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第138节

小说:我用非人类当演员那些年 作者:青色羽翼

    第154章 曲终鬼散(正文完)
    演唱会当日,林管家穿着楚巍然,带着一群知情的b组成员在会场维护秩序,时不时给他们讲一讲厉鬼的特征和日后遇到厉鬼后该怎样才能保住性命。
    “这些事情你们记好了,总有一日会用上的。”林管家摸摸他贴上去的假胡子说,楚巍然什么都好,就是不长头发和胡子,贴上去的有点假,摸着手感不好。
    b组成员本来对楚巍然和林管家的交易有些警惕,他们很担心厉鬼在会场作乱,没想到林管家竟真的兢兢业业地做任务,他事先做好了功课,学习会场安保的注意事项,并熟记会场的地形图,任何一个观众拿着票询问林管家座位在哪里,他都能恭敬地将人送到座位上,十分负责。
    “你还挺敬业的。”一个b组队员大着胆子说。
    林管家道:“那是自然,当时那个年代,下人的命不是命,想做到管家的位子还能寿终正寝可不容易。我工作了一辈子,只想培养出新的管家,赎回自己的卖身契,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安安稳稳过日子。可惜那年月,不管去哪儿都没办法安稳。”
    后来他开始羡慕主人,想要成为主人,便偷偷穿起了主人的衣服,仿佛这身衣服穿在身上,他就能得到安慰。
    说到底,林管家的执念,不过是获得自由身,求个现世安慰罢了。
    他以为自己生生世世都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没想到在这个时代,他的愿望仅是普通人的一生罢了。
    执念在不经意消散,最后的最后,林管家决定穿上他最喜欢的衣服,为别墅鬼们再当一次管家,管理好演唱会秩序,之后他便可以求他的来世安稳去了。
    林管家看向演唱会前排,那里是别墅鬼们的位置。
    钟九道一开始让别墅鬼们进vip包厢,免得他们冲撞了人或者人冲撞了他们。
    可别墅鬼们说那样不够热闹,没有演唱会的气氛,就算钟九道告诉他们,人太多阳气太重会让他们的魂体受伤,别墅鬼也坚持要热热闹闹地感受这盛世繁华。
    为了这一天,别墅鬼们努力修炼,每天晚上对着月亮使劲吸,争取早日由球变鬼。
    洛槐和别墅鬼接触比较多,见他们那么努力,忍不住求了钟九道,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别墅鬼们浸入式体验演唱会。
    钟九道是冷血无情的天师,他能做出把别墅鬼们泡两三个月的事情,对这些厉鬼哪里有什么怜惜。竟是想出了把厉鬼们全部封印在玩偶中,放在演唱会台下让他们不能动不能说话寂寞地感受周围的热闹的办法。
    洛槐看出钟九道有办法,只是不肯这么轻易帮忙。便红着脸答应了钟九道几个不可说的项目,钟九道啃够了水蜜桃,这才出手相助。
    他找巫家借了万鬼窟,带别墅鬼们去了画中。
    万鬼窟的确是巫家上古传承的宝物,非常适合养鬼,别墅鬼们在万鬼窟内待了三日,便恢复形状,可以附身在纸人上于夜间出门了。
    不过他们的魂魄还是有点弱,受不了那么多人的冲撞。
    为了稳固别墅鬼们的魂体,钟九道又带他们去残念谷走了一圈。残念谷中的种种执念对人有害,但对于厉鬼而言,反而可以帮助他们记住自己,避免沾了太多人气,忘记自我。
    离开残念谷时,别墅鬼们的一缕执念也不由得留在残念谷中,成为残念谷中一道与众不同的风景线,钟九道进去转了一圈,觉得残念谷里有这样一个地方也不错,便将这些执念留了下来。
    后来,b组成员和钟家后人在残念谷中历练时,若是能够遇到别墅鬼们的残念,就相当于在残念谷中找到喘息的地点,那几道执念也成为残念谷内的避风港。
    在洛槐和钟九道的帮助下,别墅鬼们各自选择了喜欢的位置,带着闪光的发带,举着荧光棒,开开心心地听演唱会了。
    这注定是一场令在场观众难忘的演唱会。
