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投罗网(微H)

小说:欺姐(继姐弟H) 作者:果皮酱

    周五下午下了课她早早就坐上公交车,因为路途遥远她还睡着了,等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靠在一个脸蛋通红的穿着校服的男高中生肩上,她为自己的失礼连忙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男生心中一阵窃喜,这个美女姐姐他从一上车就关注到她了,虽然面容忧郁,但是也是真的美,长得像画报里的人儿。长长的黑发随意地挽在头后,露出秀颀白皙的脖颈,略微削尖的鹅蛋脸,肤若凝脂,一双美目顾盼生辉。穿着一身米色风衣,气若空兰,单单坐在那,就能吸引众人惊艳的目光。
    等了几站,美女姐姐身边的人下了车,他就坐过去了,一靠近就嗅到她身上的芳香,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这个姐姐的美不止于皮相,是由内自外散发的。
    “没事的,姐姐,你也要去南城中学吗?”男生羞涩地说。
    “是的。”她这才注意到男生身上穿着的就是江延平时穿的校服,看来是一个学校的。
    她尴尬地起身整理头发,还好头发没有乱。
    “那么姐姐是要去找人吗?”男生继续搭讪。
    “嗯。”她似乎不想多说,因为是陌生人,而且她今天也不方便跟人聊天。
    “男朋友吗...”
    “不是。”她转过头看向窗外,天已经渐渐黑了,街边的景象一簌簌在她眼前晃过,没人知晓她此刻的心情。
    此时此刻,她保守的米色风衣下,穿着一身淫荡的衣着...
    她根本穿不习惯丁字裤,简直是非人的设计,那么两条单薄的绳状布料,蔽不遮体的,小穴还卡在中间,磨得她要难受死了。
    下了车,一路上男生都在跟他殷勤地答话,她只是敷衍几句,然后刚好拿出手机看见来自江延的消息。
    “宿舍门口等我。”
    于是舒瑶随口问了句还在一旁喋喋不休的男生,“7号宿舍楼在哪?”
    男生有些受宠若惊,因为他也住在七号宿舍楼,就说要带她进去。
    然后她一路畅通无阻进入了学校宿舍区。
    快到门口时,男生想到刚才美女姐姐说自己不是来找男朋友的,那就是弟弟在这上学,于是存了别的心思,说道,“姐姐,要不然我们加个微信吧,也好...”
    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身后刮来一阵冷飕飕的凉风,下意识回头,就看见校草阴沉着脸站在两人身后。
    “认识?”男生冷不丁冒出这句。
    “嗯,这我姐姐。”江延像是宣誓主权一样,一把搂过姐姐的腰,样子倒是很亲密,可怎么看都像是超过姐弟之间的分寸了。
    “那你们聊,我先走了。”男生不敢再停留了,江延的姐姐他可不敢泡。
    进了宿舍,江延跟宿舍阿姨打了个照面,说姐姐来给他收拾东西,宿管阿姨被他哄得一愣一愣的,说啥是啥,让她得以顺利进入江延的寝室。
    他的寝室在五楼,贵族学校的确不一样,五层楼的宿舍都配有电梯。
    她跟在他的身后,越往里走心里越忐忑。
    等门关上了,他就上锁,宿舍很干净,甚至整洁得不像是男生住的地方,不仅配有独立卫生间,还有阳台,卧室里有两张单人床,一个在东侧一个在西侧,两侧各配有衣柜和学习桌,但是却没有遮挡,江延的床靠近在东侧,不是正对着门那侧。
    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认命地闭上了眼。
    他坐在椅上,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腿间隆起的小帐篷不容忽视。
    人倒是来了,可怎么还一副上阵赴死的表情呢。
    他可是为了今天做足了准备,每天晚上都在锻炼身体,头天晚上更是破天荒的早早睡了觉,今天更是洗了叁次澡,把原本乱七八糟的宿舍打扫得干干净净,养精蓄锐只为了等她到来。
    “姐姐这是什么表情,我怎么觉得你要舍身就义了呢?”他轻笑着说。
    这哪是舍身,分明是失身。
    她睁开眼刚好与他对视,一周不见,那张脸虽然一如既往的好看,但还是让她生厌。
    “废话少说吧。”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应该能被她千刀万剐。
    “好,就喜欢姐姐这样直爽的。”他邪魅的眸子微微眯起,接着又说出让她紧张的话,“你的战袍呢?”
    怕不是因为害羞不敢穿吧。
    正当他打算刁难之时,她突然开始解开风衣衣扣,虽然手在发抖,但是她克制得很好,至少没让他发现。他鹰挚般的猎眼紧盯着她,然后看着她渐渐露出那身令人血脉喷张的“战衣”。
    外套脱掉后,性感的身材腾空出世。
    她穿着一身若有似无的水手服,上襟短到刚好露出两只沉甸甸的大奶子,也许因为她的那对儿白嫩太大,衣襟有些紧绷,仅有的两枚扣子似乎随时都能崩裂。平坦的腹部下又是一身齐逼短裙,与其说是齐逼,倒不如说是露逼短裙,稍稍抬些腿就能将短裙下被黑色丁字裤兜着的小穴一览无余,即使穿着丝袜,却刚好在小逼处开了洞,粉嫩光泽的蜜穴勾人又让人兴奋。
    来自前方强烈的震撼,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大脑。
    看到这套衣服的时候,他就想象到她穿在身上的效果,只是尺寸好像买小了呢,毕竟穿校服的女孩子,哪有像她这样奶子这么大这么骚的。
    他放肆地打量着她,似乎没放过任何身体变化,看到她后,脑海中止不住的惊叹,这副身体真是百看不厌,如果可以,他想玩一辈子。
    他买的时候动了小心思,因为这样穿,即使不脱掉任何衣物,也能让他性欲大增,玩个尽兴。
    看来真是买对了。
    姐姐穿起来比网店的模特诱人多了。
    他的喉咙越发的干,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分开腿坐,大咧咧地暴露出腿间高昂的小帐篷。
    她的脸渐渐热了,就算是做过的关系,穿着这身羞耻的衣服站在他面前,跟脱光了没什么区别,她还是会感到羞耻。
    江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突然解开裤扣,淡粉色的肉棒已经红得发紫,开始发号施令着挥手示意道,“过来。”
    这可是她自投罗网的,他自然要好好享受一把。
    她扭捏着往他的方向走过去,越走越靠近,直到站在她面前,他突然将她的身子往下压,直到让她迫不得已半跪在他的跨前,然后他说出的话不堪入目。
    “用你的骚奶子服侍我的鸡巴,射不出来你就给我口出来。”他一把抓住一只奶肉,大力在手中揉搓着,还故意揪住乳头,没一会儿就把她揪到喊疼,像是对待没有生命力的摆设一样,完全不把奶子当成她身体的一部分。
    “知道了。”她点头意会,虽然没这样做过,但是她也是看过小电影的,电影里确实是女人用奶肉抚慰男人的肉棒,在双乳夹击的过程中让男人达到高潮...
    想想就觉得羞耻...
    作者有话说:
    大肉在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