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99)

小说:美强惨男团(穿越) 作者:金蝉子

    诶,软软,你有没有觉得石头最近很不正常?我觉得你可以做好心理准备了?谭小武是个闲不下来的嘴,一边串着手里的土豆片,一边还叭叭个不停。
    什么不正常,做什么准备?阮梦溪不明所以。
    啧,你这孩子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当然是那个!谭小武现在俨然一副居委会大妈的样子。
    阮梦溪只瞪着大眼睛无辜地看向谭小武。
    谭小武眼神暗示了半天,发现弟弟是真的没往那处想,只能摊牌,当然是求婚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晚上石头是不是偷偷去你房间,唉,咱们这屋子也就是隔音好
    阮梦溪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啊?
    你这傻孩子,还是得我早点告诉你吧,虽然石头也是我兄弟,但是哥哥心里还是向着你的谭小武苦口婆心,反正你要是被石头欺负了,就来找我,我虽然打不过石头,但他要是敢对不起你,我肯定跟他拼命。
    谭小武还在自说自话,却发现一旁的阮梦溪突然笑了起来。
    这回轮到谭小武懵了,软软,你你笑什么啊?
    小武哥,你别瞎操心了。阮梦溪摇了摇头,哥哥不可能求婚的。
    怎么不可能!谭小武觉得还套着塑料手套,就往桌上重重一拍,正好一边的沈漱石出来拿奶油,往这边瞥了一眼。
    两个人目光一对,谭小武看了一眼,立马怂了,没事没事,我就是看看这个土豆脆不脆。
    沈漱石没说啥,他们那边两个高材生折腾了半天,已经做废了好几个蛋糕了,当然为了不让弟弟发现,他和毕盛两个人愣是吃完了,这已经是第三次实验了。
    沈漱石端着奶油又来到厨房。
    毕盛打了个饱嗝儿,一脸痛苦,石头啊,咱们就不能选个小一点的东西吗?本来第一次做蛋糕就把握不好剂量,还得在里面藏东西,实在是太难了。
    沈漱石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
    毕盛扭头看向桌上那颗硕大的水晶球,思考着,石头到底是从哪里看的攻略,觉得这么大一颗水晶球是可以放在蛋糕里的。
    当然,不得不说,这水晶球一看就是花了心思定做的,里头还有一架钢琴,钢琴前坐着一个人,旁边站着一个人,拿放大镜看的话,甚至可以看清里面两个小人就是照着软软和石头的样子捏的。
    那要不做个蛋糕底座我们挖个洞把水晶球放进去,然后蛋糕就不折腾了?毕盛协商着,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自己鼓起的肚子,面露愁容,主要是放过我吧,我为你们的爱情付出太多了
    沈漱石被看了看凌乱的厨房,再看看毕盛哀求的眼神,终于点了点头。
    另一边,谭小武还不死心,劝导着,软软啊,你别不听哥哥劝,你还年轻不懂,男人啊,有时候爱是真的,但是不爱也是真的
    阮梦溪手下动作不停,串好了一盘烤串,又拿出一把签子,哥,你还没谈过恋爱吧?
    绝杀!
    谭小武看着弟弟干脆利落地把一根签子穿进手里的鸡心里,觉得自己也好像被人在心口捅了一刀,这也太扎心了吧。
    这跟恋不恋爱没关系啊谭小武还想辩驳。
    话说到一半,眼睛瞪大,一下子闭了嘴。
    阮梦溪实在受不了,摘了手套,从裤兜里套出一个盒子。
    这是?谭小武一手捂住盒子,一手捂住嘴,惊讶地伸脖子看了看厨房,石头这小子动作这么快?已经求过婚了?不是说好以后有事不会瞒着我们吗?怎么回事!
    小武哥,你搞错了,这不是哥哥跟我求婚的,是我买了打算跟哥哥求婚的。阮梦溪倒是大大方方,简单直接。
    什么!谭小武的声音一下子上去了,差点就要气愤得一拍桌子,石头这小子也太抠了,连钻戒都要你买?
