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8

小说:眼瞎师尊养了万人迷徒弟(穿越) 作者:秋藕

    而顾息醉,则把自己这么多年来教书攒下的钱,都给了兰雁。
    他知道,如果早些把这些钱给兰雁,兰雁一定会把这些钱都用在他身上,他特意留到现在给:娘,我现在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我知道,你一直有出去游历,修仙行侠仗义的梦想,现在都可以去做了。
    近几年来,顾息醉一直装作神秘黑衣人,暗中教兰雁修炼和武功,兰雁现在的武功确实可以出去游历,行侠仗义了。
    兰雁当下就红了眼睛,哭的泣不成声:娘要走了,醉醉要怎么办,醉醉以后只能一个人了。
    娘,我都多大了,能不叫我醉醉了吗?顾息醉头疼的按眉心,他现在随兰雁姓,兰雁又特别崇敬大英雄顾息醉,所以借用了顾息醉中的醉字,给顾息醉取名兰醉。
    这名字就让顾息醉有些头疼,更让他头疼的是兰雁给他取的小名,醉醉。
    怎么了,这是长大了,娘连醉醉都唤不得了吗?兰雁伤心的抹眼泪。
    顾息醉忙点头:是,娘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醉醉!我的醉醉真乖。兰雁一秒停止哭泣,欢喜的捏顾息醉软乎乎的小脸。
    顾息醉被捏的口齿不清:好了,娘,你就当是给我十五岁生辰的礼物好了,出去游历吧,我也想过过独立安静的生活。
    兰雁再次悲伤:醉醉不要娘了,娘好心痛呜呜呜。
    顾息醉:当初那个温柔美丽的姑娘,怎么长成了这样。
    还不是哥把娘惯的!
    饭桌上,顾息醉,在外游历难得回来几天的兰雁,以及一个六岁的男娃兰息。
    如今顾息醉已经二十二岁了,六年前,出去游历的兰忽然顶着大肚子回来。
    顾息醉都惊呆了,紧张的问兰雁孩子爹是谁,他要去理论。
    结果兰雁比他淡定多了:找他做什么,我还不想让他知道呢。哼,想用个孩子就栓住我,想让我跟他一辈子,想得美。我不就与一位男子相聊甚欢了一些,他竟然说我。他竟然敢这么对我,我让他媳妇和孩子都不得。
    顾息醉:
    生完孩子,没修养多久,兰雁又要出去游历了,她把孩子交给顾息醉,十分的欣慰:这样娘就放心了,你不会再孤苦伶仃一个人了。
    顾息醉:这就是你留一个熊孩子给我的原因?
    兰雁还给孩子取名为兰息。
    顾息醉听了很无语,兰雁真的是要把顾息醉这三个字用尽了。
    转眼间兰息六岁了,不仅没让顾息醉孤苦伶仃,还能在饭桌上嫌弃他了:哥,你能不能管管娘,她整天就知道出去乱游历,心里根本没有我们。
    顾息醉夹了一块肉给兰息:行了,好好吃饭。
    兰息看到饭碗上的肉,当场小嘴一撅,少年清澈的声音又委屈又无奈:我真的吃不下了。哥,下次娘回来,你能不能不要亲自下厨了,我已经会做饭了,以后都我来做吧。
    这么小做什么饭,危险。顾息醉明显不赞同,又给兰息碗上夹了一块肉,吃不吃?我做的就这么难吃?
    兰息赶紧拿筷子吃饭,把这两块一点都不好吃的肉吃了下去。
    兰雁看着这兄弟俩的相处,笑的特别欣慰,第二天就放心的再次出去游历了。
    哥,比起做你的弟弟,我更想做你的徒弟。哥,你真的好厉害,会好多法术,还能运功清晰视线,我也好想学。哥,让我拜你为师吧。兰息端了个小板凳,边洗碗,边憧憬道,除了兰雁走的时候他假哭了一场,之后没有一点忧伤,反而更加活跃。
    顾息醉看着书,一直觉得他这个弟弟太活跃了,有点吵:想学没问题,不过我不收徒。
    兰息不解:为什么,收徒弟多好啊,那些修仙的人,好像都唤师父为师尊。师尊?哥?师尊?
    顾息醉按住兰息探过来的,那个想要捣乱他看书的小脑袋,他叹了一口气,只能继续解释道:我只有一个徒弟,不想再收别的徒弟,你也不许再唤我师尊。
    哦。兰息焉焉的回了一句,又踩着小板凳,重新回去洗碗了,忧伤的道,哥,那我明天不做饭了。
    顾息醉翻页的手明显一顿:本来就不该做,小孩子少碰厨房。
    我已经六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哦,我不做,不知道谁把菜吃的那么干净的。兰息朝顾息醉的后背做鬼脸,看平时顾息醉吃饭时无欲无求的样子,还以为顾息醉根本就对食物不感兴趣呢,直到他看到了顾息醉真正吃到好吃时的样子。
    随你做与不做,我不收徒。顾息醉起身,直接出去了。
    哥,你去哪儿啊!
