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激活】28、伪君子(H)

小说:臣服(高H) 作者:醋溜溜

    方明朗满目都是向沁晴沉醉性爱享受而忘乎所以的表情,再配上她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声,刺激得方明朗满眼猩红,拽紧了双拳,情绪濒临爆发。
    纪祁韧不论是视觉还是听觉都比普通人类灵敏,他早已察觉到了方明朗的靠近,却佯装不知,丝毫不受影响的在向沁晴的体内抽插着,胯部顶撞的甚至更卖力了,引得向沁晴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甚是悦耳。
    停在纪祁韧耳朵里十分动听的声音落入方明朗耳朵里就变得尤为刺耳,偏生他与向沁晴的恋爱是暗中进行,此时还见不得光,他毫无身份与理由去阻止向沁晴与纪祁韧的这种为科研做贡献的“正常行为”。
    恰逢于芳被两穴同插一顿猛干,尖叫呻吟的声音直接盖过向沁晴的,这才吸引了方明朗的目光。
    盛怒中的方明朗这才发觉,被一群光着屁股围在中间赤身裸体满身淫污的于芳。
    强烈的观感刺激着方明朗的眼球,让他本就被唤醒的欲望之火被燎原,熊熊燃烧。
    不知觉间,方明朗裤裆里的小帐篷又支了起来。
    看这种让人血脉喷张的现场直播,那可比欣赏A片激情多了,方明朗不仅看得起劲,甚至想加入。
    正巧,于芳被操得一个白眼翻过去,恰好瞧见方明朗满眼欲望的盯着她瞧,登时笑得风情万种,“你可算来了,说起来好久都没有被你操过了,还真是有点想念你的大鸡巴了,你再不肏我,我都要忘了你大鸡巴是什么味道了,快过来吧,热乎着呢,肏前面还是后面都随你~”
    于芳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见,包括向沁晴。
    她以为方明朗会有所不同,没想到他竟然也早已与于芳有过奸情。
    她傻乎乎的以为方明朗尊重她的意愿没有强求要了她,他自己也会为她守身,原来,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方明朗一边跟她谈着恋爱,一边睡着别的女人,却还哄骗着她让她献出自己的处女之身为他的前程铺路,简直太可笑了。
    怪不得当时方明朗那么轻易的就将她推了出去,原来他根本就不在乎!
    尤其是当她看到方明朗贪婪的眼神落在于芳的裸体上,丝毫不回避,反而还吞咽着口水跃跃欲试,于芳话音刚落,他便直接解了皮带冲上去了,丝毫没在意过身为女朋友的她的感受。
    看着向沁晴走神,纪祁韧不满的咬了咬她的耳朵,轻声道,“他有我好看?别看看他,看我就够了。”
    “别闹~”向沁晴只当纪祁韧是玩闹,她哪有心思去搭理。
    随着方明朗的加入,于芳的兴致愈发高亢了,完全不觉得疲软,反而更觉欲罢不能,她虽然睡过不少男人,但如此被群肏倒也是第一次,如此刺激的氛围,怎能不让她醉生梦死?
    “明朗~上次被你肏的时候,你女朋友给你打过电话,你还让我克制着别叫出声让她听见来着,你把你女朋友藏得那么严实,也不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是怕我在她面前暴露了你长短不成?”于芳满目含春,极尽展现着自己的魅力,想让在场的男人都为她酥了骨头。
    方明朗俨然一副不想提的神色,“提她做什么,扫兴,还是你最让我舒心,就喜欢用我的鸡巴狠狠得插你的骚逼,看着你又贱又浪的表情,老子就高兴!”
    于芳显然被方明朗的话取悦了,咯咯的笑出了声,“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像我这种,既不会缠着你们男人要求负责,不给你们添麻烦,又能配合你们解锁各种刺激的姿势,让你们一爽再爽,哪像你那个女朋友,连碰都不让你碰,白瞎你这么好的技术了,得亏你没真心打算娶她,不然呐,以她那死板又不解风情的应该,婚后哪能满足得了你~”
    向沁晴脑子嗡的一下,有些不可置信,于芳不知道方明朗的女朋友就是她,所以这般肆无忌惮的将他们曾经讲过的私密话这般无遮拦的说了出来。
    方明朗竟早早的就跟于芳透露了根本就没有娶她的打算!那为什么还要营造这种非她不娶的假象?
    “她怕是不知道你久经历练,已经是情场老手了吧?要不是你不缺女人睡,怕是早就对她用强了吧?我记得你原话是怎么说来着?‘反正对我有意思的女人多的是,他们贪图我的样貌和年轻有为,觉得我是潜力股,都愿意献出身体来圈住我的心,只要我想,随时都能约到女人上床,自然不急于强上了我女朋友,要让她自愿臣服在我身下才有成就感’,我倒是很好奇,这么久了,你有没有给她破处?”
    “呵!是我太高看她了,以为她是仙女,没想到是个贱人!”方明朗满脸的阴狠,“吊着我的胃口不给我碰,转头就让别的男人给她开了苞,还妄想我当接盘侠,当我是傻逼呢!”
    于芳笑着“啧”了声,伸手抚摸着方明朗的胸口,“哎哟,消消气,别这么大火,这不有我呢吗,绝对把身上的火泄得一干二净~”
    于芳说着,直接搂住方明朗的后劲,凑上她的唇,与方明朗热吻在了一起,而方明朗没有丝毫的抗拒,反而顺势捏住了于芳的骚奶狠狠的搓揉,驾轻就熟,显然不是一次两次了。
    听着于芳和方明朗口中的“她”,向沁晴的心一阵阵的寒凉,若不是于芳此时说出实情,她不知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只怕还会傻乎乎的为了方明朗的前程乖乖的配合他们的要求,可等到方明朗真的功成名就了,怕是会迫不及待一脚将她踹开,与她撇清关系吧?
    那她甘愿付出自己珍守这么久的贞洁,以为会有所回报,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欢喜?
    瞧着向沁晴备受打击的脸色,纪祁韧捧着她的脸吻了吻,而后又将手指上她的眉头轻轻的厮磨着,“他不要你,我要,我只要你。”
    ——————
    【首-发:po18f.cоm (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