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阳春白雪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林清泉被带到了内殿的大厅,离婼华他们有些距离,而且在她面前还竖了扇屏风,将她给挡在了屏风后,只能朦朦胧胧地看清上面的人。
    坐在上首的是位白衣束玉冠男子,想来便是婼华了,旁边像是梅听雪在服侍,林清泉甚至还能感受到她面上的娇羞,左下首坐着红衣的阴东儿,右下首则是一位盛装女子,看不清面容,不过仍可感受到富贵之气逼人。
    想来这位胖美人便是奢氏族长了!
    眨了眨被这位奢族长头上的衩饰闪得晕的眼睛,林清泉拜倒在地,诚惶若恐道:“参见帝君,参见娘娘,拜见族长大人。”
    “起来吧!”阴东儿出声,温柔可亲,丝毫没有一丝不豫,香草说得果然没错,这阴东儿在婼华面前是个善良温柔的好姑娘。
    婼华抬眸瞟了眼屏风后面的林清泉,扭头冲阴东儿问道:“这便是东儿夸赞过的抚琴仙子了?”
    阴乐儿玉手捂住红唇,娇声笑了:“是啊,就是这位,那首《凤求凰》也是她教妾身唱的。”
    婼华讶道:“为何要让她躲在屏风后面?”
    阴东儿解释道:“此女形容丑陋,妾身恐她的丑态会惊忧了帝君及奢姐姐,这才准备了屏风的。”
    林清泉听得心里直骂娘,她哪里丑了?不过就是没你长得妖而已!
    婼华果然不再问下去,眼神略有些放空,脑子闪现出了那天花圃里的女子,长得也真是丑,好像也是北王宫的侍女,叫什么名字来着?
    婼华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娇美的阴东儿,眼里有着哂笑,近几年阴东儿招来的侍女一个比一个丑,脑子一点都没有长进,终究是差那人太多啊!
    奢族长眼眸中流光转动,笑道:“凤求凰是什么曲子?真有东儿妹子说得那么好听?我倒是想听一下了。”
    看来这个奢族长与阴东儿的关系十分不错,竟可以直呼阴东儿的名字,要知道,阴东儿因为出身不正,对这些所谓的规矩可是十分看重的,最反感的便是有人称呼她的闺名,不管是何人,一律称之为娘娘,如有违反者,自然是罚了。
    阴东儿得意道:“当然是极好听的了,清泉,且弹来让帝君和奢姐姐听听。”
    “是,奴婢遵命。”
    林清泉取出古琴,深吸一口气,双手扬起落下,悠扬的琴声响起,婼华先还有些漫不经心,不过听了一会儿后,他便被这琴声吸引了,闭目倾听,且手指还不断在旁边的椅子扶手上打着拍子。
    阴东儿与他相伴几万年,一看就明白婼华是爱听这琴曲了,心里有几分得意,想到林清泉说的主意,樱桃小嘴一张,婉转的歌声响起,唱起了第一段。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时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清越的歌声和着缠绵的琴声,当可称之为仙曲也!
    婼华似是对这歌更感兴趣,手一扬,案上便出现了笔纸,运笔如飞,气势如虹,阴东儿唱完了两段歌,他也写完了,甚至还谱好了曲,没有一点错误。
    “让这抚琴仙子上前,本尊有话问她。”婼华柔声说着,面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似初冬的暖阳。
    林清泉抚了抚手臂,为何她觉得这内殿的温度竟高了一些,明明刚才还有点低的。
    阴东儿面有犹豫:“帝君,此女面容极丑,恐……”
    “无妨,且让她上前吧。”婼华的声音依然很温和,可却带了几分急切。
    阴东儿只得道:“既如此,清泉便上前来吧。”
    林清泉低头走上前,不敢抬头,不是怕惊吓到了上面娇弱的帝君,而是怕这家伙认出她是那个给他吃煎饺的侍女。
    “抬起头来,本尊有话问你!”婼华冷声问道。
    林清泉抖了抖,顿生疑惑,仙界四季如春,不冷不热,这内殿是怎么回事?一下子冷一下子热,抽疯了?
    “奴婢姿容丑陋,恐会污了帝君眼睛。”林清泉硬着头皮说道。
    “本尊恕你无罪!”婼华的声音带了丝不耐烦。
    林清泉咬了咬牙,特妈地,可惜她没有祝八那变来变去的本事,若不然,她就变成一个钟馗吓死你!
    缓缓抬起头,坦然地看向上首,并且还适时地露出一点点惊讶,林清泉暗自得意,来到仙界后,她的演技可是越来越棒了。
    她隐晦地朝右下首瞄了眼,很快便又低下了头,那个富贵逼人的奢姐姐倒也是个美人,面带福相,白白胖胖的,,虽无阴东儿的娇艳之美,可却另有另一番风韵。
    婼华面色微变,居然是她?
    不过此刻她正木讷地低着头,哪还有先前在花圃里的灵动?呵,还真是会装呢!
    “这曲子是你自己谱的?”婼华问道。
    “不是,是奴婢在下界时一位长辈谱的。”
    “长辈名叫什么?”婼华追问。
    “司马相如。”林清泉老实地将原作者司马大文豪说了出来,她可没有嫖窃别人成果的习惯。
    婼华箴着眉头,问道:“司马相如是何人也?上来了吗?”
    “回帝君,司马相如不过是一凡人,几年前就已寿终正寝了。”
    婼华面带失望,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可林清泉还是感受到他身上浓重的失望,好奇怪,不过是首琴曲而已,婼华为何会这么在意?
    “这位司马相如还有哪些曲子?”婼华又问,面上竟带了几分期待。
    林清泉想了想,只得将她前世整理的一些古琴曲弹了几首,像《高山流水》《关山月》《春江花月夜》《阳春白雪》等,都是一些比较陶冶情操的琴曲,如《笑傲江湖》这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曲子她还是别弹了,免得让这家伙更抽疯。
    只希望这首曲子听了能够让婼华心平气和一点!
    当谈到《阳春白雪》时,婼华突然面色微变,眸光闪现,不知他在想什么,待林清泉一曲弹完后,婼华问道:“此曲何名?”
    “回帝君,此曲名为《阳春白雪》。”
    “阳春白雪,阳春白雪……”
    婼华喃喃地重复着这四个字,似疯魔了般,林清泉后悔不迭,早知道这婼华的心灵如此娇嫩,她就弹个催眠曲了。
    “东儿,本尊向你要样东西,如何?”婼华温柔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