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竟是猪大人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贺大人略感惊讶,于是问道:“牛城主此话怎讲?”
    牛志从身上掏出几张信笺,恭恭敬敬递给贺大人,说道:“这些信是小人昨日整理我那不知廉耻的休妻上官意的房间时翻出来的,竟让我发现了她还与我前岳父有联系,这些信正是她死那天写的,小的一看这些信便大吃一惊,不敢隐瞒,特向大人禀报。”
    贺大人随意翻了翻信笺,便将信笺收了起来,和善道:“你做得很好,本大人回去后会向掌门禀报此事。”
    “这是小人的职责,不值大人表扬。”牛志偷瞄了眼面色有些难看的尚情,气也出了不少,自己屁股都还没有擦干净,就想来算计老子了?
    有关前城主假死之事贺大人并没有太过关注,不过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城主而已,现下最要紧的还是被带走的花五一事。
    飘渺真君此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据宗门的高层分析,飘渺真君绝对不可能他们这一界的人,很有可能是别的小千界的人混进了天都城,也所以,这次才会派来两倍的人,就是为了查清楚花五离奇失踪一事。
    若是花五真由外界的飘渺真君带走了,掌门当然也不会善罢甘休,自是会去找别的界主理论,毕竟他们这些小千界之间可是有约定的,各守一界,不越雷池。
    林清泉也没有想到她不过随意写的六个狗刨字居然让上界脑洞大开,联想到越界上去了,不过也正是如此,给了他们比较多的时间准备。
    贺大人拿出了花五当初在通关塔滴血的玉符,元明真君在上界用此玉符追踪过,得知花五还在天都城中,这让他们既喜又忧,喜的是花五还未远走,忧的是飘渺真君到底是何方高人,居然在别人的地盘上如此胆大妄为!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担心,宗门的三宝师叔在这里游历,不须担心无人对付飘渺真君。
    贺大人心急着此事,只休息了一夜便释展追踪之术,当灵力打在玉符上时,玉符发了一道淡淡的光芒,朝着一个方向指去。
    “师叔,还要劳驾您了!”
    贺大人恭敬地冲一个胖胖的身影施礼,赫然竟是那卖糖葫芦的胖老头儿,原来他是上界天道宗的出窃修士,人称三宝上人,因为修炼遇到瓶颈,这才来到下界游历。
    三宝上人面色有些不豫,他之所以来到下界游历,口头上说是修炼遇到瓶颈,可实则是他实在是看不惯宗门里的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可他又没有那个能力改变什么,只得假托游历躲了出去,索性眼不见心不烦。
    至于那飘渺真君什么的他连查都不用查就知道是那花五弄出来混淆视听的,他一直在天都城呆着,有没有元婴真君来他能不知道?
    不过他也懒得告诉这些人,就让他们慢慢查吧,查不出来是那花五的运气,就算是能查出来也没这么快,就当他老人家给花五争取一点时间吧!
    真希望能够有一个逃出来啊!
    会不会是这个花五呢?
    循着玉符的指示,他们来到了一个大宅子中,牌匾上赫然写着“花府”二字。
    贺大人眉头微箴,怎么可能还会在花府中?
    难道那飘渺真君一直都在花府住着,而花府则是知情不报?
    大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有三宝上人似是想到了一点端倪,心中不禁为花五暗暗叫好,故意说道:“进去看看吧!”
    他率先走进门,其他人也只得跟着,早接到消息的花老太爷惶恐地出来迎接了,不明白上界这么多大人来他府里有何事。
    贺大人懒得和他废话,此时玉符上的光芒越来越亮,直射向花府西侧。
    “那里是何处?”贺大人问。
    “回禀大人,是本府的猪厩。”花老太爷恭敬回答。
    贺大人精神一振,很有可能就是藏在猪厩这种不起眼的地方,这个花五还真是狡猾,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之地,而且也不嫌弃猪厩的脏污,确实是个能屈能伸之人,可他却忘了这玉符,只要是被宗门盯住了的好苗子,有哪个能够逃脱?
    三宝上人心中的怀疑越来越甚,他急着想验证,急急朝西侧掠去,贺大人自然也不甘落后,几个纵落,众人便来到了猪厩里。
    “嗷嗷嗷……”
    一只白花花的猪被几名家丁按住,另有两人拿了绳子绑猪,场面混乱得紧。
    花老太爷赔笑解释:“府中人多,每日都要宰杀一头猪。”
    贺大人没有理他,因为玉符的光芒正射向那群家丁,他心内冷笑,花五啊花五,你扮成家丁也逃不出本大人的手掌心。
    几名家丁都是无修为的凡人,贺大人无意中金丹威势一放,几人哪里受得住,有一人甚至当场吐血而亡,另几人也都受伤不轻,晕厥在地。
    贺大人更是冷笑,演得倒是挺像,只是他一一拿玉符比照,却发现地上竟没有花五。
    怎么回事?
    错愕的贺大人没有发现,玉符上的光芒诡异地指向了那头被之前贺大人的威压震晕过去的大白猪,三宝上人强忍着笑,指着大白猪道:“师侄是不是拿错玉符了?”
    其他人也都傻眼了,明明是花五的玉符,怎么最后却找到猪身上去了?
    花五满意地梳理着更黑更亮的头发,在镜子里照了又照,臭美了老半天。
    林清泉看不下去了,提醒他道:“我看这次上界派这么多人下来,十之八九是为了你失踪一事,你就不担心?”
    花五不以为然,“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玉符上滴的又不是我的血,他们找不到我的。”
    想到他滴在玉符上的血,花五忍不住就乐出了声,也不知道那头猪有没有宰杀了,他可是特意挑的小猪呢!
    林清泉见了他面上的鬼笑,猜测定是那血有些古怪,便问道:“你滴的什么血?”
    “我家猪厩里的一头小白猪。”花五很干脆地回答。
    林清泉愣了半晌,冲他竖起了大拇指,高!
    当初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还花了三十两银子买了几个乞丐的血,像花五这样随便在街上找几只流浪狗不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