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诸葛流云的真实身分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诸葛宣是地级三阶修士,在天蓝大陆说起来也算是不错了,毕竟他还只是五十岁不到,而且资质也只是中等的双属性,之所以能练到地级三阶,还是完全靠了诸葛府的药剂给力的缘故。
    林清泉虽然与诸葛宣同阶,可这战斗力那自然是不在一个等级上的,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同样废了诸葛宣的两只手,她的废了自然是真的废了,两手筋脉全部寸断,就算是大罗金仙在此,也接不好了,诸葛流云那家伙自然也是如此。
    诸葛宣一家三口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诸葛天明这小畜生从哪交到的厉害朋友,修为简直是深不可测!
    “天明,这一窝还差几个,我统统去给你捉来!”林清泉用同样的手法废了纪蔷薇,痛快地拍了拍手,看着地上瑟瑟发抖的三人,心情无比美好。
    欺负人什么的果然很爽!
    尤其是欺负那些贱货!
    诸葛天明声音极缓但却极清楚地说道:“还有诸葛宣的宝贝女儿诸葛绣云,小儿子诸葛鹏云,都是这个贱人生的。”
    “你等一会儿,我去把这两个小贱人捉来。”林清泉极快地掠了出去。
    纪蔷薇察觉到了不对劲,尖声叫道:“诸葛天明,绣云和鹏云可都是你亲弟妹,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诸葛天明冷笑:“我不过是做十五罢了,你们两个贱人对我娘下毒,对我下毒,就不狠心吗?今日我要让你们亲自尝尝什么是痛!”
    诸葛宣身子一颤抖,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小畜生怎么知道黄甘露是被毒死的?
    还有他身上的毒是谁告诉他的?
    “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我娘她在生我之时就用黄家秘术将所有真相都封存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两个贱人的狼子野心,总算是苍天有眼,让我能够亲手替娘亲报仇雪恨。”
    诸葛天明笑得很灿烂,看见诸葛宣一家三口脸上的恐惧和震惊,他笑得更加灿烂。
    清泉说得没错,没有什么比将仇人踩在脚底下更痛快的了!
    “畜生,我是你父亲,你是要弑父吗?你不怕有天劫?”诸葛宣咆哮,声音虽然很响,可却能听出他的色厉内荏。
    “父亲?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在给我娘和我下毒时怎么不怕天劫了?”诸葛天明声嘶力竭地吼着,这句话他憋了十七年,总算是能够问出来了。
    诸葛宣神色慌乱,没想到黄甘露那个贱人竟然还留了一手,难怪诸葛天明这个小畜生从小看他的眼神就那么怪!
    呸!
    养不熟的白眼狼!
    此时林清泉已经一手抓了一人回来了,左手是个十五六岁美貌少女,右手则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胖乎乎的。
    “天明,这两个就是了吧?”林清泉把两人扔在了地上,冲诸葛天明问道。
    诸葛天明笑着点头,从怀里取出了生死阵的阵盘,该死的人都已到齐,他可以摆阵了。
    “诸葛天明,你要干什么?绣云和鹏云可没有得罪你,你为何要和他们过不去?”纪蔷薇叫道。
    “我母亲也没有得罪你,你为何要害我母亲?”
    “不是我害的,害你母亲的是她男人,不是我,冤有头债有主,你找诸葛宣报仇去,放过我们娘几个吧!啊!”纪蔷薇哭叫着乞求,此刻她才觉察到了恐惧,深悔没能早一步弄死诸葛天明。
    诸葛宣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如意娇娘,没想到一遇到危险,这娘们就把自己给卖了。
    “贱人,你胡说什么?给黄甘露下毒的明明就是你这个贱人,你还想污蔑我?”
    “诸葛宣,明明就是你下的,你别连累我们娘几个,你要是男人就是一人做事一人担了!”
    .......
    诸葛天明一声不吭地摆阵盘,不屑搭理狗咬狗的两人,地上的诸葛绣云他们三个却早被林清泉弄晕了,是以,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恩爱爹娘的好嘴脸。
    绝望的纪蔷薇突然眼睛一亮,冲诸葛天明嚷道:“你不能杀我的孩子,他们都不是诸葛宣的种,和诸葛府也没有关系,诸葛天明你要杀就杀我好了,放过流云他们,他们和诸葛府没关系。”
    没想到这个纪蔷薇居然会爆出如此惊爆的消息,比电影还要精彩,林清泉掏出一把瓜子嗑了起来,饶有兴趣地看大戏。
    诸葛宣气得脸色铁青,身为男人最大的耻辱是什么?
    当然是被戴了绿帽子!
    而比最大的耻辱还要大的耻辱是什么?
    当然是戴着绿帽子替别人养娃了!
    眼下这两项可全让他给碰上了,这福气可不是一般人能赶得上的!
    “贱人,我要杀了你!”
    诸葛宣举起长剑想刺纪蔷薇,可他两手的筋脉断了,一点力气都施展不出来,就连长剑都拿不起来。
    纪蔷薇鄙夷地瞟了他一眼,继续冲诸葛天明说道:“流云的生父可是天都城的厉害人物,你要是杀了流云,那人不会放过你的!”
    “哦?天都城的厉害人物?既然那么厉害,那为何诸葛流云想进天都学院还要靠牺牲我才能进呢?”诸葛天明讽刺道。
    纪蔷薇噎了一下,那个厉害人物子嗣众多,流云不过是他众多私生子当中的一个罢了,而且流云的资质并不是特别好,在那人的心里,流云怕是连他的灵宠都比不上吧?
    诸葛天明懒得再看这些人的丑恶嘴脸,他将最后一块阵符摆好,拍了拍手,冲林清泉点了点头。
    林清泉正好也嗑完身上最后一颗瓜子,将瓜子皮用火球术烧了,这是她五百多年养成的好习惯,不会任何地方留下她的任何痕迹,尺最大可能消除一切能窥出她身分的东西。
    “你们不能杀我的孩子,那人不会放过你们的!”纪蔷薇还在嘶哑着喉咙哀求。
    诸葛宣也害怕了,用起了哀兵政策,竟然表演起了父子情深,鼻涕眼泪地哭着哀求诸葛天明,看着真是让人恶心。
    “畜生,族长不会放过你的!”
    久求无用,诸葛宣只得搬出了诸葛族长,可惜诸葛天明依然还是不鸟他。
    林清泉听得烦燥,往诸葛宣和纪蔷薇嘴里分别塞了两只果子,顿时恢复了安静。
    诸葛天明走到屋外,启动了生死阵,在林清泉他们的眼里,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人也是那几个人,什么都没有改变。
    可是在诸葛宣他们眼里,一切都大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