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

小说:春酲(1v1) 作者:晕雀

    芙提出院那天,是季明信亲自来接的。
    这些年他一直甚少干涉自己的工作,一是认为芙提长大了,二是觉得伏玥说的话很有道理。她已经具备独立的能力,就没必要给她套上无形的枷锁,哪怕上面镌刻着亲情的记号。
    “多注意点。”
    “知道了。”
    “拿着。”季明信突然从口袋里丢出一样东西给她。
    芙提捧在手心里,问,“这是什么?”
    “护身符,保平安的。”
    上了年纪就开始吃这套芙提没想过新世纪男性代表也会这样迷信。但她什么都没说,乖乖塞进包里,像从前中高考时接过季明信给她准备的铅笔橡皮一样。
    她今天要去公司报道,车停在马路靠边,不能待太久。
    下车前季明信叫住她,“芙提。”
    “嗯?”
    “离段昱时远一点。”
    她沉默以对。
    季明信了解她,有所顾虑的事情她就会犹豫,于是皱着眉又说了一遍,“他不适合你。”
    这些年他一直都对这个男人闭口不提,曾经也没露出过任何责备神色,但芙提知道他很清楚,清楚自己的心动和心碎,清楚自己每一个难捱却捱过来的分与秒。
    或许所有人都会让她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但季明信始终在相信她的选择。
    如果不是太担忧,他是不会开口的。
    芙提垂下眼。
    “嗯。”
    她应了,但不知道是指哪一句话。她跟季明信说再不走就要被贴罚单了,一边朝他挥手告别一边离开。
    季明信隔着一个车窗看她生龙活虎的样子,做了个深呼吸,才把肚子里的斥责消化掉。
    *
    在剧组待了将近两周,芙提慢慢把事业搬回生活的正轨。而这段时间里,段昱时都没出现。宋宛也是。
    直到某天清晨,趁着露水霜重的时分开机,去穷乡僻岭出差的女导演才姗姗来迟。她看到芙提先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很慢地想起了一件事。
    他们有一段情节比较血腥暴力,在京都没办法拍,便找了个山旮旯,由段昱时领着组里的人进去了。宋宛紧随其后,却先回来了。
    段昱时怕时间对不上,于是托宋宛把他在寺山求的平安符交给芙提。
    她给忘了。
    宋宛还记得当时她问:“如果她问这是谁送的,我该怎么说?”
    那男人眼睛都没眨一下,“随你。”
    他好像根本没考虑过芙提会不会收,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可宋宛知道,他的无所谓是无畏的无。
    如果芙提收下了最好,就当是他的关心揉碎半颗陪在她身边。即便芙提不收或是丢掉,他也无畏自己的真心被嫌弃、抛失。
    所以当她找到那枚平安符,拿给芙提的时候,硬着头皮尴尬道:“段昱时忘记给你的。他说祝你大病初愈。”
    出乎意料地,芙提把那小玩意往手心里一勾,“替我和他说谢谢。”
    后来宋宛时常能看见她带着类似的符祉,也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
    那是一个烈阳高照的中午,宋宛坐在取景器前,看着在操场上奔跑的一对男女,忍受着即便头顶有把大伞撑着也无济于事的头晕目眩,只是一眨眼,原本就该站着的芙提突然摔倒了。
    她陪同着几个工作人员把芙提带到大学的医务室,白色的窗纱被风吹得翻飞,空气里一阵青草的味道。
    春天要过去了。
    所幸伤口不大,但是沥青跑道上碎石太多,医生正用沾着棉签的酒精一点一点给她揩去。宋宛看了都觉得痛,在她旁边不断抽凉气。
    校医听了觉得好笑,“怎么小姑娘都一声不吭,你先喘上了?”
    她大概是知道最近有个剧组在这边拍摄,但不知道芙提的年龄,见人穿着校服又粉黛不施的,像一根剥了皮的白嫩小葱,说是高中生也不会违和。
    校医和蔼着语气分散她的注意力,“小姑娘疼不疼啊?”
    芙提说:“还好。”
    “这么热的天,容易中暑,还往操场上跑……嗯?这是你家里人给你求的平安符啊?看着倒是挺别致。”
    校医拎着酒精起来去找纱布,宋宛靠在窗边看了一眼,和那天交给她的并不是同一个。
    她的眼皮跳了一下,校医已经拿着工具回来了,“在哪里求的,我也想替我孙女求一个。”
    “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我叔叔给我的。”
    宋宛听到这里,伸直了膝盖,背过了身。
    段昱时这一去就是半个多月,宋宛每天都在和他联系,也每天都和芙提待在一起。芙提也就算了,偏偏这男的也绝口不提,两个人明明一起经历了一个突发事故,却陌生更甚从前。
    她不懂,索性撂担子不再理会了。
    谅在芙提今天受伤,戏份也不多,宋宛就让她先回去。等上了保姆车,助理突然告诉她黎慈找她有事。芙提没什么表情,反倒是黎慈看见她受伤的腿蹙了蹙眉。
    “小祖宗,你这又是怎么了?”
