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公关的白月光09

小说: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作者:花柒酒

    *
    纵观之后白月光的人生轨迹。
    可以概括为跟方晓甜蜜黏糊的谈恋爱(在她看来)、被方晓无知无觉pua、把司律给她的钱大把大把地花在方晓身上、间或穿插与司律的对手戏、深陷于方晓设下的圈套陷阱…
    把方晓带回家、不分场合地与方晓做爱、在某次与方晓上床时狠狠鄙视男主一个脏鸭子被男主女主听到、之后得到了报应、发病…
    死亡下线。
    阮卿卿知道这些人生轨迹有些注定是要崩了。
    她能做的,就是无论崩不崩都要维持好人设。
    一天又一天。
    阮卿卿“开开心心”的与方晓整日黏糊在一起。
    白月光已然彻底迷上了方晓这个又贴心又拽的痞痞小狼狗,觉得他哪哪都好,个人魅力无敌。
    几乎达到与他分开就有些魂不守舍的地步。
    与此同时。
    她对司律的态度越发恶劣,也越发的吹捧亲昵。
    看似是两个极端。
    实际上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让司律给她钱,给她很多很多的钱。
    阮卿卿想,司律应该是难过的,他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白月光的心机,看不出白月光对他的嫌恶呢?
    只是阮卿卿从司律的言行举止,一点都看不出来他难过。
    他对她温柔体贴依旧。
    面上眼里的暖意依旧。
    秋风瑟瑟。
    即将入冬。
    阮卿卿这晚一出酒吧就打了个寒颤。
    一件带着男性体温的外套很快披在了她身上。
    阮卿卿绵绵情深地看着少年,眼睛亮亮娇声甜蜜地道:“谢谢阿晓。”
    “今天我送姐姐回家吧。”
    黄毛又染成了紫毛。
    方晓痞笑着,看向阮卿卿的眼神暧昧又挑逗,他今天整个人无论穿着还是打扮都花枝招展的,瞧着很像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浪子。
    阮卿卿眨眨眼,他这是想登堂入室?
    时间线提前了。
    这个念头自脑海中一闪而过,阮卿卿依着原身的本性迟疑了,后纠结摇头。
    “不用了。”
    “为什么,我就那么见不得光吗?”
    帅气脸庞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方晓故作生气:“这么长时间了,姐姐一次都没有提出过让我去你家,姐姐,你是不是只想玩玩我啊,也是,我就是一个在酒吧里卖唱的,姐姐轻看我、从没把我当做一个正经男朋友也是正常。”
    “不是的,阿晓你别这样想。”
    看到心爱的情人如此,白月光自然慌了。
    她连忙退让:“明天、明天我让你送我回家,不,明天白天你直接来我家做客好不好?”
    方晓轻轻“哼”了一声,依旧有些不满。
    白月光为了安抚他。
    掏出手机给他转了一大笔钱,还把自家的地址发给了他。
    方晓这才恢复了正常。
    …
    上出租车前,阮卿卿把外套还给了方晓。
    回到家,一片昏暗。
    阮卿卿打开灯,看到客厅沙发上,笔直坐着的青年着实愣了愣。
    青年好像没发现她回来了。
    一双黑眸静静地看着窗外,绝色的面孔平静木然,整个人一动不动,气息近乎无,宛若一个精致完美却没有灵魂的拟真人偶。
    他的状态很不对。
    仿佛下一秒就会无声无息地溶解消失似的。
    阮卿卿心中一凛。
    她走到青年面前,俯身平视他,对上他的眼睛一字字发问:“司律,你怎么了。”
    青年:“……”
    青年眸光闪了闪,重新有了焦距。
    他看着她摇摇头,却伸手抱住她,在她顺势直起身子后,将脸用力埋在了她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