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52)

小说:快穿之花式互宠 作者:南绻

    狂化发动之后,他和狮子的眼睛同时一闪,双双变成金色,狮子的部分战斗能力便通过技能附加到他的身上,并且比起平时的战斗,速度提高了一半。
    杨沛犹如离弦的箭一般朝肖旌旗冲了过去,伸出被狂化后锋利无比的指尖裹挟破空之势,直接对着肖旌旗的脖子抓了过去。要是这一下抓实了,只怕肖旌旗顿时就要去了半条命。
    然而出乎杨沛的意料,肖旌旗不知道怎么动的,竟然轻巧地就躲开了这一攻击。他不信邪地加大速度再冲了过去。一时间半场几乎看不清楚两人的动作,只能看到两道人影在窜走。
    本以为手到擒来的战斗,杨沛却越打越费劲,总觉得平时与自己配合默契的狮子今天不知怎么的,就是不在状态,他好不容易寻了个空档和肖旌旗拉开距离,朝自己的伴生兽吼道: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赶紧往前跟我一起冲啊。
    狮子伴生兽如临大敌地盯着肖旌旗胸口衣兜上那坨软软的生物,瑟瑟发抖。听到伴生人类的质问后,它不仅没有往前,反而还很怂地后退了两步,口中喃喃:那可是
    是什么!杨沛不耐烦地问。
    肖乖乖一脸无辜地盯着对面的狮子,释放出了更多的威压。这威压被他控制得极好,不管是肖旌旗还是杨沛都没有任何感觉,而狮子就再也承受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委屈又害怕地吼了一声:老子不打了
    杨沛完全不能理解自家伴生兽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行为,眼看对手逐渐占了上风,他心中一凛,干脆使出了新学会,发挥还不太稳定的一招杀手锏同化。
    这招一出,他就不光是继承狮子的战斗力,而是整个与狮子同化了,此时狮子就是他,他就是狮子,狮子的动态视觉、身体潜能、速度等等完全被他继承,发出的声音也变成狮子的吼叫。
    就在同化完成的瞬间,杨沛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抵抗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就犹如一座无限重量的大山,狠狠地压在他的身上,他面色倏然变得惨白,踉跄一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怎、怎么回事
    肖旌旗看出他的破绽,欺身而上,利用自己SSS的体术利落地将他打下了比斗台。
    这一场比斗,殷尧胜!智能裁判适时大喊。
    肖乖乖从善如流地撤去威压,好歹保住了杨沛的一条小命。他的威压只针对狮子,狮子皮糙肉厚,因而只是无法施力,不至于受伤,谁知道杨沛恰好使用同化技能,偏偏又用得不熟练,只将战斗力同化,身体技能还是脆弱的人类,却又感同身受地承受了王的威压,若不是肖乖乖威压撤得快,只怕他当场就要背过气去。
    杨沛满嘴是血,不服输地大喊:殷尧!你使诈,你作弊,我不服!
    狮子幽幽地看了自己的伴生人类一眼,忍不住通过脑海沟通的方式将声音传到杨沛脑海中:作什么弊啊,那只兔子是兽类的王。
    杨沛一呆,彻底气昏了过去。
    场下的观众们并不知道杨沛和狮子经历了什么,他们只看到一场比斗下来,杨沛的伴生兽灰头土脸,身上的毛掉了一大把,星星点点的血迹到处都是,相反的,肖旌旗的伴生兽却是干干净净,被保护得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很难想象会有伴生人类在比斗中会把理应并肩作战的伴生兽保护得这样好,观众们均是十分疑惑,有人不由于接着上去恭喜的机会将疑惑问了出来:你的小兽怎么完全没下场呢?
