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后 第123节

小说:哑后 作者:仙苑其灵

    (蠢蛋病弱小怂包x白切黑疯批王爷)
    ————————
    感谢在2022-06-17 17:10:30~2022-06-18 00:19: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颗小豆豆 1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一百章 番外1
    登基以来, 李萧寒日日都要与林月芽宿在一处。
    外界皆知帝后恩爱,那曾经市井没边的流言也不攻自破。
    长公主早前因刺杀一事,身子落下病根, 后来她被裴怀囚禁于瑞合宫时,得知先帝病逝, 此后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便是成了大齐太后,她也未见几分喜色, 除了重要场合需要露面, 其余时间里基本都在自己宫中吃斋念佛,不问世事。
    李老夫人自打成了太皇太后,那许久未动的心思又开始慢慢萌发。
    何凡静已经嫁人, 何凡柔却依旧守在她身边,李老夫人看得出来,何凡柔是对李萧寒动了心的,婉拒了好几门亲事, 如今李萧寒成了一国之君,总不能还守着一个林月芽吧。
    宫里也不知怎地就传出春后要选秀女的流言来, 碧喜听到后,气鼓鼓地来林月芽面前, 看她看书看得认真,便在旁边等了一会儿, 最后实在没忍住, 轻轻唤了一声,“皇后娘娘。”
    林月芽明显惊了一下, 她一抬眼才发觉身旁有人, 脸颊瞬间红了, 连忙将书合上,“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进来有一阵了。”碧喜看了眼那书,疑惑道,“娘娘这两日在看什么啊,怎么这般专注,奴婢进来时就在门外唤了一声的。”
    林月芽随意在桌上拿了本书,盖在那书上面,心道还好碧喜不识字,“我随意看看的,可是出了何事么?”
    碧喜将那传言说出,林月芽听后没有半分着急,反而还轻笑了两声,“不必忧心,一切都听皇上安排。”
    碧喜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估算着时间,又到了每日去和春宫的时候,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又将春萝叫上,一道去了和春宫。
    柳梅自从两年前被接进宫里,太医精心调理下,每日又用各种名贵草药养着,这身子一日胜过一日,如今下榻在院里走走都不是问题。
    林月芽过来时,季嬷嬷正同柳梅在院里散步,柳梅一点也没望了该有的规矩,见到林月芽时礼数一应做全,随后几人一起进到屋中。
    合上门,季嬷嬷先开了口,所说的还是有关选秀的传闻。
    “陛下登基到如今已经两年多了,按照老规矩三年一选,也合该是今年了。”季嬷嬷还怕林月芽不高兴,便劝慰地道:“总之便是新人入宫,也得经过娘娘来点头,那些一看就爱出幺蛾子的,和六局知会一声,一早就叫她们散了去便是。”
    林月芽搁下茶盏,笑着对季嬷嬷道:“嬷嬷不必费心了,我心里清楚的。”
    然而她此刻的笑容,要比方才和碧喜说这番话时,僵硬了些许。
    柳梅悠悠叹了口气,从袖中拿出一封信,犹豫地开口道:“你父亲又托人写了信来……”
    “娘。”林月芽的脸色微变,出声将她打断。
    早前柳梅被接进侯府的时候,林家还不知接人的是侯府,还以为是林月芽仗着样貌,入了上京的哪个商贾人家,林家早就不想管柳梅,再加上又有钱拿,自然万分乐意,半分犹豫都没有,直接写下和离书。
    可如今也不知是从何处得知了林月芽已成皇后,柳梅跟着一道进宫享福,林家便顿时觉得亏了,不住地派人送信来。
    林家这次倒也是聪明,知道不能再像当初那样对待柳梅,这一封封信里都是软言细语。
    “既是当初已经和离,便与咱们再无瓜葛。”林月芽面容带着几分凉意。
    “我知道,”柳梅无奈地道,“是你祖母她染了重疾……”
    “娘。”林月芽再次出声将她打断,她目光落在桌上的果盘,问道:“昨日派人送来的葡萄吃起来如何?”
    柳梅还想说什么,季嬷嬷赶忙就笑着道:“那可是从婼羌送来的,既新鲜又可口,夫人昨日便将它吃光了。”
    林月芽点头道:“我那儿还有些,若是娘亲爱吃,我再叫人送来。”
    柳梅又是叹了口气,最后也笑着点了点头。
    从和春宫出来,林月芽便对春萝道:“吩咐下去,日后但凡是从乐城送来的信,一律不得入宫。”
    夜里李萧寒回来时,见林月芽坐在榻上闷闷不乐,走到她身旁坐下,拉着她软乎乎的小手问道:“何人敢让皇后娘娘受气?”
    林月芽斜了眼他,“还问,分明就是你。”
    “可是昨夜臣伺候的不够妥帖?”李萧寒气道,“朕待会儿就将那本《合欢册》烧了去,里面的东西不能叫娘娘满意,留着它还有何用处!”
    林月芽没忍住笑了一声,可随后便又绷起脸来,“不许烧,那书挺好的。”
    “那为何愁眉不展?”李萧寒将林月芽慢慢揽入怀中,语气也柔了下来。
    “三年一选,明年开春便到了选绣女的日子……”林月芽不情不愿地道。
    李萧寒蹙眉将她拉起,认真地望着她道:“我登基第一日便同你说过,我李萧寒今生今世只你林月芽一人,不要说三年,便是三十年,三百年,三千年,也只你一人。”
    “可是……”
    “没有可是。”李萧寒顿了片刻,又对她道,“往后你不会在从任何人口中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了。”
    林月芽不知怎地,鼻根开始发酸,眼圈也慢慢红了,李萧寒抬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摩挲着,随后便靠在她耳旁,低沉的气息呵在她细长白嫩的脖颈上,“我的月芽今日烦心了,看来我不能藏着掖着,得使出全力来让小月芽欢心。”
    林月芽还未来及反应,那张粗糙的大掌便自如的撩开了裙摆。
    许久之后,李萧寒俯在她肩头,气息粗重地问出声来,“公主可觉得满意?”
