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惨死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感谢风err的平安符,谢谢大家的支持,太给力了,好快就80票了,加一更哦!
    “别哭了,把这衣服给你娘穿上吧。”
    林清泉从手镯里取出一套新衣服,递给上官芸,上官芸擦去了泪水,释出水柱将碧夫人清洗干净,并为她穿上衣服,只是那双眼睛却怎么抹也合不上。
    “娘,您安心地去吧,芸儿会好好学本领,替娘您报仇!”上官芸哭咽着,再次去抹眼睛,可眼睛仍然合不上。
    “娘,您相信芸儿,芸儿会为您报仇的,芸儿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偷懒了。”
    只是碧夫人的眼睛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合上,上官芸哭着扑倒在她身上,悲痛欲绝:“娘,您是怎么了?您是想等爹吗?爹他不管我们了,他不会来了!”
    林清泉心中一动,冲上官芸说道:“你娘应该是放不下你吧?我想她最大的希望应该是你能够好好活下去,而不是替她报仇。”
    上官芸忙拭去眼泪,哽咽道:“娘,您放心,我会好好活着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努力活下去的!”
    这次碧夫人的眼睛总算是合上了,上官芸泣不成声,林清泉心里也并不好受,碧夫人无疑是位真心疼爱孩子的母亲,死时对孩子的牵挂竟化作了执念,要亲耳听见上官芸的保证,那股执念才可散去。
    上官芸将碧夫人的尸身收进了储物袋中,再走到了死状惨烈的柳柳旁。
    “柳绿,我对不住你,每次都让你替我挡灾,下辈子你做小姐,我做你的丫环,换我来替你挡灾!”
    上官芸同样替柳绿清洗了身体,再给她穿上了衣服,表情决绝地看了柳绿最后一眼,打出了火球术,将柳绿的尸体烧化了,最后拿了只盒子一点一点地将柳绿的骨灰拣起来,装进了盒中。
    “柳绿最大的梦想就是跟着我去上界,我一定要帮柳绿完成这个梦想。”上官芸冲林清泉解释。
    外间大厅上官夫人冲元黄说道:“我看大人您也不用等三天后了,就今日把上官芸接回去吧。”
    元黄当然是巴不得,不过他到底还要给上官志几分面子,迟疑问道:“那上官城主那里……?”
    上官夫人冷哼一声:“无妨,上官志那里有我解释,只要大人您生米煮成了熟饭,上官志还能怎么样?”
    元黄这才放心,嘻嘻哈哈地往里屋走去,嘴里轻佻地说道:“小娘子哭什么?今日可是你我的大好日子,得开心地笑才是。”
    上官芸抬起头,冲元黄恨恨地看去,她的娘亲和柳绿都是惨死在这个畜生手里。
    “你做梦!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畜生!”
    元黄面色一变,不过他变不变也就那样,谁也看不出来。
    “嫁不嫁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母亲已经把你许配给本大人了,并让本大人现在就和你成其好事呢!哈哈哈!”元黄得意大笑,看着上官芸那气极的模样竟淫心大动,一刻钟也等不得了,想着就地办了才好。
    “畜生!”上官芸气得浑身发抖,怎么也没想到世上怎么还有这种枉顾伦常的畜生,也想不通上官夫人为何要赶尽杀绝?
    林清泉:那是你没有见识过修真世界的真正险恶,元黄这种顶多只是小儿科罢了。
    元黄狂笑着就要上前去抓上官芸,林清泉抢上前一步挡住了,“男女****讲究的是你情我愿,这位大人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元黄这才注意到了不起眼的林清泉,“你是谁?滚一边去,否则别怪本大人不客气。”
    “大人记性不大好,我再说一遍,我是林清泉,上官芸是我朋友,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朋友一朵娇花被你这么堆牛粪给糟蹋了!”林清泉说话挺不客气,把元黄气得哇哇大叫。
    元黄虽然长得丑,可他最忌讳别人说他丑,一般说他长得丑的人基本上都被他杀了,还有几个没杀的,不是他不想杀,而他杀不了,对方修为比他高,他都把这些人记住了,准备等以后实力上去了再杀。
    林清泉一点也不惧这个元黄,不过金丹一层而已,她前几天连元婴大能都敢拼,小金丹算什么?
    上官芸要上前来帮忙,林清泉挥手制止了她,就她这修为上来反倒是个脱累。
    赫连追闻声冲了进来,与林清泉一道出手对付元黄,上官芸见没有她的事情,咬了咬牙,竟往外冲去了。
    “夫人,我一向敬重你是长辈,我娘对你也无不敬之处,你为何要这样对待我们母女?”上官芸厉声质问。
    林清泉摇了摇头,还是太天真,正室与小三本就是天敌,不对付你们母女才是怪事呢!
    上官夫人冷哼道:“让你们娘俩多活了十几年已是本夫人大发慈悲了,不过是贱人生的贱种,有什么资格姓上官?没的辱了我上官家的名声!”
    “你……欺人太甚!”
    上官芸气得冲了上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这个坏女人替娘亲报仇!
    只是上官夫人乃是筑基三层,上官芸不过是炼气巅峰,两人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上官芸全仗着一时之气才堪堪与上官夫人打了个平手。
    可过不了多久,上官芸处在了下风,要不是上官夫人想着要留她一条命给元黄交待,早把她解决了。
    里屋林清泉他们三人打得难舍难分,元黄突然想到一事,跳了出来问道:“你是不是此次连闯十八层的林清泉?”
    “正是,这位是同我一道闯十八层的赫连追。”林清泉也不想与元黄搞得太僵,元黄倒不足为惧,就怕他背后会牵扯了一串人。
    这便是宗门弟子的优势了,若是遇到危险时,只要你报上宗门称号,对方一般都会慎重考虑,更有可能会放你一马,为的便是不想与整个宗门结仇,也所以,在修真世界,散修的危险比宗门弟子要多得多,而散修能够修成大道的不是背景极大就是手段狠辣,也不是好惹的人。
    元黄暗叫晦气,这两人是杀不得了,特别是林清泉,他叔叔可老早交待过了,要确保这林清泉一根寒毛都不能掉,这可是掌门内定的人呢!
    “本大人劝你们少管闲事,速速离去,本大人就不追究你们的冒犯之错。”元黄装腔作势,欲要吓退他们。
    林清泉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元黄是有顾忌了,想必是不敢伤了她和赫连追的,当下便道:
    “那可真不好意思,这上官芸我还就要带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