    嘴巴一边关心,一边挥手让人给剧组打电话。营销组的同事键盘一敲,有关于芙提因为工作太辛苦而中暑摔倒的通稿就发布在了互联网上。
    当然这是后话,芙提被她搀扶进会议室里,黎慈给她端了杯水,让她先坐着等一等。
    芙提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处理忙碌中无法及时回复的信息。
    久违地,看见了齐灏南的来信。
    自从那次擅自跑过来要和她过圣诞,被芙提的冷脸碰了一鼻子灰以后,他便乖巧了许多。从每天发很多消息变成了每天发少一点。当然,更多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他的乐队在那边忙着巡演。
    他说她家阳台的花要开了,附带一张图片。
    是一盆木兰,当初季明信空运过来给她的。
    芙提一开始觉得他真是年纪大了脑子出问题了,怎么连这样的东西也要寄过来。她平时工作忙,根本没时间理会自己,更别说一束盆栽。
    可是那名贵到令人咂舌的品种竟还真在她的粗糙照顾下活了下来,只是叁年里,没能成功开出一次花。
    每次都是结出一个花苞就草草退出春天,像个不争不抢的隐者,满怀美丽,却无心盛放。
    芙提回了个“哇”的兔子表情,翻了翻上面的聊天记录,发现齐灏南当初离开的时候居然还给自己发了消息。
    他的花芙提没收,圣诞节彼此也没能一起过,这人却一点不难过,也没有抱怨半句,反而小心翼翼地害怕她会生气,留在国内的那几天都没给她打过电话。只在被家里人抓回家坐饭局的时候发微信过来抱怨了几句,再聊已经是在回去的航班上了。
    “国内的天气好舒服。”
    他总是这样单纯烂漫,和煦得芙提一想起他就会联想到冬天的太阳。
    “那你下次再来。”
    齐灏南和家里关系并不太好,种种关系使他从小生长于美国,回国对他来说和受刑差不了多少。
    芙提没去送他,只能留下客气的一句。
    他其实懂的,只是不去深究。
    还在想关于木兰的事情该怎么回复,会议室里面的门就突然被打开了。芙提微微吓了一跳,看到段望舒那张绝尘斐然的脸,心跳又瞬间拔到嗓子眼。
    “你……”
    脑子里灵光一闪,发现她们第一次见面好像确实是在公司,于是芙提捂到嘴边的手又放下来。
    那人身上带着点轻微酒味,不浓不重,不呛不沉,混着她身上的香气,有点像浸在白兰地里的柠檬,微醺的味道。
    芙提皱了皱鼻子,恰好看见她纤长的十指压在唇中心,对她说:“嘘。”
    办公用地不准员工吸烟,更别说喝酒。芙提受她蛊惑,慢慢地松懈下来,点了点头。
    “你出院了?”段望舒很自然地挑起一个话题,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身体还好吗?”
    芙提有些惊讶她会知道这件事,“还好的。”
    段望舒看出了她的迷惑,却没有解释,“听说是脑震荡?”她提步走过来,单手撑在会议主编,五指纤长漂亮,像一朵蝴蝶落在冰瓷板面。芙提紧张地看了一眼,另一只同样精致的手就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温凉的,带着细腻的触感。
    女人弯起来的长眸极具魄力,像蕴含笑意的月牙,声音缓柔:“没事吧?”
    她被这瞳孔里晃荡着明显的勾引弄得失神一瞬,还没来得及退开,就被及时赶到的黎慈一声尖叫划破了局面。
    “段总监!”
    女人平跟鞋踩得又快又急,听起来恼怒至极的节奏到了段望舒跟前,还是忍辱负重地咽回去,变成一句:“段总监……”
    黎慈作为金牌经纪人,在业内算是明星人士,更别说在星遥,地位可见一斑。只是连她都要对眼前的人保持叁分尊敬,芙提很难不去猜测段望舒的身份。
    “我只是路过。”段望舒并未被她的插入展露半分不悦,甚至还在芙提被遮挡的视线朝她挥挥手,“那下次见了?”
    芙提愣愣地点点头,她才满意地走了。
    结果换来黎慈生气地一次敲打。
    “我不是说过让你离她远点吗?”
    黎慈的语气极其恨铁不成钢,芙提捂着微痛的额头不明所以,“怎么了?她是什么人?”
    经纪人明显不想多说,她拉开椅子坐下,“不是什么人,但你最好不要和她有太多接触。”
    芙提说:“可是她住我家楼下。”
    黎慈差点滑倒。
    气氛僵持几秒,她将掉落的额发撩到耳后,利落的五官乍显,压迫感十足。
    “你还记得前几年那个很出名的清纯女星吗?被业内称为零演技纯花瓶,但还是片酬不断,粉丝吹捧说女娲炫技之作的那位。”
    “记得。”因为对方在事业巅峰期突然销声匿迹了。
    黎慈见她有印象,也不瞒她,旁敲侧击地陈述:“她被雪藏了,原因是谈恋爱。”
    “谈恋爱?”
    圈内恋爱的演员明星一抓一大把,怎么会?
    黎慈看了看门口,又看向芙提的眼睛。
    “和女孩子。”
    话已至此,再多说就是一些不能成文的潜规则了。黎慈敲了敲桌面,企图把芙提的注意力拉回来。
    “最近有个资源,需要你自己去争取一下。”
    可芙提却久久没能回过神。
    *
    本来想写到小段出场的,结果写不完,脊椎好痛。这章对应身高175的伏笔,之前有宝贝猜对了,姐姐是同性恋哦。而且是t。至于为什么突然撩小芙,当然是因为好玩,她的性格就是不负责任游戏人间。特别是失去最重要的人之后。
    还有,每一个角色都会交代去向的。这章是齐灏南,后面也会交代周漾司。男配都是工具人,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