    出去教书。
    早点回家啊!你不早点回家,我就出去野!
    随你,最好野到娘那里去。
    兰息:哼!这个哥哥除了长得温润好看,性格一点也不温润,对他这个唯一的弟弟,未来的徒弟,一点也不温柔。
    夜晚,顾息醉看着野回来的弟弟,一脸无奈的叹气,他丢了一个手帕,让兰息自己擦擦自己的小花脸。
    兰息胡乱将自己的小花脸一擦,激动的说话,话匣子根本停不下来:哥,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什么了,看到什么了吗?!
    顾息醉继续看书,沉默以对。
    兰息自然而然自问自答,继续往下讲:哥,我看到狐妖了!
    嗯。顾息醉淡淡应了一声,继续翻看手中书。
    我偷听到那些狐妖要色.诱仙尊!兰息激动的说。
    顾息醉翻看书页的手一顿,无意识的将那页重新翻了回去。
    兰息说话从来不需要顾息醉的回应,他一个人就能说半天:仙尊那么厉害,那么英明神武,不过竟然到现在还没有道侣。这些狐妖说自己已经找到了仙尊喜欢的类型,不过我看他们变化的人形,好像一个人。好像,好像你啊,哥!
    砰!的一声,顾息醉手中的书猛地落在了地上。
    诶?哥,你不看书了吗?哥你是不是也很好奇狐妖是什么样的?你知道他们狐妖是怎么辨别同类的吗,竟然是通过气味。狐妖变化之术过于高明,有时候连同类都分不清变化之术,但是他们都能够精准的找到同类。就是通过气味!这气味任何人都模仿不出来。兰息说到狐妖就停不下来。
    你听到什么了,他们想做仙尊的道侣,还是有别的目的?顾息醉忽然开口问。
    喋喋不休的兰息惊呆了,顾息醉竟然主动问他问题,他认真回忆道:他们要杀了仙尊!
    顾息醉眉头紧皱:杀?仙尊不是管妖族吗,为何要杀?
    诶,哥你这个都不知道吗?你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吗?怎么对于仙尊的事知道的这么少。兰息感觉自己能给顾息醉传授知识了,骄傲的一阵摇头晃脑,听说仙尊的恶毒亲娘就是狐妖,仙尊治理妖族一直英明公正,不过到底还是对狐妖一族忽视些。那狐妖曾经因为仙尊的恶毒亲娘,盛极一时,如今地位下降许多,哪里受得了这委屈。他们自己从妖族里分离了出去,一直想除掉仙尊。近几年来,狐妖一族忽然对仙尊格外谄媚,想来就是为了今日的色.诱。
    顾息醉松了一口气,他清楚陆谦舟的聪明才智,回:那仙尊应当见都不会见他们一面。
    会的!兰息笃定回,那些人竟然卑鄙的装瞎子,仙尊对每个失明的人都很好,格外有耐心。
    哥,我发现了这个大秘密,我们去见仙尊吧,让仙尊好好提防提防。兰息忽然激动起来,我怎么没想到,哥你也是失明,你去的话,一定很好见到仙尊。
    我去烦他做什么,他有他的新生活要过。顾息醉忽然放下了手中书,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是我说错什么了吗?兰息茫然又紧张的看着顾息醉转身的背影。平日里他虽然很皮,顾息醉对他也不够温柔,但是从来不会这样对他转身就走,这个样子应当是生了很大的气。
    第二日。
    我就知道哥你放不下仙尊,仙尊那么英明神武,受所有人爱戴!兰息第一次做能帮助仙尊的事情,激动的不得了,他还紧张的开始想象仙尊的相貌,听人说仙尊容貌天上有,地上无,绝美脱俗还温柔,我就要见到仙尊了,好期待仙尊的样子,如果我
    兰息在被顾息醉无情按住了小脑袋后,终于知趣的住了嘴。
    仙尊确实对眼睛看不见的人很好,只要是眼睛看不见的人想见他,他都会见。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仙尊宫殿前排着一座长城的人,都是眼瞎看不见,要见仙尊的。
    顾息醉排在这座长城的尾巴,不知道几百年以后才能见到仙尊。
    这就是你的好主意?顾息醉凉凉看了一眼兰息。
    兰息挠了挠头发,傻笑了一下,他忽然惊的呀了一声:那个,就是那些狐妖准备献上,色.诱仙尊的人。哥,你看,他是不是和你很像。哼!他们怎么不用排队就直接往前走了?不公平!
    顾息醉用折扇轻轻点了点兰息的头:那是狐妖的进献,难不成也排着这几百年的队?
