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牛奶”好喝吗,姐姐?(乳交+口射黄

小说:欺姐(继姐弟H) 作者:果皮酱

    那粗昂的肉棒在空气中高高挺立着,已经肿胀到如手臂般可怕,还时不时的甩来甩去,蓄意拍打着她的脸颊。
    接着他闷着嗓命令道,“身子低点,奶子自己凑过来。”
    她本来就是屈辱的姿势半跪在他跨间,还要承受他胯下那巨物的骚扰。
    大概是憋得太久了,所以都存着,烫的要命。
    江延的性器她是见识过的,只是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又大又粗,还很狰狞,她还暗自跟男朋友的那根做了对比,好像他的更大。
    这么一个大家伙真不知道自己的小穴是怎么吸进去的,看着就疼。
    “快点儿,不会做吗?”看着她迟迟不动,他有些不耐烦了,挺着大屌恶言恶语地催促。
    但是他不能表现得太积极,因为今天她是主动来服侍他的,他要让她借此机会好好表现。
    主动迎合,这也是他调教她的一部分。
    之前强迫的时候虽然他也爽,但是做完后除了身体畅快,内心却无比空虚,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反正都上过床了,再矫情也没用,她脸上烧得滚烫,一咬牙,豁出去了。
    于是她主动托起自己的奶肉,一下子将他粗壮的肉茎夹住,瞬间感受到胸前一片火热,那柱体烫得像是被铁烙过的刑具。
    “啊...”他爽到不行,身体向后仰,发出沉闷又难抑的呻吟。
    还好他足够大,还会在巨奶的夹击下露出小半截肿大的蘑菇头,不然按照她的尺寸早就把那物吞没了。
    “揉起来。”陷入情欲中他还不忘指挥,虽然她奶子大夹得他无比畅快,但是手法太过生涩,只是简单蹭蹭他怎么能满足呢?
    上次他就是自己弄得,由于姿势限制,肯定没有女人亲自弄得舒服。
    仗着这对儿大奶子不得好好利用吗?
    她只好揉动起来,捧着白花花的大奶子,反复揉搓着乳沟处的粗物,一会儿冒出半截一会儿又小荷才露尖尖角,揉来揉去的,每一下都一晃一晃的,要多色情有多色情。
    绵软的乳肉一下又一下摩擦着,挤压着他的肉棒,那种不同于插进蜜穴的感觉,比手揉着舒服,会产生一种被密密麻麻的肉质夹击的充实感。
    乳头无意识地蹭着他的肉茎,变得硬挺起来,他感受到了她身体的异样,肉棒又胀了几分,像是充了血一样。
    “真是个天生的骚奶子,伺候男人都能硬起来。”他邪魅地看着那个蹲在身下,捧着奶子给自己乳交的骚姐姐。
    说她骚吧,又长了一张清纯脸,说她清纯吧,又有长了一对儿骚奶子,本身就矛盾体,但是他却偏偏吃这一套。
    可是一想到这女人也许给别的野男人也这样做过,他突然就不爽了。
    “骚奶子没少给男人夹吧!”他在那自生自气,语气也变差了。
    舒瑶没想理他,还在专心地搞事情,一心想着赶紧让他射出来,胸前两坨肉都要搓麻了,他仍然也没有射意,难道她还不够用力吗......
    “问你话呢!是不是!”见她充耳不闻,他便咄咄逼人。
    “是。”其实她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随口敷衍一句。
    “草。”他气到怒骂,体内火焰全部集中在身下,一腔怒火全部挤到顶端马眼儿处,冒起泡来,像是随时都能火山喷发。
    “骚货,现在立刻马上,一边给老子揉,一边给老子口!”他就不该怜香惜玉,反正都是被人上过的婊子。
    一直都觉得她肯定不愿意给自己口,他也不想强迫,但是现在又想想,她不给他口,就能给别人口!
    他必须把这口恶气争回来。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他的意思是让她一边给自己奶交,一边帮自己口交?