    小武哥,我又不是女孩子,为什么要等着被求婚啊,而且现在就算是女孩子也有很多人主动求婚的啊,只要互相喜欢,求婚不过走个形式。阮梦溪皱着眉头有些不悦。
    那你准备怎么走形式?中式的还是西式的?要不要请公司帮忙拍个惊喜记录视频,还是打算做在我们后天参加活动的时候当场求婚?谭小武一想也对,石头和弟弟的爱情和其他人的不同,他们都是男人,自然谁求婚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一直以为弟弟是被动的那一方,没想到在这方面,弟弟还是挺彪的嘛。
    不用啊,就等下给了就行。阮梦溪套上手套继续串签子。反正哥哥也不可能不要。
    谭小武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竖起大拇指。
    这显然是把石头吃得死死的啊。
    不过,这么一想,谭小武倒是很好奇等一下石头收到钻戒的表情了,要知道他后来可是打听了,两个人在一起可是弟弟先表的白,给石头气了好一阵子。
    院子里生了炭火,火苗争先恐后地窜上来,挨个地烘烤着架子上的烤串。
    阮梦溪正盯着烤串,一丝不苟地翻面,撒上椒盐和辣椒粉。
    一旁的毕盛在切西瓜,还特意拿了一个大盆,里面放了不少冰块,做成了冰镇西瓜。
    谭小武则做了一碗凉面,也是用盆装的,放了黄瓜丝,腐竹,花生米,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当然他拌面的这一会儿功夫已经偷吃了好几口了。
    沈漱石在忙着搬椅子,摆好碗筷。
    一旁的毕盛提醒他,石头,不是给软软准备了礼物吗?去拿啊。
    谭小武一下子放下筷子,脑中警报拉响!
    礼物!
    不会也是钻戒吧?难不成石头要求婚?
    这可不行,得让软软抢先!
    抱着这个念头,谭小武赶紧放下手里的碗筷,主动请缨,什么礼物,要我帮忙吗?
    沈漱石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
    谭小武越想越觉得就是今天了。
    他赶紧冲到弟弟跟前,先是拿着一旁的扇子,一边煽风一边眼神示意。
    软软的整个心思都放在面前的烤串上,还是察觉风向不对,烟都被谭小武煽了往他眼里钻,他一边咳嗽,一边抬头抗议,小武哥,你别帮倒忙行不?
    我刚刚听见石头要送你礼物,我都没准备诶,这可怎么办?谭小武小心地提醒着,还一直眼神示意软软。
    可惜阮梦溪没有发现谭小武的眼下之意,手底下给烤串翻了个面,无所谓道,没事,本来考上京大也没什么好庆祝的,这顿饭也就是大家一起聚聚。
    谭小武心里那个恨啊,这孩子,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嘛,这会儿怎么听不懂人说话呢!
    我是说礼物!今天真的是个挺特别的日子啊
    没等谭小武接着暗示,沈漱石已经把做好的蛋糕端了出来。
    上面硕大的一个荧光水晶球,亮闪闪的。
    这就是你要送给软软的礼物?谭小武目瞪口呆。这水晶球不能吃吧?
    蛋糕做得简单纯朴,就是奶油调成了金色,上面是勉强才能辨认出的金榜题名四个大字。
    没有人想到,毛笔字写得那么好的沈漱石,拿着奶油筒的时候,发现了人生第一个坎儿。
    做蛋糕实在太难了!
    当然不能!沈漱石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一眼问这个问题的谭小武。
    毕盛叹了一口气,石头还是直来直往,让他把水晶球藏起来,他非要放在蛋糕上。
    阮梦溪正好烤完了一波,手里拿着串走过来。
    这水晶球挺好看,诶,里面还有人。软软把烤好的肉串递给哥哥们,凑到桌子前,打量着蛋糕。
    金色的底座上一个银色的水晶球,看上去如梦似幻。
    高贵神秘一看就价值不菲。
    沈漱石点点头,这是我和你,这也是我给你准备的入学礼物。
    嗯,我也给哥哥准备了礼物。阮梦溪把手里的一把串递到沈漱石面前。
    一旁的毕盛都傻了,没想到石头送水晶球已经算离谱了,弟弟怎么还要送烤串?
    谭小武则激动地一边把烫嘴的烤串塞进嘴里,一把抓着毕盛的胳膊,比他们本人还激动,仿佛自己马上就要见证世界第九大奇迹。
    沈漱石接过烤串,倒是也没有失望,然后他就看见弟弟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蓝丝绒的盒子。
    前天趁你睡着了量的尺寸,做了一对钻戒,等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吧?阮梦溪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简单的男士对戒。
    但是戒指的表面又雕刻着连缀的四颗星星,最下面犹如升腾着一堆火,这戒指的寓意一看就明了。
    阮梦溪拿起那个稍大一点的,示意对面的沈漱石伸出手。
    手上还拿着烧烤串的沈漱石一下子宕机了。
    毕盛也傻了,原以为弟弟是个青铜,没想到竟然是个王者?
    一步到位,直接求婚?
    还没上学,老公已经找好了?
    这回笑得最开始的只有谭小武!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