    连子瑜是个好歌手,蒋汾用生命谱写出的乐曲也充满了力量,这些歌曲在现场听比网上听更有冲击力,很多冲着沈乐山、戚晚莲、傅玥、钟九道洛槐cp来的观众,也被他的乐曲征服了。
    一开场便是《向死而生》这首在综艺节目上出圈的歌曲,连子瑜从台下缓缓升起,舞台地面化为滚烫的岩浆,连子瑜赤脚在台上走过,每一步看起来都那么疼,那么艰难。
    尽管知道这只是灯光和舞美效果,观众们还是惊呼一声,原本还在聊天或者玩手机的观众安静下来,认真地看着连子瑜表演。
    连子瑜唱出了在死地中挣扎的感觉,他的歌声让人们意识到,生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多么震撼人心。
    在一个几乎是用生命送出的高音后,一朵观众们从未见过的红色花朵升起,花瓣绽开,里面走出傅玥和戚晚莲,两人一红一白,唱了一首关于友情背叛最后握手言和的歌曲。
    她们的歌声比不上连子瑜,但歌曲被蒋汾改得很适合她们的嗓音,而且与其说这是唱歌,倒不如说这是一场音乐剧表演。
    她们像花丛中争奇斗艳的两朵花,经历风雨摧残后,还是坚强地绽放了。两朵花红花大一些,营养丰富一些,白花便日常躲在红花后面,让她挡风遮雨,红花也因此经常抽打白花。可当虫害来袭时,她们互相探出叶子让虫子咬,为对方争取时间。两朵花一起撑过艰难的时候,撑到主人喷了杀虫剂。她们还活着,叶片上却已经千疮百孔。
    两朵花的叶子搭在一起,戚晚莲和傅玥相视一笑,和声唱出乐曲最后一句,与此同时,两朵花一同凋零,并长出了新的花苞。
    vip包厢中受邀而来的计盼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小声地说:“戚晚莲最终还是决定和傅玥一起走了,她根本不在乎我。”
    此时计盼已经知道戚晚莲的身份,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不论如何向戚晚莲伸出友情之手,她却从来不会握住自己的手,原来她早就知道,她们无法在一起。
    计盼有些嫉妒傅玥,可她明白,自己一个活人,拿什么和傅玥比。
    坐在一旁的关宿:“……”
    他和计盼之间最大的情敌果然是戚晚莲,可他还一点也不讨厌戚晚莲,反倒有种把她当女儿看的心态,甚至有点敌视会带走戚晚莲的傅玥,这种感情真奇怪。
    他们不知道的是,下了台,傅玥收起冒充舞美的花朵,嫌弃地松开戚晚莲的手:“我只是为了节目效果,毕竟《堕落之家》一开始宣传就是炒我们的红白cp,最后也算给这部电影一个善终。”
    戚晚莲也弄来一块真丝手帕擦手,懒洋洋地说:“我记得你的手艺还没找到传人吧?慢点找,别着急。你可不要和我一起走,我担心来世我们再相遇,我可不想再认识你了。”
    “你也一样,你粉丝那么喜欢你,还是留下来多拍几部电影吧。”傅玥说。
    两鬼转身,背对着对方,向两个方向走去。
    接下来连子瑜又唱了几首歌,洛槐与钟九道上场,一起唱了《书中自有真相》的主题曲,还拥抱了一下,场上观众激动得尖叫起来。
    沈乐山为他的500生命粉留了位置,一下场就跑到500生命粉中间喊口号。
    五百人对比场内一万多人的确不多,但当大家都个喊个的时,五百人凝聚起来的声音就格外可怕,周围人也忍不住和他们一起喊,声浪逐步扩散。渐渐地,场内口号全部由沈乐山操控,他喊什么,在场的一万多人便齐声喊什么。
    钟九道和洛槐一上场,沈乐山便带头喊:“钟扒皮,钟扒皮!”
    一万多人齐声喊“钟扒皮”,钟九道又没办法现场打人,只能用驱鬼的眼神瞪着沈乐山。
    沈乐山才不怕呢,他在最后的时刻终于靠着群众的力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心想我这煽动人心的力量,总算是派上点用场。
    而当洛槐出场时,沈乐山又带着大家喊:“洛小桃,洛小桃!”
    洛槐不知自己魂灯的样子,但他清楚钟九道喜欢水蜜桃,听到大家这么喊还挺开心,在场上牵住钟九道的手,和他齐声唱歌。
    两人退场时,沈乐山又大喊:“桃皮、桃皮、桃皮!”