    肖旌旗不喜欢自家伴生兽被旁人注意到,因此把他的脑袋轻轻往里塞了塞,不让他探出头来,答道:嗯,他没什么战斗力,怕看到这种打打杀杀的场面,我带他来练练胆子。
    狮子:
    一旁的狮子听到王的伴生人类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感觉自己也快像杨沛一样气昏了。
    第78章 番外五
    由于基础牢固,领悟能力卓绝,肖旌旗仅花了一年时间就参悟透了李形所赠功法的后四章,又花了三年时间根据此功法,创造出一套完全适合自己的体术,利用这套体术在比斗中屡战屡胜,很快便和肖乖乖搬到了A星系,成功跻身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此时,肖旌旗不过年仅25岁,就已经名声大噪,成为不少体术师心目中的神级大师。肖家那个位于偏远星系的小家族已然无法与肖旌旗抗衡,通缉令早就被撤去,然而肖旌旗却一直没有改回本名,对外一直用着肖乖乖给他起的殷尧一名。
    经过几年时间,肖旌旗早已知道了自家乖乖的真实能力,但这并不妨碍他依旧把乖乖当成一只柔弱无害的兔子来照顾。甚至于,尽管他现在已经拥有了巨大的财富与声望,甚至在A星系和B星系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星球,却依然还用着以前那个叫一号的管家,每天的一日三餐依旧是肖旌旗亲自下厨。
    失去了肖旌旗的肖家越发衰败下去,甚至于在M星系的大比中连一个能打的青年都找不出来,还要请出早已闭关老祖宗才能勉强维持家族的地位。老祖宗归西后,家主终于下定决心,带着几个人和一个被妥帖放好的笼子,来到了A星系。
    这日,天朗气清,整个A60星球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春意。今天没有比斗安排,趁着天气晴好,肖旌旗带着乖乖到家旁边的私人公园里晒太阳。
    肖乖乖被太阳晒得有点了玩闹的兴致,想下地跑两圈,肖旌旗看了眼脚下蜿蜒小道铺设的鹅卵石,担心被太阳晒得温度略高,肖乖乖的爪子踩上去不舒服,蹲下身用手背试了试鹅卵石上的温度,皱了皱眉哄着小兔又抱着走了几步,走到草地上才把兔子放下来。
    肖旌旗随意地盘腿坐在地上,经历太多战斗而略显凌冽的气势在看到小兔的瞬间也柔和下来。小兔摆摆尾巴撒欢地跑出去,然而一直乖乖地注意着没有脱离肖旌旗的视线。
    肖旌旗全副心神都放在小兔身上,见他好奇地伸出舌头要去舔草地上不知名的小花,忙伸手把花枝摘了下来不让小兔乱碰,口中道:是不是饿了?树上有果子,我给你摘几个,这里的东西不干净,别咬。
    说完看着花杆上被小兔舔得湿漉漉的一层,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竟把花杆叼进口中。
    嗯乖乖舔过的东西,果然如他所想,有股淡淡的甜味。
    与此同时,在公园的另一边,肖家家主带着十几个资质在前排列的后辈和十几个下人,押着肖天旗,同时提着一个半人高的笼子,浩浩荡荡地来到肖旌旗家大门口。
    肖旌旗家只有一个名为一号的机器人小管家,负责所有的事务。现实生活中谢锦砚的管家一号偶尔会将自己投射到三千世界的这个位面来帮着打理事务。不巧这天一号在现实里给自己做检修去了,留在肖家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智能机器人。
    管家接到有客来访的讯息,滴滴转着出去开了门,如果是一号在这里,分析出来人是肖家人,肯定就一口帮主人回绝了,但普通的智脑管家没有这么智能,探测到客人与肖旌旗主人的亲缘关系后,便欢快地把这群人直接带到了公园。
    肖旌旗正捧着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水果,洗干净去了核喂给肖乖乖吃,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动静。抬头一看,当先走的是肖家家主,亲自押着当年差点置他于死地的肖天旗。
    肖天旗毕竟是肖家除了肖旌旗外最有潜力的弟子,虽然肖旌旗逃走时差点把他废了,但还是被肖家好吃好喝地供着,期待他能够尽快养好伤势,尽快成长为一个有能力的御兽师。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肖天旗至此再也没从当初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仅有的一点天分也在成长中渐渐磨去,成为了一个十分平凡的人,甚至还比不上只与C级伴生兽结契的同辈。
    因此,在肖家主厚着脸皮想来重新与肖旌旗攀关系时,肖天旗就变成了被牺牲的弃子,被捆绑着带了过来。
    只看这阵势,肖旌旗就明白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了。
    肖家主诚意十足,开口就十分亲切:旌旗啊,大伯来看看你,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辛苦了。
    又把肖天旗往他面前一推:天旗这孩子你还记得吗,你俩年轻的时候闹着玩,闹得有点过火,我把他带来跟你赔罪了。
    说是赔罪,其实就是把肖天旗丢给肖旌旗任凭处置了。肖家主狠得下心,是个能成大事的料子,连亲子都不放过,用力一踢肖天旗的膝盖弯处,肖天旗扑通一声就直挺挺地跪在了肖旌旗的面前。
    肖天旗自从知道肖旌旗闯出名堂之后,每天都是惶惑不安的,如今悬在头上的刀终于要落下,一张脸吓得涨红发紫,险些昏厥过去。他来的路上被喂了哑药和软骨散,说不出话也使不上力,跪倒的时候发出绝望的啊啊声,对上肖旌旗的眼神,竟是身体一抖,吓得尿了裤子。
    肖旌旗对着肖乖乖时温柔又耐心,对着其他人就是另外一幅模样了。长年累月的上阵厮杀让这个青年的气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仿佛是一把藏在鞘中的剑,厚重而不经意间散发簌簌冷气,尤其双目冷冽,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他退开两步,避过肖天旗的跪拜,淡道:肖家主,别来无恙,我已更名殷尧,以前的名字不必再提起。
