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激活】21、你射了吗?

小说:臣服(高H) 作者:醋溜溜

    释放后的方明朗一脸惬意的吐了一口气,待神智恢复清明之后才提起裤子拉上拉链。
    看着门上的一滩乳白,方明朗想着可不能留下痕迹,让向沁晴看到了,岂不是要看扁他?
    他女朋友在房内被别的男人肏,他却听着里面的淫叫声自己在门外打飞机,传出去他怕是脸都要丢尽了。
    偏偏,方明朗在客厅找了一圈,愣是没找到纸巾,总不能用他自个儿的衣服擦吧?
    这玩意儿腥味儿这么重,沾染在衣服上懂的人一闻就知道了,他一心觉得自己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不想走在路上被人评头论足说叁道四。
    最终,方明朗将目光锁定在了厨房的抹布上,拿着抹布将门上的污渍擦拭干净,随手将抹布往洗碗池里一丢,洗了下手,再次躺回了沙发上。
    本来,方明朗想一走了之的,可他不甘心就这么放任向沁晴跟纪祁韧独自快活,即便他心里对向沁晴的看法已经极度扭转,他也不想就这么轻易将向沁晴拱手让人。
    怎么着也得先把她搞上床睡一觉才不亏,他放长线钓了这么久的大鱼,即便已经上过别人的勾了,他也不介意回锅炖,味道都是一样的,反正又不娶回家当老婆,洗洗干净,吃别人吃过的又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要扮演深情男友的模样,让向沁晴知道,即便他被气得要吐血,还是不忍心舍她而去,哪怕她承欢在别人的身下忘乎所以,他还是为了爱接受着一切。
    女人不就是吃男人深情的那一套么?方明朗冷笑一声,他就不信向沁晴能抵得住。
    此时的方明朗压根就不知道纪祁韧已经觉醒,他只当纪祁韧是个毫无思想只会听从指令的机器。
    而被他忽视的纪祁韧,心中早已在盘算怎么摆脱控制了。
    许是被折腾得狠了,向沁晴睡得酣甜,一觉醒来,竟已经有微光透过窗户折射了进来。
    一扭头,便看到纪祁韧侧躺在她身边,一手托着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瞧。
    一睁眼便看到纪祁韧的脸,向沁晴不免有些怔忪,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竟是尖叫出声,向来一个人住一个人睡的她,旁边突然多出一个男人,多吓人。
    “嗯?”纪祁韧不由皱眉,“我长得很难看?竟让你惊吓至此?”
    纪祁韧原本还幻想着向沁晴醒来,会给他一个温柔又甜美的笑容,再给他一个早安吻,没想到竟会是这副表情,着实是让他有些意外啊。
    听到纪祁韧的声音,向沁晴才慢慢找回昨天的记忆,脸上浮起一抹尴尬,“睡迷糊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纪祁韧伸手刮了一下向沁晴的鼻子,“看来我得日日夜夜都陪着你了,好让你眼里梦里都是我,彻彻底底的习惯我的存在。”
    “……”向沁晴无语的咧咧嘴,她与纪祁韧也就这一周的时间会朝夕相处,待这一周过去,他们大概就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一想到这里,向沁晴的心里竟有一丝失落,她不知道一周过后纪祁韧会何去何从,但她知道,不论是何种结果,纪祁韧都会失去自由,而已经拥有自己意识懂得喜怒哀乐的纪祁韧,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人”了,一个无法拥有自由的人,日子该有多难熬?
    尤其纪祁韧的寿命漫长,他能受得了吗?
    向沁晴看着纪祁韧的眼神里不由升起了一抹心疼,“你陪不陪着我,也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还是别想些有的没的了。”
    纪祁韧眸光一暗,闪过一抹阴鸷,他就要自己说了算,谁都别想控制他,以他的智商,还能怕了那些个老东西不成?
    不过,这些阴暗的想法,他不想让向沁晴知道,他只需要向沁晴毫无负担的继续她的生活便好。
    方明朗在沙发上睡得本就不怎么舒服,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向沁晴这一声尖叫给他彻底弄清醒了了。
    “怎么了?”方明朗连鞋都没来得及穿,直接跑到了卧室门前,敲着房门,“晴晴?”
    向沁晴没料到方明朗竟然还在,她以为两人经过昨晚的那番争论,方明朗定然不会在这里留宿了。
    “没事,不小心磕到头了。”向沁晴不自在的撒着谎,心虚的看了眼躺在她旁边的罪魁祸首,重重的叹了口气。
    方明朗暗舒一口气,他还以为纪祁韧出了什么故障才惹得向沁晴惊叫出声呢,纪祁韧没出毛病就好,要是出了岔子,他们的心血就白费了,他功成名就的日子也就没指望了。
    “虽然你现在情况特殊,但是单位没有给你批假,你还是需要按规定去上班的。”方明朗也没有给向沁晴申假的打算,他上班期间,向沁晴和纪祁韧在他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
    他要将不可控的程度降到最低。
    “嗯,我知道。”向沁晴看了眼纪祁韧,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声问道,“你昨晚……是不是射了?”
    纪祁韧贼笑着挑眉,“嗯呐,射得可深了,虽然流出来了一些,但还有很多被你下面的小嘴吃进去了。”
    “那、那你……”向沁晴想说,这样的话,她的任务岂不是提前完成了?
    她舍身的意义不就在于让纪祁韧成功射精吗?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她又还何必继续让纪祁韧的小兄弟与她紧密相连?
    纪祁韧瞬间明白了向沁晴的意思,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你……愿意替我保守秘密吗?”
    向沁晴迟疑的张了张嘴,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如果选择帮纪祁韧保守秘密,那就意味着她必须配合纪祁韧表演,一周内,有人在的场合,她必须维持让纪祁韧的小兄弟插在她的小穴里。
    只有这样,她才能让盯着她的那些人知道,纪祁韧还没有被激活。
    她不可能一直骑坐在纪祁韧的腰上让纪祁韧抱着她走路吧?毕竟她不单单只是在工作单位和家里,还需要出入公众场合,挤公交、坐地铁、超市买菜……哪一处不是人多到不行?难道真的能避过每一个人的眼睛?
    ————
    【首-发:po18bb.com (ωoо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