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无声风雨花泣不知

小说:吉原枫下(GL) 作者:红酒兔子的36D奶

    绫子出生于江户城里,家族富裕,她的哥哥羽仁年纪轻轻就已经升任左卫门督。
    从她十四五岁开始,她的美丽就很惹人注目。登门求婚的官僚子弟总是络绎不绝,因此,她的父亲总是为如何回绝人家而大伤脑筋。
    在令人烦闷的漫漫雨季,绫子好不容易央求得到父亲的同意,才得以在女仆的陪同下,从羽仁府中走出来散心。这一转就是整整一天。
    入夜后静悄悄的街道,笼罩着一种静谧又诡异的氛围,这让绫子不由加快了回家的脚步。在一辆横冲直撞的马车擦身而过时,匆忙赶路的绫子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倒,一个过路的青年武士伸手拉了她一把。
    「小心。」伴随着如风般声音,绫子抬起头看清了夜幕下他的面容。
    「啊,谢谢。」
    绫子话音刚落,青年武士就迅速转过身,大踏步地匆忙离去了。这时绫子才注意到,青年武士身后不远处跟着两个侍从。
    心不在焉地目送着青年矫健自信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着:「是从京都来的吗?又有点关西的口音……」
    「小姐,我们走吧!这么晚了,老爷一定会着急的。」  旁边的女仆提醒道。
    被打断思绪有些不满的绫子,嘟起嘴边走边说着:「一定不会!哥哥也不知道是不是撞坏了脑子,前些天回到家中之后,一门心思想要娶吉原里不正经的女人做正妻,听说下人们说哥哥昨晚在扬屋里和一个小姓争风吃醋,那个小姓来头不小,父亲大人现在一个脑袋变成两个大,才顾不上我。」
    回到家中,果不其然,绫子的父亲正在斥责着她的哥哥羽仁。
    随着岁月流逝,绫子的父亲渐渐年迈,对于自己年少轻狂的儿子产生了极大的不满。
    「都是因为你母亲去世的早,我对你过于宽容,才被你轻视,家里的规矩你从来都不遵守,你去吉原也就罢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究竟是昏了什么头,那么多名门小姐你不选,非要娶一个吉原女人。」
    尽管父亲语气少有的严厉刻板,但绫子分明看到,跪在地上的哥哥虽然神情严肃,但是眼里没有丝毫悔改之色。
    「更何况她招惹到的,绝对不是你能怠慢的人物。」
    痛心疾首的老人见儿子面无悔色,只好开口道:「京都那边已经来人了,是平优介的未来女婿,北条。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姓是谁,但能让平优介派出继承人来寻找到,绝对不是一般人物,是哪个私下出游的皇子也说不定。」
    羽仁一惊,最后颓然的坐倒在地上,脸上挂着深深的倦怠感,心中苦涩无比:「原来如此,怪不得即使是正妻,她不肯答应嫁给我,即便在我怀里哭泣也不愿与我有丝毫亲近……我怎么能比得上一个皇子。」
    这是绫子第一次从自由高贵英俊的哥哥脸上,看到如此失落悲伤的表情。
    -
    回到下脚的旅馆,北条安排好人手,就进了弥生的房间。虽然坚忍的少女绝不会轻言自己的遭际,但她沉睡时微微皱起的眉头却流露出痛苦之色,实在让人心疼。
    守候在弥生身边,在过于寂静的氛围中,北条原本深沉如湖的内心,被难以忍奈的不安入侵,缓缓伸出手心贴上少女的脸颊。
    因为内心的慌乱和紧张,细密汗珠从北条的鬓发间渗出,原本如同月亮一般明澄的眼睛里,此时闪烁不定。
    手掌贴着少女柔嫩的脸颊,滑至少女温热细腻的颈窝。
    「俊雄?」
    弥生被北条的动作吵醒,困惑地睁开眼,发出像猫一样呻吟的声音。
    连续数日被继承人之位不保所折磨的北条,再也忍无可忍,掀开了少女身上盖着的棉被,像猎豹一样扑了上去。刚刚遭受初恋失败的打击,尚未来得及思索的弥生,全身仿佛被定住一般不能动弹。
    「你是我的,只能都是我的。」
    ——你的身份,你本该继承的一切,这些都会是我的。
    平时总是挂着腼腆笑容的青年,此时像凶兽一样,表情狰狞地低声咆哮着,扯开了弥生的单衣。因为害怕而一时忘记反抗的十六岁少女,在北条粗鲁地撞进自己身体里后,因为过度的愤恨和绝望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北条脸色铁青,一声不吭,使足了力气冲撞着。只感觉身体被烈火焦灼般疼痛的弥生,在神智不复清明前,死死咬住北条的肩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丝声音。
    在欲望得到宣泄和满足后,北条在弥生耳边不停地道歉。对权利满怀热切的北条,根本没有注意到少女连泪水都没有的瞳孔里,是怎样的死寂。
    「是那种感觉吗?」
    事后背对着北条,弥生突然问。困惑于少女意味不明的问法,北条默默地从背后拥抱和安抚她。
    「男人和女人结合的感觉……」
    「唔……」不知该如何回答的北条尴尬的应着。
    身体刚刚遭受了侵犯,弥生甚至来不及悲伤,脑袋就被莲实此时可能在男人身下辗转承欢的念头充斥着。
    人们很容易就做到躯体合为一体,但心灵却难以融合在一起。
    就像此刻,弥生切肤地感受到,性事过后,仇恨与寂寞交织在一起,像烈火一样将自己撕裂心扉的悲痛焚烧殆尽。
    「可是我还没有感受到。」
    带着疯狂的报复念头,少女故作哀怨的呢喃着,转身吻上了北条的唇。
    虽然不了解弥生为何突然而来的主动,但是北条兀自侵犯堑天魔龙之女的罪名,还是随着少女的亲吻沉寂于了湖底。
    而此刻,在吉原里,枫下楼的花魁莲实正匍匐在自己的房间里,支离破碎的抽泣声,让守候在房外的松田和高坂无比担忧。
    「为什么每一次我们都要晚上一步?上次是,这次也是。」高坂的言语里带着愧疚和深深的自责。「如果早一点发现,也可以阻止小莲爱上那个孩子……」
    「都是那该死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纱雾不会抑郁而终,小莲也不会有如此凄惨的命运。」咬牙切齿的松田,愤怒的说,「连他教导出来的门生,也是这般卑鄙无耻!居然拿枫下楼来威胁小莲……那个北条,如果敢对阿市的女儿做出什么禽兽事来,我死也不会放过他!」
    少女从平的府邸易装出走开始,北条培养的眼线,就一路跟随着她。莲实在雨夜将弥生拖回枫下楼的第二天,枫下楼新买进了一名女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