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孽障是他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林清泉大讶:“难道小六是风希的孩子?”
    可是很快她就自己否定了:“不可能,娲娘娘在职期间是不可以生子的,小六怎么可能是她的孩子?”
    候妈妈冷笑:“这可说不定,如果小六不是风希的孩子,风族长为何会将小六的身世隐藏得如此深?还有她为何会牺牲自己的修为来压制这个孩子的生长?”
    林清泉觉得候妈妈的分析也挺有道理的,难道小六真是风希的孩子?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风希一个人总不可能生出小六吧?”林清泉问。
    候妈妈摇头:“我的人只查出风希三十万年前带了颗蛋回风族,那颗蛋正是小六,其他的都查不出来。”
    林清泉有些失望,眼看着事情有了些曙光,可却又到了死胡同。
    候妈妈娇笑了声:“虽然我查不出小六的父亲是何方神圣,可我却知道老娲娘娘第二句话是什么意思。”
    林清泉惊喜地看着她,问道:“那个孽障是什么?”
    候妈妈表情严肃道:“我估计没错的话,孽障就是小六。”
    林清泉惊叫出声:“怎么可能?小六怎么会是孽障?”
    候妈妈反问:“知道娲娘娘在位期间为何不可以生子吗?”
    林清泉摇头,不过她觉得应该与保持娲娘娘的神秘性有关,若是娲娘娘都与平常人一样结婚生子,那还怎么保持高贵神秘呢?
    候妈妈冷笑:“因为娲娘娘必须保证血脉的纯正,所以她在位期间是绝对不允许失去贞洁的。”
    “失去贞洁就会造成血脉不纯吗?会有什么后果?”林清泉觉得她应该有点接触到真相了。
    候妈妈点头:“对,只要与男子***娲娘娘的血就会被玷污,不再纯正,也就不配做娲娘娘了。”
    ”为何血脉不纯正就不配做娲娘娘?”林清泉追问。
    候妈妈郑重其事道:“因为血脉一旦不纯正,娲娘娘就不再具有稳定界面的作用,反而还会危害天下苍生。”
    林清泉恍然大悟:“这么说起来风希至少在三十万年前就已经失去贞洁了,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她的血脉就已经不纯正了,所以她才会想方设法地压制小六的生长,并且还把小六的身世瞒得如此严密。”
    候妈妈赞同道:“没错,风希耍弄了天下人,可却没有瞒过老娲娘娘,所以她老人家才会等到你这个有缘人,留下了清除孽障的遗言。”
    林清泉心有不忍,难道真的要杀了小六那个孩子吗?小六他并没有错,错的是他的母亲风希,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之。
    “老娲娘娘为何一定要我杀了小六?犯错的风希已经陨落了,小六只不过是个智商欠缺的孩子,应该不会对仙界造成威胁的吧?”林清泉说道。
    候妈妈冷冷道:“小六是个孽障,孽障是不被允许活着的,必须除去。”
    林清泉没有再说什么,候妈妈看起来和风希有过节,此刻抓到了风希的把柄,哪还能忍得住?
    与候妈妈告辞离去,她一人慢慢地在街上走着,脑子里想着事,小六是风希孩子的事让她实在是有些接受不能。
    还有老娲娘娘为何一定要杀了小六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小六是不被允许生出来的孽障吗?
    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原因?
    林清泉越想越糊涂,据婼情说起来,老娲娘娘是个真正具有仁爱之心的人,平生最恨杀戮,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让她去杀死一个无辜的孩子呢?
    其中一定有原因。
    林清泉精神一振,加快脚步回了仙宫,一个人想不明白,回去找婼华商量。
    只是她在回去的路上被人拦住了,是杨回的侍女。
    “林仙子,我家娘娘有请。”侍女还算有礼,比阴东儿的侍女要有礼得多。
    可林清泉还是不想去,冷声道:“没空。”
    侍女也不生气,笑道:“娘娘说她有些事要同林仙子说,兴许林仙子会感兴趣。”
    见林清泉还是一副免谈的模样,侍女又道:“是与娲娘娘有关的,林仙子想必会有兴趣吧?”
    林清泉眼神凌厉,突如其来的威压将侍女压制得站都站不稳了,瑟瑟发抖。
    “前面带路!”林清泉喝道。
    不管这个杨回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且去听听也无妨,谅她也不敢在她面前耍鬼。
    杨回的西王宫位于都城的西方,距离仙宫有好几千里,不过这点距离对于仙人来说不算什么,也就是抬抬腿的事儿。
    西王宫也同样位于一座巍峨的山顶上,与天宫的布置差不多,只是西王宫要精致一些,规模也要小一些。
    林清泉没有乘坐杨回的青鸟,而是召出小白,眨眼工夫就到了山顶,也不等后面的侍女,径直进了宫殿。
    杨回依然是那身白衣,只不过看起来清减了许多,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走,成赵飞燕了。
    “说吧,有什么事?”林清泉也不与她客气,开门见山。
    杨回凄楚一笑,轻声问道:“你真与阿华好了么?”
    林清泉眉头一皱,不耐烦道:“与你有何关系?”
    杨回面容激动,低吼道:“你不是说阿情才是你的爱人吗?为何现在又与阿华搅和在一起?你这样让阿情怎么办?”
    林清泉眉毛一挑,冷笑道:“他们两兄弟都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
    “再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可不像你那样恬不知耻地去勾引天帝。”
    杨回面上血色全无,喃喃道:“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做出这些事情来,我不想的。”
    林清泉当然知道杨回是受了姬无心的蛊惑之故,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杨回心里没有那种想法,任姬无心再大的能耐也蛊惑不了她。
    “你的破事我没耐心听,你不是说有风希的事要说吗?不说的话我可要走了。”林清泉皱紧眉头。
    杨回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可看林清泉是真打算走了,忙道:“我说,娲娘娘她与天帝有染。”
    林清泉吓了一跳,声音拔高了好几度:”当真?你确定?”
    杨回点头:“确定,我亲眼看到的,所以娲娘娘才让我嫁给了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