    兰息愁眉苦脸,伤心的假哭了起来:那我们该怎么办?等我们见到仙尊了,仙尊会不会已经被这个心机狐狸给糟蹋了啊。
    行了,跟我来。顾息醉被哭的头疼,这孩子真的跟他娘一样爱浮夸的表演。
    顾息醉找了个角落,将他事先准备好,研究了一天一夜的香水拿了出来,喷了喷自己,又给兰息喷了喷。
    兰息一脸懵的被顾息醉喷香水,又被带着走,走到了那个心机狐的身旁。
    而后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哥哥,与那心机狐从交谈,到成为了自己人,到一起进去。
    最后那心机狐扫了兰息一眼,问:他是?
    顾息醉正要回答,兰息抢先回答:我是他徒弟,师尊,我不要离开你。
    心机狐了然的点了点头。
    顾息醉凉凉的扫了一眼兰息,无情甩开兰息粘上来的手。
    兰息一点也不觉得受伤,乐颠颠的跟着顾息醉屁股后面走。
    兰息满心想着,自己见到仙尊后,要怎么声色并茂的戳穿那个心机狐的阴谋,做一回大英雄。
    结果他连仙尊的面都没见到。
    去见仙尊的路中,猝不及防有一个测试真假眼瞎的法阵,他和心机狐都中招了,直接被关了起来。
    他哥虽然可以运功清晰视线,但本人懒的不行,除非必要,懒得运功。
    就这样,顾息醉安然度过了法阵,成为了他们三个中,唯一一个可以见仙尊的人。
    心机狐对顾息醉抱有天大的希望:就靠你了!
    兰息也对自己的哥哥抱有绝大的希望:师尊,就靠你了!
    莫名其妙成为了两人天大希望的顾息醉:
    心机狐就这样被抓起来了,顾息醉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果然是多担心了,以陆谦舟的聪明才智,根本不会中招。
    他就走个过场,回来的时候把兰息带走就行了。
    顾息醉这么多年来没有去找陆谦舟,一来是陆谦舟自己说的,他有新的生活要过,二来顾息醉从来都不是什么执着的人。他这样新的身份,新的容貌去见陆谦舟,定然需要很多费心的解释和证明,而且还都不一定让陆谦舟相信他就是顾息醉。顾息醉向来很少去勉强什么,喜欢随遇而安。
    那心机狐是照着顾息醉前世模样变化的,其实顾息醉觉得那容貌和现在的自己并不是很像,兰息会觉得像,可能因为那份一样的温润气质吧。
    当时他看到心机狐的时候,心中担心更甚了,心机狐模仿能力真的很强,那份温润如玉的气质差点连顾息醉都信了。
    谁知这狐狸竟然连陆谦舟的面都见不着。
    顾息醉本想着见了陆谦舟就走,可没想到他自己过了法阵,同样也见不到陆谦舟。
    他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里,就再无人过问他了。
    顾息醉等一会儿,等不下了,兰息还被关着,他必须尽快离开。
    他尝试出门,发现外面竟然无人看守,他的来去竟然是一片自由。
    讶异了一瞬,顾息醉很快反应过来,陆谦舟这是欲擒故纵,故意让敌方自由,好暗中观察敌方到底有什么目的。
    确实是好计策,这般一想,顾息醉行动反而从容坦然了起来,他又没什么坏心思,只不过救一下兰息就离开,想来能够很顺利的离开。
    顾息醉去关押的妖牢中找兰息,意外看到了陆谦舟。
    他忙躲起来,陆谦舟并没有看到他。
    顾息醉偷偷看陆谦舟,发现陆谦舟更加成熟稳重了,不过依旧那么好看,只是周身威压变得无比强悍,比当年的谢清远更甚。
    陆谦舟是来亲自巡视妖牢的,看到兰息的时候,一眼认出兰息就是个普通孩子,吩咐看守的不要为难这孩子,等查清楚后,早日放了这孩子。
    顾息醉躲在一旁偷偷听着,心头软了一片,陆谦舟还是那么善良天使。
    看守立刻听命。
    陆谦舟巡视成全后,长腿迈开,快速离开。
    顾息醉看着陆谦舟的背影,感到欣慰,感觉陆谦舟真的长大了。
    直到他听到陆谦舟离开了,看守们苦恼担心的叹息:仙尊又来亲自巡视妖牢了。
    仙尊做什么都要亲力亲为,但是仙尊明明做的很好了,他这样真的太忙了,都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
    这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仙尊的病好些了吗?
    哪里有的好,以前还是失眠,睡的少,现在已经一年没怎么睡了。也是仙尊修为高深,这要是换个修为平常的,早就出大事了。
    就算仙尊修为高深也经不起这样折腾。其实我觉得这次妖族进献美人是对的,仙尊该有些自己的情感生活,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情绪,无时无刻都在理智的处理事情。
    可是仙尊连看那位美人都没看一眼,其实那位美人真的是人间绝色。
    是绝色又如何,这么多年来,再美的美人在仙尊面前,仙尊可有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