    这是要跟肖家恩断义绝的意思啊。肖家主一愣,没想到肖旌旗竟然会这样的绝情。如果是普通人,对于当年的事情怀恨在心,现在当年的仇人送上门来给他报仇,至少也不会拒绝。而肖旌旗却是从头至尾反应冷淡,似乎从来没有将肖家放在心上。
    既然这条路行不通,只有走另外一条路了。肖家主看了身边的心腹一眼,心腹立即懂了家主的吩咐,悄悄退出去,打开了他们不远万里带来的笼子,把关在其中的,比普通兔子大了一个型号的变异兔子放了出来。
    这只变异兔子是肖家家主费尽心思才抓到的一只自由兽,虽然品种是兔子,却是极其难得一见的A级自由兽,在自由兽中,这个等级的兽类无不高大威猛,这只兔子也是因为变异才能达到这样的等级,更显得弥足珍贵。更重要的是,这是只母兔子。
    肖家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才捕到这只兔子,他们肖家没有人能让兔子心甘情愿签订契约,肖家主却没有把兔子放了,反而是用强力迷药把兔子关了起来,打的就是送给肖旌旗的主意。肖旌旗的伴生兽是只没有等级的公兔,若是与这只兔子交\配,很有可能二次进化,提升等级。
    肖家主相信自己这份礼物一定能让肖旌旗满意。毕竟,这个世界,没有人会跟实力过不去。
    肖乖乖本来正吭哧吭哧地抱着果子啃,突然来了一群他不喜欢的人,顿时感觉手中的果子都没什么滋味了。他知道肖旌旗并不在意自己在肖家的经历,但他却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降临到这个世界时,看到肖旌旗满身是血濒临死亡的样子。
    他还没到M星系去找肖家报仇,肖家人倒是撞上门来了。肖乖乖一口把果子咬成两半,打定主意要对送上门来的仇人不客气。
    这是他突然听到了一个惊惶细弱的叫声:救、救命
    他循着声音往前跳了两步,一只灰色的兔子出现在他的面前。虽说灰兔子的体型是他的三倍有余,却在嗅到他的气息后臣服地趴下,声音无力地道:王,求你救救我
    肖乖乖蹦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我在自由兽星球被这群人抓起来的,他们心术不正,我不愿与他们结契,没想到竟被他们用阴毒的法子伤害了我肚子里的孩子,趁我虚弱把我关了起来呜呜呜
    肖乖乖听得火冒三丈,正想凑过去跟她说不要怕,就被人一把拎了起来。一抬眼,看到的是眼睛都气得发红的肖旌旗。
    肖乖乖对上肖旌旗的眼睛,看到那熟悉的充满占有欲的眼神,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方才没注意,他和那只母兔子靠得太近了些,肖旌旗一定是吃醋了。想不到这回在这个世界都已经呆了七年,这个人还没开窍,还得依靠一只母兔来刺激他一下。
    于是他满脸无辜地用爪子拍了拍肖旌旗的胸口,软软地问:好好的把我抱起来做什么?这兔子太可怜了,咱们把她要过来,养养伤
    偏偏肖家主不知道肖旌旗正在和他的伴生兽脑内交流,还在拼命推销:就算你的伴生兽不能二次进化,这两只兔子生下的后代也能为你所用
    肖旌旗终于听不下去了,青筋暴起地咬着牙道:给我滚。
    小管家一号刚回来就发现老大生气了,闻言立刻遵循老大吩咐,把那群不速之客请出去。
    肖家主受了这等奇耻大辱,自然不肯,冷冷地站在原地不动:肖旌旗,做人不能忘本,当初是谁一力将你培养起来的?
    肖乖乖听到这话都要气笑了,当初不顾及肖旌旗的意愿,什么好的坏的都往他那里塞,把好好的一个孩子养废了就抛弃,如今看到有利可图就又凑上来,难道他们还有理了?
    管家一号觉察到主人情绪的波动,也不等他们吩咐,举手开上十二万伏特电压,滋滋冒着蓝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这一干人给放倒了。它吭哧吭哧地从肚子里掏出结实的绳子,把这群人捆起来,犹如葫芦串一样地拖了出去。母兔子也被一号贴心地带走,消失在他们二人眼前。
    公园清静下来了,肖旌旗火气上头,满脑子都还是刚刚肖乖乖与那只该死的兔子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亲密样子。
    不可否认,心底除了滔天的怒火之外,他还感觉到了一丝恐慌。
    如果乖乖真的如他们所说,要与另一只兔子在一起怎么办?
    万一真的有一天,跟别的兔子生了一窝小兔子他要怎么办?
    掌心控制不住地发抖,他深深地看了肖乖乖一眼,把兔子捧在手中带回家放到沙发上,硬邦邦丢下一句:我出去一会儿,有事叫管家。
    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
    那速度简直像是在逃。
    肖小兔自己用爪子揉了揉耳朵,还在宽大的沙发上舒服地打了两个滚才不紧不慢地爬了起来。别墅里有监控,他要是出门了肖旌旗第一时间就能知道,他不想肖旌旗担心,就没亲自出门去料理肖家人,只远程召唤了几只猛兽,把肖家欺负过肖旌旗的那几个人拖到丛林里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事情做完几只猛兽回来复命,说保证那几个人下半辈子都没法上比斗场了。
    这一晃眼就是三个小时过去了,肖旌旗还是没有要回来的迹象,说起来,和肖兔腻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他出门没给兔子报备要去做什么。
    肖乖乖想了想把一号叫过来:帮我看看你主人干什么去了。
    全能小管家立刻答应,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神神秘秘地发出电子音:主人在公园里,找了块空地练体术呢。那个挥汗如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