    「对不起,小莲。」
    将莲实柔软的身体从地面抱起揽入怀中,弥生亲吻着对方痛苦皱起的眉心,压低了声音道歉。
    莲实难以置信得从温暖的怀抱里睁开眼睛,望着对方脸上的愧疚之色,泪水开始留下脸颊,泣不成声地哽咽起来。
    「哭吧,在我怀里想怎么哭都可以。」弥生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哪怕你再次把我推进地狱里去,我都不会伤害你。」
    「你是否能明白,此时折磨你的痛,绝非你一个人的苦。」
    出生在吉原的不幸,被人骗取童贞的哀伤,被迫成为花魁侍奉男人的屈辱,亲手将心上人推送至他人身下的绝望。
    以及这叁年来为思念与孤寂所折磨的无助。
    此时内心受到极大震动而无法停止哭泣的莲实,再也无所顾忌,双手紧紧环抱上弥生的双肩,仿佛要将此生经历的所有悲痛从身体里挤出来一般,大声号哭起来。
    -
    时隔叁年与心上人重逢,很难说莲实此时的心情是欣喜还是慌乱。
    尤其是在一切都释然之后,想起在对方怀中嘶声痛哭到再也发不出声音,最后还在温暖的怀抱里昏昏睡去的情景,这令莲实感到难以自辩的羞耻。
    松田和高坂为了庆祝莲实与弥生的再次相见,特意在扬屋设宴,将枫下楼的众人全都带去了扬屋大肆庆祝。
    松田更是把过去多年里维持的严厉又冰冷的形象,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喝得烂醉。利用身高的差距,狠狠戏耍了高坂一通。
    枫下楼的一众女子连连大笑失声,连平时不敢放肆的伙计们也都拍手言欢,满座都洋溢着欢乐和煦的气氛。
    从宴会开始,就被怀里人不时递到嘴边的酒杯堵住嘴巴,不能说话的弥生,俊美的脸庞被熏染上绯红的色彩,清泉之上缭绕雾气的眼睛微微眯着,狭长而风情。
    无意间抬头看到弥生慵懒的唇瓣上残留的水渍,莲实眨了眨眼睛,露出完美无缺的笑容。
    「我带你离开。」莲实在大脑不复清明的年轻女人耳边低声呢喃。
    然后被折腾的很惨的高坂,就发现了准备从热闹的宴会上一声不响地溜走的两人。可惜,酒醉的松田没有给高坂发言的机会,抓起高坂的双臂往上提。接着众人又是一阵捧腹。
    「太可恶了!春香!你从小到大都欺负我!我要回去告诉纱雾和大小姐,你又欺负我!」
    往日总是被深沉思虑所困扰的高坂,此刻委屈得像小孩一样撇着嘴,嘟囔道。
    「没关系,纱雾和阿市知道了,会更开心的。」玩累的松田瘫坐在地席上,随口说道。
    「你胡说!纱雾一定会生气的!」高坂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从地上跳起来,怒气冲冲地指着松田。
    「蠢货,纱雾爱着那个平优介,怎么还会在乎你。」松田的眼神像是在看白痴一样。
    「你胡说!你胡说!」急于争辩的高坂,最后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松田看着坐在地上赖皮大哭的高坂,连连拍着桌子狂笑不止。四下哄笑的众人,谁都没有人发现,松田隐藏在眼角的晶莹。
    -
    清亮的圆月,在喧闹的吉原游廓上空撒下银辉,也将此时静谧无人的枫下楼照得明明晃晃。
    酒后不知方向的弥生,顺从地被莲实牵着手,一步步行进。在对方的示意下,遣散了一直藏在暗处的守卫们。
    轻声轻步,做贼般潜回了枫下楼无人的庭院里。夜晚的空气里,红枫在月下散发的精华气息,以及莲实身上馥郁的香甜气息,令弥生醺醺欲醉,喉咙发干。
    小心吞咽唾液的声音,落入莲实耳中,后者在树下转身伸出左手,柔软的指腹轻轻点着弥生的嘴唇。
    「不许想不好的事。」
    「什么?」
    全身蒸腾而起的燥热,让脑袋昏沉意乱情迷的弥生下意识抓住对方的手腕,湿滑灵巧的舌尖,舔上对方的手指。
    指尖传来的酥麻触感,令莲实报复般环上对方的脖颈,用唇堵住了对方不安分的舌。
    唇舌之间的反复纠缠和彼此唾液的交换,让原本就不胜酒力的弥生浑身瘫软,轻而易举就被莲实压倒在被银月照耀的枫树下。
    「小莲……」
    当莲实结束这相当长时间的深吻时,弥生发出如梦呓般的叹息。
    莲实轻笑着低下头,并未花费太多时间,就将身下人的衣物层层剥离,露出少女美艳的身体曲线。
    伸出修长的手指,用指腹反复摩擦着弥生暴露在空气里的肌肤。来自颈间轻微摩擦的快感,让弥生舒服地眯起了狭长风情的双眼。
    「小莲。」
    弥生的声音已经被欲火灼烧得有些沙哑。
    指尖在顺着光洁柔韧的肩颈曲线上一寸一寸向下滑落,摩挲过锁骨,掌心贴上柔软的乳房。莲实唇角勾出优美的弧度,欣赏着心上人脸上难耐不适的表情。
    「小莲。」
    弥生仿佛要哭泣似的呻吟和意乱情迷的呼唤,像是暖风一样,带给莲实酥麻的战栗。
    「我爱你。」
    匍匐在心上人耳际,莲实嘴巴开合着,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谁都会变成孤单一人,或早或晚。
    -
    当弥生醒来时,全身像是侵泡在冷水里一般,声音也被堵在嗓子里。
    「她走了。」
    松田沉静的声音,将弥生尚在噩梦中昏沉的思绪拖回了现实。
    默默接过松田递来的水饮下,沉默了良久,弥生才开口:「我梦见一只全身染血的蝴蝶落在我眼前,我想伸手帮它擦拭的血迹,它却飞了起来,飞向了大海彼岸。」
    诧异少女过于平静的反应,松田楼主脸上露出鲜有的钦佩之色。
    「我还是低估了你,你果然不愧是他的女儿。」
    「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小看了她。」弥生脸上挂上了苦笑,「她也不愧是父亲的女儿,在有些事情的处理方式上,和父亲同样简单残忍。」
    松田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我看着小莲从小长大,或许,她只是一时间太害羞罢了。」
    「害羞?」
    脑袋里闪过昨晚在圆月下让人面红耳赤的回忆,弥生可不觉得对自己做出那种事的人,是个会害羞的人。
    「小莲说,她还没有见过吉原外的世界,想去看看究竟有多大。如果你愿意等的话,或许,能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当然,前提是你不再是北条夫人。」
    松田看着少女俊美的容颜上露出吃瘪的表情,终于忍不住掩嘴大笑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