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不依不挠的风羊

小说:逆水成仙 作者:老羊爱吃鱼

    赫连瑾被两名护卫一前一后像三明治一样护着,抵挡着风羊嘴里发出来的一波又一波的风刃。
    风刃无形无色,就只是一道气波,可却比利剑还要锋利,打在肉身上,立时便是皮肉翻卷,有些伤处还能看见森森的白骨。
    有几个学生已经受伤了,身上鲜血淋淋,惊恐万分,赫连兰因为没有护卫保护,再加上她的法器被林清泉抢走了,手上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没挡几下,剑尖就被风刃割断了,剑身也卷边了。
    林清泉笑眯眯地坐在树丫上看戏,看着林文瑞和赫连兰身上每多出一个伤口,她这心里便痛快几分。
    最好是死在这里才好呢!
    她从手镯里掏出一包瓜子嗑了起来,看戏时配瓜子才是王道,这瓜子是雀城一家炒货店的镇店之宝,绿贝母炒瓜子,绿贝母是天蓝大陆的一种野草,穷人一般用它来替代茶叶泡水喝,可以助消化,健脾胃,与绿茶的功效差不多。
    只不过绿贝母的味道还带了点涩味,不比绿茶的清香,再加上这种野草实在是太过平凡,路边随处可见,是以天蓝大陆的有钱人是不喝绿贝母茶的,也只有没钱的穷人才会喝,也会想办法用绿贝母作食物。
    绿贝母炒瓜子就是其中的一种,瓜子是狭长饱满的黑瓜子,用绿贝母汁泡过之后再炒制,清香扑鼻,香中带苦,苦中带涩,余味无穷,雀城人都称此为绿瓜子。
    林清泉十分喜欢这种绿瓜子,没事干就抓一把出来嗑,阿力和小宝却是不爱吃的,是以她只能独乐乐了。
    悠闲地嗑着瓜子,听着鬼哭狼嚎,看着鲜血四溅,林清泉的心情莫名地好极了,甚至还嗑了几颗瓜子仁投喂小宝。
    小宝心塞地咽下这苦苦的瓜子,再吃了阿力手里的一颗蜜饯,这才心灵愈合。
    林清泉手里嗑瓜子的手顿了顿,几天前杀尉迟宝珠时的那道气息又出现了。
    这个人的修为虽然只有地级巅峰,可她却感受到了金丹修士的压力,可想而知,这人不仅在地级巅峰上停滞多年,而且打斗经验也十分丰富,绝不是她以前碰到的那些只会花架子的地级巅峰高手。
    这人是谁?
    有机会倒是要和他比试比试!
    林清泉收起了瓜子,俯身注视下方,不多时两道身影掠来,一道黑影,一道红影。
    黑影正是那个高手,二十多岁,胡子拉碴的,看着挺不修边幅,红影却是个十六七岁的美少年,不过只是人级七阶而已,林清泉只略瞟了眼便不再关注此人,全副心神在赫连追身上。
    此刻场中的二十来名学生已经灵力耗尽,大部分都受了伤,其中以赫连兰伤得最重,好像这些风羊特别喜欢对付她,风刃集中着朝她打过去。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得罪风羊了?
    正在此时,一只体型最大的风羊吐出了一道呈半圆形的风刃打向赫连兰,正朝她的胸口飞去,灵力枯竭的赫连兰哪还有力气躲避,只得惊惧地看着这道风刃朝她的胸口射过来。
    “啊!”
    赫连兰受不了这等刺激,双手捂面,尖声叫了起来,心里后悔不堪,早知道这趟来隼城如此凶险,她干嘛要出这个风头,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雀城做她的兰公主呢!
    赫连追急步上前,宽大的袍袖一挥,使了招‘袖里乾坤’,那道风刃就被他卷入袍袖里了,消失于无形之中。
    领头风羊看向赫连追,羊脸上竟然出现了严肃的表情,看来这只领头羊已经产生了灵智,是一只有智慧的风羊了。
    赫连追拱手施礼,用手比了比伤痕累累的学生,再比了比几只受伤的风羊,两手往下压,意思是双方都有受伤,歇战作罢!
    风羊虽然攻击力比较强,可它们的性格却是比较温和的,只要不去招惹它们,大都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而一旦产生了矛盾,在双方都有损伤的情况下,若是态度良好地讲和,这些风羊也还是很好说话的,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揪着不放的。
    只是今天的风羊却不知为何变得十分强势,那只领头羊严肃地看着赫连追,微微摇了摇羊头,抬起前蹄朝倒地的学生们指了指,似是十分激动,眼看着又要发动攻击了。
    赫连追一看不对劲,立马释放出全身的威压,风羊们都胆怯地往后退了几步,只有领头羊昂然地站在赫连追对面,神情倔强。
    那些迫于赫连追威压而退后的风羊们不多时便又艰难地朝前迈步,一点一点地移动着,与它们头领的距离也越来越近,看来它们是要与领头羊联合,重新形成包围圈。
    动物的凝聚力确实比人类要强很多!
    赫连追看着这一群百来只风羊有些头大,二阶妖兽他当然是不惧的,可是低阶妖兽最怕的便是群起而攻之,一只两只当然不怕,可百只千只便十分可怕了。
    像一阶妖兽石蚁,看着普普通通,凡人都可以对付一两只,可石蚁这种妖兽要么不出现,一出现便是成千上万,似龙卷风一般,所过之处,片石不留,若非石蚁不食草类,怕是迷踪森林都要被这种妖兽吞噬了。
    赫连玉皱了皱眉,小声对赫连追道:“要不我用毒吧?”
    “不可,你的毒并不能一击全亡,还是不要激怒风羊了,话说这些风羊今日奇怪得很,为何不肯与我和解呢?难道......?”
    赫连追心思一动,沉声问那些受惊的学生,“你们是怎么招惹这些风羊的?它们为何要对你们紧追不放?”
    其他学生也都一脸懵逼,不断地摇头,话说他们也很想知道,为何这些风羊突然发神经了。
    赫连兰瞳孔微缩,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背上包里的柔软,心中微定,只要把小风羊送给母后,母后定会高兴的,也许就不会追究四名护卫的死以及法器的丢失了。
    原来赫连兰凑巧看到一只母风羊怀里的两只刚出生的小风羊,恶从胆边生,竟然出手制伏了那只产后体弱的母风羊,抢走了这两只还未睁眼的小风羊。
    要说她的运气说好还真是挺好的,那只被抢的母风羊正巧是领头风羊的妻子,领头风羊率领族羊外出觅食,她独自出去散步时不巧阵痛生子,又那么巧被赫连兰看见了。
    自家孩子被抢了,领头风羊岂会罢休,顺着赫连兰留下的气味便追了上来,也就有了先前那一场打斗。
    若不是顾忌会伤了赫连兰包里的孩子,这些倒霉学生怕是连性命都要丢在此处了。