    林月芽娇红的小脸也不住地喘着气,她顿了片刻,才慢慢出声,“嗯,挺满意的。”
    “挺?”李萧寒眉心瞬间蹙起,“看来是臣办事不利啊。”
    话音落下,李萧寒便从林月芽的视线里消失,片刻之后,在林月芽不住求饶的声音中,他再次出现,“娘娘满意了么?”
    “说了不许这样!”林月芽瞪他的眸子闪着晶莹。
    “口是心非。”李萧寒嗔笑着压唇而上。
    这一夜李萧寒叫了不知多少次娘娘,又有多少次公主,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每次两人床帏之事时,他便习惯性的说这些浑话,林月芽起初还有些不适应,后来听得久了,白日里李萧寒有时候故意逗弄她,趁人不注意时悄悄唤她一声“公主”,都能让她心尖痒上好一阵子。
    一轮结束后,林月芽泪得额上全是细汗,她靠在李萧寒怀中,问:“那避子汤要不要停了去?”
    当年生木糖糖和木鱼鱼时便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林月芽心底是不愿再生的,可总有人会说李萧寒子嗣太过单薄,她又觉得好像是该多生几个。
    李萧寒勾着她湿漉漉的发丝,淡道:“日后你不必喝了,我听太医说,有种避子的汤药,男人喝了不会伤身,往后我喝便是。”
    林月芽蹭地一下坐起神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李萧寒道:“这如何行呢?”
    “如何不行?”李萧寒一把又将她拉回怀中,“我看过那本女子怀嗣的书,里面说生子时犹如过鬼门关。”
    李萧寒下意识便将林月芽抱得更紧了些,“我不想让再走一次,若是当初我早些知晓,也许那第一次也不会让你走……”
    轻柔地吻从发间一点点挪至唇畔。
    他凝眸望着她,就好像在看一样稀世珍宝,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再次开口:“月芽,下一世还做我的月芽可好?”
    林月芽怔怔地回望着他,许久后,她唇畔两侧露出一双浅浅的梨涡。
    “不好,谁让你从前欺负过我。”
    李萧寒深吸一口气,再度从她眼前消失。
    “啊……”林月芽颤抖着揪住他发丝,“李萧寒你就不知道累吗?”
    夕阳的余晖将天空中大片云彩映得通红,一双老人坐在小院里摇着扇子。
    老太太手中拿着一柄宽大的蒲扇,她一面慢慢摇着,一面在摇椅上轻轻晃动。
    一旁的老爷爷手中拿着一把十分儒雅贵气的折扇,上面是一首君子之风的诗文。
    他轻咳两声,将扇子收住,敲了敲一旁的松木摇椅,“别晃了,你每次这样晃悠,我都会眼晕。”
    老太太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晃得又快了几分,“你这人可好生奇怪,我晃我的,关你什么事呀,你不看便是了。”
    “怎么不关我事,你是我娘子,看你天经地义,我就是喜欢看,乐意看,一生一世我都看不够。”
    “都什么年纪了,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那又怎么了,我不止现在说,下一世我还要说。”老爷爷忽然想到什么,他摇晃着起身,端了个小凳慢慢坐到老太太身前,将那摇椅缓缓稳住。
    他望着她,一双满是皱纹的老眼却像是带着星光一般地凝望着她,“月芽,你从未回答过我,到底来世还愿不愿意做我的月芽?”
    老太太躺在摇椅上,宽大的蒲扇渐渐停了下来,她侧目回望着他,视线却愈发浑浊,她唇畔动了动,直到最后眼皮合上的那一刻,也没说出口来。
    “枝叶折断,亦可再生,落花散去,来年复开。世间万物皆是如此,可败可生,可衰可兴。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枝叶折断,以可再生……”
    林月芽再次睁眼时,眼前一片漆黑,只有苍老的声音在她耳旁不住回荡,这声音就好似从极远的地方飘过来的,既熟悉又令人畏惧。
    这段话一直在她耳旁反反复复的念着,也不知到底念了多少遍,终于在一次结束后,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道亮光。
    她朝着亮光的方向走去……
    眼前的光亮一点点变大,最后从一束光亮变成了巨大的画布,上面的景象无比真实。
    她看到木糖糖坐在御书房内,正眉头紧锁的处理要事。
    看到木鱼鱼怀中抱着一个小奶孩,嬉笑地逗弄。
    看到年迈的李萧寒,坐在一处陵墓中,他背靠着墓碑,手中捏着一个破旧的荷包,最后整个身子慢慢倒下。
    林月芽心头被猛地揪了一把,热泪顺着脸颊缓缓流出。
    可紧接着,画面一转,她看到自己身着婢女的服饰,站在一处花园中,手持扫把正在清理地上的落叶……
    这里是……永安侯府?
    看到那许久未曾见过的庭院,林月芽眉心微微蹙起。
    然而还未多想,她忽然身子一沉,就好像被一张大手直接拽了下去。
    “喂!愣在那里作何,这么多落叶你看不到啊?”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月芽倏然睁眼。
    作者有话说:
    开启番外!
    番外里酸甜苦辣都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