    他怕不是个变态吧。
    她皱起了眉头,很显然并不愿意配合。
    “不想做吗?那就滚出去,明天跟你那个死爹在警察局相见吧。”他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墨色的瞳孔呈现出锐利的色泽。
    如果现在走了就前功尽弃了,她已经都这样了,也不在乎这些了。
    于是豁出去了,她突然举高奶子,将乳沟里的半根肉棒挤了出来,蘑菇头开始冒水,似乎已经蓄势待发。
    然后她低下头张开了小嘴,只是在顶端舔了几下,就立刻让他头皮发麻。
    草,真爽。
    温热的小舌舔过炙烫的粗根,所到之处,蚀骨销魂。
    “含进去...”他声音都变得奇怪了,好像已经不是刚才那个暴躁的他了。
    小嘴就这样将那物吞了进去,温热的唇将他的肉棒包裹得酥酥麻麻,在她口中不断茁壮,她的小嘴被撑爆了,即使张到最大也难以撑住,顶出的蘑菇头鼓鼓囊囊的朝上直立,差点要抵到喉咙,马眼儿处的黏液一点点渗入她的口腔,过于咸腥的味道她一点也不喜欢。
    这才伸进去半根,她就不行了,再往里伸就要戳破喉咙了,她可不想被他戳哑。
    身下这个女人,前一秒高傲得像看垃圾一样排斥他,这一刻却卑微得肯跪在地上含着他的鸡巴迎合他。
    女人果然是需要被征服。
    “好吃吗?”他还好意思问出来。
    “呜呜...”难吃,根本说不出话来,那物太大,戳得她腮帮子都疼。
    然后由于嘴张得太大,没法控制咬合力,牙齿不一小心就咬了一下,他立刻就炸锅了。
    “草,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啊!”他眼神突然狠扈。
    紧接着她的头被他死命扣住,肉棒强硬地往喉咙深处戳...
    “呜...”她一下子失去力量似的,被迫放开双乳,只能无力地跪着承接着他粗暴的挺进。
    肉棒在她娇软的口腔里猛力戳动,柱身反复摩擦着舌苔,让她根本招架不住。
    不行,太深了。她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要戳破了,口腔完全被他的那根粗物支配,在粗物的欺占下,口中的唾液,一点点溢出,混杂着顶端的分泌液,场面格外淫靡。
    可是好像还没完全进去,就已经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当当的了。
    看来她上面这处小嘴,可远远没有下面那张来的深。
    但即使这样他依旧爽翻了,觉得肉棒就像是泡在温润的泉眼儿里,沁人心脾。
    他睁开迷离的眼,望见身下的女人已经被他的巨物戳到失神,整张小脸都因为嘴里他那根巨物而被戳大了,生理性的口水不断从嘴角溢出,像是真的被玩惨了。
    今晚不过才刚开始,逼都没开始肏呢,鸡巴都没全部顶进去她就不行了?
    “噗嗤噗嗤”的水声自她口中发出,接着他瞳孔一暗,似乎来了感觉,加快了在嘴中抽插的频率,闷哼一声,攀上了绝顶高峰。
    随着一阵巨颤后,大量白灼尽数喷涌在口腔内,她被浓精呛到,直反呕,眼看着就要吐出来,口腔突然又被半软的肉棒堵住。
    “吞下去。”他哑着嗓发出命令,高潮的余温还没在他脸上散尽,白皙的脸庞显得尤其的红润。
    然后就这样,她在那根肉棒的逼迫下,将所有浓浆吞咽入肚,因为量太多,还溢出不少白浆。
    她快疯了,她竟然...
    和男朋友做的时候,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体位,对方也不会胁迫她做这种事。
    口交本来就是一件男人爽,女人遭罪的动作。
    这种不尊重女性的姿势,根本不会让她产生任何快感,反倒是打心眼儿厌恶。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的...
    他看着身下的女人百依百顺地吞下自己的精华,突然心生怜爱,终于把肉棒从口中退出,手掌抚摸着她脸上残余的黏液,均匀地涂抹在她的唇边。
    望着那种水光潋滟的红唇,他挑起眉,玩味地说道,“弟弟的‘牛奶’好喝吗,姐姐?”
    呸,又腥又粘,难喝死了...
    正当她伏在地上难受地反胃,突然整个人被他捞了起来,然后她看到他跨间那物又复苏了...
    这人是喝了伟哥吗,恢复的速度这么快?
    紧接着她被抱在他的腿上,双腿被迫岔开,露出丁字裤下敞开的馒头穴,乳肉再次被他的大掌侵犯,经过刚刚的洗礼,她的身子更加妖娆了,整个身子粉白粉白的,乳尖儿高昂的像是在呼唤着请君采撷,上襟的的衣扣在刚刚激烈的乳交中挤掉了一颗,乳沟出的那道红印儿尤为明显,想到刚才夹了什么,坦胸露乳的衣着让他性欲瞬间暴增。
    然后他不顾她的反抗,拿出一支黑色粗彩笔,在双乳处挥笔写下两个大字,“贱——乳。”
    死变态!
    作者有话说:
    好黄啊...这只是第一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