    现场大笑,原本还没定下来的cp名彻底变成了桃皮cp。
    一整晚欢乐过去,终于到了最后一首歌。
    这首歌是蒋汾送给别墅三十三鬼的大合唱,每个鬼都有几句台词,名字叫做《相遇无悔》。
    歌曲一开场自然是连子瑜,他一身戏服,以戏曲腔调开场,这一场由于是大合唱,钟九道没有安排舞美,全部由别墅鬼们自己发挥。
    连子瑜长袖一甩,用全部力量施展幻术,舞台上出现一个梨园名角的一生,从小时练习的样子到戏台上或男或女的装扮再到最后不肯为侵略者唱歌,死在台上的样子。
    下一幕,鬼未至,幻术先出场。
    一个梳着学生头的女学生在众人中间慷慨激昂地演讲着,她身边站着沈乐山,一群人举着条幅冲到大街上。
    路边,一个身着白旗袍的美丽风尘女子望着他们,她神色渐渐变得决绝,加入了这个队伍。
    白旗袍奔跑时撞到了一个洋装女子,她手上红色的花朵散落一地,洋装女子追上去,和白旗袍吵了一架,也不由自主地加入这个队伍。
    一个拿着全部银钱打算给相好的买礼物的长工看到地上的红花,捡起一朵完好无损的花,也跟着队伍走了起来。
    队伍不断向前,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被他们吸引,端着汤碗的妇人、穿着西装的小少爷、富人家的管家,他们凑在一起,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就这样一直跟着队伍走。
    原本带队的沈乐山和女学生也走在后面,当先一人变成了一个有着一双明亮眼睛的人。
    他们走遍千山万水,带着身后纷飞的战火,与这个时代相遇了。
    战火被和平年代的高楼大厦熄灭,队伍中的人融入这个时代,也变成了不同的样子。
    白旗袍望着电影海报,忽然拿出化妆镜补了补妆,跑到电影剧组中。
    洋装女子则是拿起手机,身后带着一群学生,一起坐在教室里学习制衣。
    女学生依旧是学生,但这一次她带着同学们为了迎新晚会排练话剧。
    连子瑜摇身一变化为歌手,在酒店驻唱,接到了一个综艺节目的邀请,为梦想努力着。
    沈乐山西装革履,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从领导手中接过“金牌销售”的奖牌。
    长工拿着一年工资回老家买房和女友结婚。
    林管家成为公司经理收入很高,有一个房间做衣柜,里面全是他的高定服装。
    杨婶儿孙满堂却闲不住,退休了跑到幼儿园做饭,专门给不爱吃饭的小孩子喂饭。
    和傅玥关系很好的西装男小少爷考入戒毒所,继续为国家做贡献。
    ……
    这是他们在这个时代本该有的样子。
    当旧时代与新时代相遇,一切焕然一新,有了新的模样。
    众鬼唱出最后一句歌词,相视一笑,同时对观众们行礼,齐声说道:“感谢相遇。”
    感谢这几十年的等待,感谢与这个时代相遇,感谢他们还有机会看一眼这不再颠沛流离的未来。
    一路走来,做过坏事,也被惩罚过,动过邪念,也被教训。虽然鸡飞狗跳,闹剧不断,但不悔相遇。
    群鬼牵起手,看看彼此,也看看观众,不由道:“再见。”
    伴随着这一声再见,台上所有演员身上升起一道雾气,观众们看到连子瑜、戚晚莲、傅玥、沈乐山等演员露出释然的笑容,一点点融入雾气中,慢慢消失不见。
    雾气弥漫了整个会场,观众们听到钟九道那冷静镇定的声音响起:“演唱会结束,请大家有序离场,带好自己的随身物品。”
    他们抓紧演唱会送的冰糖雪梨汤,不由自主地流下一滴泪。
    为这场盛大的相遇,也为这再也不会相见的分别。
    曲终鬼散,所有人都离开会场后,大雾散去,只剩下十指相扣的钟九道和洛槐,以及来看节目的亲友团们。
    钱多群还好,他已经经历过一次离别,对此还算适应,只是幽幽叹口气,用一句“摇钱树都跑了”来掩饰自己的怅然。
    楚巍然揉了好多次眼睛,完全不相信这群和他恩怨这么多的厉鬼就这样走了,除了被收编的无面鬼,一个也不留。
    计盼抱着关宿大哭,关宿温柔地安慰她,自己也控制不住地流下眼泪。
    钟洪砚站在这对情侣旁边,捡起连子瑜落在舞台上的话筒,唱了一句“相遇无悔”,为自己这段荒唐的感情画下一个泪滴状的句号。
    “他们就这样走了?”洛槐抬头看着会场的天花板,满脸不舍地问道。
    “总该走的。”钟九道说,“这个时代不属于他们。”
    “我以为他们很喜欢这个时代,会留在这里的。”洛槐低下头,靠在钟九道的肩膀上,很快,钟九道的肩膀就湿了。
    “就因为他们喜欢这个时代,才会想要离开。”钟九道搂住洛槐道,“为了可以变成这个时代的人,真正属于这个和平年代。”
    “会再相遇吗?”洛槐小声地问道。
    “一个轮回已经结束,但新的轮回由此产生,会再相遇的。”钟九道吻了吻洛槐的头顶。
    在众人被悲伤的情绪包围时,唯有钟家主背着手走出会场,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都市绚丽夜色。
    他的眼睛十分明亮,一直注视着这个人间。
    它会跟随这个时代走下去,用这双眼睛,继续见证时代的变迁,和新的轮回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