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你是肉,我是刀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林清泉说完那句话后便不再理这两人,径直烤起了肉,烤一块吃一块,中间还拿出了一瓶灵酒,是她用血穹里的低阶灵果酿的,虽比不上猴儿酒,可也足够吸引暗中的那些人了。
    枯瘦老头贪婪地吸了吸鼻子,何氏那小娘皮这回倒是没骗人,这林清泉身上好东西却是不少,灵酒可不是一般人家喝得起的。
    此枯瘦老者正是与何田田有一腿的那个老头,也是朱大龙他们畏惧的厉老鬼,厉老鬼炼气巅峰修为,算是药园和膳房这两处修为最高的了。
    实力代表一切,也所以厉老鬼在这两个地方素来说一不二,没有人敢违抗他,称的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甚至比起内门的某些金丹大人还要风光。
    尽管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可厉老鬼还是想去内门,宁为凤尾,不为鸡首,呆在外门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也永远不能修成大道。
    再者厉老鬼寿限将至,他今年已经一百零八岁了,炼气修士若是不能筑基,顶天了也就只能活130岁,也就是说,他若是在二十年内还不能筑基,那就只能等下辈子再修成大道了。
    这辈子都还没过瘾,厉老鬼又岂肯轻易放弃?
    是以,近十来年来,厉老鬼在药园及膳房个地方作威作福,比以往更是变本加厉,弄得好些有门路的人都离开了这两个地方,留下来的大都是没有门路或是自身修为不弱的人。
    林清泉不清楚其中的猫腻,当初方谷雨还故意问她要不要去符箓房,被她给拒绝了,一心就只想去膳房这种清静之地,省得引人注目,而方谷雨也想试探一下林清泉的底细,是以两人一拍即合。
    林清泉很干脆利落地被发配去了膳房,还特意没有提点她,就是想看看这个天道宗注意的小姑娘到底有何能耐。
    朱大龙晦暗莫明地看着地上边喝灵酒边吃烤肉的林清泉,对于这个出手大方的小姑娘,他的感觉是十分复杂的,头一回他感到了不舍。
    可再不舍又如何?
    厉老鬼看中的猎物从来就不会落空,他又打不过这老鬼,现在只能最大可能保证不吃亏了。
    林清泉喝完最后一口灵酒,对面的吴良刘梅都没有心思吃肉,尤其是刘梅,那脸色一直都惨白着,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肉也吃过了,我要回家了。”林清泉故意起身大声说道。
    “不行……”吴良下意识地吼着,待看到林清泉那似笑非笑的面庞时,他不自然地笑了笑,强作镇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没吃好呢,林师妹再等会儿?”
    他心里暗暗叫苦,那人给他的迷香怎么还没发挥效果?
    原来刚才生火的时候,吴良便将迷香扔到了火堆中,他和刘梅事先都吃过了解药,自然不会有事,可林清泉为何到现在还神志清醒呢?
    林清泉冷笑一声,就吴良那种拙劣的手法,她一早就看出来了,原本还以为这帮人会有什么厉害手段,没想到居然是她早八百年都不用了的下迷香?
    真是班门弄斧!
    朝暗处的厉老鬼及朱大龙等人瞅了眼,林清泉忍住了手心的痒痒,若不是在宗门内,她早就出手将这帮人干掉送给小菩当点心了,可现在为了不惊动宗门,也只有用她最不喜欢的智取了。
    “行,那你们吃快点,我看会儿书。”林清泉取出一本书,再取出一枝粉红色的蜡烛,拿出打火石点燃了蜡烛,顾自看起书来。
    一烛一书一少女,旁边是两个僵硬着脸吃烤肉的吴良和刘梅,怎么看都显得很诡异。
    厉老鬼身边的何田田不屑地撇了撇嘴,装模作样的小贱人,死到临头还装?
    看你还能装多久?
    何田田想到呆会儿林清泉即将受到的惨境,嘴角弯弯,心情十分明媚。
    只是她脸上得意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砰地一声,何田田便软倒在地,全身一点力气都无,更令她恐惧的是,丹田内的灵力竟散了,根本就积聚不起来。
    怎么回事?
    在何田田倒在地上后没多久,厉老鬼及朱大龙他们也都察觉到了不对劲,面色齐齐一变,忙掏出解毒丹送入口中,互相怒视道:“你竟敢暗算我?”
    话音才落,厉老鬼就朝朱大龙出了手,他的枯爪似钩,凶狠地朝着朱大龙的心口抓去,朱大龙当然也不会是善茬,身子一扭,取出了飞剑,朝厉老鬼刺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其他人则已经都软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修为最高的两人打得激烈。
    只是这两人都忘记了最基本的常识,中了毒后切不可做激烈运动,否则血液加速,毒素也就扩散得越快。
    早已经倒在地上的刘梅及吴良惊恐地看着若无其事的林清泉,却见她早已收起了书,并吹熄了蜡烛,冷冷地数着:“五、四、三、二、一,倒。”
    “砰砰!”
    先后传来两声撞地声,林清泉拍了拍手,朝着声音传来处走去,看着林清泉那镇静从容的背影,吴良这才恍然大悟,从头至尾林清泉都是知情的。
    而刘梅却似是松了口气似的,反倒镇静下来,躺在地上闭目养神。
    林清泉一见到何田田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敢情都是这姑娘整出来的呢!
    再瞄了眼枯瘦得似鬼一般的厉老鬼,她嘴角一哂,踢了踢厉老鬼,冲何田田问道:“你姘头?”
    何田田脸一白,把头撇向了一边,闭口不言。
    林清泉又踢了踢厉老鬼,讥笑道:“你姘头好像不大看得上你呢?不过想想也是,你这种糟老头子,怎么配得上何田田这朵鲜花呢?比牛粪都不如啊!”
    厉老鬼阴毒地笑道:“小丫头,我劝你还是尽快把解药拿出来,否则别怪本大人不客气。”
    林清泉嘁了声,抬脚对着厉老鬼的鬼脸就是一脚,这一脚她用了八成的力气,厉老鬼被踹得咳个不停,吐出了几颗大黄牙。
    “现在你是肉,我是刀,谁比谁不客气呢?”林清泉冷冷地提醒这个死鸭子嘴硬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