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激活】19、洞口阳春浅复深(高H)

小说:臣服(高H) 作者:醋溜溜

    向沁晴不知道其中缘由,纪祁韧却是清楚得很,听到向沁晴说这话,眼睛都开始冒绿光了,哪里肯轻点慢点?巴不得再快点再激烈点,他太想看看向沁晴达到极致的高潮后身体软作一滩水后是何模样了。
    向沁晴原本以为纪祁韧会听她的话速度减慢一点,没想到他竟然冲得更厉害了,她紧致的蜜桃臀上的肉都被震得一颤一颤的。
    看着向沁晴摇晃飞舞的双臀,纪祁韧血气上涌,双手忍不住附上去,将这两瓣啪啪乱晃的臀一顿猛搓狠揉,白皙的屁股上,瞬间被掐出了指痕印,一片绯红。
    向沁晴憋着尿意,呻吟声中夹杂了一丝丝的哀求,让她身后的男人更添征服欲。
    方明朗被向沁晴如巨浪般沉沉浮浮的声音撩拨得浑身血液沸腾,小兄弟绷得紧紧的,虽然撸着能缓解不少,可总觉得多少有点不得劲,尤其是知道房内的纪祁韧插得是向沁晴本人,而他只能幻想着操向沁晴的画面自己用手撸,愈发觉得不是滋味儿了。
    可偏偏他现在情欲高涨,不撸出来更难受。
    “个骚货,迟早老子把你按头操,操得你叫爸爸!”方明朗愤懑的想着,“还妄想要老子娶你?切,等我把你操腻了就甩了,等项目成功,我功成名就,大把的女人扑上来,还缺你?”
    一想到这儿,方明朗的心情登时好了不少,身心一舒畅,撸起来也感觉舒服多了。
    香汗淋漓的向沁晴随着体力的消耗渐渐的有些站不住,被纪祁韧撞得歪歪倒倒的。
    未免向沁晴站不稳,纪祁韧将向沁晴的上半身掰直,一步往前,直接将向沁晴整个人都抵在了门上。
    因着向沁晴的身高与纪祁韧的有些差距,她只能踮着脚方便纪祁韧能够顺利的抽插。
    明明已经腿酸得不行,却还要踮脚去够享受极致的性爱,向沁晴不由有些自嘲,或许她真的如方明朗所说,是个骚货,只是在今天之前,她没有发现罢了。
    也不知抽抽插插了多少次,向沁晴的腿间一片湿漉,滑腻的汁水夹杂着丝丝血水往外流,连带着她的大腿根上都挂着几缕血丝,看上去好似被欺负惨了一般。
    终于,向沁晴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绵绵的缩在了纪祁韧的身上。
    若不是纪祁韧贴的她够紧,将她死死的挤压门上,她怕是已经瘫坐到地上了。
    微闭着眼睛,脑袋靠在纪祁韧的胸膛,向沁晴连叫都没力气了,只能听到她嘤嘤呜呜的浅吟,浑身的舒爽让她仿若陷入泥潭一般挣扎不得,只能弥足深陷、越陷越深。
    瞧着向沁晴忘我的表情,纪祁韧喉结滚动,猛吸了一口向沁晴身上散发出来的汗香,仿佛是吸了一口兴奋剂一般登时上满了发条,砰砰砰的一顿猛冲,抽插间,还不忘将手探向向沁晴的蜜穴,捻着那抹凸点揉弄轻拨。
    两句赤裸发烫的身体紧密的包裹在一起,好似天生就应该合在一块儿一般,在淫靡中起起伏伏、心神荡漾。
    有那么一瞬,向沁晴好似听到了海浪的声音,如置身在汪洋大海,随着翻涌的浪潮沉沉浮浮,像是要漂去遥远的地方,一个世外桃源如天堂般的地方。
    纪祁韧一手揉弄着向沁晴的小穴,一手环在向沁晴胸前,将那一双柔软的大奶子牢牢地挤在他的臂弯里,绵绵又软软,舒服极了。
    漫长的冲刺将纪祁韧的小兄弟滋养到了极致,浓烈的膨胀感喷涌而出,纪祁韧“啊”的一声闷哼,彻底的将自己的精液释放在了向沁晴蜜穴的最深处,喘着粗气将下巴搁在向沁晴的肩膀上缓缓的抽动了几下肉棒之后便不再动了。
    哗啦啦的一阵流水,向沁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有暖水在流,这幻觉竟是这般真实?
    直到听到纪祁韧沙哑而磁性的声音,“宝贝儿,你高潮的样子太迷人了,都把我看醉了。”
    纪祁韧心里想着,下次一定要在有大镜子的地方把向沁晴办了,好让向沁晴亲眼瞧瞧她沉迷性爱的时候是多么的好看,也好让他透过镜子,看到他视觉盲区所看不到的美丽画面,向沁晴身体发骚的画面,他一帧都不想错过。
    被纪祁韧的声音拉回神志的向沁晴动了动发麻的脚,才发现自己脚下一片湿漉漉的,低头一瞧,满满一滩水渍,再回想一下自己刚才尿意浓重,而此时却是半点尿意都无,心里暗道一声糟糕,怎的还尿失禁了呢?这可真是无颜见人了。
    看着向沁晴懊恼又郁闷的神色,纪祁韧有些不明所以,难道她对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他明明很卖力啊,她在这过程中也十分享受,不仅达到了高潮,还潮喷了,怎么还不高兴呢?
    嫌他射得太快了?
    “怎么了?”纪祁韧小声在向沁晴耳边问道,未免门外的方明朗听到他说话的声音,他缓缓抽出插在蜜穴中的肉棒,一把将向沁晴抱起,将她放回到了床上。
    他不知,方明朗此时正值撸的高潮,满脑子向沁晴裸体被操的画面,压根儿就没精力去听墙角。
    向沁晴抿着唇,根本不敢去看纪祁韧的眼睛,她害怕纪祁韧笑话她连尿都憋不住,明明只有纪祁韧看到她的窘状,她却依旧闷闷不乐,她竟然会在意纪祁韧对她的看法。
    向沁晴一副要哭的样子不说话,可急坏了纪祁韧,登时心慌意乱,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对惹向沁晴生气了,“是我太用力弄疼你了?还是……跟你做爱的人不是他,你伤心难过了?”
    纪祁韧心里一阵刺疼,他怕从向沁晴口中听到他不想听的答案,却又隐隐期待着向沁晴能为他所动。
    向沁晴摇摇头,她不疼,早在享受到性爱的舒爽后,她便不觉得疼了。
    “你别不说话,有什么你直接告诉我。”纪祁韧猜不透向沁晴心里在想什么,向沁晴的态度让他有些难受,“跟我做爱,你后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